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男小黄文高h限&光屁股穿围裙揉面的岛国片

沈岱早上醒来的第一件事,是去看孩子。

        

瞿末予大概是昨晚喝多了,沈岱起身的动作也没有把他弄醒,沈岱下了床,又回头看向熟睡中的瞿末予,被绵软的被褥包裹的顶级alpha,少了几分平日的威赫与锋芒,这不设防的模样给人一种可以亲近的错觉。

        

仅仅是错觉。

        

沈岱收回目光,蹑手蹑脚地离开了房间。

        

此时丘丘还没有醒,但保姆已经起来准备热奶了。

        

“沈先生,您起这么早呀。”

        

“嗯,我早上……”沈岱突然有些难为情,“我要去上班。”上班这么普通的事,却好像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再提起时竟感到忐忑。

        

“上班啊。您是做什么工作的呀。”

        

“我是研究稀土的。”

        

“稀土是什么?”

        

“是从矿物质里提取出来的一些金属元素,有很多很多用途。”

        

保姆惊讶地说:“没想到沈先生做这么厉害的工作。”

        

沈岱笑了笑,他知道保姆并无恶意,但他也知道,在此之前,他在对方眼里只是一个靠着给有钱人生孩子上位的omega。

        

保姆热好了奶,沈岱刚接过手,瞿末予突然敲门进来了,他穿着睡衣,发丝还有些蓬乱,好像是急急忙忙跑过来的,看到沈岱后,一副放下心的样子:“一大清早你就不见了,果然在这里。”

        

沈岱没理他,走到丘丘的床边,看了看表:“差不多该醒了吧。”他想喂完了丘丘再陪着玩儿一会儿,然后就去吃早餐和上班,今天将会是他和丘丘分开最久的一天,他担心丘丘会受不了,他自己都觉得舍不得。

        

瞿末予也走了过来:“让我试试吧。”

        

沈岱无法阻止他每天都在试图推进和丘丘的关系,只好把奶瓶递给了他:“我抱着,你喂。”

        

瞿末予笑道:“听老婆的。”

        

沈岱怔了一下,马上低下头,把丘丘抱了起来,丘丘发出小小的梦呓声,叽咕了一会儿,眼皮才颤抖着要撑开。

        

瞿末予把奶嘴递到丘丘唇边,丘丘闻到了奶香味儿,立刻娴熟地含住了奶嘴,美美地嘬了起来。

        

嘬着嘬着,也就醒了,丘丘睁开眼睛,看了看沈岱,又看了看瞿末予,他呆怔了一下,张着嘴,还没咽下去的奶混着口水从嘴角淌了出来。

        

沈岱连忙拿口水巾给他擦。

        

瞿末予释放出安抚信息素,并轻轻拍了拍丘丘:“丘丘乖,爸爸喂你,好好吃。”

        

丘丘眨巴着眼睛,可怜兮兮地看了沈岱一眼,好像想找个人给自己做主,但奶瓶拿在瞿末予手里,他犹豫了一会儿,对孰重孰轻做出了抉择,继续抱着奶瓶嘬了起来。

        

屋子里的三个大人同时松了口气。

        

瞿末予掩不住兴奋地对沈岱说:“你看,他没哭,我离他这么近他也没哭,他能接受我的信息素了。”

        

沈岱并不想见到这一幕:“他只是饿了,现在更着急喝奶。”

        

“不管怎么样,也比之前好了。”瞿末予笑着说,“每天都比之前好一点。”

        

沈岱看着一脸香甜的丘丘,心中忧虑更深,他担心有一天他有能力离开,丘丘却对瞿末予产生了感情和依赖。

        

喂完孩子,沈岱洗漱了一番,换好衣服,整理好背包,准备下楼吃饭。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虽然瘦了一些,憔悴了一些,但眉眼间多了几分岁月的沉淀,他并不在乎外表是否会老去,只希望没有辜负时光。

        

他想起老师说的话——看不清前路时,走好脚下的路。

        

来到餐厅时,瞿末予也已经收拾妥当,正在和新聘的营养师聊着什么。

        

当沈岱出现时,餐厅里所有人都望向了他。

        

沈岱镇定地走了过去,他看着桌上的早餐,确定那份花胶粥是专门给自己准备的,自从他回到瞿家,每一餐都和别人不大一样。

        

“阿岱,来吃饭。”瞿末予带着淡淡的微笑,“有什么想吃的,或者不合胃口的地方,随时和他们说。”

        

“挺好的。”沈岱冲几人点点头,“不用为我专门开小灶,这些吃的已经很好了。”

        

“你的身体需要调养,把你养胖点。”

        

营养师笑着说:“沈先生,我按照瞿总的要求和您身体的情况,给您制定了一份21天的饮食计划,每21天会根据您的反馈进行调整,您需要看一下吗?”

