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闺蜜总开玩笑说想抱着你睡&美丽人妻终于失贞

当初这货就要拜到衡山那女道君门下来着,这次又在衡山附近绑到她的转世,大概也是被当质子送过去的。毕竟当年巽国的动乱,南宫家都已经明着联合巽国门阀,伏杀了三垣的灵官神将,早就是一条船了。

        

虽然绑个人质不会对大局造成实质上影响,但只要能恶心一下南宫家的事情李凡肯定不客气,毕竟是他们先动手的。不过有一点小问题。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喂,南宫无晴你可以了吧!都一个时辰了!别装了喂!”

        

“哇啊啊啊——!”

        

“卧槽……玄天,她是不是还没觉醒呢?这怎么整?”

        

李凡本来想逼问一下南宫家的阴谋计划,结果这娃就一个字哭,简直给吵闹的头痛欲裂。

        

玄天,“我都和你说过多少回了,兵解本来就不保险的,就算能成功夺舍,也不一定成功还魂……”

        

“哇哇啊啊啊啊——!”

        

玄天,“好烦!你现在绑她干嘛啊!再过几年去找她不也一样!”

        

“过几年谁知道她溜到哪里去了……”

        

“哇啊啊啊——!”

        

玄天,“唉吵死了!打晕!”

        

“这不好吧,点穴都点死了……”

        

“哇啊啊啊——!”

        

玄天,“那堵了嘴装袖子里!”

        

“那会不会窒息了?”

        

“哇啊啊啊——!”

        

玄天,“那找個地方扔了!”

        

“可万一她真觉醒了呢?”

        

“哇啊啊啊——!”

        

玄天,“嘶……你到底想咋样?”

        

李凡也不知道咋整了,不过看看箩筐上画了许多符咒,而这女娃身上衣物内衬也有许多黄符贴着,也不知是用来遮掩天机,还是辟邪袪魔的。他突然想到以前看过的故事剧情,问道,

        

“有没有什么符咒法术,可以把南宫无晴的魂魄封印,不让她觉醒的?”

        

玄天,“有是有,可一剑就解决的事情,你磨磨唧唧搞这么麻烦?”

        

李凡看看筐里哇哇大哭的女童,摇了摇头,“嚎得这么精神,看来她确实还没觉醒前世记忆呢,那这个娃也只是南宫家的受害者,不过是给邪魂天魔之类的脏东西沾染罢了。

        

南宫家那么多人,人人可以转三世,那要枉害多少无辜?这个既然遇到了,还是先试着救一下吧。都重生了,谁也不想被前世的因果纠缠的啊。”

        

玄天,“哼,破了那转世法阵就能解决的问题,一个两个在这折腾有啥意义?治标不治本,浪费时间!”

        

李凡叹了口气,“是嘛,玄天你没办法的话就算了,那只能问观主……”

        

玄天,“谁说的!谁说老子没办法的!我堂堂北辰剑祖掌教!玄天剑祖!区区封魂之法怎么会没有!放下那女孩!让我来!”

        

……玄天伱这个性子可真是够别扭的……

        

于是李凡找了个山头落下来,布置法阵,他估计这女娃嚎了大半天的,大概饿了,就手炒了把米给她捧着啃,居然还真有效。暂时是安静下来了。

        

然后他派血婴魔偶潜到那女童神庭中瞧了一眼。

        

凡人神庭未开,混沌一片,结丹以后才有东西,但这女童神庭中已经有了个金光闪闪的蛋,这金蛋被火炎裹胁,似乎正在孵化。而周围还有许多朱红色咒字符印结成的锁链捆缚,并伸出六道铁索,深植入神庭,将那枚火蛋牢牢固定在道体神庭之中,蚕食抽取女童的精神力量来觉醒前魂。

        

此火蛋应当就是朱雀卵,里头大概就是南宫无晴的元神,看起来等过个几年朱雀破壳而出,南宫无晴也就彻底复活了。

        

其实可以用血婴强行突破,把锁链扯了,金蛋吃了,将南宫无晴形神俱灭最为简单。当然,这女娃肯定也死球了就是了。

        

