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腿抬高我要添你下面动态图/粉嫩高潮14p

        

五月初九!

        

永昌皇帝和天宁皇帝的帝国内战,正式开打。

        

双方的几十万大军,在几百里战线上开战。

        

战线犬牙交错。

        

赢缺这边,申无灼,鸠摩冈,厉战为三支大军的主帅。

        

芈尤这边,芈道元,傅剑之,芈怒为三支方向大军的主帅。

        

另外,还有超过三十万的帝国大军作为策应。

        

所谓的帝国大军,就是字面上的意义,之前完全是属于大夏帝国的军队,跟随着自己的主将效忠了永昌皇帝夏桀。

        

赢缺这边的军队构成如下。

        

厉战世子带来的十五万大军,如今还剩下十一万左右。

        

申公家族的扩军只有的七万。

        

赢缺白骨军团五千,宁道一军团三千。

        

曾文岛疯狂搜刮来的六万,不算是主力。

        

效忠于女皇陛下,陆续进入天水行省的各支军队三万。

        

还有白玉堂家族的七千军队。

        

总兵力,二十七万左右。

        

而芈尤那边,芈氏家族的二十万主力,南方三省投降芈尤的七万大军,五大诸侯集结的七万大军,外加效忠永昌皇帝的军队,正在陆陆续续赶来。

        

论兵力,比赢缺这边多得多。

        

不过,赢缺一方真正投入天水行省,天南行省北边展现的军队,仅仅只有二十万左右。

        

芈尤一方,也仅仅只有二十七万左右,但效忠于永昌皇帝的军队,正在陆陆续续赶来。

        

而且关键时刻,天空书城的军队会陆陆续续用各种名义加入永昌皇帝的大军。

        

单论战争潜力的话,也远超女皇这边。

        

………………………………………………

        

整整激战了半个月。

        

第一阶段战事结束。

        

双方各有胜负,都没有突破性进展。

        

但已经造成了巨大的灾难,在几百里战线上,不知道多少城池沦为废墟。

        

因为双方都有大炮。

        

无数的百姓,纷纷逃难,惨不忍睹。

        

半个月之内,赢缺一方,丢掉了两个郡,十一个县,都是在天南行省方向。

        

但是在天水行省的北边,却夺回了两个郡,十三个县。

        

永昌皇帝那边,伤亡超过六万。

        

赢缺大军这边,伤亡近四万。

        

短短半个多月,双方伤亡竟然高达十万,实在是太惨烈了。

        

有了火炮之后,战争的情形真的改变了。

        

总体而言,赢缺这边的战果更甚一筹。

        

因为赢缺这边的火炮威力更强,打得更远,炸……药的威力更大。

        

但是,双方不约而同都没有投入真正的王牌力量。

        

赢缺手中的白骨军团,宁道一军团,都没有投入。

        

芈尤那边,同样没有投入已经成军一年多的秘密军团。

        

因为双方都知道,这两支王牌力量,都是在决战中使用的。

        

别看双方激战半个多月,展现延绵几百里,把多少个城池打成了废墟,伤亡了好几万。

        

但,仅仅只是试探性攻击。

        

看一下双方的成色而已,但已经如此骇人。

        

但这一战的结果,应该算是不分胜负。

        

赢缺战术上稍胜一筹,但战略潜力依旧是被动的。

        

双方不约而同暂时停战。

        

各自原地驻防。

        

如同两只巨兽,纷纷躲回洞穴,舔舐各自的伤口。

        

接下来就是舆论战。

        

双方各自宣扬自己的战果大,对方的伤亡有多大。

        

总之,明明是不分胜负,却说成是辉煌胜利,把对方说成惨败。

        

但是双方谁都清楚地知道。

        

这种常规大战,短时间内,双方谁也奈何不了谁。

        

永昌皇帝这边,战争潜力更加巨大,有源源不断的兵源,源源不断的粮食和物资。

        

但赢缺这边,武器更加犀利。

        

而且因为备战好几年,所以粮食支撑两三年毫无问题,兵器和铠甲也完全足够。

        

最稀缺的硝矿,也源源不断通过海盗女王那边不断进口。

        

………………………………………………

        

接下来,就是整个帝国的反战情绪高涨。

        

无数的百姓,无数的书生,无数的官员,无数的大儒,纷纷呼吁,双方停战。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西方教廷全面入侵在即,帝国内部竟然打成这个样子,真是亲者痛,仇者快。

        

于是,许多退休大臣,致命大儒组成了一个调解使团,来到镇海城,希望调解双方的战争。

        

为首的便是曾经的太子太傅李秋尘。

        

当时他不仅仅是太子夏桀的老师,还是夏旖的老师,因为他同时教三个学生,两个皇子,一个公主,甚至赢缺进京玩的时候,也跟着一起读书。

        

这是绝对的君子了,名满天下的那种。

        

所以,女皇和赢缺都非常客气地接待了他。

        

“女子为帝,亘古未有,乃是亡国之祸啊。”

        

“夏旖,当年我的三个学生之中,你最是脱俗,为何现在也被权势所纠缠?”

