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婆玩鸭子h&女高官性旺盛小说

        

阳光透过窗棂,斑驳地洒落在红毯上。

        

旁边红幔摇曳,香烟袅袅。

        

南宫火月一袭火红长裙,正赤着一双雪白玉足,微锁眉头,坐在案台前看着昨日写下的笔记。

        

“攻其不备,出其不意……”

        

“十面埋伏,天罗地网……”

        

“狐假虎威,虚晃一枪……”

        

许久之后,她方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这等人才,搁在那秦府,实在是浪费了。”

        

她纤长的手指,叩击着桌面,顿了顿,又眯眸自语道:“不如今晚我探探她的口风,看看是否可以要过来。她当初成亲,恐怕也是逼不得已,为了断了那人的念想。她那样的人,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找个人嫁了?她连那人都看不上,岂会看上一个身份卑微的庶子?”

        

“那少年再有才华,也终究只是一个凡人而已,她未必会放在心上。”

        

正想着今晚的计划时,外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随即,月舞领着那对少年少女走了进来,在门外恭敬道:“殿下,秦二小姐和洛公子来了。”

        

南宫火月起身,满脸热情:“先生快请进。”

        

洛青舟和秦二小姐脱掉鞋子,进了屋,先是作揖参拜,方走了过去。

        

“先生,本宫昨晚想了一晚,又补充了几个战术,还请先生帮忙看看是否有纰漏。”

        

南宫火月亲自端起茶壶,为两人斟茶。

        

洛青舟坐下后,恭敬道:“殿下请讲。”

        

南宫火月摊开桌上宣纸,迫不及待地讲了起来:“先生上次所说三十六计中有一计,名叫调虎离山。本宫今日这一计,则叫放虎归山。放虎归山,未必后患无穷。先帝二十二年,当时北边有一场战役,我大炎领军大将是北顾王……”

        

当时那场大战,她并未在场,但说起来却是绘声绘色,仿佛身临其境一般,满脸激动之色。

        

洛青舟听完,点头道:“北顾王这一计的确精妙绝伦,先是放虎归山,接着引蛇出洞,然后再一网打尽,斩草除根……”

        

“先生总结的这几个词很好,本宫得写下来!”

        

秦二小姐在一旁研墨。

        

南宫火月满脸兴奋,连忙持笔写了起来。

        

这一场交谈,又整整持续了一个下午。

        

直到傍晚,太阳快落山时,洛青舟方起身,第二次拱手告辞:“殿下,时候实在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

        

南宫火月意犹未尽,看着宣纸上写下的笔墨,又回味了片刻,方抬头看着他道:“本宫以前总觉得时间过的太慢,直到现在见了先生以后,才觉得这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眼即逝。还没与先生说上几句话,先生就要告辞了。不知道何时先生才能留在这里,与本宫畅谈个三天三夜,谈个痛快?”

        

说完,她又看向了旁边的柔弱少女,问道:“秦二小姐,可否让先生留在宫里,与本宫待个几日?不多,三日就够了。”

        

秦二小姐低头恭敬道:“殿下,这件事,得问微墨姐姐,娘亲,爹爹,还有姐夫。微墨可做不得主。”

        

南宫火月沉默了一下,又看向了眼前的少年,问道:“先生可愿意?”

        

洛青舟低头拱手:“殿下盛情,在下感激不尽。只是在下家中有娘子等着,实在抱歉。”

        

南宫火月见他又是这个说辞,目光闪了闪,没有再多说,点了点头,站起身道:“好吧,那本宫就不勉强先生了。月舞,送先生和秦二小姐回去。”

        

“是,殿下。”

        

洛青舟搀扶着秦二小姐离开。

        

书房里,安静下来。

        

南宫火月脸上的笑意,渐渐消失。

        

她重新坐下,看着宣纸上的笔墨,又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方开口道:“月影,这个人,本宫想要。”

        

外面沉默了一下,传来一道女子的声音:“殿下,要用美人计吗?”

        

南宫火月闻言微怔:“美人计?为何会想到这个计谋?”

        

月影恭敬道:“禀殿下,外面刚传来消息,昨晚这位秦家姑爷,可能去青楼找姑娘了,还被秦家大小姐的两个侍女给堵门了。”

        

南宫火月听了这话,脸上的表情先是呆滞了一下,似乎有些难以置信。

        

“月影,消息可属实?”

        

“虽未见那位洛公子出现,但那个持剑女孩却极好辨认,应该不会有错。”

        

南宫火月的嘴角忽地露出了一抹笑意,眸中隐隐露出了一抹兴奋之色。

        

“师姐啊师姐,你这几晚都在羞辱我,今晚我便要好好还回来!”

        

她看向了窗外,第一次这么期待赶快天黑。

        

“殿下,需要用美人计吗?”

        

“暂时不必。”

        

“是,殿下。”

        

马车在街道上缓慢行驶。

        

车厢里的两人,相对而坐,目光相对,都没有说话。

        

快到秦府时,秦二小姐方开口道:“姐夫,你猜微墨刚刚在想什么?”

