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合租丰满邻居少妇偷爱(在女邻居臀交)最新章节列表

虽然这个纪元以来,诸神不出,但神的传,一直在世上流传。

        

从幼儿到老人,从底层到高层,从所谓的“文明”再到所谓的“愚昧”,从人到妖兽再到异魔,从正常的社会到诡异的秘境,从这里到那里;

        

神的影响,从未断绝,它早就不是教会经文神话叙述中的枯燥文字记载,而是早已浸润一切。甚至,长久的不出现,并未让神的色彩有半分褪色,反而被赋予了更多的幻想。

        

只是,幻想终究是虚浮的,因为当一尊神苏醒、将她那伟岸的身躯展现在世人面前时,才让人们深刻意识到,一切关于神的极高想象,还是过于保守和狭隘了。

        

壁神瑞丽尔萨并未如传统意义上神的形象那般圣洁出尘,无论是流血的身躯还是破损的骨肉以及那在其身上环绕着的浓郁死气,都在明这尊神此时的状态,非常不好;

        

但当她的双眸睁开,目光扫过四周时,那种神威的碾压,让凡是接触到的生命,瞬间激发出血脉深处先祖生活在诸神所在年代的那种匍匐与卑微。

        

哀思水潭,是壁神的左手,那是她绘制壁画时所用的调色盘。此时,池塘里水不是五颜六色的缤纷,而是逐渐被鲜红浸染。

        

壁神教的信徒们喜欢用自己的身体作为颜料来作画,用自己和家人鲜血作画的,都算是壁神教里的温和派了;

        

像琳达那样的极端派,则干脆用自己的骨灰做原材料。

        

这一切,都是有源头的,因为壁神调色盘内的色彩,都来自于她的体内,她的血肉以及她的神性。

        

神的一点小习惯,对于万千年不知多少代的信徒们而言,就是他们愿意用一生去成就的刹那,没有丝毫的荒诞,反而是满满的自我感动。

        

壁神的右手是一片巨大的羽毛,那是壁神的画笔,不知有多少记载着诸神故事的壁画,都是在这支画笔的笔尖所完成的。

        

此时,这片巨大的羽毛,也逐渐被浸染成血红色。

        

唯一没有泛红的,大概就是壁神的双眸,只不过她的眼睛却也并非纯澈,而是某种情绪到达顶点后的麻木。

        

上方,出现了一大片深厚的云层,自云层内,开始有黑色的雨水滴落,而落下去的雨水不仅没有洗刷掉她身上的血污,也没有浇灭地上的岩浆,反而瞬间汽化成黑色的诅咒气息,在外围形成了一道黑色的圆环。

        

身为一尊真神,先是被秩序之神镇压,再被贩卖,最后埋进了轮回之门历经了不知多少岁月。每一件单独拿出来,都是巨大的屈辱,此时壁神虽然除了一声嘶吼外没有发出一个音节的字,但她正在用自己的行动表明自己积压在内心的怒火。

        

她抬起了脚。“轰!”

        

庞大的身躯终于开始了移动,伴随着她一起移动的,有上方的乌云、身边的诅咒以及地面的岩浆山川,在她身前被碾平;

        

河流,在她面前被阻断;大城,在她面前被横推;

        

当神苏醒时,似乎这世上已经不存在任何事物可以阻拦到她的步伐。

        

而她所行进的方向,如果划出一条直线,那么在这条线的线路上,有一片被死亡之海所环绕的岛屿。

        

这座岛屿外形和轮回谷几乎一模一样,因为它就是门内世界轮回神教中枢所在地。

        

此时,轮回谷的神殿广场上,裴德等这批轮回神教试练者们站在这里,神情凝重地看向远方,虽然他们什么都看不到,但不断敲响的轮回之钟正在告诉着他们,巨大的危机已经来临。

        

上一次外面世界里轮回之钟敲响,还是在上次。

        

在秩序神教向轮回神教宣战时,只不过敲响的时间并不长,就不到一天。

        

轮回神教的守门人,在外界看来一直只有一个,但实际上,正如门有门内和门外两面,自创建守门人职位开始,守门人一直都是有两人。

        

此时,门内世界轮回守门人苏米尔,正站在轮回神殿的最高处,她的目光已经眺望到极远距离外正在向这里进发的庞大身躯。

        

一个个身穿不同衣服的“苏米尔”飞回到这里,然后融入进她的身躯。

        

但分身回归带来的力量迭加并未给予她多少底气和安全感,她清楚,凭借自己,或者凭借门内轮回神教的力量,是不可能拦得住那位恐怖存在的。

        

门内轮回神教一众长老跪伏在她身后,都在等待着她下达命令。

        

这个世界的轮回信徒们已经在快速回归,岛上的神官们也已经组建好了临时军团,各处防御阵法也填充进了晶石开始预备发动。

        

一个年轻男子的身影出现在苏米尔的身侧,他的背上背着两把弯刀。苏米尔看向他,问道:“感觉如何?”