到底是杀人容易救人难啊……

        

这样对照血婴确认到的元神状况,李凡就按照玄天的教导,经过详细周密的专家会诊,建模设计,手术演练,最后完成了准备,取出狼毫笔蘸着朱砂,在女童眉心画了一道剑符。然后激活剑符,将剑阵烙印投影进入神庭之中。

        

这是李凡和玄天一起设计的一套元神禁制,那锁链咒印分明是神教一系的咒文,李凡便也用了六道血箓神剑剑力,按着剑宗剑阵布置了元神剑阵,炼成之后,只见六把血箓神剑不受锁链的阻碍,直插入朱雀卵中,瞬时刺破蛋壳,漏出大量金红色血水,顺着六道锁链滚滚得流淌入女童的神庭之中。

        

这样抽的还不如洒的多,南宫无晴的元神就会逐渐被女童消化吸收,反哺其身,如果不出意外,大概率会被吞噬,就别想再夺舍复活了。

        

“……好像还挺简单的么?”

        

李凡也是满头大汗,毕竟用元神法还是挺耗费精神的。不过还好一次成功,看看那女娃也不痛不痒,居然还吃饱了睡着了。

        

玄天,“哪有那么简单,差之毫厘她都死定了,谁能和你似的有个血婴在里头盯着,谁又有那个闲心,搞这么麻烦……不过这样应该差不多了,隔个几年检查一下,补一下剑印就成了。我想金丹境界就能解决问题,这娃的资质是精挑细选的,元神还有反哺,以后修到元婴也不成问题。”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啦,可惜了那朱雀还没孵出来,我本来想弄个笼子,给那南宫无晴的元神关在里头,做成人柱力来的……”

        

玄天,“人柱力是什么鬼啊……不过你搞出的这一手倒也挺新奇的,恩……以后遇到转世的仇家,或许可以这么试试嘻嘻……”

        

玄天一嘻嘻大概没啥好事……

        

不过这边给南宫无晴的插曲折腾了半天,看看天色也差不多了,李凡也没功夫管它了,便布置好法阵,给那女娃画了个圈防煞,又叫玄天和血婴守夜,自己养精蓄锐,到了入夜之时,直接拜月入渊,准备搞大事情!

        

这次一睁眼就不再是阴山布景了,李凡看着面前镜面似金属倒映出的,黑色尘埃聚拢起来形成的模糊人型,就知道自己被传送到系统那艘特别先进的侦探船‘哨兵’的外壳上了。

        

而且星空不一样了,上次来的时候是粉红色的辐射,这一次头顶,却是两颗巨大无比的蓝色等离子火球,双星体。

        

是同一艘‘哨兵’么?还是已经飞到其他宙域了……

        

“好了,现在来说一下计划。”

        

伴随系统的声音,哨兵外壳镜面似的金属上,倒映出一艘隐藏在陨石带中的巨大宇宙飞船。和哨兵相反,整艘船的外壳都乌漆嘛黑的,仿佛一条鲸鱼在岩块上投下的影子,看起来倒是和雷泽地下,千面仙人盘踞的船有那么几分相似。

        

这就是公司的巡洋舰……

        

“不是,这是科学伦理理事会的考察船,已经废弃了,你在雷泽看到的,就是这艘船上的穿梭机。”

        

……科学伦理理事会?

        

“是门这边一个很烦人的组织,基本上对门那边新世界的考察都由他们负责,通过他们审核的世界才允许给公司竞标拍卖,偏偏他们掌握着这边世界第二强的军力,大家只好忍着。”

        

伦理理事会第二?那第一强是谁?公司?

