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烫向上顶H_爽?好舒服?快?小婷

      

香饽饽?

        

唐僧肉才对吧?

        

不过也对,唐僧肉确实是个香饽饽,各路妖怪见了都想咬一口。

        

苏问虽然没有唐僧的功效,暂时不见什么妖怪来抓他下锅,但给和尚道士看中盯上的感觉也不太好。

        

道门佛门?

        

气运修行?

        

换做别人,定然会将这当成一份机缘,这确确实实也是一份机缘,应当珍惜,应当把握。

        

但别人是别人,苏问是苏问。

        

他不缺少机缘,因为他已经获得了最大的机缘——书山学海。

        

书山学海在手,苏问的未来无限可期,这份修行机缘对他人来说,或许珍贵无比,但对他而言比鸡肋都不如,风险与收益根本不成正比。

        

按照张舟道士与云真和尚的说法,他必须先入文道或王道,取得功名气运之后,才有资格遁入空门,转修术法,寻觅长生,求证大道。 

        

文道王道,功名气运,辛辛苦苦几十年,才有资格入门修行?

        

苏问发了疯才跟他们搞这个。

        

他不缺机缘,不缺法门,只缺时间,只缺积累,只要给他安安稳稳,妥妥当当的说书,他的实力就能不断增强,不断壮大,步入修行之门,登上长生之路。

        

他不需要张舟道士与云真和尚的机缘。

        

相反,这和尚道士的青眼看中,让苏问感到不安,感到危险。

        

他可不想当那招蜂引蝶的唐僧,哪怕只是佛门道门眼中的唐僧。

        

天魁星命虽好,也有麻烦缠身。

        

这个麻烦要怎么解决?

        

苏问心中暗自思量。

        

樊瑞看了看左右的一僧一道:“两位既有意引这位小友入修行之门,何不就势与他讲讲修行之法,看他中意哪一家?”

        

“嗯?”

        

听此,张舟道士对樊瑞虽有忌惮,但也禁不住恼怒了起来:“当这是青楼花魁出阁呢,还要看他中意哪一家,小子,你是有运道,但也不要狂妄过头了!”

        

苏问:“……”

        

这话又不是我说的,你冲我喊个什么劲,有本事就和樊瑞掀桌子啊。

        

欺软怕硬的家伙!

        

苏问暗暗吐槽了一句,但面上还是不动声色:“道长,此世真有妙法,可证长生,神仙逍遥?”

        

“可证长生?”

        

张舟道士望了他一眼,说道:“小子,当初我入门的时候,也这样问过我师父,你知不知道他怎么答的我?”

        

苏问好奇:“怎样?”

        

“他给了我一个大耳刮子!”

        

张舟道士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好高骛远,不知天高地厚,爬都没会,就想跑了,你怎么不干脆点说自己想做道祖呢?”

        

苏问:“……”

        

“佛果正觉,修行之向!”

        

云真和尚笑道:“施主有此心想,也是人之常情,我佛门妙法,可成佛果正觉,昔日世尊阿弥陀佛,于十劫而成就正觉,立地成佛,无量量寿,诸世共尊!”

        

“真有此等妙法?”

        

苏问激动的望着云真,一副心往神驰的模样。

        

“呵呵!”

        

张舟道士冷声一笑,又来破坏气氛:“小子,故事听听得了,千万别当真啊,还佛果正觉,大周开国到现在,差不多千年光阴,包括他白云观在内,整个佛门都不见有一个破先天,入玄关的佛修,你觉得你有那个运道,那个本事?”

        

“先天玄关?”

        

苏问不解:“什么先天玄关?”

        

张舟道士一笑,说道:“修行之路,自有关口,一境一界,层次分明,如我道门,便有引气,蜕凡,筑基,金丹,元神等境界关口,他佛门也有心动,灵台,普渡,生莲,三宝之分,还有那武道,练体,内运,丹田,气海,通神……”

        

苏问讶异:“如此之多吗?”

        

“你以为呢?”

        

张舟道士笑道:“各家修法,各有不同,自然不能一概而论,当然,大道三千,殊途同归,为免混乱,大众修行,无论道,佛,妖,魔,鬼,神,文,武,左……皆可以五境划分,一境为凡胎,二境为筑基,三境为后天,四境为先天,五境为玄关,六境别问,我不知道,知道也不能跟你说。”

        

“一境凡胎!”

        

“二境筑基!”

        

“三境后天!”

        

“四境先天!”

        

“五境玄关!”

