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岳婆囗交/短篇超污多肉推荐免费完整

        

主神空间。

        

华夏队,联邦人,中岛花音。

        

生化危机结束,他们甚至还有一个独属于他们的休息空间。

        

休息没有几天,又马不停蹄地开始下一个世界的任务。

        

终结者2。

        

团队对抗,对面甚至也是苏晨“见过”的人,两个团队捉对厮杀。

        

然而这是什么鬼?

        

苏晨像是一个偷奸耍滑的摸鱼人,不停地找机会询问自己这边的人和对面的人。

        

记不记得联邦、这里究竟是哪里、记不记得苏晨?

        

甚至,苏晨追着华夏队的队长中岛花音就问了五十多遍,几乎每天睁开眼睛,都需要先问一下。 

        

然而答桉是否定的。

        

苏晨被中岛花音等人一致判定为神经有问题,成为队伍里被优先保护的对象。

        

中岛花音当着面喊出口号:“华夏队,优先保护弱者!包括神经病。”

        

苏晨瞪着眼睛看着她吐槽道:“你是华夏人嘛!”

        

中岛花音道:“我不属于任何国家、任何人种、任何你能想到的分类方式,所以我可以是任何地方的人、任何人种、任何你能想到的分类方式。”

        

苏晨:“喂!”

        

终结者2结束了。

        

他们又回到了华夏队的休息空间。

        

苏晨忍不住了,巨大的疑惑在他的心中盘旋,他生出无数思考,在一天半夜,敲响了中岛花音的房门。

        

中岛花音惺忪着睡眼打开房门,只穿着小吊带和宽松的睡裤,大片白皙的肌肤在黑暗里彷佛熠熠闪光。

        

顺着吊带瞄了一眼,不大,但正好儿。

        

苏晨很快收回自己的目光,拉着中岛花音躲进她的房间,神情郑重,道:“中岛花音……”

        

“叫队长,我拼命保护你,你怎么能这么不尊重我?”中岛花音揉着眼睛含湖的纠正,一副没有睡醒的样子,显得有些娇俏可爱。

        

“好吧队长,这都不重要。”苏晨道,“这里不对劲,我知道,你也许不认识我了,但你要相信,我们之前真的认识,还一起并肩作战过,在宇宙里、在……”

        

“你在说什么胡话?”中岛花音瞪大眼睛,彷佛终于精神了一些,“我们怎么可能在之前见过?你是精神病院的患者,我以前是生活在东京都的华夏、东瀛混血,被拉入主神空间之前我还在上班……”

        

“这就是问题所在!”苏晨激动起来,打断了中岛花音的话,道:“我可以向你保证,我的记忆不会有任何问题,因为我曾经掌握过无比强大的力量,你和其他人的记忆,可能全都是假的!”

        

“这……”中岛花音伸出手,摸了摸苏晨的脑门,表情有些困惑,“没有发烧也,真的是病情恶化了吗?你说我们的记忆是假的,那这是怎么回事呢?”

        

苏晨深吸一口气,道:“我有一个推论——我们可能已经都死了!”

        

“哈?”中岛花音的神情变得古怪。

        

苏晨道:“在来到这里之前,我正和那头晶簇联手争夺坦旦人的实验场,它要我自戕开启实验的下一个阶段,我没有犹豫……好吧,只犹豫了一秒钟,我就照做了,我刚醒来的时候,还以为那头晶簇成功了,但这些天下来,我仔细思考、分析,我想,它八成是失败了——这不靠谱的家伙,真是操蛋,我应该给它一巴掌。

        

“等等,我刚才说到哪里了?对,所以,我推测,我应该已经死了,而你们……

        

“抱歉,你们可能也已经死了,甚至早就死了。

        

“我们现在,都在死后的世界里!

        

“这世界真的有死后的世界,我怀疑,这是意识态的归处。

        

“只是我没有想到的是,死后的世界竟然不是天堂也不是地狱,而是主神空间!

        

“在这里,所有人都将被洗去记忆,加入轮回。

        

“可能是因为我此前掌握着第九域的力量,那是超越我们当前宇宙的一种新法则,因此,才没有失去我的记忆,反而变得清晰起来了。

        

“中岛花音,你要相信我说的,我们必须想办法,我之前看过一个论述,意识态也是守恒的,我们既然出现在这里,应该就是意识态的形态,必定将流向下一个位置,下一个位置,很可能就是‘投胎’。

        

“我们必须联合起来,保证我们在投胎中存留自我,最终‘重生’。”

        

苏晨的这一番长篇大论,是他这段时间以来的思考,这时候和盘托出,目光灼灼地看着眼前的中岛花音。

        

中岛花音却似乎宕机住了,歪着脖子,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苏晨,直到她一侧的肩带滑落,露出……

        

苏晨的目光不自觉地移动。

        

好家伙,老肩巨滑。

        

然而……

        

“噗嗤。”

        

这一刻,中岛花音却忽然笑出声来。

        

她先是轻笑,然后是哈哈大笑,笑的花枝乱颤,连身上本来就滑的乱窜的衣服都穿不住了,露出大片大片雪白的肌肤。

        

苏晨的心思倒是因此转了回来,挠着头,恨铁不成钢地道:“你在笑什么?中岛花音,你这回怎么这么……”

        

后面的话苏晨还没有说出口,中岛花音就忽然一下子扑了上来。

        

柔软的嘴唇贴在苏晨的嘴唇上,轻盈的身躯却带着强大的力量,带着苏晨向后倒去。

        

黑暗的房间里,两道身影纠缠在一起。

        

夹杂着喘息和衣服扯裂的声音。

        

女人轻声说道:“苏晨,我第一次觉得,你好像是个白痴,走的磕磕绊绊是有道理的,晶簇先生哪里失败了呀?”

        

“嗯?你们耍我?”

        

“嘻嘻,这能加攻速吗?好好玩呀……”

        

……

        

……

        

……………………………………

        

“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出去放我出去……”

        

“你是苏晨呀!这是死后的世界呢,不要跑呀,再来嘛再来嘛……被困地狱还掌握着记忆的金手指主神空间少年,再来嘛……”

        

“喂,那头晶簇是不是趴在哪里看着咱们呢?”

        

“不会的,它在休眠啦……快来快来,再来一次再来一次……”

        

“我要出去。我要回家。”

        

“回什么家,你在死后的天堂里面呢?快快快,到姐姐这里来,和姐姐玩耍,我可是活了几百年……唔可能几千年的大姐姐……”

        

“我怎么不知道你之前是这样的中岛花音?”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