        

“如此内战,生灵涂炭,夏氏列祖列宗在天之灵,也会不安的。”

        

赢缺淡淡道:“李师傅,别忘记了,是夏桀主动来打我们的,”

        

李秋尘道:“若非你们女子称帝,分裂帝国,他也不会来打你们啊。”

        

赢缺和女皇顿时无语,这个人学问是好的,但就是一个老糊涂。

        

李秋尘道:“这样如何?你们停战,夏旖退位,天南行省,天水行省依旧回归帝国的统治。赢缺无罪,依旧是镇南王,夏旖以公主之尊,嫁给赢缺,并且让他永镇天水行省。”

        

赢缺道:“李师傅,这个条件是您自己想的,还是永昌皇帝那边提出来的?”

        

李秋尘道:“是老朽自己想出来,但我在陛下那边有几分薄面,只要我出面,他大概是会同意的。”

        

赢缺道:“我这边什么都不会答应,但是我建议您去江都,问问夏桀,先问清楚条件,您再来和我们谈。”

        

李秋尘顿时感觉和平有望,立刻兴冲冲离开镇海城,带领着一群老头,前往江都觐见永昌皇帝。

        

碰到这种一腔热血的老顽固,赢缺和女皇也真是没有什么办法。

        

………………………………………………

        

李秋尘离开之后。

        

赢缺,廉亲王,皇帝,宁道一召开一个小型的会议。

        

“这对于我们来说,是最差的战局。”赢缺直截了当道。

        

宁道一苦涩道:“是啊,最差的战局。”

        

别说李秋尘不愿意打内战,赢缺更不愿意打内战。

        

北伐有个屁意思。

        

永昌皇帝和芈王南征是有意义的,只要把天水行省和天南行省全部拿下,战争就结束了。

        

但对于赢缺和女皇而言。

        

现在支持永昌皇帝的,足足有十个行省。

        

你难道一个行省一个行省推过去吗?

        

陷入持久战是最不利的。

        

赢缺手中就两个行省的土地,就那么不到三十万军队,战争潜力是有限的。

        

难道真要打到西方教廷全面入侵,还不分胜负吗?

        

关键是没有必要这样做。

        

永昌皇帝最大的靠山就是芈王,只要把芈王灭了,一了百了。

        

但是想要灭芈王,必须灭东海行省,那才是他的老巢。

        

但东海行省孤悬海外,一定要打一场大海战。

        

赢缺早就判断出来了,大海战才是双方的真正决战。

        

赢缺手中的王牌,就是四艘超级铁甲战舰。

        

但是厉阳郡主正带着两万人积极训练,如今还没有真正形成战斗力。

        

而且,这四艘超级铁甲舰,是要作为奇兵忽然出现突袭的,一战定乾坤的。

        

否则芈王有天空书城的支持,海上的力量比赢缺强大了不知道多少。

        

所以,一定要把芈王和帝国的联合舰队主力吸引出来,吸引到镇海城附近海域开战。

        

为了这个目标,所以皇帝没有去更加安全的白骨领,而是留在了镇海城。

        

镇海城就是港口城市,就在海边上,战舰可以直接炮击得到。

        

说白了,就是把女皇陛下当成诱饵,吸引芈尤的海军过来攻打。

        

但是芈王非常谨慎,明知道女皇在镇海城,直接拿下镇海城,直捣黄龙,赢缺这边起码输了大半。

        

但是他却强忍着没有派遣强大的海军前来攻打,而是进行常规战,直接派军强攻天水行省和天南行省。

        

对方派遣大军来打,那赢缺这边,也不得不迎战。

        

这种惨烈的地面战争,赢缺半点都不想打,却不得不打。

        

把那么多城池轰成废墟,造成那么多无谓的伤亡,又有什么意义?

        

只能制造更多的民怨。

        

………………………………

        

江都行宫!

        

永昌皇帝的内阁和枢密院,也在开会。

        

望着墙面上的作战地图,所有人眉头紧皱。

        

打了半个月。

        

双方都碰的头破血流。

        

打得太惨烈了。

        

按照这种打法,等全部拿下天水行省,天南行省,要死多少人?

