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关系乱小说&少妇全身裸体作爱小说

        

看着霍胎仙,方胜有点懵,此时大脑一片空白,一双眼睛呆呆的看着眼前光芒万丈的人影,眼底流漏出一抹不敢置信:“仅仅只是本命图卷出世,就有这等动静,待他日后修为大成,又该是何等景象?”

        

自然画院若能得此子,何愁大业不成?

        

何愁大周不能推翻?

        

就是这般优秀的弟子,竟然被自己亲自赶出山门。

        

看着眼前的霍胎仙,方胜不得不承认,这一刻他后悔了!悔的肠子都要断了。

        

他好后悔,但是他却无能为力。

        

甚至于此时一丝丝杀机在其心中升起,有多后悔,心中的杀机就有多浓郁。

        

“此子不能留!绝不能留!”方胜周身一丝丝杀机开始汇聚。

        

教祖手中抱着宝剑,手掌有意无意的放在剑柄上,怀中宝剑随时都可能出鞘。

        

二位教祖周身气机碰撞,虚空荡漾起层层波纹。

        

就在此时,天边一道模湖人影而来,几个起落已经跨越千山万水,降临于场中。

        

天人画院的教祖到了!

        

如此惊天动地的异象,就连常年隐居深山老林的天人画院教祖,此时也忍不住走了出来。

        

“你也来了?”胜天画院教祖看着来人,眼神里露出一抹戒备。

        

来人周身青色神辉流转,笼罩着一层澹青色的光华,整个人周身有澹澹紫色气机流转。

        

若隐若现,若有若无,似乎与整个天地融为一体。

        

“好天资!好悟性!落入你胜天画院是暴殄天物了,如此天骄若能拜入我天人画院,未来前程不可限量。”天人画院教祖声音渺渺,似乎与天地万物融为一体,与天地间的一切协调统一,人站在那里,却又彷佛没有站在那里。

        

“嗯?”胜天画院的教祖闻言眉毛一抖,不着痕迹的迈出脚步,挡在了二位教祖身前。

        

天人画院的老祖抢夺弟子,可不是一次两次了,对方是有前车之鉴的。

        

“呵呵,你们都到了!”

        

就在场中气氛越来越紧张之时,忽然就见虚空荡漾起层层波动,然后一道人影迈步走出,犹若是一株挺拔的轻松,静静站在那里。

        

人静静的站在那里,但整个天地开始扭曲,将三为教祖笼罩住,然后时空割裂,似乎将三为教祖割裂出去,处于另外一片时空。

        

“见过宝亲王。”三为教祖看着来人,俱都是童孔一缩,然后恭敬一礼。

        

宝亲王,大周王室唯一一位仅存的老古董,位列造化第五步,一身修为堪称惊天地涕鬼神。

        

“此人是谁?”宝亲王没有看三人,而是目光落在了霍胎仙身上。

        

“此人乃南溪公主驸马,胜天画院弟子:霍胎仙。”胜天画院教祖连忙回了句。

        

“驸马爷?驸马爷好!驸马爷好啊!”宝亲王闻言拊掌称赞,看向不远处的南溪公主:

        

“既然是驸马爷,那就是一家人!”

        

转过身看向胜天画院的教祖:“碧游,这几十年来,你似乎没有长进啊。”

        

胜天画院教祖闻言苦笑:“造化境界一步一重天,想要突破有长进谈何容易?”

        

宝亲王又看向方胜:“听人说此次小世界之争,自然画院败了?你这几十年来苦心推演的十二真传弟子,似乎也不怎么样吗?闲着没事,平白折腾。有那时间,不如来我这里喝喝茶。”

        

方胜闻言苦笑:“门下弟子不争气,又能如何?本想着能趁机压胜天画院一筹,出一口一万八千年来的恶气,可谁知还是被人翻盘了。”

        

宝亲王转过头不在言语,而是目光看向场中:“有点意思。这小子有机会超脱造化。”

        

“超脱造化?那可是创世神的境界!”碧游闻言心中一惊。

        

“呵呵,能不能成,看看就是了。自太古至今朝,天资出众者如过江之鲫,但能有大作为者,却寥寥无几。”教祖幽幽一叹。

        

更远处

        

南溪公主一双眼睛看着光芒万丈,直插苍穹的霍胎仙,眼神里露出一抹复杂之色。

        

“后悔了?”一道声音在其耳边响起,一袭白衣的绾绾在南溪公主耳边低声道。

        

“是啊!谁能想到,他当初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落魄贵族,却有如此潜力。”南溪公主声音里充满了感慨。

        

“现在后悔也不晚啊。”绾绾笑了笑。

        

霍胎仙要是真能与南溪公主结婚,她身为霍胎仙的表妹,自然少不了好处。

        

南溪公主闻言一愣。

        

“八宝遭受重创,虽然靠大表哥吊着一口气,但还能活多久?”绾绾幽幽一叹。

        

话语落下,旁边的南溪公主眼睛亮了。

        

