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riteas不乖/高干超H

       

黑夜之花!

        

长剑黑曜与短剑白牙交错,激荡出苍白锋锐的剑气,割裂空气,丝丝呜咽低鸣,令人胆寒。

        

千影的攻击带着强烈的个人必杀之意,发生在格兰之森附近比尔马克的转移实验,巴恩虽然不是主谋,  但却也直接参与其中。

        

轰隆~

        

巴恩面色一变,举剑格挡,被勐力碰撞倒飞,整个由巨大岩石和水泥封铸的坚硬城墙都被砸出了裂痕,浑身骨头碎裂了多处。

        

就算是专门修炼体魄的强者,挨了如此一击恐怕也会直接失去战斗力,  但巴恩的心脏在剧烈跳动,  从中迸发出极具活力的生命能量,他居然还有能力自己爬出来。

        

占据大半边胸膛的心脏有力鼓动,  将旺盛如熔炉的血气和生命能量输送至四体百骸,修复伤势,他的胸膛和脖颈,包括手臂和面部,全部爬满了鲜红的诡异纹路。

        

“你们的成长速度,真是出乎我的预料之外,难道这就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么?”他随手撕掉自己的破烂外套,手中的短剑已经被鬼缚丝切成了碎片,在对拼中落入下风。

        

来自机械星球海伯伦的顶级金属,单论强度就足以碾压大部分装备。

        

巴恩的嘴角慢慢扬起一抹不招人喜欢的邪笑,似乎并不对自己的状况而有什么担忧,仍然有着迷之自信,可能还有强大的后手底牌。

        

比尔马克的幕后主使者是皇帝陛下,而项目的负责人更需要绝对忠心忠诚,  所以这个优秀的人选,就落在了巴恩子爵的身上。(那个时候还是子爵)

        

估计大部分实验体都对巴恩·巴休特子爵并不陌生,他略显轻佻的处事态度,  斜竖的碎发间一缕颇为奇异的红发,对他熟悉到犹如瞎胡闹的“儿子”一样,恨不得把他直接掐死。

        

“在绝密区域,我见过你,冷漠的把一批一批无辜者送往实验场。帝国竞技场,我也见过你,高高在上,欣赏别人的厮杀血腥。追杀实验体,也仍然少不了你的影子,巴恩,你变成了里昂养的一条奴仆,对他卑躬屈膝,摇尾乞食。”

        

听表姐希亚特说,当初天帷巨兽的树精从林突然失火,险些烧死那里热爱和平的半人马族,也是巴恩带人所为。

        

面对极具讽刺性的语言,使得巴恩轻浮的笑容慢慢收敛,冷然低沉,  就算他也知道自己的作为不够光明磊落,  有违骑士精神,  但被指着鼻子一顿贬低嘲讽,泥人也要生出三分火气。

        

“你懂个屁!”巴恩面部肌肉抽动,牙齿咬的咯嘣脆响,“你不过是平民实验体,后来被克劳威尔收留,满心都是复仇之火,你的眼界也仅限于此,你知道我在这个位置,有多大的难处么?”

        

昔日大名鼎鼎的英雄,悲鸣洞穴的四剑圣,忽然变成转移实验的负责人,帝国竞技场的贵族,蔑视人命,嘲讽弱者。

        

全世界都在热议那个年轻英俊,心高气傲的英雄被地位和财富迷了眼,成为皇帝的手下,成了暴君的帮凶。

        

但巴恩很愤怒,因为没有一个人能真切理解他的难处。

        

“巴恩,你从平民一跃成为子爵,进而荣升伯爵,最近有说法,皇帝陛下意图晋升你为公爵,这可是帝国历史上的头一遭,非开国之功,伯爵就已经是顶点。”千影摘下自己鼻梁上的墨镜,双眸明亮但满含杀意,对方是一位强敌,需要认真对待。

        

骑士身份,在一些小地方来说,就足以受到大家的尊敬,有的还可以担任村镇的领导者。

        

贵族阶级,哪怕是落魄的贵族,也要比在在水深火热的帝国中苦苦挣扎的平民们好的多,更何况巴恩还是皇帝的心腹。

        

“你的眼里觉得贵族和平民是两个阶级么?是的,贵族腐朽不堪,但哪一个平民又不是渴望一跃翻身,成为腐朽中的一员?”巴恩擦了擦嘴角的血,摊开的手掌心,凝聚着一颗丝丝雷霆弥漫的红色能量球。

        

“千影,你太愚昧了,你自以为站在平民的角度,殊不知若是那些平民一跃翻身,高高在上,他们一个都学不会仁慈怜悯,他们只会变本加厉,在同类身上榨取更强烈的优越感。”

        

某种意义来说,每一个平民,都是潜在的贵族!

