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车上人妻翘臀配合我&doi教程图

       

“?”

        

什么以前好像见过?

        

他在说什么?

        

我的脑袋缓缓飘过一个问号, 然而无法抗拒的黑暗传来,在听完剩下的话之前,我迅速失去了意识。

        

可恶啊!

        

就不能让我听完吗!

        

有什么是我们优秀玩家不能听的!

        

我不甘地动了动身体, 想要抓住那个声线像是织田作的家伙, 可是没有用,身体根本就不听使唤。

        

我睡了很久很久, 有一种温暖又舒服的感觉从旁边传来, 就像冬天静静躺在了炉火边, 我忍不住往那个方向蹭了蹭。

        

我听到了有人的轻笑声,有些飘忽,听不清到底是谁。

        

然后是中也松了口气的声音。

        

“情况总算稳定下来了!”

        

甘乐有些无语地说:“也不知道她在那边干了什么, 这也太……”

        

仿佛有些难以接受似的, 他说:“现在这样, 比在我们这还好了吧?”

        

“那是因为……世界意识在给她修复身体……”

        

“……”

        

寂静。

        

空气前所未有的寂静。

        

一些聪明人直接陷入了沉默,有种被意外状况打得措手不及的感觉, 又像是不敢相信自己的失败。

        

这时首领宰低低的笑声传出:“这不是很好吗。”

        

他说:“她本来就是那边的人,现在只不过是回去了而已。”

        

“你说得倒是潇洒,”中也说,“有本事你别偷偷上游戏加她好友啊。”

        

“有些人想加还加不上呢~”

        

首领宰说完,我好像听到了中也攥紧拳头的声音。

        

“中也对我真是越来越放肆了, 我明明是你的上司, ”半真半假地抱怨了一句, 首领宰又说,“这件事还真不能怪我, 是绫小路君先开始的。”

        

绫小路:“……”

        

首领宰拖长了音说:“你们大概不知道, 某些人仗着自己头脑好, 在游戏里使劲欺负小朋友呢。”

        

“每天决斗十场 日常任务一共3000经验, 她又不怎么去探险,也不怎么上课,想算出她现在拥有的经验值简直轻而易举。”

        

“只要知道她现有的经验,再随便接几个任务,刷刷成就,就能让自己的等级始终排在她前面了。”

        

“这可是吸引她注意的绝佳计划呀。”

        

慢悠悠的说着,首领宰还啪啪地鼓起了掌。

        

我:?

        

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绫小路每次等级都排在我面前都不是巧合,而是他故意的?

        

虽然我也怀疑过,但是……没想到竟然真的是这样。

        

为什么要针对我!

        

我又没有得罪他!!

        

“绫小路!”我生气地叫了一声,然而没有声音响起。

        

我就像是在做梦一样,只能安静地旁观周围的一切,却无法做出改变。

        

“哇哦,”甘乐感叹了一声,“绫小路,没想到你是这种人。”

        

绫小路:“……我又没有作弊。”

        

甘乐:“早知道我也这么做了。”

        

“!”甘乐!

        

你怎么也这样!!

        

你居然也想欺负我!

        

你对得起你这跟乱步大人很相似的声音吗!

        

又一阵沉默,像是对接下来的话题难以开口那样,所有人都没有继续说下去。

        

过了不知道多久,织田作的声音响起:“要叫醒她吗?”

        

我感觉织田作一直都在那边,不过都没怎么开口,好像比我在副本里认识的那个织田作更沉默。

        

然后有人拍了拍我的头,带着凉意的手指,熟悉的动作,绝对是太宰治。

        

不对,是首领宰。

        

首领宰说:“还不是时候。”

        

“趁她现在状态好,先把她接回来吧。”

        

回去?

        

我赶紧抓住他的手。

        

然而头顶上空落落的,我什么都没能抓到。

        

他放在我头顶上的手指顿了顿,仿佛感应到了我的动作一样,低声问我:“怎么了?”

        

我赶紧问:“我要是回去了,在五条悟他们眼里,我是不是就死了?”

        

在我进新副本之前,我记得他们还围在我的身体周围,既然我的血量拉上来了,那我应该还没死吧?

