奶头露出来给男闺蜜吃(女配娇软绝色)最新章节列表

       

按照魔法界一种古老的说法,双胞胎的灵魂相连,他们有些时候甚至能在相隔很远的地方感受到对方的存在,共享彼此的喜怒哀乐…

        

但如果一方离开,那么另一方的灵魂将永远不会完整。

        

弗雷德和乔治是对健壮的双胞胎,大伙儿都知道,他们出生于1978年4月1日。

        

那天是愚人节,正在做早餐的莫莉女士还来不及放下手里的平底锅,突然感觉肚子有点儿不舒服。

        

'不会吧,'莫莉女士紧皱眉头,'这可和圣芒戈给出来的预产期差了十万八千里!难道是愚人节的第一个惊喜?'

        

窗外的喜鹊跳到了树杈上嫌不够热闹似的叽叽喳喳,七岁的比尔把五岁查理的龙玩偶藏了起来,五岁的查理正大呼小叫地满屋子寻找,一岁多的珀西嘴里含着自己的大拇指盯着窗外的喜鹊,然后把手边的奶瓶扔出去,理所当然地砸到比尔身上。

        

韦斯莱家的早上没有什么时候是不热闹的。

        

“呲呲!”烧着开水的水壶发出响声,水蒸气扑向正在折腾麻瓜咖啡的亚瑟,把他看报纸时戴上的眼镜儿弄花了。

        

一团混乱之中,亚瑟突然听到自己亲爱的妻子说了什么——

        

“我好像要生了!”莫莉捂着肚子叫嚷着,她表情有些狰狞,但心里还是很淡定,毕竟已经生了三个孩子了。

        

眼镜起雾,脸上还粘着咖啡粉的亚瑟愣了一秒,今天?但这可和圣芒戈给出来的预产期差了十万八千里—— 

        

亚瑟突然想起今天是愚人节。

        

于是他干了这天第一件蠢事儿,那就是轻拍莫莉的肩膀,调皮地将咖啡粉刮在莫莉的鼻子上,然后大笑着嚷嚷,“噢亲爱的,你差点儿就骗到我了!愚人节快乐!”

        

可怜的亚瑟真的以为莫莉在开玩笑——

        

直到莫莉将平底锅砸到他头上。

        

———–

        

“恭喜!是两个健康的男孩儿!”

        

伴随着婴儿的大哭,笑容灿烂的护士走了出来。

        

脑袋上顶着大包的亚瑟狼狈地站在圣芒戈的走廊,他的米色薄外套穿反了,裤子是在家里穿的丝质睡裤,虽然看起来很不体面,但他现在很快乐,快乐到嘴唇都在发抖——

        

韦斯莱家又有新成员了!

        

比尔抱着一岁的珀西站在亚瑟身边,装作成熟冷静的样子,实际上一直在努力踮起脚尖试图看清护士手里抱着的那两个肉球。

        

流着鼻涕的查理则是毫不在乎形象地,狂野地跳到椅子上好认真看看新弟弟长什么样儿。

        

“不好看,和珀西以前差不多,皱巴巴的,像是煮过头的番茄,”婴儿鉴赏家查理这样评价。

        

亚瑟颤抖着靠近孩子。

        

两个皱巴巴的婴儿在他们的父亲接近之后哭得更大声了,真的很大声,护士微笑的表情都有些僵硬,她双手都抱着孩子,所以没办法像嫌弃的查理一样捂耳朵——梅林的胡子,这么多年了她还是第一次听到哭得如此中气十足的婴儿。

        

“这两个孩子哭得这么响,以后肯定会成就一番事业,”护士说着祝福的话,迫不及待地把婴儿送进亚瑟的怀里。

        

“是啊!他们一定会成为很棒的人!”亚瑟笑得合不拢嘴。

        

——————

        

“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做事儿的!圣芒戈搞错了我的预产期,他们把我的报告和另外一位夫人的弄错了!”

        

躺在病床上的莫莉一边摸着躺在她身边的双胞胎的脑袋,一边对着旁边坐着的亚瑟喋喋不休,“报告说我怀了个小姑娘,没想到现在生了两个男孩儿!”

        

刚生完孩子的莫莉女士很快就恢复了活力,似乎下一秒她就能冲下床去把发错报告的治疗师捉来痛殴一顿。

        

“真是老天开的玩笑,”亚瑟盯着莫莉傻笑,“可惜我们之前准备的名字都派不上用场了,芙蕾迪,乔治娅,我们俩还讨论了好长时间,可惜现在这些名字都挺不错的…”

        

“那就哥哥叫弗雷德,弟弟叫乔治好了,”莫莉拍了拍手,决定了双胞胎的名字,“弗雷德,乔治,同样是两个很不错的名字。”

        

亚瑟微笑着亲吻了莫莉的额头,“亲爱的,我想不出比这更好的主意了。”

        

莫莉低下头,眼神柔和地看着怀里的两个孩子。

        

“上天赐予的惊喜,”她轻轻呼唤着弗雷德和乔治的名字。

        

“希望你们能给身边的人带来快乐和希望。”

        

………………

        

乔治被困在幻境中有一段时间了,久到他自己能意识到自己被困住了,这可不容易,至少在两分钟之前他还沉侵在这段过去的画面之中。

        

“芙蕾迪?”乔治欢快地笑了起来,他心里在想着要如何用这个女孩的名字去捉弄弗雷德,完全忘记了自己也差点有了乔治娅这个秀气名字。

        

“乔治——”

        

乔治听到有人在叫他,撕心裂肺地男声,非常熟悉地声音让乔治汗毛都竖起来了,他想不到什么情况下自己的男性熟人会发出莫丽女士骂人时候的音色。

        

他转过身去,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身后站了一个穿着白袍子的男人。

        

乔治看不清楚他的脸。

        

“住手——乔治!”那个尖锐的男声又出现了,并不是白袍男子发出的,而是来自于左边的那团黑雾,一个戴眼镜的熟悉面孔出现在那里,这让乔治惊讶出声——

        

“哈利?”

