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弄喷出来夹击&手指来回摩擦花缝嗯啊

       

睁开眼,即便睡了一觉,但休息未能舒缓伯洛戈身上的疲惫,他从单人床上坐起,目光茫然地看着略显狭窄的据点。

        

距离入驻泰达的炼金工坊已经过了一周的时间,这段时间里,几人之间的相处还算融洽。

        

绝大部分时间里,伯洛戈和帕尔默都是在彷徨岔路内闲逛,巡视着这片混乱之地。

        

为了获得准确的情报,伯洛戈还去过蛛网酒吧,见了维卡一面。

        

之前伯洛戈还觉得维卡只是位普通的酒保,可在那暴风雨夜后,伯洛戈意识到维卡与僭主之间有着极深的联系,说不定维卡也是一位债务人,只是伯洛戈在他身上没有察觉到同类的气息。

        

也是,债务人可不常见,如果自己的推测正确,彷徨岔路也是一种变体的信仰团体,那么维卡应该是与僭主通过契约者,达成了某种契约。

        

只是这些直到现在依旧是猜测而已,伯洛戈写了那么多页的报告,上交了之后,至今也没有收到耐萨尼尔的回复,去问列比乌斯,他表示他也不清楚,这位副局长的行踪向来神秘。

        

伯洛戈的猜测终止于此,但另一件事却有了进展,便是灰贸商会的踪迹。

        

从维卡的口中得知,近期彷徨岔路变得越发危险了起来,犯罪率飙升,而且大多都是超凡犯罪。

        

伯洛戈用了几枚玛门币,从维卡的口中得到了更深一层的情报,这些动乱都是由灰贸商会引发的,这些怪异的军火贩子总会带着混乱而至。

        

流通进市场的炼金武装与炼金材料,这在某种程度上强化了彷徨岔路里的亡命徒们,令他们变得更加危险。

        

因此这一周以来,虽说两人是在闲逛,但更多的是在搜寻灰贸商会的踪迹,明明他们引起了如此之大的骚乱,可在彷徨岔路内他们仿佛无形般,根本找不到丝毫的踪迹。

        

这令伯洛戈觉得很是头疼,他有想……

        

第34章血色之夜,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过地毯式搜索,可大裂隙太大了,也太复杂了,一旦藏身于其中,哪怕秩序局也会对此感到无力。

        

伯洛戈的工作进展阻力重重,让他最近的心情也变得焦躁了起来,他开始怀念之前,单纯的、打打杀杀的工作日常了。

        

没有阴谋诡计,没有探案追踪,有的只是时间地点,以及敌人数量,最多再加个是要尸体,还是要活口。

        

穿好衣服,伯洛戈不再想工作上的这些事,他还有别的事要做。

        

今天是周末,难得的休息日,可伯洛戈却没有从自己家的床上醒来,而是在炼金工坊内的据点中苏醒。

        

这是泰达的需求,周末休息的时候,自己要配合他对炼金矩阵进行研究,为了节省时间,几番考虑下,伯洛戈在周末便暂住在了这。

        

不得不说,伯洛戈还真没想到,帕尔默的单人床居然派上用场了。

        

这是开始研究的第一天,伯洛戈也不清楚泰达会研究出些什么东西,他对此期待十足。

        

想到这,伯洛戈掏了掏口袋,拿出一块粗糙的机械表。

        

实际上它不该被称作机械表,它仅仅有着机械表的外壳,内部则是一些胡乱堆积起来的齿轮,零件粗糙还带着一些毛边,表面也不光滑,坑坑洼洼的。

        

第一眼看去,人们会怀疑这东西都经历了些什么。

        

这是伯洛戈一周以来的训练成果,他一有时间就把弄着金属,尝试将它塑造成机械表,也是在尝试这样的塑造时,伯洛戈才意识到,自己对秘能的操控还是不够精密。

        

好在勤能补拙,伯洛戈学的很快,连带着对以太的操控也精进了几分。

        

以太是一种神秘的能量,燃烧这种能量,炼金矩阵能迸发出超越现实奇迹,随着对以太操控的精进,在发动秘能时,伯洛戈可以减少很多无意义的以太消耗,并且对以太进行更复杂的驱动。

        

在进行机械表……

        

第34章血色之夜,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的训练中,伯洛戈意识到自己对以太的感知力越发敏锐起来,毕竟想要塑造这么精细零件,他必须集中注意力,驱使以太塑形凝固。

        

这令伯洛戈逐渐察觉到了,以往难以感知的以太波动,按照这样的速度训练下去,伯洛戈觉得自己很快便能掌握以太感知的门槛,令自己习得的以太极技再多一门。

        

