鸭子伺候富婆全过程/被粗大的蹂躏双龙

很快,它就引起了城内魔灵们的注意。

        

不少魔灵好奇的看着它,看着这个长着翅膀的怪异生灵。

        

终于,天空的结界打开了一个入口,让羽蛇飞了进来。

        

羽蛇衔着石碑,送到了魔灵金字塔前。

        

金字塔入口外的守卫倒是吓了一跳,看着这个庞然大物。

        

“这是什么怪东西?”几个魔灵人偶看着他,一旁还有个火魔化为魔灵的玻璃缸大脑袋。

        

“长着翅膀,还会飞。”魔灵人偶们也知道外面的事情,但是还从来没有听说过羽蛇这种存在。

        

“这么大,它是怎么飞起来的?”天上的风筝形态魔灵飞了下来,彩绘的大脸变化,风中发出了声音。

        

“不对,它是怎么进来的?”而守卫们更关心的是这个。

        

“是爱莲娜大人放它进来的吧?”有魔灵抬起头,看向了魔灵金字塔深处。

        

霎时间。

        

一阵涟漪经过,那巨大的羽蛇就消失不见了。

        

羽蛇感觉天地倒转了过来,等回过神来,原本倒着的金字塔正了过来。

        

那神殿立于魔灵金字塔顶,刚不久它才见过的爱莲娜出现在台阶上空,对方一眼就注意到了羽蛇放下的石碑,也正是因为这样东西她才放羽蛇进来。

        

“这是你发现的。”

        

爱莲娜看了一眼石碑,紧接着又看向了羽蛇。

        

“你看了文字石板?”

        

曾经的魔渊骑士目光注视在羽蛇身上,哪怕没有任何表情和动作,但是那强烈的肃杀之气还是让羽蛇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

        

就算发现了这块石碑,如果不懂得上面的文字,也不可能知道这块石板的真正意义。

        

而一个曾经的蛇人如何懂得智慧文字,只有可能对方在神殿里通过智慧文字石板获得了传承。

        

但是爱莲娜疑惑的是,对方怎么能没事。

        

羽蛇:“我……”

        

还没有等羽蛇说出答案,爱莲娜就从它的散发的意识波动里读到了什么。

        

“是神之月救了你。”

        

“你沐浴了神月的光芒,抵消了反噬。”

        

爱莲娜原本有些严肃的语气平缓了下来,静静的看着羽蛇。

        

“你被造物主庇护了啊!”

        

不论是幸运,还是真的受到了眷顾,都是命运的安排。

        

在爱莲娜看来,这或许就是它应该得的。

        

羽蛇又一次听到了造物主之名,它终于忍不住问道。

        

“爱莲娜大人!”

        

“造物主究竟是谁?”

        

“为什么石板上,生命主宰列于另一位神明之下?”

        

然而爱莲娜并没有告诉羽蛇它想要的答案,只是对它说。

        

“如果有一天你能够成为神话,你应该就会知道了。”

        

“如果你不能够成为神话,也没有必要知道。”

        

爱莲娜抬起手,那块古老的石碑便从台阶下飘了上来。

        

在魔灵金字塔外层有着很多的这些碎石头,都是魔渊之民的先民们扔弃的,爱莲娜都未曾想到里面竟然有这样的东西。

        

或者说,习惯魔渊王城的一切之后反而遗忘了这些犄角旮旯的东西。

        

巨怪的力量,将这座城市连同这些石头也都留了下来。

        

那些破碎的石头或许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价值,但是这块石碑就完全不一样了,

        

这块石碑曾经铭记于史册,是由第二代智慧之王耶赛尔留下的东西,就和那月塔一样。

        

羽蛇以为。

        

月之王子就是月之王子。

        

它却不知道,对方还有这另外一个称号。

        

第二代智慧之王耶赛尔。

        

爱莲娜看着羽蛇,对着他说。

        

“你知道吗?”

        

“你如果将这块石碑送给你信仰的那位女神,或许就能够获得你想要的东西了。”

        

羽蛇听到爱莲娜这么说,感觉有些羞辱。

        

它对着爱莲娜说:“这不是我的东西,我不会去拿别人的东西,更不会用别人的东西去达成我的目的。”

        

“就像我永远不会忘记,我曾经是一个蛇人一样。”

        

“蛇人不仅仅只是一副身躯,还有我们与生俱来的守则,文明赋予我们的东西。”

        

羽蛇情绪有些激动,它告诉爱莲娜。

        

“我不是怪物!”

