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女丝袜玉腿扛起来挺进&医生躺下来检查把腿张开h

晚上十一点多,专案组。

        

许平秋放下笔,揉了揉发酸的脖子,说道:“小婧,等会南城分局,会传真一份文件过来,你记得接收一下。”

        

“好的,许处。”林宇婧点头答应下来,问道:“是关于什么的?”

        

“今天下午,南郊树林发生一起枪杀案,五人死亡,案发现场发现蓝冰,数量不小,而且正是咱们追查的型号。南城分局怀疑,死者很可能是贩毒集团成员。”许平秋说道。

        

“好,我知道了。”

        

接着,两人又各自忙了起来。

        

大约十分钟后,传真机响了起来,林宇婧赶忙跑过去,接收文件。

        

文件一页页打印出来,林宇婧一边收取,一边快速浏览一遍。

        

看到其中一页时,她忽然惊叫一声,说道:“许处,出事了。”

        

“怎么了?”许平秋望了过来。

        

“是余罪,余罪出事了。”林宇婧拿着那一页文件过来,说道。

        

这是一张证物照片,内容是一件白色T恤,上面沾了不少屎渍和血污。

        

“这和余罪有什么关系?”许平秋疑惑的道。

        

“这是余罪的衣服。”林宇婧指着T恤下方一小块浅浅的脚印,说道:“这是我的脚印,今天上午见他的时候踹的,我记的特别清楚。”

        

许平秋神色立刻严肃起来,说道:“去把其他文件也拿过来。”

        

这时,传真机已经将最后一页文件吐出,林宇婧急忙跑不过去,将所有文件都整理好,拿给许平秋。

        

许平秋拿过文件后,没有去看分析性的文字,而是一页页的反复观看其中的现场照片。

        

弹孔、血迹、匕首、割断的扎带、死者的情况…

        

许平秋是老刑侦了,案发现场又基本没有被破坏,他仅仅是闭目沉思两三分钟,就大致脑补出了现场的情况。

        

“余罪…应该没事。他是被人胁迫到小树林的,被捆住双手的情况下,在车内夺枪反杀三人,然后再下车干掉另外两个。”许平秋说出自己的结论,面色舒缓了些,笑道:“不错,有点警队精英的样子了,就是枪法差了点,警校的射击课还是太少。”

        

“您是说,这五个人…都是余罪杀的?”林宇婧惊讶道,随后又有些担心,问道:“那他会不会有麻烦?”

        

“没事,生命受到威胁的情况下,被迫反击,杀的还是毒贩…”许平秋说着又去翻文件,找到死者的身份信息,看过之后,皱眉道:“韩富虎,爱琴海…我明明提醒过他,要避开爱琴海的人,怎么还是一头撞上去了?”

        

说到这,许平秋一拍大腿道:“爱琴海、蓝冰…是我疏忽了,爱琴海反应那么激烈,分明就是有问题,应该早点查查他们的。”

        

“既然他没事,为什么不联系咱们?”林宇婧问道。

        

“因为他现在很可能正和毒贩在一起。”许平秋指着其中一页文件,说道:“按现场情况分析,案发当时,除了余罪和五名死者外,应该还有第七人存在。”

        

“您是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余罪居然还没放弃卧底任务,反而趁机和毒贩搭上了线?”林宇婧惊讶道。

        

“不错,而且估计他已经成功了。还有什么比连杀五人,更能取得毒贩的信任?我想,无论如何,毒贩都想不到他会是卧底。”许平秋笑道,随即笑容渐渐敛去,皱眉道:“爱琴海、票昌、毒贩…余罪好像从一开始就瞄上了这个地方,难道说一切都是他计划好的?怪不的他敢立下一個月的军令状,原来是早就有了计划。”

        

“不可能吧,余罪根本没来过洋城,他怎么会知道爱琴海有问题?”林宇婧道。

        

“很简单,一座城市里,最豪华的会所,不用查就知道肯定有问题,我只是没想到问题会这么大。”许平秋说道:“估计余罪也一样,我猜,他最开始只是想借助爱琴海,与本地黑恶势力产生交集,却没想到一下子就找到了正主头上。”

        

嘀嘀

        

这时,传真机再次响了起来,南城分局又发来一页文件。

        

林宇婧走过去,将文件拿给许平秋。

        

这是一张监控截图,图中三人,分前中后走在路上。

        

一前一后两名黑西装正是枪杀案的两名死者,而走在最中间的,则是现场白色T恤的主人,陈涉。

        

图上,陈涉的侧脸被圈了起来,标注:犯罪嫌疑人。

        

“南城的兄弟,办案的速度很快啊。”许平秋赞叹道。

        

说完,没得到回应,抬头一看,就见林宇婧正看着文件发呆,神色变幻不定,他问道:“小婧,你怎么了?”

        

林宇婧没有回答,而是拿出手机,翻找通话记录。

        

备注儿子,上午09:23呼入,通话时长47秒。

        

她再看图片中,监控显示的时间,09:26。

        

“许队,我错了,我误会余罪了。”林宇婧懊悔的道。

        

“怎么回事,什么误会?”许平秋问道。

        

“余罪被他们带走之前,曾给我打过电话,他肯定是察觉到了危险,在向我求助。可我…可我却以为他是在调戏我,把电话给挂了。”林宇婧带着哭腔道:“幸好他没事,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我…”

        

“林宇婧!你怎么能犯这么低级的错误?!”许平秋拍桌子道:“余罪是特勤,时刻都处在危险中,他会贸然拨打‘家里’电话,就为了和你调情?”