        

不开战的时候,大部分中立的行省,中立的贵族都是支持永昌皇帝的。

        

但是一开战,打得并不好看。

        

在天下人看来,天宁皇帝是女子称帝,不得民心。

        

永昌皇帝这边的舆论,天天都在宣传,天水行省和天南行省所有人都反对夏旖伪帝,天时地利人和,夏旖和赢缺统统都没有。

        

而且在天下看来,永昌皇帝得到了大部分行省的支持,至少他们是这样宣传的。

        

但是女皇夏旖这边,只有两个行省而已。

        

以全国之力攻打一隅,却打得如此不好看,那些中立行省,中立贵族也会动摇的。

        

尽管永昌皇帝这边的宣传非常夸张,说这一战获得巨大胜利,攻占了两郡十一县。但是对丢掉的两郡十三县,半句不提。

        

但你不提,不代表着大家不知道。

        

普通民众或许不知道,真以为你获得了巨大胜利,但那些官员和贵族,没有一个傻的。

        

关键是大家都不想打成持久战。

        

西方教廷虽然现在也在疯狂内斗,甚至出现了小规模的区域内战,但谁知道这是不是一种麻痹东方世界的战略欺诈?

        

如果西方教廷大兵压境的时候,大夏帝国这边的内战还没有结束,那就有意思了。

        

呃?!

        

好像也没有什么意思。

        

因为地球上这样痛心的历史不是没有。

        

甚至是外敌已经打入本土了,已经攻占了大片的领土了,但国内还在内战。

        

“芈王,根据我们之前的战略部署,这场战争不能超过三个月的。”内阁首相道:“但按照这个节奏,我感觉半年都结束不了。”

        

芈王微微一笑。

        

枢密副使李如悔道:“为何不直捣黄龙,直接攻打镇海城!女皇在镇海城,这是他们的大本营,甚至是临时帝都,只要拿下镇海城,这场大战就算是赢了。”

        

芈道元道:“因为,赢缺把女皇放在镇海城,很大可能性,就是诱饵。他的阴险狡诈,大家是有目共睹的。”

        

之前芈道元输掉了白骨领之战,消失了很久没有公开露面。

        

但这一次内战爆发,他又公开露面了。

        

因为这次消灭赢缺和女皇,芈氏扮演最重要的角色,天空书城也要倚重芈氏。

        

所以,芈道元的罪责也就无人追究了。

        

不过,除了极少数人,大家对赢缺的阴险狡诈,没有太深的印象。

        

赢缺创造的奇迹,他们只是听说而已,没有亲生经历。

        

但芈氏和天空书城,却是亲身经历,感同身受。

        

英王忽然道:“或许,赢缺真是利用了这一点,制造了空城计呢?如果我们仅仅因为这个,而不敢去攻打镇海城,那也未免太可笑了。”

        

芈王和芈道元没有反驳。

        

英王忽然问道:“芈王,我听说您家族有秘密军团,非常强大?”

        

这意思很清楚,战况都这么激烈了,为何不直接出动秘密军队,打赢这场战争。

        

芈王继续笑笑,还是没有说话。

        

他是有秘密军团,但赢缺的王牌军团都没有出动,芈氏的秘密军团就出动?

        

而且,芈氏不能为了消灭赢缺,就把所有底牌全部拿出来。

        

那未来西方教廷全面入侵的时候,他拿什么抵御?

        

至少,他拿什么和西方教廷谈判?拿什么保护自己家族的权势?

        

英王道:“我还是建议直接派遣海军,攻打镇海城,直捣黄龙,芈王您觉得呢?”

        

“我赞同。”

        

“我赞同!”

        

在场几个枢密使,几个内阁宰相,全部赞同。

        

因为他们的压力太大了,这种持久战,他们万万不愿意见到。

        

甚至南方三省的五大诸侯也不愿意见到,因为这样的地面战争,他们家族的军队每天都在大量的伤亡。

        

同样效忠永昌皇帝的帝国军队统帅也是如此这般看法。

        

能够用最简单直接办法打赢战争,为何不用?

        

为何要用最原始的办法,一个城池一个城池推过去?

        

芈道元内心冷笑。

        

这群人是多久没有打过仗了?

        

就这种心态,这种韧性,面对真正的全面战争,靠你们有什么用?