        

首领宰要是把我拉回去,我是不是就要断气了。

        

心脏骤停——

        

我不要啊啊啊啊!

        

而且还是在五条悟怀里断气的!

        

那他心理阴影会有多大!!

        

“不会哦~”

        

仿佛读到了我的想法一样,首领宰秒答,有些轻快的声音让我脸上一喜。

        

他说:“不会有尸体留下来的,你大概会像小美人鱼一样,化作泡沫消散掉。”

        

我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

        

救、救命!!

        

首领宰轻声笑了起来,好像没觉得这有多过分一样。

        

我不敢相信地说:“你……你明明说,只要我不是人就可以了……”

        

之前听他们的话,他们好像很想把我变成人形兵器,给我开了那么多卡牌,不限量使用,咒力也不限量……分明就是人形兵器的设定啊!!

        

我还以为这样我就可以回去了。

        

我可以成功复活,像虎杖学长一样惊吓所有人QAQ

        

“可以给他们发视频嘛。”首领宰轻飘飘地说,“我之前还尝试过把视频放到异能特务科的资料库里。”

        

突然有种背脊一凉的感觉。

        

发视频……这真的不是馊主意么?

        

感觉五条悟他们看到之后会气炸的qaq

        

“你不想回来么?”

        

像是察觉到了我的犹豫,首领宰说:“我倒是很想尊重你的意愿,不过你的情况有些复杂。”

        

“诶?”

        

“你应该忘记了吧,你的灵魂……”首领宰停顿了一下,像是在思考,过了一会儿才说,“这么说吧,你一直在我们这边维持着领域展开,把自己的一切都赌上了,所以……”

        

我想起那些灵魂破破烂烂的话,宿傩竟然不是胡说的?我真的变成这样了?

        

震惊.jpg

        

“我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我问。

        

领域展开好像不是那么简单的,一直使用的话,比用术式消耗更大吧?我居然没有把脑子烧坏?

        

首领宰一阵语塞。

        

“因为这些大人很没用。”绫小路接话。

        

我生气地喊道:“绫小路!”

        

“嗯?”

        

“你阴我!!!”

        

居然算我的经验条,压我的等级!!

        

“……这是重点吗?”绫小路也被噎了一下,他说,“你必须回来关掉领域。”

        

“不然呢?”

        

“你就只能当一辈子小菜鸡了。”首领宰笑着接话。

        

呜呜呜呜我不要,我说:“我这就回去。”

        

说完,我又有点犹豫地问:“我可以跟五条悟他们道别么?”

        

如果不好好道别的话,他们一定会以为我死了,他们会伤心的……

        

“不行——”

        

甘乐的拒绝刚响起,就被首领宰打断了。

        

“可以,”首领宰说,“不过你只有两个小时的时间。”

        

“够了够了!”我感激地说,“谢谢!”

        

谢谢他们把我送过来,还让我遇到了那么多好人pvp

        

“太宰先生?”绫小路好像有些不赞同。

        

首领宰说:“世界意识不是还在给她修复身体么,让它多修修。”

        

好家伙,居然想薅世界意识的羊毛。

        

然而这还不是最让我震惊的。

        

首领宰又问我:“小可爱,你之前不是想除掉脑花和其他的咒灵么,现在你可以去了。”

        

“?!”

        

“你现在不是人形兵器么,放心去吧,他们都打不过你。”

        

我:qwq

        

这是真的么?

        

我现在这么厉害?

        

“太宰,”中也有些不悦地说,“你到底想做什么?”

        

“世界意识……之前想杀死葵衣,”首领宰慢悠悠地说,“它给葵衣修复身体,大概是葵衣做了什么,让它认为她现在是咒灵阵营的,她还有利用价值……”

        

“如果她把咒灵全部杀掉……”

        

绫小路说:“她要是不离开,她就会作为咒灵一方的代表,变得跟五条悟一样强,足以跟他抗衡。”

        

“而我们把她接走的话……”

        

那咒灵阵营就没有人了。

        

世界彻底失去平衡。

        

我:!!!