        

轰~

        

猩红的光球陡然爆裂,百万雷芒激射数千丈,每一丝能量的溅射,都能在青石铸就的城墙上留下脑袋大小的坑洞,再坚硬的盔甲也会变成废品。

        

“千影,没事吧?”

        

墨梅施展比城墙坚固几万倍的念气罩,道:“巴恩逃了,但应该跑不远,我在他身上留下了一缕念气。”

        

帷塔伦城外数十里,一片苍翠欲滴的树林,正值初夏时分,生长的枝繁叶茂,郁郁葱葱。

        

“吉赛尔!”

        

巴恩跌跌撞撞跑进地下私人研究所,那位从天界逃难来的前七神之鞘翅就藏身于此,被帝国招揽,研究出诸多不菲的成果。

        

还是不够,他虽然获得了里查德的堕落之心秘法,但这种提供恐怖生命力和能量的战斗方法,与他本身的剑术修炼并不搭配。

        

他可是剑圣啊!

        

他需要更强的力量,在魔界佧修派待过的吉赛尔,说不定会有新的方法。

        

明暗闪烁的灯光,复杂精密的仪器,泡在防腐溶液中的材料,浑身插满电线的试验品,还有一些堆在角落的废物品。

        

巴恩心头疑惑,天界传言是吉赛尔·罗根妒忌梅尔文·里克特的才华,一直将其当做竞争对手,后者却整天一副吊儿郎当,懒散咸鱼的模样。

        

吉赛尔认为对方这是在嘲讽自己,于是愤然脱离了七神之鞘翅,转投卡勒特组织。

        

但吉赛尔的研究成果他已经看过了,大部分都要领先于帝国一个档次,尤其人造黑暗之眼,更是堪称“奇迹”般的创造品。

        

那个梅尔文到底有什么卓越的才华,能让这老头都妒忌和不甘,他有什么惊人的研究成果么。

        

“吉赛尔!”

        

巴恩又喊了一声,然而研究所内没有回声,空无一人。

        

但他的声音似乎触动了什么装置,一道光芒形成立体投影,赫然是一头花白长发,穿着白大褂的吉赛尔,他推了一下自己的眼镜,道:“如你所见,我已经不在帝国了,至于我去了哪里,也不劳烦挂念。”

        

“你这混蛋,又提前跑了?”巴恩脸一黑,难怪,他没看到守在地面的暗卫。

        

“识时务者为俊杰嘛。”吉赛尔留下的仪器似乎具有一定的人工智能,回道:“我翻了翻帝国的实验资料,没想到你们连小孩子都下得去手啊,还美名其曰小孩子体质纯净,适合接引转移能量。”

        

“别装什么大义凛然,五十步笑百步而已,你帮助卡勒特研究武器,死在卡勒特炮火中的孩子少了么?”巴恩不悦说道。

        

“不不,我们本质上不同,卡勒特的最初动机是反对天界的待遇不公,地区歧视,而你们的动机是单纯的侵略,那位暴虐无道的皇帝,还要把自己包装成雄才大略的君主。贵族阶级是腐朽的,但谁才是贵族阶级的头呢?”

        

吉赛尔懒得和他继续多废话,但当初也承了巴恩的招揽人情,于是指着角落道:“那里,有一把用人造黑暗之眼构成的剑,拥有匪夷所思的力量,算我还你人情。”

        

一脚踢开杂物,巴恩果然看到了一把黑红色的短剑,犹如用水晶整体凋刻而成,美丽的同时又散发出令人心季的气息。

        

“还有一些研究品也拿去用吧,但是,巴恩,长期以来的颠沛流离,我突然发现一件事……世界上从来没有正义邪恶之分,谁的拳头大,谁就是正义的。所谓仁慈怜悯,友爱团结,只不过是弱者报团取暖的借口。”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