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车屈辱全文阅读目录&疯狂榨精的熟妇

        

从狂雷顶下来,风绝羽直奔山下,沿途山上的杂徒见他毫发无损从天窟中走出,无不感到好奇g。

        

“咦?他居然活着出来了?兽尊没有杀他?”

        

“是啊,太奇怪了,传闻兽尊脾气暴躁,谭卓又刚刚得罪了兽尊,想必正是盛怒至极,为什么他一点事都没有?”

        

“该不会是他劝说了兽尊,让兽尊息怒了?”

        

“怎么可能?兽尊大人若是那般好劝的,狂雷顶也不会每隔一段时间死几个人了。”

        

“真是古怪,他到底是怎么出来的?”

        

“”

        

耳边嗡嗡响着杂徒们的谈论声,风绝羽并没有驻足解释,更不会没头脑的装逼。

        

事实上现在不是装逼的时候啊,天青玉瓜的事儿还没解决呢,万一搞不定,老子不就回去了,否则就是送死。

        

加快脚步来到山下,风绝羽找到了正在喝酒晒太阳的方大长老。 

        

风绝羽作揖:“弟子见过长老。”

        

方长老眼睛眯成一条缝,看了他一眼后又自阖上,懒散道:“嗯,有事吗?”

        

“弟子有要事禀报。”

        

“讲!”

        

“还是兽尊的事儿,适才弟子前往天窟,得知兽尊盛怒的原因是为了几只天青玉瓜,兽尊说,您老人家允诺他送去几只玉瓜,可却迟迟没有送到,敢问长老,那几只玉瓜什么时候才能来啊?”

        

方长老躺在躺椅上,抖着二郎腿不回话。

        

风绝羽急了,这个老货,答应人家的事儿不去办,还装作听不见,到底想怎样啊?

        

心里有气,可风绝羽不敢跟长老发火,只好唤着:“长老,长老。”

        

“嗯,什么?”

        

“玉瓜啊!”

        

“什么瓜?”

        

我擦,跟我装聋子风绝羽眼睛往上翻,咬牙道:“天青玉瓜!”

        

“啊!玉瓜啊!你再让他等两天?”

        

“我”

        

本来长老发话,弟子莫敢不从,可眼下是这个什么光景,那大畜生看不见玉瓜可是要吃人的,这个老货居然让我等两天。

        

我能等,兽尊等不了啊。

        

你怎么好意思说的出口呢?

        

风绝羽急了,不把话挑明了,这老货恐怕不会吐口。

        

风绝羽道:“长老,别等了,玉瓜再不到,兽尊可是杀人的,弟子好不容易劝说好,您这让弟子怎么回啊?”

        

方长老终于坐直了身子,哼了一声:“不知好歹的东西,你可知道何为天青玉瓜?”

        

风绝羽:“不就是一种天地神果吗?”

        

“哼,你还知道,那可知道这天地神果在哪吗?它是谁的吗?”

        

“谁的?”

        

“那可是门主亲自栽种的天地异果,此种神果,一重天极为罕见,培育起来极为困难,一百年也不见得长出一颗。”

        

方长老说这话的时候心里很是生气,道:“门主自数万年前将天青玉瓜的秧苗自二重天位面移植过来,可是冒着身死的风险,他都没有多少,那畜生居然想霸占当作吃食,如此珍贵之物,怎可随意糟践,反正我是弄不到,要弄,你自己去弄吧!”

        

“门主,徐庐?”

        

风绝羽听完心中一动,不过马上生起了闷气。

        

这老家伙,你弄不到别答应人家啊,把人家诓骗完了,自己跑了,还不兑现,把事儿交给杂徒办,那兽尊能不杀人吗?

        

风绝羽现在算是明白了,方占不敢得罪兽尊,便信口允诺天青玉瓜,可答应完了,人家又不管了。

        

兽尊发怒,却也出不去天窟,便找到杂徒撒气。

        

而方占根本不管,反正杂徒死了,肯定还能找到,估计是这老货想让兽尊自己消气。

        

以前也就算了,跟我没关系,可现在不行了,自己被晋升成统首了,直面兽尊,事情办不好,锅就得自己背。

        

风绝羽看向长老,心里充满了埋怨,这老头不像好人呐。

        

不过看方长老的态度,估计再跟他磨叽也没啥作用,看来还得自己想办法。

        

想到这,风绝羽无力的吐了口气,也不敢跟方占多说什么,掉头就走了。

        

回到山上,风绝羽怎么想怎么觉得不对劲,兽尊的事情不解决,自己也没办法修炼,万一把大畜生惹毛了,自己也没啥好处。

        

于是他想了想,决定亲自找门主商量。

        

幸好拜门主为师了,相信徒儿有求,他应该不会拒绝。

        

有了打算,风绝羽取出跟徐庐联络的信物,将一缕神识注入了进去。

        

还别说,没过一个时辰,徐庐果然来了。

        

“乖徒儿,有何事呼唤为师啊?是不是修行过程中遇到难处了?”

