拨开了她的内裤手指伸总裁&夹好我的精去上课别流出来了

      

爆炸声传来时,程元凤、饶虎臣等一众重臣才堪堪绕过宫城内小西湖边的水堂,走到澄碧殿附近。

        

选德殿在望,程元凤还在沉思官家为何连夜召见。

        

他才刚回朝不久,宰执之权完全让贾似道把持着,各种消息渠道被堵着,可谓是两眼一摸黑。

        

正在此时,北面凤凰山的惊天雷霆晃亮了程元凤的眼。

        

“轰!”

        

大地震动不停,瓦片砸落。

        

“轰!”

        

连绵不绝的爆炸整整二十余息,等程元凤再从地上爬起身,只看到庞燮的嘴巴不停大张大合。

        

好一会之后,他才听到庞燮的吼声。

        

“护驾!护驾!”

        

庞燮是神武军中军都统制、权管殿前司公事,职责所在便是守卫临安,此时爆炸才起,已是状若疯虎。

        

同一时间几乎快要疯了的还有很多人。

        

右领卫军将军、兼权侍卫步军司总领焦致,他还是不久前才接替了宗文瑞。

        

殿前司都指挥使范文虎,他是随贾似道回朝,论功行赏,接替了蔡拄……

        

“护驾!”

        

“你保护他们!”范文虎猛地一把推开焦致,大步便向选德殿冲去。

        

哪怕是在这大变之际,范文虎也显得极为嚣张,指着宫中禁卫便大喝道:“你们随我来!”

        

来不及了,庞燮已抢在范文虎前面,要争这当先护驾之功。

        

“护驾!挡住他们!随我护驾!”

        

选德殿外终于没有瓦片再落下,内侍们冲出来,四下一看,又迅速跑回去。

        

很快,官家快步上了御驾,庞燮迅速领兵护卫,匆匆逃向西面文德殿。

        

“紧锁宫门!紧锁宫门!”

        

一切都很混乱,但这些殿帅们正在迅速应对。

        

御前禁卫中有人狂奔而出,要赶向各道宫门。

        

“不可。”范文虎大吼道:“护驾要紧!请命临安守军立即增援……”

        

~~

        

凤凰山上,高年丰转过头,向酒库的方向又看了一眼。

        

他想揉揉脸,以缓解手中的压力,手一抬,想到脸上还抹了灰,又放下来。

        

很快,有数十人从酒库那边汇过来。

        

“高统领,办成了。”

        

“好样的。”

        

高年丰伸手,接回了一枚令牌。

        

这是宫城北面酒库的令牌,李瑕给他的。

        

早在一个月以前,李瑕就吩咐过将一部分火药放置到酒坛子里。

        

高年丰只觉大帅真是神机妙算。

        

“归队,走!”

        

很快,这两百人的队伍迅速向上教场狂奔而去,嘴里怪叫起来。

        

“天雷啊!天雷……”

        

~~

        

上教场。

        

“都他娘起来!出大事了听到没有……”

        

杨镇正在把他那些大醉不醒的心腹将士一个个踹起来。

        

大事吗?李瑕并不觉得。

        

大事还没开始。

        

李瑕神色平静,转过头,向酒库的方向看去。

        

之所以选在酒库,并非是酒库最适合,而是阎容早在赐宴之后就给了他酒库的令牌。

        

当时李瑕还在谋上策,但考虑到一旦要动手,必然是从这个方向突破,于是做些了准备,用上了。

        

此时火势起来了,那些房屋本就容易着火,宫城又小,挤成一片。

        

必然已出现无辜的伤亡……这是李瑕本不愿启用中策的原因之一,当然,中策太过冒险也是原因。

        

但此时已别无良法,他闭上眼摇了摇头,让自己不去考虑这些,继续思忖着。

        

之后,等火势蔓延,还会有几场小的爆炸,想必会有大批的禁卫赶向北面凤凰山。

        

同时,各个宫门也会封锁。

        