        

洛青舟摇了摇头,有些不想说话。

        

刚刚说了一下午,现在有些口干舌燥。

        

秦二小姐叹了一口气,目光幽幽地看着他:“微墨在想,姐夫这么优秀,又长的这般好看,若是长公主看上了,抢去做驸马,微墨该怎么办呢?”

        

洛青舟不禁笑道:“长公主心高气傲,身份高贵,怎么可能看得上我?她最多让我做一谋士,不可能对我有任何男女之间的想法的,二小姐多虑了。”

        

这时,马车停了下来。

        

外面传来了月舞的声音:“秦二小姐,洛公子,到了。”

        

洛青舟立刻扶着她下了马车。

        

月舞打了声招呼,拨转马头,带着马车离开。

        

宋如月早已在门口等着。

        

洛青舟与秦二小姐保持着距离,心头想着成国府的事情,与这位岳母大人打了招呼后,就回到了自己的小院。

        

小院里,月光皎洁。

        

一袭粉色衣裙的少女,手里拿着一朵粉嫩的鲜花,正坐在院里的石凳上,眯着眸子轻轻嗅着。

        

旁边的花树下,一袭淡绿衣裙的少女,双臂抱胸,怀里抱剑,俏脸冷若冰霜,目光冷冷地看向他。

        

小蝶躲在屋里,没敢出来。

        

她觉得今晚的百灵姐姐和夏婵姐姐,都不太对劲,有些可怕。

        

联想到今日秋儿姐姐偷偷对她说的话,她觉得今晚公子可能要糟了。

        

“那个……我突然想起来,我有件东西忘在二小姐那里了,我去拿下。”

        

洛青舟敏锐地嗅到了小院里的危险气息,转身就要开溜。

        

百灵立刻冷冷地道:“十步之内,婵婵一剑封喉!”

        

洛青舟脚步一顿,转过身看着她道:“我想了下,我好像没有做错什么,百灵姑娘为何要对我说这句话?”

        

随即又看向树下的抱剑少女:“而且夏婵姑娘是个讲道理的人,不会随便就对一个无辜的人动剑的。”

        

“姑爷,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百灵冷哼道:“姑爷昨晚去哪里了?老实交代!”

        

洛青舟镇定下来,直接道:“天仙楼。二小姐让我去办事,我办完事情就回来了。”

        

百灵立刻看着树下的少女道:“看吧婵婵,我没有骗你吧,姑爷真的去青楼找那些脏女人,被人家玩弄了。”

        

洛青舟严肃道:“百灵姑娘,请讲道理。我刚刚已经说了,是二小姐让我去的。我去转了一圈就回来,并未找任何女人。”

        

百灵冷哼道:“那姑爷昨晚为何骗我们说,说你身子不舒服,要回家休息?”

        

洛青舟直接道:“是二小姐让我这么说的。因为那件事很紧急,而且不能让其他人知道,所以二小姐才帮我编好了谎言。不信的话,你可以去问二小姐。”

        

百灵冷笑一声:“姑爷看我像傻子吗?二小姐跟姑爷就是一伙的,什么事情都维护姑爷,问了也是白问。婵婵,姑爷不老实,今晚……”

        

话还未说完,树下的少女突然快步离开。

        

“婵婵!婵婵!”

        

百灵一愣,连忙追了上去,追到门口跺脚道:“刚刚不是说好了,要来找姑爷问清楚吗?你怎么走了?”

        

门外已经没有了声音。

        

那道握着剑的身影,早已消失在了远处的夜幕中。

        

百灵在门口愣了一会儿,决定自己一个人战斗!

        

她转过身,双手叉着小蛮腰,气鼓鼓地正要继续质问时,洛青舟突然走向她道:“好了,别说了,我都承认。百灵,走,我们去房间说话,我老实交代。”

        

百灵愣了一下,随即“嗖”地一声,拔腿就跑,一边跑,一边回头生气道:“臭姑爷!坏姑爷!你又吓唬人家!人家才不要跟你去房间呢!”

        

洛青舟站在门口道:“那我一会儿去找你?”

        

百灵脸色一变,不敢再说话,跑的更快了,很快便跑的没了影儿。

        

洛青舟耸了耸肩,觉得无趣,转身回屋。

        

此时。

        

在鸳鸯楼的楼顶上。

        

那道红色身影早已站在那处飞檐上,正嘴角带着一丝冷笑,满脸期待地等待着。

        

“师姐,你也不想让你那位相好知道,你的夫君宁愿去青楼寻欢,也不愿意碰你吧?你也不想让他觉得你无能吧?你也不想让他在心里看不起你,嘲笑你吧?那么,我们握手言和,请收回你之前那些想要羞辱我的话。”

        

“让你那位相好给我讲故事吧,我可以勉为其难,让他叫我一声姐姐。”

        

“你是月姐姐,我也是月姐姐,你做大,我做小,如何?”

        

心里想着待会儿要说的话,红色身影嘴角的冷笑愈发浓郁了。

        

相对于“师尊和哥哥”,“姐姐”还是可以勉强接受的,毕竟她有求于人。

        

夜风拂过,长发飞扬。

        

时间过的真慢。

        

正在她等的有些不耐烦时,那道熟悉的月白身影,终于从远处飞了过来。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