        

这是成熟版本的哈利,有很多东西都改变了,比如长高长胖了不少,下巴上的小胡子密密麻麻,眼镜也换成了更严肃的银框眼镜,但也有很多没有改变,额头上的伤疤,杂乱的头发,以及那双绿眼睛。

        

那双绿眼睛里有很多情绪,愤怒,恐惧,以及更多的,悲伤。

        

“嘿,大哈利!我什么都没做!”小小的乔治被哈利吓到了,他甚至还举起了自己的双手,然后他发现大哈利根本没有注意到他。

        

大哈利的眼睛紧紧锁定那个穿着白袍子的男人,“乔治,住手吧,现在走还来得及,魔法部还没注意到这边,等集会结束一切都来不及了!”

        

“你到底要做什么?你到底计划了什么,还特地支走了身边的亲戚朋友?”哈利捏紧了手里的魔杖,“傲罗们为了今天这场集会准备了很久,不管你要干什么,绝对是不明智的!”

        

能看得出他在极力劝说,“趁现在什么都没发生,我们还能回到以前那样,金妮,罗恩…大家都在等你回去,还有你的妻子安吉丽娜!快想想你的…女儿!”

        

白袍男人的面孔随着大哈利的话越来越清晰,小乔治终于能看清楚了,那个白袍男人就是长大了的他自己。

        

麻木,乔治能用一个词来形容长大的自己,那种毫无生气的麻木,就像是一具失去旋钮的木偶。

        

“为什么少了一只耳朵?”小乔治忍不住摸了摸自己健全的双耳,心里有点儿不舒服,“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我做了什么?”

        

“一切都没发生?”白袍乔治终于将目光施舍给了哈利,那个气喘吁吁从黑雾里跑出来的哈利。

        

“救世主,”白袍乔治使用的称呼让哈利看起来更悲伤了,“一切都发生了,又一次失去家人之后,我发现最近已经很难再欺骗自己了。”

        

“乔治,听着,我真的很抱歉你儿子的事…”哈利想说些什么,但很快被白袍乔治打断了。

        

白袍乔治指了指自己的耳朵,“在战胜伏地魔之后,我们强撑着笑容着去迎接以后的生活,假装获得的比失去的更多,假装一切都是值得的,假装珍贵的东西永远留在了心底…”

        

“嘿,你有没有一个疑问?救世主哈利.波特,”白袍乔治歪了歪头,“我们打败了伏地魔,我们拯救了英国魔法界,可是,我们真的赢了吗?”

        

哈利的眼神晃动了,但还是很坚定地回答乔治,“我们赢了,乔治,我们赢了。”

        

真的赢了吗?哈利脑袋里不断有声音在询问自己,像是恶魔不断低语。

        

白袍乔治笑了,那是哈利已经很久没看见的熟悉笑容,是那种恶作剧成功之后的笑容,往往这个时候弗雷德会出来热络地拍打被恶作剧者的肩膀,然后大家一起笑作一团——可惜的是,弗雷德已经死了。

        

“哎呀呀,或许是赢了吧,伏地魔死了,第二个伏地魔又出现了,接着还会有第三个第四个…”白袍乔治掰着手指头数着,他的笑容也变成了厌恶的表情,“我们到底要死多少人,还要失去什么珍贵的东西才能取得真正的胜利?”

        

“救世主,时间长了,再有意思的游戏都会变得无聊,令人生厌,恶心透顶,”白袍乔治拿出了一颗金蛋,“是时候结束这场自己骗自己的闹剧了。”

        

“一切的源头是那些可怕的血统,有人常说应该从源头解决问题,不对吗?”白袍乔治露出解脱的表情,松了口气。

        

“终于下定决心了。”

        

“不!”哈利和小乔治同时叫了出来,但是并没有任何作用,白袍乔治打开了金蛋。

        

似乎一切都停止了。

        

随后是刺耳的嗡鸣声。

        

哈利觉得自己的内脏都在颤抖,他勉强抬起头,看见死死抱着金蛋的白袍乔治在不停流鼻血,“快…把它…关上!”哈利挣扎着走近。

        

七十秒。

        

金蛋关上了,救世主哈利再一次拯救了世界,他颤抖着从白袍乔治的怀抱里取出那颗金蛋,然后看着白袍乔治脸上带着满足笑容地软软地倒在地上,倒在一摊血迹之中。

        

很快,一声声刺耳的尖叫从远处传来,集会死人了,死了不止一个人。

        

小乔治站在哈利身边,怔怔的盯着倒在地上的人,“他死了吗?”小乔治问哈利,尽管他知道哈利看不见他也听不见他,不过这个时候他真的很想找谁说说话。

        

哈利低下头,跪坐在那一滩血迹前,魔杖掉在地上,然后他捂住了脸。

        

“不…”哈利嘴里嘟囔着,难接受友人离去这个事实。

        

小乔治也很难接受眼前的一切,任谁看见未来的自己死在面前都很难受,他只能麻痹自己这一切都是幻境,不断催促自己快点醒来。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