无尽死亡世界

        

鬼哭狼嚎,整个死亡世界似乎卷起来惊涛骇浪,无数鬼怪此时忍不住躁动起来,仰天咆孝,声音里充满了莫名的恐惧与敬畏。

        

“有人成道,证就第六步造化了吗?”鬼主站在阴曹内,眼神里露出一抹凝重:

        

“先有六道轮回,后有人突破第六重天,阳世这趟浑水不是一般的深啊!阳世这遭浑水很深啊。”

        

“天地大变又到了吗?”鬼主一双眼睛变得冷酷起来:“真是一个好时代。”

        

阳世

        

霍胎仙光芒万丈,处于世界中心,天地间一道道目光自八方而来,纷纷向着霍胎仙望去。

        

小侯爷恨得咬牙切齿,双拳死死握住,目光里充满了不甘。

        

当初他随手都能碾死的蝼蚁,竟然会有今日造化,真是气死人也。

        

他又岂能不怒?

        

那个穷小子,连贵族都不是的穷小子,凭什么能有今日造化?

        

而处于人群中央的霍胎仙,丝毫没有感知到外界的动静,整个人都处于入定状态,小心翼翼的操控天公笔,不断勾勒着天地间的诸般景象。

        

凌霄礼赞图不单单涉及到三十三重天,更涉及到三十三重天内的诸神,想要画出凌霄礼赞图的难度,远远超乎了霍胎仙的预料。

        

即便是有一个小世界的加持,霍胎仙也就仅仅只是朦朦胧胧中画出一个三十三重天的模湖轮廓。

        

三十三重天的朦胧轮廓画完,霍胎仙看着天公笔,陷入了纠结。

        

仅仅只是画一个三十三重天的轮廓,便已经耗费了大半的造化之力,剩下的那一半想要画出完整的三十三重天轮廓,是决然不可能了。

        

只是他浪费如此造化,只画一个三十三重天的轮廓,有什么用?

        

真正有用处的是勾勒出三十三重天内的神仙。

        

太高等级的神仙不用想,太低等级的神仙霍胎仙又看不上。

        

“而且凌霄礼赞图最关键的是其中第三十重天,天帝的凌霄宝殿之内印玺。那一枚印玺才是关键,有了印玺,这凌霄宝殿才算是凌霄宝殿,凌霄宝殿的图才算是激活。”霍胎仙看着天公笔内的造化之力,想都不想直接提笔,在凌霄宝殿内勾勒印玺。

        

有了印玺的凌霄宝殿,才是天地枢纽,凌霄之巅,统摄天道法则,敕封诸神之所在。没有印玺,凌霄宝殿算不得凌霄宝殿,只能算作是琼楼玉宇而已。

        

霍胎仙一笔落下,然后勃然变色。

        

“不对劲!不对劲!”

        

霍胎仙心脏狂跳,一笔落下所消耗的精气神,是之前勾勒凌霄宝殿的十倍。

        

“不能停!凌霄宝殿的印玺,乃是天道权柄,万物法则之中枢,因为其独特性,所以即便是天公笔的特性,也不能画一半停一半。此印玺夺天地之造化,天道之权柄,想要画出来,唯有一次机会。一旦作画失败,惊动此方世界的天道,日后此方世界的天道有了防备,日后再也没有机会做出凌霄礼赞图,也再也没有机会画出这印玺。uu看书”

        

就在霍胎仙还在纠结要不要继续画下去的时候,此时霍胎仙自天公笔内获得了冥冥中的信息。

        

那一刻霍胎仙平静的面孔皱起,整个人一脸懵逼,眼神里充满了不敢置信之色。

        

要不要这么坑?

        

这么重要的信息,你早不说晚不说,偏偏在我动手之后才说,是不是想要坑死我?

        

“原来那印玺夺取的竟然是天道权柄,而且只有一次机会,才能夺取了天道的印记,捕获天道的意识。一旦失败,天道印记有了防备,必然会惊得天道意识远遁大千世界,再也不能召唤出来。”霍胎仙心中苦涩。

        

心中细细推算,想要勾勒出凌霄礼赞图,至少需要三百六十五笔,而天公笔内的造化之力,顶多还能支持一百一十二笔。

        

怎么办?

        

“只能将希望寄托在冥冥中那颠倒蛊上,只希望颠倒蛊给点力,否则我怕是错失了一次天大的造化!”霍胎仙心中一横,看向了颠倒蛊,以及太公图内的封神榜上:

        

“封神榜上如今烙入的神灵大小共计有五百一十二位,若将所有神力都抽调过来供给颠倒蛊……不知冥冥中的那存在能不能承受得住我的榨取。”

        

“事到如今,没有选择。”霍胎仙把心一横,二话不说直接开始勾勒。

        

事已至此,成败全凭天数。

        

本以为只是画个凌霄礼赞图,勾勒出天庭的轮廓,可谁知竟然出现了这等变故,竟然涉及到了天道之力。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