        

“不用了,不用麻烦了。”沈岱看着面前过于丰盛的早餐,突然感觉没有什么食欲。

        

“好的,那就暂时按照计划执行,您有任何建议随时可以提出,主要还是要以您的口味和健康的为主。”

        

沈岱被众人看得不自在,他仿佛一下子成了个需要特别照顾的病号。

        

吃完饭,瞿末予执意要沈岱坐自己的车去上班,沈岱不愿意:“我的自行车还在吧。”

        

他回来之后,曾经用过的所有衣物和日用品都在,好像那间客房自他走后就没动过一样,所以他的自行车应该也没扔掉。

        

“在,但是你以后不要再用了。”

        

“为什么。”

        

“我的omega不能骑自行车坐地铁去上班。”瞿末予扶着车门,做了个“请”的手势,“上车吧。”

        

沈岱看了看表,再僵持下去就要迟到了,总不能第一天复工就迟到,他只能坐了进去。

        

瞿末予给沈岱关上车门,自己也上了车,他整了整衣襟,笑看了身旁的人一眼,心中突然涌入一股满足感:“我们以前也好几次这样一起上班。”

        

沈岱说道:“我不能一直坐你的车,会被人看到……”

        

“看到就看到。”瞿末予一副理所当然的神情。

        

沈岱愣住了。

        

“不过你确实不能一直坐我的车,我的行程不固定,有时候不是先去公司,经常还有应酬,回来很晚,我会给你专门配车和司机。”

        

“不用了,我不想要这些,这让我不自在。”沈岱低声说。

        

瞿末予看着沈岱,突然伸出手,将他略长的刘海撩到了耳后:“你早晚要适应的。”

        

沈岱在心中叹了口气。

        

到了公司车库,沈岱看着外面不停有车和人在流动,现在是上班高峰期,即便是执行总裁的专属车位也不是独立的,那周围全是高层的车。

        

老吴下了车,先给沈岱开车门,沈岱硬着头皮走了出去。

        

瞿末予道:“中午家里会给你送专门的营养餐,不要吃食堂,也不要乱吃外面的快餐。”

        

沈岱头也不回地快步走了。

        

在他人的注视下从瞿末予的车上下来,只是他今天要面对的第一场考验,他还要回到曾经工作的地方,面对一群相识的同事,接受他们言语或眼神的询问。

        

到了研究所,沈岱心中忐忑难安,但表面上还是淡定从容地走了进去,应该是刘息提前打了招呼,同事们见到他,并没有很夸张的表现,该招呼的招呼,该问候的问候,只是神色中的好奇根本掩藏不住。

        

程子玫怕他尴尬,从门口接上他,领着他直奔办公室:“你以前的办公室还给你留着。”

        

进了办公室,关上门,沈岱大大吁出一口气,他看着程子玫,见程子玫也在看着他,俩人相视苦笑。

        

“别多想,老师为你解释过了,他们也不会多嘴来问你什么,你回来是来工作的,不需要向任何人说明自己的私事。”

        

沈岱勉强笑了一下:“但是私底下他们会怎么说,没人管得了。”

        

“那又怎么样,你也不是那么在意别人眼光的人。”程子玫走到书架旁,随手摆弄沈岱那些奖状、奖牌之类的东西,“这里是研究所,咱们拿实力说话。”

        

沈岱也看着那些过去获得的荣誉,坐在熟悉的办公室里,他想起曾经追求的学术理想,这一刻,仿佛有一团火在胸中重燃。

        

回来上班的第一个上午,沈岱忙着梳理过去的工作进程,他缺席的一年多对他的影响还是挺大的,以前跟的几个课题都有了不同程度的进展,他要补很多很多课。

        

这个上午过得不大舒服,出于心理作用,他还不能完全坦然地面对从前的同事,尽管大家都表现得非常自然,但是他心虚。同时他的胃也有点难受,可能是那顿早餐太过营养了,他明明没吃太多,仍然有些反胃。

        

到了中午,大家要去吃饭,程子玫说公司对面有一家泰餐厅,是他走之后开的,要带他去尝尝。

        

沈岱已经忘了瞿末予说家里要给他送饭的事,但他依然不打算出去吃,他想买一瓶牛奶当午餐,以免再吃什么东西就会吐出来。

        

正当同事们都在往外走的时候,门口突然传来一阵骚动。

        

俩人不解地循着声音望去,竟看到瞿末予正逆着人流走进来,他身高腿长,又是绝顶的相貌和气质,在人群中眨眼极了。

        

沈岱僵住了,那一刻他脑海中唯一的念头就是跑。

        

可也只是想想罢了,他能往哪儿跑。

        

瞿末予对向他问好的人纷纷点头,脚步不停地径直冲沈岱走来,手里提着一个袋子。

        

程子玫瞪直了眼睛,默默地往一旁退了几步。

        

瞿末予走到沈岱身边,神色如常地将袋子递给他:“家里刚送了饭过来,你趁热吃。”

        

沈岱不敢置信地看着瞿末予,他同时感觉到四周的目光像射线一样扎了过来。

        

瞿末予状似漫不经心地环顾四周,在不远处找到了那个叫周岚的实习生,不,现在已经是正式员工了,这个曾经对沈岱动过心思的小子,以后就要和沈岱在一个环境下长期相处,他希望周岚足够聪明和识时务,但心里还是有些膈应,干脆就过来“看看”。

        

周岚接触到瞿末予的目光,不自觉地垂下了眼帘。

        

瞿末予用不大不小、刚好周围人都能听见的音量说:“我本来想陪你一起吃的,但我中午有个饭局,现在就得走,你好好吃饭,下班我会来接你。”

        

沈岱硬着头皮接过了午饭,他做了一上午的心理建设,不要在意他人的目光和评价,自然舒展地回归工作,专注于他的科研事业,这一下全完蛋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