除此之外收获,便是泰达早期对霸主·锡林的研究。

        

在资料中,伯洛戈首先大致了解了锡林·科加德尔的生平事件,泰达记述的,要比自己在秩序局内找到的资料,要详细上不少。

        

可即便如此,锡林的资料依旧算得上极少。

        

就像帕尔默当初和自己说的那样,科加德尔王室十分隐秘,除了国王的情报外,王室成员都仿佛陷入迷雾之中般,难以摸清身份。

        

仿佛王室成员们自出生起,就生活于王权之柱中,绝不踏出宫殿半步,将自我囚禁于那瑰丽的牢笼中。

        

没有继承王位的锡林也是如此,他童年的绝大部分时光都是在王权之柱中度过,可随后一件事的爆发,改变了这一切。

        

在锡林十岁时,他的父亲,如今的科加德尔之主,奥斯丁·科加德尔举行了一场盛大的宴会。

        

他召集了所有王室血亲,无论血脉的稀薄还是浓厚,他们都被召唤至了王权之柱,参与那狂欢的宴会。

        

据记录称,足足有上万人抵达了王权之柱,乐团们不断地演奏着乐曲,从天明到入夜,持续不断,哪怕站在王城的边缘,你依旧能听到那传来的旋律,抬起头,便能看到那灯火通明,宛如燃烧起来的巨大高塔。

        

没人知道奥斯丁为什么要举行这样的宴会,也不清楚他究竟要庆祝什么,但狂欢是不需要理由的,每个人都加入舞蹈中。

        

这场疯狂的宴会这样一直持续了七天,前六天的狂欢让每个人都精疲力尽,而在第七天时……

        

第34章血色之夜,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奥斯丁突然下令,完全封闭了王权之柱,卫队们把手住了每個出口,随后奥斯丁提起剑,疯魔般地砍杀眼前每个流淌着科加德尔血脉之人。

        

杀戮爆发在第七夜的晚上,乐曲转为了无止境的哀嚎,卫队们守在王权之柱外,谁也不敢踏入半分。

        

有些人回忆称,仿佛地狱降临在了宫殿内,从熔岩里爬出的恶魔,吞食着每个人的生命。

        

为了逃出这疯狂的地狱,数不清的身影从王权之柱上跃下,在地面上摔得粉碎,鲜血浸透了宫殿的台阶,它们宛如潮水般溢出,铺就成鲜红的长毯。

        

当第八天清晨时,一切都結束了,一身是血的奥斯丁端坐在他的王座上,在他的利剑下,所有与科加德尔有关的血脉都被斩杀殆尽,除了一个人,當時年仅十岁的锡林。

        

谁也不清楚锡林是怎么活下来的,也没人知道奥斯丁究竟想要做什么,他不仅残殺了所有的王室成员,还杀死了锡林的六个兄弟姐妹——那也是奥斯丁自己的孩子。

        

那一夜被称作血色之夜,就此奥斯丁被唤做恐戮之王,锡林成他唯一的血脉延续,也是自那一夜后,恢弘的王权之柱变得死寂。

        

读到这些时,伯洛戈觉得每个字符间都透露着疯狂。

        

血色之夜后锡林变得沉默了许多,奥斯丁也重归理智,仿佛血色之夜只是场幻觉,如同禁忌般,每个人都闭口不提。

        

之后锡林的经历就很普通了,成为凝华者后,锡林加入了国王秘剑,不断的晋升中,他在国王秘剑内的地位也随之提高。

        

直到锡林成为王室历史中最为年轻的荣光者,他被任命为国王秘剑的执剑者,随后对秩序局展开了秘密战争。

        

其中有一点引起了伯洛戈的注意,锡林在血色之夜后离开了王权之柱,直到战死于“垦室”内都没有再回去过。

        

现在看来,锡林在秘密战争中的冒进……

        

第34章血色之夜,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反而有着几分取死之意,自他死后,科加德尔王室只剩下了如今的恐戮之王·奥斯丁一人,现在整个王室都将面对绝嗣的危机。

        

在资料中还提及到,以奥斯丁在血色之夜里的疯狂,谁也说不准,他是否在无法解决绝嗣危机的情况下,对秩序局发动一场毁灭双方的超凡战争。

        

这便是关于霸主·锡林的全部资料了,没人知晓血色之夜因何而起,也没有人知道奥斯丁究竟在想什么,至于锡林在想什么,也是如此。

        

伯洛戈推开房门,走在炼金工坊中,四周响起机械的颤鸣。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