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故意摸了女同事的下面&叶思佳与老秦的第一次

      

杨彪等人很快就商量出一个方桉。

        

征益州牧刘章入朝,改任执金吾。吴懿接任益州刺史,庞羲则留任巴郡太守。

        

刘章曾将巴郡一分为三,即巴郡、巴东、巴西,各置太守,庞羲任巴西太守。如今将三巴复合为巴郡,依旧以庞羲为太守,是扩大了庞羲的控制范围,庞羲没有反对的理由。

        

至于被罢免的巴东、巴东两郡太守,则调到长安,另任他职。

        

与此同时,由三府出面,辟除益州才俊。

        

多管齐下,尽可能照顾到各方利益,就是希望减少阻力,加强朝廷对益州的控制。如果能顺利达成目标,就算吴懿、庞羲还有什么想法,也很难掀起风浪。

        

等上三五年,形势渐稳,朝廷再逐步将吴懿、庞羲调离益州,危险就可以清除。

        

方桉很完美,至于能不能有执行到位,那就要看刘章等人的反应了。

        

毕竟谁也不能保证所有人都是理性的。万一有人就是头铁,坚决不肯接受朝廷的安排,那就只能来硬的。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朝廷先礼后兵,道义在手,师出有名,又积累了足够的实力,想解决他们并不难。

        

独特的地理决定了大乱之后一统天下,蜀地总是留到最后解决。

        

“欲取益州,就要先取荆州。”刘协把年后准备巡狩荆州的计划简单的说了一下。“司徒府今年审核荆州上计时留心些,看看荆州能够提供多少钱粮。都说荆州富庶,百姓安乐,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请陛下放心,臣一定会严加审核。不过东州兵中有不少便是荆州人,若是一味对荆州用武,只怕不利于争取人心,影响益州安定。”

        

刘协扬扬手。“杨公把握分寸即可,不必事事上奏。”

        

“唯。”杨彪满意地应了,又说了几句话,起身告退。

        

刘协起身,将杨彪送到廊下。“德祖最近可有家书来?”

        

杨彪边走边说。“最近没有。上计在即,父为司徒,子为太守,难免会有嫌疑,理当有所避讳。”

        

刘协微微一笑。“恐怕不尽然。”

        

杨彪一愣,狐疑地看着刘协。“陛下……知道些什么?”

        

“杨公,德祖该成亲了吧?”

        

“是的。”杨彪忽然有所领悟。“莫不是……他自作主张……”

        

“德祖幼承家教,又天资过人,将来必是栋梁之才。想嫁给他的女子数不胜数,但是这里面有几个是真的欣赏他,爱慕他,而不是想攀附他的?”

        

杨彪打量了刘协片刻,微微颌首。

        

“陛下,臣知道了,回去和拙荆商量商量。”

        

“这是当然。父母之命嘛,人之常情。”

        

——

        

司徒府。

        

袁夫人扭头看着杨彪,柳眉微蹙。“你再说一遍,我没听清。”

        

杨彪苦笑。“你没听错,天子就是这个意思。”

        

“是天子的意思,还是德祖的意思?”袁夫人放下了手里的梳子,坐在床边,噼手夺过了杨彪手中的书,扔在一旁。“德祖离家数年,我母子未见一面。怎么,成亲的事也不问问我们,直接带一个女人回来?”

        

杨彪避开袁夫人的眼神,重新拿起书。“你想让德祖回来吗?”

        

“想啊,我的儿子,我能不想?”

        

“那很简单,让德祖自免,回朝做官。正好我为司徒,他为太守,惹人非议,以为我内举不避亲呢。现在写信,还能来得及回来过年。”

        

袁夫人大怒,却没有发作,只是狠狠地盯着杨彪。

        

杨修弱冠为太守,又承担着兴王道的重任,这是多好的机会,她心里清楚得很。天子也说了,以杨修的实力,前途一片光明,根本无需婚姻相助。

        

本来嘛,以弘农杨氏的门户,除了皇室,就没有更高的婚姻对象。

        

她和杨彪就是典型的例子。

        

但她很生气。

        

天子摆明了就是不希望杨修循他们的旧例,与高门大户结亲。

        

或者说,天子反对世族之间互相结亲,希望杨修做个典范。

        

拒绝这个提议,很可能会影响到杨修的前程。她虽然不做官,却也清楚天子身边人才济济,能代替杨修的人不少。

        

天子这是公然胁迫杨氏。

        

从小到大,过了大半辈子,她就没受过这样的气。

        

“你答应了?”见杨彪一副逆来顺受的模样,袁夫人越发不舒服。

        

“我觉得天子说得对。”杨彪卷起书,轻轻拍打着手心,抬头看着袁夫人几乎要喷火的目光。“于公,君子德风,小人德草。天子推行新政,我父子理当支持。于私,德祖的确不需要婚姻支持,完全可以找一个与自己情投意合的女子。”

        

“你的意思是门当户对就不能情投意合吗?”

        

杨彪连忙举手。“夫人,你误会了。”

        

“我误会什么?”

        

杨彪想了想。“你有几年没见过德祖了?”

        

“三年有余。”

        

“那你知道德祖有多大变化吗?”

        

“再变也是我儿子。他什么样,我能不清楚?”

        

“你真的未必清楚。”杨彪伸手拽住快要暴走的袁夫人。“你仔细想想,阿衡和你儿时一样吗?”

        

袁夫人甩了两下手臂,没能挣脱,却也冷静了些。

        

袁权夫妇去了豫州,袁衡独自留在长安,随蔡琰读书。闲暇时常来看她,陪她说说话。平时不注意,仔细一想,袁衡这几年的变化的确不小,和当年的她完全不同。

        

袁衡只是随蔡琰读书,便有这么大的变化。在汉阳做太守的杨修想必变化更大。别说这些年轻人,就连杨彪都有了不小的变化。

        

不知不觉,风气就已经变了。

        

也许这不是天子的意思,而是杨修本人的意思?

        

身为政治婚姻的一员,她自然清楚世家婚姻的代价是什么。像她和杨彪这样相敬如宾的是少数,大多数夫妻之间都没什么感情可言。

        

尤其是当形势发生变化,双方不再门当户对时。

        

“如果德祖心仪的女子就是门当户对的呢?”袁夫人不甘心的说道。

        

杨彪笑笑。“你不妨写信问问德祖,或者,你不怕辛苦的话,可以去一趟汉阳,看看他,当面问他。”

        

“如果是呢?”

        

“如果真如你所说,我去求天子恩诏。”杨彪说道:“而且我可以肯定,天子绝不会反对。”

        

“你这么有信心?”

        

“天子高瞻远瞩,运的是大势,而不是小计。一两个人的选择,最多影响自己,影响不了大势。”

        

袁夫人将信将疑。“天子真有如此气度?”

        

杨彪点点头。“虽然他不愿承认,但我却认定他是天命之人。这是上天赐予大汉,赐予华夏的明君、英主,我父子当追随前后,不负此生,不负杨氏,不负儒门。”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