该进宫了。

        

李瑕目光望去,只见东面有人已奔了过来……

        

他只能带这两百人入宫。

        

算起来,他一共带了八百心腹精锐到临安,五百人事先潜行而来、三百人随他还朝。

        

看起来很多,史上也有很多以少量兵力就政变成功的例子。

        

但这种事情不能单纯对比人数,得看势。

        

大势在,哪怕只带两个宫娥捧一杯毒酒也能成功。

        

李瑕没有这个势,只能把大部分人派出去造势。

        

他尽力把八百名心腹用到极致,比如刘金锁只带走了六十人,又雇佣了两百余流民随船东去,给皇城司造成李瑕已逃出临安的假象。

        

其他人在临安城内杀人、打探、封堵、联络等等,为了是乱别人的势、借别人的势。

        

但还远远不够。

        

杀人本就难,更难的是控制局面。

        

“解决问题才是目的,旁的都只是手段。”李瑕在心里提醒了自己一句,愈发冷静。

        

~~

        

“定藩!有人来了!”

        

杨镇吓了一跳,赶出营房,向东看了一眼。

        

夜色中,远处火光亮得厉害,却看不清来了多少人。

        

他再回头看了看营房中那些烂醉的校将,脸色已大变。

        

“谁来了?”

        

“想必是那边来求援的。”

        

杨镇大惊,高呼道:“死了!我死了……”

        

“嗯?”

        

“出了这等大事,我值宿饮酒,校将都醉了,我……”

        

李瑕又看了看那狂奔过来的身影,道:“这样,我去应对他们,看能否通融一下。定藩看能喊醒几人,让他们速去安抚士卒,别起了营啸。”

        

“营啸是什么?”

        

李瑕摇了摇头,无奈道:“让你的人听我的,令牌给我。”

        

“好,你们跟着李节帅走。去,让人家蜀帅领你们几个窝囊废。”

        

“定藩动作快点,去吧。”李瑕已领着护卫,大步迎上奔向教场的兵士。

        

“来者何人?敢闯禁卫重地!”

        

“我等乃右骁卫军,守卫宫城北,惊闻异变,来领救火器物!请一同救火……”

        

杨镇听着教场边的互相对喊,更是慌张,抬脚乱踹。

        

“起来啊!你们这些顽囚,雷都劈不醒……”

        

好不容易,才拉起三个校将,李瑕已转了回来。

        

“宫城命定藩增援……”

        

“啊?!”

        

杨镇不过是个挂职勋贵,担事也不过一个多月,还不算真担事,已完全懵在那里。

        

李瑕看着杨镇那目瞪口呆的样子便摇头,问道:“能带多少人?”

        

“三百……不……不是,实额只有不到五十个。”

        

“你们这空饷吃得。”

        

“又不是我一人吃的,定例啊。”

        

“怪不得说八十万禁军教头。”

        

“非瑜说什么?”

        

李瑕道:“这样,那些右骁卫军怕担责,你调他们随你入宫增援。”

        

“可以吗?我不是右骁卫……”

        

“临机应变,我去说。”李瑕走了几步,将杨镇那个副将身上的信令搜出来,随手递在杨镇手里,之后,开始换对方的衣甲。

        

“动作快,这是去护驾……”

        

~~

        

宫城西面,丽正门。

        

这是大内宫城的外城墙。

        

但宫城被完全挤在临安城最西南,不远处还能看到临安城墙。

        

中间只隔着御马院、登闻鼓院、待班阁,以及教骏营。

        

只见临安守军也已被惊动,有兵卒正在赶来要探问情况,教骏营里有骑兵冲出。

        

李瑕本在宫外西北方向的上教场,却是特意绕到西面,走布防兵力最多的丽正门。

        

他并不担心宫门被封锁了。

        

天子在宫内,群臣护卫在宫外,此间地势又难以坚守,还发生了这样大的动静,必须随时做好逃的准备,谁知道宫内有无敌兵?

