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人的小峓子小说h&岳故意装睡让我进去

        

或许是因为我们经历过,或许是因为我们清醒了片刻,发现了处于蒙昧中无法意识到的规律。

        

沈约时刻清醒。

        

这是修行的一个准则——去五蕴,保持清醒,才是修行的根基所在。

        

见到水轻梦带他到达的房间,他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水轻梦居然立即察觉,“怎么了?你不是容易大惊小怪的人。”

        

沈约沉吟片刻才道,“我以前到过类似的地方。”

        

水轻梦反倒有些诧异,“你认识魏紫君?”

        

沈约反问道,“这是魏紫君修行的地方?”

        

二人说话几乎是在跳跃中进行,水轻梦的问话和沈约所言看似不相关,沈约却从中径直意识到这是处秘地,若非特别关系,根本不可能到达这里。水轻梦认定他沈约第一次到达此间,可听沈约似有认知,才认定他只能通过魏紫君到达这里。

        

这个地方很奇怪,常人或许只认为此地难得,随便撬下一块玉来,能换取不少金银,沈约却一见就知——这更像个修行的地方。

        

就如马祖洞那线明光有助升起意识之光般,这里的洁净纯白,对修行者而言,可以有助静念。

        

念头不净之人,到这么安静的地方会发疯的。但念头清静之人,这里却是绝佳的敛念场所。

        

魏紫君一代宗师,创此法门不足为奇。

        

推理极为繁琐细微,但到沈约口中,变成很简化的结论。

        

水轻梦微有异样,“你不认识魏紫君,如何会见过这种地方?”

        

她知道这里的玄奇,更知道若非在此修炼之人引入此间,旁人根本无缘见到。哪怕是魏若愚,都不能进入这里。

        

沈约缓缓道,“不是在这刻前见过,而是在八百年后,我认识一个女人叫做暖玉,她习惯置身于类似此间的房中。那里的六合构造不是玉,而是一种金属。可我想,用意是一样的。”

        

他提及暖玉的时候,盯着水轻梦的眼眸。

        

水轻梦并没有回避沈约的直视,也在凝望沈约的双眼,片刻才道,“你觉得暖玉会和我有些关系吗?”

        

沈约半晌默然,摇头道,“暂时不知。”

        

水轻梦微笑道,“能让你印象深刻的女人,想必是有独到之处的,能不能和我说说她的事情?”

        

沈约略有迟疑道,“我担心会误你修行。”

        

水轻梦眸光微亮,“原来如此。”

        

她沉默下来。

        

沈约亦是默然。

        

对他们这种人而言,很多心意,不用多言。

        

良久,水轻梦缓望四周,轻声道,“自从被宗主捡回后,这些年来,我始终在参悟魏紫君的道法,修习之时,内心着实铭感她的传世大道,普济心肠。”

        

她直呼魏紫君的名字,可沈约看得出她的尊敬。

        

尊敬一个人,不是看称呼的。

        

“我无意宗主之位,却以魏紫君所虑为责,只想破解无间地狱之预言,然后证道解脱。”

        

水轻梦低声细语。

        

沈约静静倾听。

        

他看得出水轻梦的寂寞,也了解水轻梦的那种尊敬。

        

曾虑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恐别倾城……

        

修行并非无情,更因多情。

        

当年释迦有感苍生苦难,毅然舍弃世人眼中那求之不得的荣耀,为众生寻求得度一切苦厄的法门流传世人,这种心境,唯有感恩之人方能悟得。

        

但在一个只求自了的年代,水轻梦想说,无极宗却无人能听。

        

鸡同鸭讲不如不讲,问道于盲何必去问?

        

“但我遇到了你。”

        

水轻梦凝望着沈约,重复道,“我遇到了你,这是幸事,也是有缘之事。”

        

沈约笑笑,“好的,那我和你说说暖玉的事情。”

        

他听出水轻梦的意思——有缘就需化缘,既然注定遇到,那就不必闪躲,这本来也是证道的必经之路。

        

修行,在常人眼中,是遁世逃脱的,可真正的修行,却一定要解决人生问题的。

        

沈约简化却不简单的说了暖玉的诸多事情。

        

暖玉也像个传奇,她的事情充满了光怪陆离的色彩。

        

水轻梦听完沈约所讲,这才轻叹道,“原来如此,很好。”

        

微有凝顿,水轻梦沉吟道:“这么说,她还在等着你?”

        

沈约赞同道,“我想她还在想办法和我联系。”

        

自从经过因缘石进入还原点后,他和暖玉就断了联系。

        

水轻梦“嗯”了声,轻声道:“我想她一定会尽力。这世上有太多虚妄,但终究有值得我们相信的事情。”

        

沈约笑笑。

        

水轻梦又道,“因此……你认为自己已经置身无间地狱中?”

        

沈约微凛,喃喃道:“或许……”

        

他有这个怀疑。

        

传说中,地狱和人间是无法互通的,他眼下的情况不也是如此?

        

“但无间地狱和你无关,这更像是都子俊他们分崩离析后,他们所做的实验引发的这个灾难!”水轻梦再道。

        

沈约微微点头,“你的思路很清晰。”

        

“你认为,彻底的了解都子俊他们所做的实验,才是破解无间地狱的法门?”水轻梦再度道。

        

她接连三句,可说是句句惊人且关键。

        

沈约露出微笑,暗想帮人就是帮己丝毫不假,“我在来到这里以前,只是按照修行的习惯来解决问题,可经你这么一说,我倒觉得,你说的极有道理。”

        

“但都子俊他们不肯说,你也知道问不出,这才不问。”水轻梦喃喃又道。

        

沈约再度点头,“我可以和你说说旁的事情。”他索性将张继先、赛月等人的事情一并说了。

        

水轻梦没有超级大脑,可却绝对是人间清醒,哪怕沈约都诧异这女人分析问题的独到之处。

        

水轻梦静静听完,这才道,“原来……你并非一无所获。”

        

沈约露出丝微笑。

        

水轻梦了然道,“你早知道,都子俊他们在寻黄帝遗留的三香,而且好像成功了,方腊就是他们用异形香改造的人?”

        

沈约点点头,他的确有这个怀疑。

        

“当初超体变异就引发了末世危机,加上异形香的因素,也就怪不得无间地狱的预言会出现。”水轻梦凝重道。

        

沈约轻叹道:“看来如此。”

        

水轻梦分析道,“但实验的结果究竟是什么,哪怕都子俊他们也不能预料,如果都子俊他们控制不了方腊,无法利用方腊破解超体变异的问题,那这个世界……”

        

说到这里,水轻梦终有凛然。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