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摸边吃奶边做得故事/噗呲噗呲水声不断bl

奥拉维尔放下了通讯机,已经可以肯定,亚拉提已经回归现实,因为从水上平台那一边可以隐约看到这座海上城市的踪影。

        

回归现实之后,那日全食和白天交替的现象消失了,这对探索队伍来说无疑是个好消息,没有雾气和变形黑影的干扰,探索队能够将精中集中在清理那些异变的生物上。

        

并且,由于亚拉提已经回到了现实,银龙堡用不着再用潜水艇把士兵一拨拨地来回接送,直接用军舰就可以将士兵输送到失落之城。

        

最后,雾气的消失,在亚拉提里不用穿着防护服工作,对于探索队而言,这是件极为方便的事情。

        

不过,亚拉提回归现实之后,不知为何,城市里那些异变的生物突然暴躁,并且大片大片的苏醒。它们不再等待探索队伍上门清理,苏醒过来之后的它们,疯狂地冲击着将它们封锁住的建筑,尽管这些建筑都很坚固,过去了这么多年仍然屹立不倒。

        

可面对疯狂冲击的怪物,也撑不了多久,没几下就被那些怪物撞破了墙壁。

        

大量的异变生物破墙而出,它们离开建筑后,会有短暂的迷茫,然后识别到人类的气息,锁定他们的位置,接下来就是疯狂攻击。

        

起初探索队没有防备,好几支小队被大量涌来的怪物淹没,接到消息之后,奥尔嘉丽立刻命令所有探索队伍回来,并且在营地附近的街道设置街垒,布置防线。

        

她不惜破坏亚拉提这座古城,断毁了一些建筑,让它们迅速构建出一条天然的掩体屏障,让士兵们获得喘息的空间。

        

同时,她联系了水上平台,让之前在平台休息的士兵全都赶过来。

        

在做完这一切后,奥尔嘉丽亲上前线,站在一座塔楼顶端,无须借助仪器,放眼看去,数不清的异变生物从各条街道迅速涌来,这些昔日的居民如今全都因为污染的缘故变成了怪物,它们没有理智,不懂畏惧,前扑后继,密密麻麻如同一片漆黑的浊浪,冲刷过各条街道,狠狠冲击着银龙堡的防线。

        

轰隆!轰隆!轰隆!

        

防线上,火光不断闪现,一枚枚炮弹落在了怪物之中,不断制造着爆炸。每一团火球炸开,必然有一片怪物被炸得支离破碎,断肢和内脏四处飞溅,散发着浓郁的血腥气味。

        

站在塔楼上,奥尔嘉丽观察着战场,认为目前已方占据了火力优势,能够抑制得住怪物的攻击。但从目前的炮击频率看来,这种优势恐怕维持不了多久,毕竟银龙堡运到岛上来的物资有限,而且很大一部分侧重于生存物资。

        

在之前的探索中,奥尔嘉丽并末预见到会有怪物大规模进攻的现象,因此现在,他们手上的弹药都非常有限,一旦弹药打光,失去火力优势,银龙堡就压制不住这么多怪物了。

        

而且怪物里头,有些拥有特殊能力的异变个体,则需要及时发现,以及由强者迅速解决。

        

否则的话,这些特殊异变个体将会成为一种潜在的威胁。

        

就像现在,奥尔嘉丽突然看到,在怪物当中有个身上衣服破破烂烂,脸上没有五官,从那些孔洞里探出一根根如同蛇芯般解手的东西,它将双臂抬了起来,竟让四周大片异变体身影逐渐虚化,变得半透明,让人难以察觉。

        

奥尔嘉丽正要做出指示,突然一道道灿烂无比的金色剑罡,仿佛浪涛般一浪推动着一浪,呼啸着从那片区域冲刷而过,将那里的怪物成片放倒,包括了那能够让同类虚化透明达到隐身效果的特异体。

        

女将军很快捕捉到一团红云。

        

正是天阳留在亚拉提协助银龙堡的赤英!

        

这古尸拥有天阶的战力,虽然她无法展现气象,可对付这些异变生物简单得跟喝水一样。

        

赤英深入敌阵,所到之处,怪物皆被成片屠倒,并且因为她是古尸,没有吸引那些异变生物的元素,如果她不出手的话,那些异变生物甚至会把她忽略过去。

        

而即便有心阻止赤英,也不是普通的异变生物能够做得到的,哪怕是其中的特殊异变体也很难做到。

        

看到赤英,奥尔嘉丽无比安心,同时感谢那位年轻城主给自己留下这么强的一份战力。

        

可以说赤英一人的贡献,就当得上银龙堡的三分之二了。

        

战场上不断出现特殊异变体,那个能够让同类虚化透明的特异体后,又有巨大如同高楼,全身上下遍布孔洞,并从这些孔洞里探出一根根滑腻触手的怪物。它疯狂挥舞着触手,将同类扫飞抽死,也威胁着银龙堡的防线。