        

苏问喃喃自语,心中的迷雾终是散去了一些,见到了这玄妙世界的几分真容。

        

更多疑问也随之生出。

        

“张舟道长,云真大师。”

        

苏问求教道:“这五境何解,我只听闻武道者有明暗化劲之分,从未听说过什么凡胎,什么筑基,先天后天啊!”

        

“这种事情一般人哪里知道?”

        

张舟道士一笑:“便以武道为例,你所知的明暗化劲,乃是武道凡胎这一大境界中的三个关头,破了这三关,才可入二境筑基,这个筑基和之前我提到的筑基不同,我那是道门之法,筑的是成道之机,这大众修行的二境筑基,则是入门之机,只有入了这个门,才算超凡脱俗,踏入修行之路,此门之前,都是凡人。”

        

“哦!”

        

苏问恍然大悟,又是问道:“道长能否为我讲讲这武道之境?”

        

“你想入武道?”

        

张舟道士望了他一眼,说道:“我劝你还是放弃吧,你没那个资质,也没那个运道,走武道只是浪费时间,虚度光阴,说不定花几十年,都过不了第一境。”

        

“这样吗?”

        

苏问喃喃一声,又是笑道:“听听也好,涨涨见识!”

        

“好吧,不过要用一坛春风酿来还!”

        

张舟道士似乎也上瘾了,很快便道:“武道五境,一境凡胎练体,明暗化境三关你已经知道了,二境内运筑基,这内运就是搬运气血,化劲生力,也有三个关卡,分别是内力,真力,罡力,这是武道二境,内运筑基。

        

二境筑基之后,便是三境后天,武道三境名丹田,将内力凝为内气,开辟丹田,修行后天之路,此境也分三关,分别是内气,真气,罡气。

        

三境后天之后,便是四境先天,丹田开辟,化作气海,于气海之中将内气凝练为内内,同样分三关,内元,真元,罡元。

        

四境先天之后,便是五境通神,此境如何修行,你不需要知道,知道了也没用,从大周开国到现在,已经有近千年不曾出现过五境的大能了。”

        

说到这里,张舟道士面上也有几分落幕,一旁的云真和尚亦是轻声叹息。

        

“天地不许,修行路难!”

        

“哎……”

        

两人落幕一叹。

        

苏问也将方才的信息暗记于心。

        

一境蜕凡,武道练体,明暗化劲!

        

二境筑基,武道内运,内真罡力!

        

三境后天,武道丹田,内真罡气!

        

四境先天,武道气海,内真罡元!

        

五境玄关,武道通神,千年未出!

        

这便是此时武之一道的境界划分。

        

最后的玄关暂且不说,前四境十二关就是一条漫漫大道,不知多少天资纵横的武者穷尽一生也未能走完。

        

之前苏问以杨志虚灵之力,纵马持枪正面诛杀了修成化劲的张庆方,心中多多少少都有几分自满,觉得自己已经拥有了一定程度的实力。

        

现在看来,什么化劲宗师,不过刚刚起步而已,连真正的修行之门,超凡之路都未踏入。

        

杀了这样一个小角色,有什么值得自满骄傲的?

        

他的实力还是太弱,须得小心行事,不可鲁莽动作。

        

苏问心中暗暗告诫自己,再望向张舟道士,想要探知更多信息。

        

但张舟道士却闭口不谈了,给自己灌了一口春风酿,转眼望向一旁的樊瑞。

        

云真和尚也是一般,轻笑说道:“不知道友哪里人士,来此为何?”

        

樊瑞一笑,说道:“樊瑞江湖散修,深山野禅,居无定所,四海为家,今日云游至此,巧遇盂兰盆节,便入城来一观,看个热闹,不影响两位做法吧?”

        

“自是无碍!”

        

云真和尚摇了摇头,若有所指的说道:“道友尽可观望,贫僧还要主持盂兰法会,便不作陪了!”

        

说罢,也不管樊瑞如何反应,径自起身离去。

        

“老道我也困了,苏小子,你自便吧。”

        

张舟道士也重新躺了下来。

        

“这……”

        

见此,苏问也只能起身,向樊瑞拱手说道:“樊道长,苏问还要上台,该去准备了,恕罪!”

        

樊瑞一笑,起身相送:“小友尽管去,贫道在此静候,待会儿也为小友捧个人场!”

        

转眼之间,四人尽散。

        

大戏台上,又一场好戏开锣,直直唱到中元夜至,盂兰会开!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