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到高潮不断H古代&同桌上课时狂揉我下面污小说

        

军营中还是跟往常一般,似乎没有任何变化,自有将士去往各处将制作好的卤取来填充入盐池,为了最大限度拖长这煮海之法被外界所知,这些渔民制作卤的地方跟盐田是分开的。

        

不过今天显然是不能出盐了,天空下起了雨,海上浪也大,好几处盐田直接被海水淹没,别说今天出不了盐,等海浪退去之后,这盐田也得重新挖。

        

“田横岛啊。”孟卓一大早见楚南找上门来打听田横岛的事情,想了想道:“倒也不远,坐船的话,若是顺风,很快便能去,先生怎突然问此事?”

        

“来此已近旬日,该做之事也差不多了,想四处走走,听闻那田横岛乃是此中名胜,是以想去看看。”楚南自然不可能将自家目的告知对方,那样这帮渔民有几个敢给他们操船的?所以只能说一些善意的谎言,先让他们送自己过去,正好也能当个见证。

        

“放心,会给船费的,不会教你们白干。”见孟卓面色犹豫,楚南随口道。

        

“先生说的哪里话?不知需几艘船?”孟卓面色一肃,义正言辞道。

        

“一百艘左右吧。”楚南回想了一下他们的小船,腰带两百人过去,加上操船的船工,就是三百人了,至少得百艘小船。

        

“这般多?”孟卓皱眉,他们整个渔庄也没这么多船呐。

        

“可以跟几个渔庄一起凑,我们只是看看,大概会用一日,每艘船加上船夫聘用,出五十枚钱,你看……”楚南盘算着,这么一来,连人带船都要的话,差不多是这个价,不过可能有危险,再给这个价,楚南感觉自己多少有些过意不去。

        

话未说完,孟卓已经肃容道:“先生放心,日落之前,必为先生凑足这百艘船。”

        

海寇们收的盐已经交了,楚南这边还给了他们不少工钱,但也就是比之前好一点儿,现在有机会多赚他们自然愿意,毕竟等楚南这些人走了之后,他们还是得给海寇们上贡,日子会好一点,但好的有限,有了赚钱机会,自然需把握住。

        

“正好,我等今夜出发。”楚南顿了顿,点头道。

        

“晚上怎走?”孟卓不解的看向楚南:“海上风浪很大,若是晚上去,一来行的慢,二来也不易辨别方向,容易出事。”

        

“用绳索将所有船只连起来就不怕了。”楚南道:“我与几位将军想去哪天哼岛看看这田横岛的日出是否更加绚烂。”

        

孟卓闻言无语的摇摇头道:“哪处都一般,要不明早我等一早出行如何?”

        

“此去田横岛,便是为了观看日出,若非如此,我等去那田横岛有何用?”楚南摆了摆手道:“这样,告诉愿意夜间划船之人,我每艘船再多出二十钱如何?”

        

“三十钱。”孟卓摇了摇头,一脸严肃的看着楚南,伸出了三根手指。

        

“二十五?”楚南把他十指摁下来。

        

孟卓犹豫了一下,点头道:“也罢,我去跟大伙儿商议商议。”

        

说完,摇头晃脑的离开了。

        

时间过的很快,傍晚时分,侯成、曹性二人挑选了两百精锐之士来到海边,海边已经停靠好了大量的船只,相互之间,还有绳索相连。

        

“子炎啊,你那十万大军何在?”侯成看着楚南,突然问道。

        

“看那边!”楚南指了指远处,但见最前面的几艘小船上,爬满了螳螂,有大有小,密密麻麻爬满了五艘小船,有密集恐惧症的人,恐怕只是看着会头皮发麻,呼吸困难。

        

“十万只虫子?”侯成瞪眼道:“这也算大军?”

        

“我也未说是十万个人呐。”楚南让曹性指挥将士们上船,小心别碰到那些装螳螂的船,这些船没有船夫,直接用绳子挂在他们船上。

        

“有何用?”侯成有些头皮发麻的转头看向楚南,那爬满螳螂的船看着实在难受:“你还指望这些飞虫打仗不成?”

        

“用它们来来遮蔽耳目,再加月色掩护,我等登岛当无问题。”楚南说着打了个响指,示范一下。

        

“嘶~”肩膀上的妖螳螂得了命令,发出一声嘶叫。

        

刹那间,五艘船上的螳螂纷纷废弃,在所有人惊恐的眼神中,化作一团黑雾般的虫潮,将前排的十几艘船尽数笼罩在其中。

        

片刻后,妖螳螂再度嘶鸣,那些螳螂又飞回了属于他们的船只。

        

“你这螳螂,还有这本事!?”侯成双目放光的看着楚南肩膀上的妖螳螂。

        

进化后的妖螳螂,身体坚韧,而且实力不输寻常武将,已经很叫人羡慕了,现在才发现,原来这妖螳螂不但能打,还能召唤螳螂来帮忙,虽然战斗指望不上这些螳螂大军,但就像楚南说的那样,这些螳螂完全可以拿来辅助作战,或掩人耳目,或是刺探敌情。

        

“子炎,你这螳螂可愿出售?”虽然知道可能性不高,但侯成还是忍不住看着楚南,想要买这么一头妖兽。

        

“将军怎会有这种心思?”楚南看了他一眼道:“它从小便与我相依为命至今,早已习惯彼此,容不得他人了,将军若是诚心要,我可帮将军养上一只,不过钱确实需将军出。”

        

“养?”侯成愕然的看向楚南:“这东西还能养大?”

        

“自然是能的,它便是自幼陪在我身边,长期吸取我身上的力量,方能一步步长成今日这般模样。”楚南很肯定的点点头。

        

“得多久?”侯成皱眉道。

        

“可以是一夜,也可是一年乃至十年,这需看机缘。”楚南笑道,没有气运滋养,光靠自己的话,一般螳螂可能活不到第一次进化。

        

“罢了!”侯成郁闷的摆摆手,有这精力,自己抓一头更厉害的且非更好?何必去玩儿虫子?不就是能召唤一大堆同类吗?谁稀罕?

        

“出发!”看着众将士已经尽数登船,侯成一挥手中令旗,这地方也不可能列出军阵来,只能靠船工们慢慢划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