        

“不,是公民税务局,好了这不是重点。已经完成交易的世界属于公司的私有财产,那些官方势力是不会过来的。回归正题吧。”

        

哨兵的镜面外壳又一闪,出现了李凡从阿西吧那里抢来的电子鬼壳头盔,并进行了解析建模。

        

“等会儿我们会先骇入这艘船解除防御,把你传送坐标定位到考察船上,直接拜月过去就行了。等登舰后找到信号接口,模拟出鬼壳,物理接入考察船的通讯服务器,然后我们会对公司的巡洋舰发动电子战将其击沉。”

        

……不是,用科研考察船打沉巡洋舰有点离谱了吧……

        

“当然不是真的靠那艘船,我们只是借用服务器,登录之前从鬼壳上拷贝的军团系统信息,等公司查起来是谁那么作死敢打掉他们一艘巡洋舰,总得有个背黑锅的吧?”

        

军团好惨……那这艘船是伪装,又要靠什么来打巡洋舰?

        

“靠你呗。”

        

又是老子来?手撕巡洋舰?

        

“没那么夸张,准确得说是用你那端的系统。说白了就是趁着公司的使徒失去权限,骇入巡洋舰的系统,篡夺控制权后自毁,具体的活我们会干的,你只要适时提供‘执行许可’就行了。”

        

这还不夸张吗……等等,他不是得成为合同工,获得公民权后才能许可使用武器么?

        

“是的,不过我们用的并不是武器级的程序,到时候给你发‘武器授权请求’主要是为了装装样子,毕竟军团的科技和公司已经存在代差了,公司大概也不会相信就凭军团那些捡垃圾的,连军品都不用,能通过电子战击毁巡洋舰吧。”

        

……但是你们却可以?而且你们还能解除那什么,科学伦理理事会考察船的防御……你们到底是什么来头的?

        

“呵呵,我们只是个心理健康维护系统罢了。很多事情能做成,归根结底主要还是因为你……好了,坐标已经安排好了,过去吧。放心,这次我们可是拿出十万分的干劲来帮忙了啊!”

        

所以你们以前都在摆烂吗!那口锅到底值多少钱啊喂!

        

但到了这一步,李凡除了相信系统为了口锅能靠谱一点,也别无选择了。

        

其实他也并不觉得有多亏,到底换掉一艘巡洋舰,有什么亏的,何况这也是为了保护墨竹山。

        

这么说或许有点肉麻,但李凡确实是把墨竹山当作第二个家乡来看的,尤其出去中原转了一圈,看到了三大派对门人弟子和普通民众的区别待遇,逼迫压榨,他一个异乡来的毫无背景的穷小子,很难不对愿意把他当家人接纳的墨竹山,产生归属感和认同感。

        

或许在名门正派眼中,墨竹山是一群妖魔鬼怪,邪门歪道,或许墨竹山也并非没有阴暗血腥的一面存在,或许以后做大了,墨竹山也可能走上三大派的老路。

        

但无所谓,至少是现在,这个墨竹山的安危,值得用一口锅来换。

        

于是李凡不再犹豫,借助哨兵外壳上幻化出的虚月影像,拜月传送,脚下的哨兵化作一道银光消失的瞬间,李凡感到自己飞掠过无穷无尽的幽深虚空,脚下突然空了一下,又忽地落到实地。

        

然后李凡发现自己站在了那艘科研考察船的外舱,船壳表层无数黑色的尘埃剥离开来,聚拢到他身边,和他融为一体,如同一片炭色的沼泽,将他吞没其中。

        

一片黑暗。

        

然后好像有人打开了灯。

        

李凡眯起眼,看着突然明亮起来的,周围是一片白,由白色的,或者说一整块无色的晶体面板,构成的广阔的空间。

        

李凡四下张望,好像站在北海的冰层上,他试着用神识扩散开来,大致确认了舱内的结构。

        

果然和雷泽中那艘太古飞船隶属同样的势力,这是截面为八边形的飞船主舱,不过‘啪’一下,给人打成飞灰的防御系统已经给系统关掉了。而且还不止于此。

0

更多精彩

农村里的共妻高H/惩罚挣扎哭喊h

2022年4月28日 小羽 0

“钟天龙,你搞什么鬼,你不是已经臣服于林东云了吗?”不等钟天龙说话,钟天威的声音便率先响了起来,没好气的朝着钟天龙质问道,“你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真的臣服于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