        

也有全身长着红色鳞片,用八条腿在各种建筑之间飞快游掠的怪物,这个东西能够吸收能量冲击,然后转化成另外的能量,随后从它身上那些鳞片中激发无数的红色光线。

        

最可怕是一种长得像树又像人的怪物,它行动缓慢,表面流淌着粘稠的黑色液体,它那些‘枝条’上挂着一个个没有五官的脑袋,它会把这些脑袋甩向人类营地,一旦射击那些脑袋,又或是任由它们砸落地面,这些粉碎的东西就会释放五颜六色的毒烟,让吸入毒烟的士兵死状千奇百怪。

        

赤英虽然强,但毕竟只有一个人,当特异体越来越多之后,连奥尔嘉丽也不得不加入战场,这才堪堪保住银龙堡的防线。

        

可能够支撑多久,奥尔嘉丽也心中没底。

        

………

        

西大陆的另一头。

        

沙漠上,佑华让银城一枪挑起,这一枪带起了璀璨如同银河般的能量洪流,它恢宏巨大,轰上半空,仿佛要将阎魔之王带往天的尽头。

        

但随着高空上一阵猛烈爆炸,‘碎星枪’的能量被瓦解,化成汹涌弥漫四散开去的灿烂云气,佑华的身影则从天上落下,如同一块小陨石般沉重砸于沙漠的另一端,将一座沙丘砸成粉碎。

        

银城抬了抬手,仿佛要追击,但这只手却被另一只按住。

        

天阳往流沙四溢的地方看去,突然眼中的‘黑火冠冕’浮现,然后他听到了佑华的声音。

        

这声音直接在他的脑海里响起,显然佑华借助‘黑火冠冕’跟他联系。

        

“不要再节省了,把黑暗粒子全部给我!”

        

天阳干笑了声,心里划过一个念头:他怎么知道我保留了不少黑暗粒子……..

        

然后,天阳不再保留,将黑暗粒子全部输送给佑华。

        

沙丘那头,光线陡然昏暗,那个地方变得幽邃阴沉的同时,一道道暗紫色的火柱也跟着不断喷起,空气里响起噼哩啪啦的震鸣声,如同有一团雷云落到了沙漠里。

        

在那其中,佑华的气场不降反升,并且进入了另一种高度,另一种层次。

        

那里的异象很快消失。

        

随后,一道身影缓缓行来。

        

天阳愣了下,出现在他视线里的,是一团人形的火焰,它只有人类的正常身高,它的身体由安静燃烧的黑色火焰构成,那火焰人体的头部、胸口、腰身、四肢有梦幻的深邃甲片组合出护甲,保护着较为重要的部位。

        

这人形火焰的脸上有面甲遮挡,在眼睛的部分飘荡着两团冰冷的紫色火焰。

        

它双臂略长,右手上握着一柄由甲片组合出来的长度夸张的战枪,它枪身细长,枪尖有螺旋状的纹路,通体幽暗的长枪笼罩着一层紫红色的火焰,这火焰噼啪作响,仿佛火焰内部在不断发生着小型爆炸。

        

这个火焰人形一路走来,它所经过的地方,光线都变得昏暗,光芒一点一点地消失,仿佛黑暗的国度降临,纵使天上烈日当空,也无法让阳光进入那片漆黑之中。

        

天阳试着用‘黑火冠冕’沟通:“佑华,这是你?”

        

他脑海里响起淡淡的声音:“嗯,这是解放了‘王器’后的形态,在门这边,哪怕有你的黑暗粒子支持,应该也维持不了太久时间。”

        

说完,王器解放形态的佑华步伐越来越快,逐渐变成冲锋,他手中拖行着那把细长的战枪,让地面不断染上黑暗燃烧紫焰。

        

在接近银城时,佑华那手中的战枪挑了起来,拖出一片漆黑与紫红交错的光芒,扫在了那一手焦黑变形,满身狼狈的男人身上。

        

那里黑暗飞快弥漫,遮挡了天阳的视线,甚至隔绝了他的感知。

        

在黑暗里,天阳仅看到不时有紫火色的火焰跃起,有璀璨的星辰闪烁,却无法再看到佑华和银城两人的身影。

        

并且,那片黑暗异常的安静,如同宁静的夜色已经降临,让天阳丝毫感觉不到两名强者的对战。

        

他皱了下眉头,佑华的王器解放之后,他的能力已经带上一点‘本质’的味道了,否则的话,断不会出现这样的异象。

        

无法感觉到里面的战斗,天阳只好使用从月光那里学来的转换能量的秘法,将一部分星蕴转换成黑暗粒子备用,接着拿出‘储能球’,大量汲取球体里的星蕴,将消耗的星蕴逐渐补足。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