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道具play珠串震珠强迫/脱了漂亮护士的蕾丝内衣

    

春天,陶作染兄弟忙活着外面的事,等到他空闲下来,知道家中店铺里已经卖空了。

        

安二芷带着一对儿女闲得都可以从逛街了,从东头转到西头,她还遇到行人进店铺问:“店家,你家空店铺是要出租吗?”

        

安二芷连忙摇手,表示货已经在赶制中,店铺虽说空着,但是客人有需要,还是可以定制木器。

        

陶作染兄弟忙完外面的活,又赶紧制作一些家用小物件。

        

这一次,他们兄弟出门长了见识,又把纺车修正了一下,立时给陶青碧做了一架小纺车,把陶青碧高兴得跑去了应红糖说了。

        

应红糖到陶家来,试用了陶青碧的小纺车,当下就抱着小纺车不松手,直到应苏叶过来接女儿,他看过小纺车后,又问了价钱后,直接把小纺车买了下来。

        

陶青碧第一次知道炫耀的后果,她委屈的样子,把家里人惹得笑了起来,陶作染答应明天再给女儿做一架更好的小纺车,却没有安慰到她。

        

她嘟着嘴:“爹,你给我做十架纺车,我最后也是留不住的。你给娘做一架纺车吧,娘可以多用一些日子。”

        

陶作染想一想后,安慰的摸了摸女儿的头:“妞妞,你经常可以用新的东西,是不是一件大好事?”陶青碧仰头望着他:“爹爹,我念旧,哥哥说,人要念旧,不能总是贪图新鲜的东西。”

        

陶作染难得的哑口无言望着女儿,他不能说儿子教错了妹妹,可是也不希望女儿太念旧了。

        

“妞妞啊,有的东西旧了,留不住了,就不能一直念着它,知道吗?” 

        

“知道,我穿小了衣裳,还有穿不了的鞋子,可以留给弟弟和妹妹穿。”

        

陶作染过后和安二芷说:“其实道理说给孩子听,他们表现得都懂,只是他们的年纪太小,有的时候还是容易被人误导许多的事,我们当爹娘的要用心对待孩子,他们最相信的就是我们两人。”

        

安二芷好奇的看他:“无端端的,干吗这般严肃的说话?我们当爹娘的人,自然要好好对待孩子们。我们家就没有一个笨的孩子,他们心里面最明白是非。”

        

陶作染听妻子的话后,想了想,也觉得不能太过紧绷对待孩子们了,他们以后还会有孩子的,个个都如临大敌的对待,他们夫妻自个都会受不住家里面严肃的生活气氛。

        

“随缘吧。我现在明白应家老爷子的心思了,老人家是有担当的人。”

        

“有担当的人,一辈子不婚不育?”

        

陶作染哑然失笑道:“你误会我的意思了。”

        

安二芷还心和陶作染说几句话,却给陶惟琪进房扯着去一边了,陶作染听着妻子和儿女说话的声音,他还是喜欢眼前的生活。

        

夏天到,陶青碧欢喜店铺里装满了货,她和陶惟琪很是欢喜数着一件又一件的东西,姐弟盘算着,店铺一天可以出多少的货。

        

“一二三四五六七。”陶惟琪很自信伸出一双手,嘴里面念叨着数字。

        

“一二三。”陶青碧冲着陶惟琪伸出三个手指,而且还小声音和陶惟琪解释:“伯伯,爹,还有叔叔可以慢慢做活。”

        

陶惟琪收回了几个手指,直接伸出一根手指,很大气的一挥:“每天卖一样。”

        

安二芷提了一桶水放在角落处,听见儿女的话,她停下来吹了吹风后,对儿女说:“你们两人去店铺外坐一会,外面风吹着凉快。”

        

陶青碧和陶惟琪没有去店铺外面,姐弟两人走到安二芷面前,陶青碧用衣袖给安二芷擦拭面上的汗水,陶惟琪用力吹着气,把口水都吹到安二芷的面上。

        

他满脸欢喜神情说:“娘,你觉得凉快了吗?我用力帮你吹一吹气。”

        

安二芷笑着婉拒儿子的好意,再瞅一瞅女儿的衣袖,有些怀疑的问:“妞妞,你又擦过一次门槛?”

        

“娘,弟弟踩到门槛了,我用衣袖挥了挥,我的衣袖干净。”

        

安二芷面对年纪小小的女儿,她只能笑着说:“妞妞乖,琪儿乖。你们去店铺外吹吹风,等一会娘就出来陪你们一道吹风。”

        

陶青碧姐弟欢喜的奔出店铺,当然到门槛这里的时候,陶青碧是用力跨了过去,陶惟琪还是半爬着出了门槛。

        

街道上,没有几个行人,各家店铺的人,都坐在自家店铺门外,他们瞧见陶青碧和陶惟琪的时候,笑着道:“你们出来吹风了,你娘呢?”

        

“我娘也快出来了。”陶青碧回答他们的话,顺带冲着店铺里面叫一声:“娘。”

        

安二芷在里面大声音道:“妞妞,带着弟弟别到处乱走。”

        

陶青碧笑着应承了,她眼光落在对面的店铺,她有好几日没有见到符家娘子的身影了。

        

安二芷从店铺里面出来,陶青碧对她悄悄说:“娘,符家婶婶去哪里了?她好几天没有来了?”

        

“你符家婶婶这一次遇到好事了,她去别的地方守店铺了。”

        

陶青碧听安二芷的话,望着她:“娘,我们也会去别的地方守店铺吗?”

        

“噗,我们家就这一间店铺,我们只守这一处店铺。”

        

安二芷伸手摸了摸陶青碧的头,陶惟琪赶紧把自个的头凑了过来,安二芷给儿子顺了顺头发。

        

夏天的生意,自然是好的,店铺里每天都能卖出一件两件东西。

        

陶青碧的小纺车,再一次给客人相中了,客人把店铺里面小纺车的存货,也顺带一起买空了。

        

晚上的时候,大家坐院子里乘凉,陶青碧对陶作染说:“爹,我长大了,你给我做写字的桌子吧,我以后会好好写字的。”

        

“好,我先给你做一个沙盘,你带着琪儿用沙盘画画吧。”

        

安二芷见陶作染没有直接答应陶青碧的要求,她心里面安心了许多:“你给妞妞做一架小纺车吧,她还是要学着织布。”

        

“好,这两天在家里,先做小纺车,然后再做一个小书桌,沙盘的沙子,还要去河边仔细的挑拣一遍,可不能让他们玩耍时,给粗沙子伤了手指。”

        

安二芷直接无语了,就这么一小会的功夫,陶作染心思又围绕女儿打转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