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雨被老头嗯啊哦/被老男人添得很舒服

        

“那日我从长春街出来,去约好的茶肆找你,一路十分小心,也没见到可疑的人……”陈木仔细回忆着那日情景。

        

他这样的人,小心谨慎是第一位,对于四周地形和遇到的人远比普通人印象深刻。

        

随着回忆,他的语气有了变化:“不过,我进茶肆时有个姑娘跟着进来了。”

        

杜青心头一动:“姑娘?”

        

陈木点头:“嗯。其实当时进来的还有其他人,我之所以不自觉留意那个姑娘,是因为——”

        

他停顿了一下,坦然道:“她很美。”

        

杜青微微挑眉,并没误会。

        

出门时留意周围对他们来说是本能,而那些长相或举止特别的人,无疑更容易被注意到。

        

“那个姑娘很好看,让我下意识觉得与那家茶肆的环境有些违和,更巧合的是她也上了二楼,进的雅室就在我们隔壁……”

        

听着陈木的话,杜青心中怀疑如野草,疯狂生长。

        

他的判断当然不仅仅像陈木这样仅凭直觉。

        

一个小姑娘,哪怕看起来再无害,先与先生有交集,后与陈木出现在同一个地方,不久后陈木出事,再认为是纯粹的巧合就太蠢了。

        

“可就算有怀疑,想要找到那个小丫头无异于大海捞针。”陈木沉声道。

        

尽管他还记得那丫头的模样,可京城这么多人,去哪里寻呢。

        

“确实不容易找到。”杜青不动声色附和。

        

他暂时不打算把那个小姑娘的身份说出来。

        

陈木本就怀疑先生,再知道那个小姑娘与先生打过交道,那就更说不清了。

        

他要先查一查再说。

        

杜青暗暗打定主意,面上不露声色:“那你有什么打算?”

        

陈木对杜青的怀疑没有完全打消,含糊道:“暂时没有打算。给我准备一套衣裳,我在你这里避两日风头就走。”

        

“好。”

        

这个时候,锦麟卫指挥使程茂明已经接到了属下的禀报。

        

“真的是火药?带我去看!”

        

程茂明去到暂时存放火药的地方,看到了一只只木桶。木桶外结结实实绑着麻绳,有引线伸出来。

        

见他靠近,属下急忙阻拦。

        

“让开。”程茂明没理会属下,走到近前查看。

        

火药他不是没见过,这么放着不会炸。

        

程茂明摸了摸木桶,看着指腹上沾染的黑色变了脸色。

        

果然是火药!

        

他虽然无法估计这些火药的威力,可看数量,一旦集中在一起点燃,后果不堪设想。

        

幸亏有靖王世子提醒!

        

“带回几个活口?”

        

属下神色有些紧张:“只有两个活口。其余六人有四人死于打斗,还有两人见逃不掉自尽了。”

        

程茂明眼神一冷。

        

逃不掉就自杀,这是死士的做法,可见这些人来历不简单。

        

或许真如靖王世子提醒的,他们的目的是炸死玉琉来使。那这些人很可能是齐人,或者平乐帝余孽。

        

程茂明精神一振。

        

无论是齐人还是平乐帝余孽,对于组织了这场阴谋的他来说,都是大功一件。

        

靖王世子真是给他送了一个大礼。

        

程茂明默默领了祁烁的情,决定亲自审问两个活口。

        

这次的事,哪怕与齐人或平乐帝余孽无关,他也要让他们有关系。

        

这个功劳他领定了。

        

翌日一早,程茂明急匆匆进宫禀报。

        

泰安帝听了大为震怒:“真是他的人?”

        

程茂明神色凝重:“其中一人用尽各种刑罚都没开口,好在另一个人的嘴被撬开了。确实是平乐帝的人,他们的计划就是在玉琉使者经过金秀街时引燃火药,把玉琉推向大齐一方……”

        

“岂有此理!”泰安帝狠狠一拍桌子,恨得咬牙。

        

程茂明微微垂眼:“皇上息怒,不要为了这些小人气坏了身体。”

        

泰安帝看着程茂明的眼神带着赞赏:“你这次做得不错,辛苦了。”

        

“为皇上分忧,臣荣幸之至。”

        

“你的能力,朕向来信得过。”泰安帝表扬完,转回最在意的事,“让五城兵马司配合锦麟卫,近日彻查京城陌生面孔,务必把那些人揪出来。”

        

“臣领旨。”

        

“还有,加强玉琉来使的暗中保护。”

        

“是。”

        

程茂明出了皇宫,第一时间打发人去请祁烁。

        

二人约在一家酒肆见面,程茂明热情敬酒:“多谢世子提供的线索,阻止了一场惊天阴谋。”

        

祁烁笑笑:“我只是误打误撞遇上了,真正挽救百姓于水火的还是大都督。”

        

尽管再明白不过这是客气话,程茂明还是听得愉快。

        

靖王世子也太会说话了。

        

“这么说,那些人都被抓起来了?”

        

程茂明面露遗憾:“跑了一个。经过审问,跑掉的还是他们领头的。”

        

祁烁神情严肃起来:“那要尽快把漏网之鱼找到。领头者定有其他路子,说不定又弄出别的事来。”

        

程茂明深以为然。

        

接下来街头随处可见盘查的官差,外乡人几乎都遭到了盘问,有些言辞可疑的直接就被扔进了大牢里。

        

一时间,宵小销声匿迹,牢饭供应量陡增。

        

林好与祁烁碰了一面,得到了最新消息。

        

“这么说,主谋还没抓到?”林好想到总是阴沉着脸的陈木,暗暗可惜。

        

在她看来,这种盲目忠君不择手段的人没有丝毫可取之处。

        

“废弃的宅子那里,这几日也没了动静。”祁烁看着林好,说出猜测,“这个人应该与跟踪过你的那人见过了,说不定就是那人提供了掩护,才躲过了锦麟卫的搜索。”

        

林好虽然不想为难杜青,却不能忽视陈木可能带来的危害:“这种可能不小。世子知道那人的落脚处吗?”

        

祁烁摇头:“暂时没还摸到。那人太谨慎了。”

        

负责盯着荒宅那边的人试探着跟踪了杜青两次,一次跟丢了,一次险些被发现,没敢再跟。

        

“现在各衙门都有了防备,这人又躲了起来,短期内应该不会搞什么阴谋了吧?”

        

“应该不会,不过你最近还是小心些,不要再让跟踪过你的那人见到。”

        

林好点头:“我知道。”

        

以杜青的敏锐,她确实不能太频繁在他面前晃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