        

“我错了,许处。”林宇婧检讨道:“是我的心态出了问题,一直把余罪当成了吊儿郎当的小痞子…”

        

“你呀你呀,伱也不想想,警校时格斗第一,特训第一天就看穿咱们目的,并反将一军的人,会是个普通的小痞子吗?他表现出来的形象,不过只是伪装,是他的保护色而已。”许平秋教训道:

        

“再加上今天这件事,绝境之中,连杀五人,然后还能从容的与毒贩周旋,这份心智,这份本事,放到整个粤东警队,都是不多见的,绝对算的上是精英中的精英。关于余罪,你是真的该好好反思反思了。”

        

“是,许处,我一定会认真调整自己的态度。”林宇婧认真点头道。

        

“你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就好。”许平秋摆摆手,说道:“行了,去忙吧。”

        

林宇婧纲要转身离开,目光掠过监控图片时,又停下了,问道:“许处,要不要告知南城分局,余罪的卧底身份?”

        

“余罪既然没有处理现场,那就是希望能尽快查到他的头上,坐实他悍匪的身份。”许平秋摇头道,考虑片刻,又补充道:“这样,你联系南城分局,就说余罪是咱们一直盯着的大鱼,目前还不到收网的时机,让他们只通缉,不抓捕。”

        

“是,许处。”

        

        

凌晨一点。

        

陈涉孤零零的在广场上扎着马步。

        

他就奇了怪了,洋城的治安这么好吗,几个小时过去了,竟然一个小偷都没见着。

        

眼看时间越来越晚,广场上的人越来越少。

        

既没找回腕表,又没拿到纯阳散,陈涉不想再耗下去了,打算先回爱琴海休息一晚。

        

没钱,没身份证,连手机都没了,比刚进入这个世界的时候都惨。

        

而且这次他必须留在外面找腕表,不能玩自助,否则等他关十五天再出来,估计啥线索都没了。

        

好在爱琴海不知什么时候改的规矩,进门就先收套餐费。

        

所以他是付过钱的,还能再住一晚。

        

也不知道前台小妹目前接了多少个电话,那五千块钱,余下的能退回来不?

        

陈涉想着这些,收起马步,向爱琴海方向走去。

        

20分钟后,陈涉望着U型锁,以及玻璃门上的封条,一脸懵逼。

        

啥情况?

        

就算扫黄,也该是站前路派出所才对,为啥封条落款是南城分局?

        

艹!住的地方没了!

        

陈涉只好在路上瞎溜达,看看能不能找地方凑合一晚上。

        

公园?不行,大夏天的,住公园就是喂蚊子。

        

ATM?这地不错,还有冷气,问题是一次不能呆太久,否则系统会报警,工作人员就会来赶人。

        

而且天刚亮保洁就会来打扫卫生,睡不踏实。

        

火车站候车大厅…

        

陈涉脑子里冒出一个个去处,又一个个被他否定。

        

直到他走到一个老小区,路过一排简易房时,脚步忽然停下,目光落在其中一间上。

        

这间房子没什么特别的,红砖搭建的简易房,与其他的并无区别。

        

关键是,这家直接把钥匙留在了锁上,这锁门的方式,就…就挺好客的。

        

陈涉没有辜负人家的一片心意,直接打开锁,走了进去。

        

借助月光,找到灯绳,把灯打开。

        

灯光的照耀下,狭小的房间一览无余。

        

房间十来平的样子,两张单人折叠床,床下各放着个手提的行李包,行李包打开着,露出里面的老旧衣服。

        

两张折叠床中间的过道上放着两个马扎,马扎中间是几块红砖和一块木板拼凑的小桌子。

        

桌子上两副还没刷的碗筷,几块西瓜皮以及一把小刀,小刀边上是喝了一半的大瓶矿泉水和几个空瓶子。

        

这基本就是房间内的所有东西了。

        

陈涉走到床前,发现被子是新的,不过被头被尾已经有了不少污渍,而且还有一股浓郁的汗臭味。

        

陈涉直接将被子扔到另一张床上,又将床垫翻了过来,反面朝上。

        

此时困意上涌,他也不想再折腾,直接关门熄灯,和衣躺到床上睡觉。

        

刚躺下没一会,陈涉就翻身坐起,重新打开了房间的灯。

        

这床垫怎么这么硌得慌?

        

陈涉找到硌人的地方查看,摸索几下,发现里面好像有东西。

        

陈涉拿来桌上的小刀,对着位置划了两下,划出个口子后,伸手进去一摸,就摸出个塑料包裹来。

        

打开一看,里面是几千块现金,四张身份证,以及两部老式诺基亚手机和一叠电话卡。

        

陈涉把身份证拿出来一看,沙广智、佘生福、高大山、田壮,四个名字,但却只有两个人。

        

这两个人陈涉都不陌生。

        

想当初,陈涉的第一桶金,就是从他们那里得来的。

        

没想到如今刚落难,他们又把钱准备好了,真是好人啊。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