        

换成赢缺,就算不想打,也会咬着牙,跟你拼到最后,不会有任何退缩。

        

女皇和赢缺的这种韧性意志,实在是太可怕了。

        

上一轮博弈,就演绎得淋漓尽致。

        

哪怕局面再绝望,再可怕,这二人都丝毫不退让半步,一直咬着牙斗争到最后。

        

最终彻底赢得上一场博弈的胜利。

        

逼迫天空书城,不得不拿出夏桀这个秘密武器。

        

原本千方百计避免的内战,依旧爆发了。

        

只不过,天空书城这次学聪明了,自己全身而退,隐到幕后,高高在上。

        

把夏桀推到了前面,勉强得到了大义,开启了这场内战。

        

当然,他们避免了天空书城和大夏帝国的内战,而是帝国两位皇帝之间的内战。

        

天空书城再一次回归到高高再上的超脱地位,得到了裁判者的地位。

        

为了挽回这个超脱的地位和名誉,姜首宗在关键时刻辞去所有的职位,而且强行逼迫芈王把赢州交还给了赢缺。

        

如今,天空书城终于获得了全方位的主动权。

        

不得不说,这位圣主至尊的手段,还是如火纯青。

        

但在东方世界很多高层眼中,天空书城也破了金身。

        

当太子夏桀活着归来的那一瞬间,天空书城和大夏帝国先帝的死,就脱不了干系了。

        

谋杀帝国皇帝,这个罪名太不光彩了。

        

尽管大家不说,但不代表大家不想。

        

“芈王,您觉得呢?”英王道:“芈氏家族的海军,加上帝国的海军,是赢缺的几倍都不止,完全可以直捣黄龙,攻打镇海城。”

        

然后,内阁和枢密院的几个巨头,全部望向了芈王。

        

芈王这次不能再笑而不语了,而是朝着永昌皇帝道:“陛下,您觉得呢?请您乾纲独断!”

        

永昌皇帝道:“海军那边,也要集结。地面这边,也要继续打。”

        

顿时,芈王道:“陛下英明。”

        

内阁和枢密院的大佬,也只能起身道:“陛下英明。”

        

但永昌皇帝夏桀这句话,完全是正确的废话,而芈王需要的就是这句正确的废话。

        

有了皇帝这句废话,芈王怎么做都可以了,内阁和枢密院的人无权指摘。

        

……………………………………………………

        

芈王,芈道元,芈寰三人密会。

        

“仗不能这样打下去了。”芈道元道:“表面上,我们的这边的战争潜力更大,军队要多得多。但是帝国的军队意志太差了,完全比不上赢缺军队的韧性。这样打下去,真未必是哪一边先崩溃。”

        

这段时间,芈王自己家族的主力军队伤亡不大,主要伤亡都是忠诚于永昌皇帝的军队,还有五大诸侯的军队。

        

所谓的死道友,不死贫道。

        

但大家敢怒不敢言。

        

不过,如果在这么继续伤亡下去的话,量变会引起质变的。

        

“大海战这边的秘密武器,准备得如何了?”芈寰问道。

        

芈王握了握手中的报告。

        

在他心中,不仅仅要打赢,而且要用最小的代价打赢。

        

最好,还能隐藏部分实力。

        

总不能为了打败赢缺,把所有的家底都扔下去,那未来如何谋夺天大的权势?

        

他为了这场战争,准备了至少三张王牌,有三个方案准备这场战争。

        

现在他一张牌都没有出,枢密院和内阁的那几个人,就已经叫嚣着扛不住了,就好像面临了天大的压力。

        

大夏帝国积安太久了,哪怕是内阁和枢密院的这些人,在意志上也变得羸弱了。

        

不过在芈王看来,这群人越是羸弱,某种程度上也对他越是有利。

        

“傅采薇那边,应该快要有结果了吧?”芈寰忽然问道。

        

芈王道:“我信任她的能力。”

        

当然,芈王更相信大离王在关键时刻的决断。

        

……………………………………

        

五月二十八日!

        

女皇行宫,传来了一个巨大的坏消息。

        

大离王国出兵了。

        

他,竟然出兵了。

        

大离王亲率二十万大军,再一次杀气腾腾北上,扑向了红土城。

        

廉亲王勃然大怒,宁道一也大怒。

        

这个大离王是疯子吗?!

        

几个月前,赢缺的闪电战刚刚击败了大离王国的二十几万大军,伤亡超过十六七万。

        

天下所有人都觉得,赢缺直接将大离王从棋局上赶了出去。

        

因为一个很简单的算术题。

        

大离王国的国土,只有大夏帝国的四分之一都不到,人口更是六分之一都不到。

        

就算你比较野蛮,就算你兵员比例更高,你能征召多少军队?

        

五年前,被申公敖消灭了十几万。

        

几个月前,又被消灭了十几万。

        

现在你又集结了二十万大军北上?

        

这已经不是穷兵黩武了,而是疯狂透支国力,你这日子还过不过了?

        

最关键的是,大离王国之内还有大占王国的残余势力,一直在谋求复辟。

        

大离王你这样不管不顾率领二十万北上,就不怕丢了老巢吗?就不怕后院起火吗?

        

芈王是你爹,还是你爷啊!值得你这样为他拼命?

        

几乎所有人都不能理解。

        

但赢缺多多少少,还是有所理解的,这大概关系到这个世界的一个非常深的机密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