        

这不就是坑了世界意识么?

        

目瞪口呆.jpg

        

首领宰这么厉害的么,连世界意识都敢坑。

        

“为了达到新的平衡,世界意识必须用自己的力量制造新的咒灵,一下子制造那么多特级……”首领宰说着愉快地笑了起来。

        

我也有点想笑,这种给我报仇的即视感是怎么回事,感觉好爽诶!

        

首领宰好好哦。

        

我好喜欢他!

        

因为五条悟帮我复活织田作,变成了五条悟激推的我忍不住叛变了一秒。

        

首领宰问我:“葵衣想做么?”

        

“当然想——!”

        

我超大声的。

        

我就是想复活织田作,世界意识居然强行让我一换一,让我差点死在五条悟面前。

        

就要坑它!

        

“好,那你可以回去了,”首领宰说,“不过为了完成这次任务,你还得继续维持人形兵器的设定。”

        

“没问题!”

        

这个我可熟了。

        

我之前在副本里就是这个人设。

        

我激动地握拳,我要回去了。

        

虽然只有很短暂的时间,但是告别应该没问题——

        

这时旁边传来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路。

        

“要是她偏离人设怎么办?”

        

“给她加个系统提示?”

        

织田作:“OOC预警……?”

        

首领宰笑了出声:“织田作最近在逛论坛吗?竟然学到了这么时髦的词。”

        

织田作:“……”

        

我:“……”

        

你就硬夸吧,你个织田作厨。

        

正想着,我的意识又变得晕乎乎的了。

        

不知不觉又睡了一觉,醒来的时候,我听到首领宰的声音,像是旁边一样念叨:“现在是下午四点了哦。”

        

“按照以往的流程,现在姊妹校的学生们都进入到森林里,正在进行咒灵讨伐比赛了。”

        

“因为一些变故,他们都没能去成。”

        

“脑花大概发现了不对劲,但是他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他的目标是宿傩的手指。”

        

“他必须拿到那些手指,否则他的计划就进行不下去了。”

        

原来如此。

        

所以现在花御这些咒灵还是会来,脑花雇佣的诅咒师也会来。

        

我睁开眼睛。

        

柔软的天蓝色被子盖在我的身上,我好像又回到了高专的宿舍里,不过房间看起来比我的宽敞很多,从打开的窗户还能看到外面有些偏橙色的阳光。

        

像是快到黄昏时候了。

        

我的眼前弹出一行提示:

        

[任务:除掉交流会上所有的敌人]

        

再看看奖励,10000经验值。

        

!这么多!!!

        

我又要升级了!!

        

我刚想坐起来,又一个提示跳了出来。

        

ooc值:2%

        

“……”

        

首领宰居然真的采用了这个设定。

        

而且为什么只是想坐起来就会ooc,难道人形兵器不会自己坐的吗?

        

我微微偏头,看到太宰治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玩手机,他翘着腿,指间勾着一串银白的丝线,晶亮亮的,在窗外夕阳的照映下特别好看。

        

然而我定睛一看,发现那根本不是什么丝线,而是我的头发。

        

我出门之前才认真绑过的麻花辫被解开了,变成长长的白发披散在床上,太宰治手指勾着其中一缕,另一只手在手机上快速划拉。

        

像是在翻阅不得了的资料,他的眼神逐渐变得凝重。

        

他干嘛抓我的头发,感觉怪怪的诶。

        

而且头发也是身体的一部分,受到人间失格的影响,我感受不到我的咒力了。

        

我作为人形兵器的尊严都要没有了。

        

我抬起手,想悄悄把头发扯回来。

        

太宰治顿时侧头,有些审视的目光看着我。

        

我下意识想要露出笑容,又一个ooc值弹出:12%

        

好吧,不能笑。

        

我面无表情地看回去。

        

这样正好打量太宰治,看到我醒过来,他的第一反应居然不是惊喜。

        

这也太奇怪了吧?

        

太宰治望了我一会儿,说:“起来。”

        

他的声音也有点冷。

        

倒是说不上可怕,就是感觉跟平时对待我的不太一样。

        

有点不习惯。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