        

“是一具不错的身体,但也就是不错而已,还需要很长时间去调理和培育,这也在预料之中,外面的同行们又怎么可能会选择一具真正的优秀者给我作为载体。”

        

“兰戈,你心里不舒服?”

        

“是的,有点,因为这具身体会耽搁我的脚步。”

        

“你应该习惯,在他们看来,我们门内的轮回神教只不过是他们每隔十年等待成熟的果园,我们是提供奶水的奶牛,我们是提供羊毛的绵羊。

        

你让他们向里面丢东西,呵,他们怎么可能舍得将真正的好东西丢进来?嗯,除了粪肥。”“我听出了大人您的怨念。”

        

“你更应该听出我接下来的选择。”“您的选择,我早就猜到了。”

        

“呵呵。”

        

苏米尔拿出一张卷轴,上面有散发着威严气息的轮回封泥。

        

“我的姐姐,刚刚以轮回守门人的身份向我下达了一份旨意,里面还有神殿内长老会的署名,他们要求我们尽可能地拖住那位的步伐,为门外的轮回谷,争取到足够的时间。”

        

“这个准备,他们应该早该做好了才对。”

        

“是的,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我相信外面轮回神教的底蕴,我相信外面轮回神教的效率,我更相信我那位姐姐的统御本领。

        

所以,我认为他们已经做好准备了,但又不方便直接对我出太露骨的话,他们啊,还是太谦逊了。”

        

“是的,我也这么认为。”

        

苏米尔转过身,面向跪伏在地的一众神教高级主管,开口道:

        

“我命令,以最快的速度,立即转移中枢一切可转移的事物,同时放弃一切阻拦措施。”众人一阵惊愕,有人脸上露出狂喜,有人脸上则露出焦虑。

        

“神,是要出门的,而我们的家,则在门内。”

        

就在这时,下方广场上,忽然有一些个本土轮回神官向这次进来的轮回试练者们发动了攻击,轮回试练者这边被偷袭后,瞬间出现了死伤。

        

兰戈马上跳了下去,手中的弯刀快速释出,直接砍死了好几个神官,迅速稳定住了局面。很快,兰戈提着一个神官回来,这个神官的身体已经被禁锢住,但双眸泛红,嘴里喃喃道:“杀死所有试练者,杀死所有试练者·····找到他·····找到他······找到他··”

        

苏米尔走上前,将手按在这名神官的头上,少顷,她收回手,道:“他被蛊惑了。”

        

兰戈问道:“被什么蛊惑了?”

        

苏米尔看向那个方向,道:“你呢?”

        

一名教内高层马上急匆匆跑来,禀报道:“大人,刚刚发疯的人查清楚了一个共同点,他们都曾在哀思水潭参悟修习过。”

        

哀思水潭,就是壁神瑞丽尔萨出现的地方,这个情报,早就得到了证实。兰戈看向苏米尔,道:“您是对的,但我想请您为我解开一个疑惑。”

        

“你是想问神为什么要命令他们去对试练者们出手?很抱歉,我不知道。”

        

“不,我是想问,为什么神能让这些曾在她身边参悟修习过的人,一瞬间为其操控。”苏米尔叹了口气,反问道:

        

“你知道这世上最大的污染源是什么么?”兰戈刚欲张嘴;

        

苏米尔将手指竖在自己唇前:

        

“这个问题,不用回答。”

        

卡伦睁开眼后,马上查看身边穆里的情况,穆里已陷入了昏迷还流着鼻血,好在并没有大碍,他只是有点补过头了。

        

看了看四周,卡伦召唤出海神之甲为自己现在仍有些孱弱的身躯提供力量,弯腰将穆里扛起,向林子外走去。

        

他这种行为,是标准的奢侈,犹如让一群光明骑士利用术法的力量去码头扛包。但谁叫卡伦家底厚呢,这点浪费倒也不算什么。

        

从背包里拿出怀表看了一下,已经过去四个小时了,超过了自己先前和手下队员们约定的三个小时。

        

但让卡伦有些意外的是,他还没走出林子,就看见前方文图拉和巴特的身影。“队长!”

        

看见卡伦后,文图拉很是激动的喊了起来,然后飞奔向卡伦,但飞奔途中他似乎又像是想到了什么,马上刹车,整个人在地上划出了一条线。

        

“您,还是队长么?”文图拉眼眶泛红地问道。

        

“早点出去吧,给我放水泡澡,累死了。”“队长!!!”