        

风度翩翩的徐庐最近虽然不常露面,但会定期前来给他指导,并且考核他对六字真言的领悟情况。

        

风绝羽闻言摇头,露出一副恳切的态度,回:“启禀师尊,非也,呼唤恩师,实是弟子遇到了麻烦,想请恩师相助。”

        

“麻烦?谁欺负你了?那还不给为师打回去?你要知道,你是本门主的弟子,绝不能丢了为师的面子。”

        

风绝羽心说,对,你的面子很重要,可老子的命更重要。

        

风绝羽道:“到不是有人欺负徒儿,只是日前方长老将徒儿晋升为狂雷顶的统首,恰好兽尊大人又动了肝火,说是方长老应承他会给弄几只天青玉瓜,可方长老允诺之后便不再理会,惹的兽尊大人雷霆大怒,杀了人了。”

        

“如今徒儿需时常面见兽尊,兽尊又非天青玉瓜不可,徒儿又不敢得罪,所以只能请恩师相助了。”

        

“师尊,听说,整个天罡门,就只有您有天青玉瓜是吗?”

        

若说求学,徐庐回回都是知无不言,可一听到要天青玉瓜,徐庐的脸就绿了。

        

“咳,这个老货,到处给本门主惹麻烦,他为什么要答应兽尊送天青玉瓜呢?”

        

我特么上哪知道去,肯定是那老头脑子抽风了风绝羽回道:“徒儿不知。”

        

“我没有。”徐庐一甩袍袖,摆出了一副言辞拒绝的姿态。

        

风绝羽心里慌了,忙道:“师尊啊,没有玉瓜,你可让我怎么活?”

        

徐庐烦躁不已,支吾了半天,直接冲着山下开骂:“姓方的老东西不着调,捅了篓子自己不解决,把麻烦推给我的徒儿,这老货,实在可恨的紧。”

        

我也是这么想的风绝羽心说,然后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

        

天青玉瓜似乎极为珍贵,徐庐站在原地憋了足足一炷香,才心中滴血地问道:“那你要几只?”

        

“十只!”

        

其实他也不知道兽尊需要几只,但估计也就是一、两只就够了,可东西不能这么要。

        

反正是张一回嘴,不如多要点。

        

徐庐听完脸就变了:“你说什么?十只?”

        

要多了?

        

风绝羽想了想道:“不是我想要,是兽尊,师尊,要不我再问问,不行就九只。”

        

“我”

        

徐庐脸一阵红一阵白,斥责道:“你真是个惹祸精,你可知道天青玉瓜何其珍贵,一重天位面无数,有天青玉瓜的地方一个巴掌都数得过来,此宝极其培育,为师辛辛苦苦数万年,才得了不到百只,你一下子就给我要走十只,你这是要为师的命啊。”

        

风绝羽一听,心说你们就抠门吧,他娘的锅让下面的人全都背了,自己却是一毛不拔。

        

可惜,话不能这么说,风绝羽只好露出可怜相道:“那要不,请师尊把我调离弃灵境吧,如果这也办不到,那离开狂雷顶也行,师尊,我还没有继承您的传道神术呢,您会让我白白的死了吧?”

        

“调离?”

        

徐庐眼珠一转,更难为情了。

        

方占向来软硬不吃,连剑尊的面子都不给,要是能把这小子调离,剑尊早就去说了,何苦等到现在。

        

左思右想,徐庐实在磨不过了,翻掌间取出一只金光闪闪的口袋,扔给了风绝羽。

        

“里面有十只天青玉瓜,你拿去吧,不过你要告诉那个畜生,仅此一次,下次没有了。”

        

风绝羽大喜,心说,有这十只玉瓜,我起码能坚持一段时间,至于下次,那就让大畜生见鬼去吧。

        

从徐庐手里讨要了玉瓜,风绝羽兴高采烈地来到了天窟外,将玉瓜分成十份装好,再次进入天窟。

        

“兽尊大人,弟子回来了。”

        

“你回来的还挺快,本尊要的玉瓜呢,你可弄到手了?哼,你若是还拿不出玉瓜,本尊不介意让狂雷顶再换一个统首。”

        

风绝羽这次有底气了,没那么害怕,但也没有马上把玉瓜取出来,反而说道:“弟子明白,只不过,兽尊您可是说过,只要弟子弄来玉瓜,你要赏赐弟子。”

        

做为一个资深的薅羊毛专业户,风绝羽可不会白白忙一场。

        

石雷巨兽听完道:“当然,你想要什么赏赐?”

        

“兽尊能给弟子什么赏赐呢?”

        

石雷巨兽想了想道:“这样吧,只要你能弄到密云砂,本尊可以帮你给一件神器截取一个道痕出来。”

        

“嗯?”

        

风绝羽本来还想着让石雷巨兽好好说说他都能拿出什么好东西,没想到这货居然会截取道痕。

        

风绝羽意外了,惊讶道:“兽尊会截取道痕?”

        

道痕为器之灵觉,接引器之大道,往神器上加注道痕,如果是人为的方式,则称之为截取。

        

“当然,本尊的截龙术,可是上古的传承。”

        

“截龙术?”

        

风绝羽更加意外了,顺口就说道:“那不是方长老的绝学吗?”

        

“狗屁,是那个老货从我这骗走的,他学会了以后,就将本尊弃如敝履。”

        

风绝羽狂翻白眼,方老头,肯定尼玛不是啥好人。。。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