        

封锁宫门是最蠢的决定。

        

丽正门已戒严,拒马摆出,一排排兵士执戟而立,衣甲鲜亮。

        

守门的将领见又有禁军赶过来,正在喝问,不料对方先喝问了一句。

        

“发生了何事?!”

        

“不知。”

        

“右领军卫中候杨镇奉旨领兵增援!这是调令……”

        

李瑕假扮敌军尚且不慌,这次给的是真令符、真调令,更是从容自若,威风凛凛。

        

穿过丽正门,不远,是内宫门。

        

再过内宫门,正对着的便是文德殿。

        

文德殿是大殿,大朝会便是在此处举行。

        

李瑕只来过一次,却已将地形记下,回去之后还画了下来,且与手下讲解过……

        

此时目光看去,不少人执着火把,将文德殿外照得通明,显得宫内别的地方一片昏暗。

        

文德殿正被重重包围,已有千余兵力正在守卫。

        

同时还有禁卫从各个方向涌来。

        

想必是因为皇帝就在文德殿。

        

“右领军卫中候杨镇,奉旨……”

        

“你等速往北面增援!”范文虎大步而出,喝令道:“还不快去,全赶到大殿来做甚?!”

        

李瑕领了军令,目光一瞥,又见一列内侍从殿中跑出来,慌慌张张招过几队禁卫,迅速往后宫奔去。

        

他遂有了判断,赵昀才到文德殿不久,刚下令去接慈宪夫人、瑞国公主,也许还有谢道清……

        

~~

        

“轰!”

        

离酒库不远的真圣殿已被火势波及,又有爆炸声响起。

        

宫城更加混乱……

        

李瑕已领人绕过文德殿。

        

他们是由西向东,不过走了百余步,前方是一条大道,一列列兵士正由南向北赶,打算向北穿过内宫门赶向凤凰山支援灭火。

        

而继续向东,则是后宫。

        

李瑕脚步不停,向高年丰使了个眼色。

        

高年丰会意,悄悄做了个动作,便有十余人向后,将杨镇的人挤到后面。

        

李瑕这两百人突然加速,冲向了大道对面。

        

“非……”

        

“别喊!过来!”

        

“错了,错了!”杨镇被推倒在地,爬起身大喊道:“我们该向北。”

        

“快过来!”

        

话虽如此,杨镇这些人却正是被十余名右骁卫堵着……

        

两百人不算少,动作却个个迅捷,穿过大道队列还未乱。

        

十余名堵着杨镇等人的右骁卫士卒这才让开。

        

南面,一大批禁卫军已奔来,杨镇还想过去,却见前方长戟如林、士卒如流水一般跑过。

        

“右威卫在此!让开!”有大将喝骂一声

        

杨镇被连忙退后,再抬头,已不见了李瑕与那两百右骁卫的身影……

        

~~

        

临安宫城太小,建筑靠得很密,各个宫殿之间的过道并不宽阔。

        

李瑕迅速穿过选德殿后方的通道,忽听前方大喊了一声。

        

“来者通名?!”

        

“听好,右骁卫奉旨……”

        

李瑕拉长声音,猛一挥手。

        

“嗖!”

        

弩箭猛然激射而出,射进前方那些护卫的身体,也射向屋檐处的灯笼。

        

“敌袭!”

        

“杀!”

        

高年丰已领着人杀了上去,嘴里还大喝道:“范文虎反了!”

        

“范文虎反了!”

        

“……”

        

“上屋!”

        

绳钩被抛上选德殿的飞檐,有人迅速向上攀去。

        

“快,递霹雳炮上去。”

        

说是霹雳炮,下面却加了个木柄,以方便投掷,装填的火药自然也不同。

        

三十余人攀上了屋脊,点火,向对面的大宋天子所在的文德殿用力掷过去。

        

他们根本不顾脚下还在厮杀。

        

几息之后,厮杀渐停。

        

文德殿附近“砰”地一声大响。

        

“砰!”

        

“砰!”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