        

文图拉哭了出来,他真的很担心眼前的队长换人了。

        

卡伦将穆里丢给了文图拉扛,巴特走过来马上单膝跪下:“队长,我违背您的命令,请您责罚!”

        

约定好的三个小时到了,他们没有选择离开,可能又等了半个小时见还没回来,就干脆进来搜找了。

        

巴特是违背了卡伦的命令,但卡伦还真无法生气。不管怎样,拥有这样的一群队员,是他的幸运。

        

团队内的互信,其实就是靠着这一件件事积累起来的。

        

当他们这次没有选择抛弃自己这个队长时,那下一次,自己也没理由会去抛弃他们。这本书以后在6\9\书\吧\阅\读!卡伦一直很不喜欢那种悲情英雄主义,但又不得不承认,这种感觉,往往又很好。“走吧,我们走吧。”

        

巴特马上站起身,拿出讯号弹射出,然后卡伦卸掉了海神之甲,改由巴特搀扶着向外走去。没多久,马斯、布兰奇和艾斯丽也聚集了过来,他们先前在其他方向上找寻。

        

等回到原先分开的位置时,已经看不到帕西奥他们的身影了。

        

巴特道:“队长,他们到三个小时后,就向塔吉玛村撤离了。”“嗯。”

        

卡伦看了看文图拉背上还在昏迷着的穆里,道:“等回去后,穆里会申请调到约克城加入我们的秩序之鞭小队。”

        

“真的么?那太好了了!”艾斯丽兴奋地喊道。

        

把对方小队的队长挖过来进入自己小队,想想都令人感到激动!

        

这不仅是面子问题,身为小队一员,在你确保自己已经在内的情况下,肯定希望自己的队友能更强和更优秀。

        

卡伦在心里默默算了一下自己的小队人数,不考虑编外队员的前提下,秩序之鞭小队标准配置是1个队长12名队员。

        

巴特他们5个,算上穆里6个,还有理查和艾森,8个了。

        

普洱和凯文现在不方便进队的,它们现在只能操控傀儡,而这种傀儡没办法适应以小队为单位的战斗要求,它们俩可以为小队做事,但不能占用名额。

        

但阿尔弗雷德可以以帕瓦罗审判所之下职员的身份调入秩序之鞭,也就是9个了。

        

还有3个空缺,不过这个不急,等回去后可以再慢慢找,队长尼奥不是还答应过自己可以送几个老队员过来么。

        

队伍正在行进时,忽然,一股可怕的能量波动袭来,地面也开始了震颤。

        

众人纷纷回过头,大家都感应到了,一股可怕的威压正在那个方向进发着。文图拉咽了口唾沫,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卡伦回答道:“是壁神瑞丽尔萨苏醒了,我们抓紧时间赶路。”众人听到竟然是神苏醒后,都露出了震惊之色。

        

相较而言,他们反而对队长亲口出是神苏醒了这件事,没什么震惊的感觉。然而,当众人又行进了一段距离后,看见前方帕西奥等人竟然在向这里奔跑。“他们怎么跑回来了?”艾斯丽问道。

        

巴特回答道:“反正我不相信是因为他们跑到一半良心发现了回来找队长的。”

        

果不其然,当他们跑过来后,帕西奥马上道:“不能向前面去了,前面出现了一群人要追杀我们,追杀我们这些试练者。”

        

完这些后,帕西奥看见了卡伦和被背着仍然昏迷的穆里,他有些迟疑。卡伦开口问道:“你们抓了舌头没有?”

        

“您是··.”“回答!”

        

“我们抓到了一个,但杀了,他像是疯了一样,只会反复地杀死试练者,杀死试练者。”“是轮回神教的人?”

        

“不是,什么人都有,还有妖兽。”

        

“塔吉玛村方向还能去么?”卡伦问道。

        

“不能去了,那个方向上人很多,都是冲着我们来。”

        

帕西奥他们先行一步,遭遇了围杀,不过只是触碰到先头部队,所以并未被拖住,在探查得知那个方向还有更多追杀者后,他们才马上掉头过来要和卡伦这边的队员汇合。

        

巴特开口道:“队长,我们尝试冲一下吧。”

        

“你以为我没尝试过么?冲不了,那群追杀者里,什么人都有,还有几个实力很强大的存在,而且一个个完全不怕死像是被蛊惑了一样,我们冲不过去的,他们肯定正向这里赶来,我们现在要么转移,要么马上布置一个阵法来隐藏。”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