        

“爱莲娜大人。”

        

“我是……人啊!”

        

爱莲娜突然愣住了。

        

她看着这个变成了怪物的蛇人,突然觉得自己可能小看对方了。

        

对方可能并不强大,胆子还有些小,甚至称得上是怯懦。

        

但是哪怕如此的它,哪怕失去了作为蛇人的一切,依旧坚守着某些东西。

        

这就值得让人敬佩了。

        

爱莲娜正色,站得笔直。

        

“你说的不错,你不是一个怪物。”

        

“你是一个蛇人。”

        

她看向了羽蛇交还自己的石碑:“你将这石碑交给了我,我也应该给予你一些报偿。”

        

说完,爱莲娜背后浮现出了一个巨大的影子。

        

那是一个幽魂体。

        

一个披着铠甲挎着鲁赫宝剑的骑士化为了庞大幽魂影像,用手按在了羽蛇的头上。

        

羽蛇立刻感觉到一种秘术涌入了自己脑海之中,

        

她将神恩术给予了羽蛇,

        

“这是初始的神恩术。”

        

“成为使徒的办法。”

        

“现如今的所有踏上使徒的存在都是从这部神恩术上走出的,但是昔日的神恩已经不再适合于这个时代。”

        

羽蛇拿到了成为使徒的秘术,这是它没有想到的,算是意外之喜。

        

——————-

        

爱莲娜看着自称为人的庞然大物离开了塔灵领域,消失在涟漪之中。

        

她也转身,将这块石碑带回了神殿之中。

        

她将这块石碑供奉在了塔灵领域之中,小心翼翼的收藏了起来。

        

看似用神恩术换了这么一块石头,并不划算。

        

但是只要联想到这块石头来自于第二代智慧之王耶赛尔,铭记着耶赛尔王曾经面见因赛神的场景,区区神恩术又变得不值一提了。

        

爱莲娜看着放在了神殿里的石碑,仔细阅读着上面关于耶赛尔王觐见神明的场景。

        

“耶赛尔殿下谦卑的踏入神殿,跟随着伟大的莱德利基王。”

        

“他见到了永恒的神。”

        

“……”

        

“超越万古岁月掌控时间法则的神灵散发着如同星辰一样的璀璨光辉,光芒将殿下淹没,目光所及的一切化为了炽白。”

        

讲到了这里,爱莲娜突然停下来。

        

她心想。

        

或许。

        

三叶人和魔渊之民的命运,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

        

莱德利基王选中了祂最喜爱的幼子耶赛尔,带着其踏入了因赛的殿堂,让恩斯的心中诞生了怨恨和嫉妒。

        

古老的时代里,魔渊之民憎恨耶赛尔。

        

他们认为恩斯才是莱德利基王的长子,耶赛尔夺走了恩斯的智慧之王之位。

        

如果不是耶赛尔,恩斯最后也不会做出那被神厌弃的罪孽。

        

不过到了爱莲娜这一代,昔日的恩怨纠葛早已经随风飘去,那些古老的仇恨早就已经化为了不可触及的神话。

        

哪怕是神罚和罪孽。

        

也变成了他们不可触及的高远和神圣。

        

不论是成王者还是受罚者,一切都已经成为了宿命的安排。

        

爱莲娜对于耶赛尔并没有恨意。

        

对于她来说,这是一个神话之中的人物,是莱德利基王的儿子。

        

不论这些存在之间有什么样的恩怨和仇恨,也不是她可以评判的。

        

“月色王子。”

        

“第二代智慧之王耶赛尔。”

        

“神王长子恩斯。”

        

“神王次子布恩。”

        

“犯了弑父之罪的莱德利基长子恩斯和布恩,最终失去了三叶人的身份,罚入黑暗的魔渊。”

        

“戴上了王冠的耶赛尔王,最终也在恩斯的诅咒下死去,失落了智慧的王权。”

        

这就是魔渊之民代代相传的故事。

        

那一个个古老的名字,光是说出来就让人感觉到一种厚重感。

        

对于爱莲娜来说,这就是神话。

        

石碑下。

        

爱莲娜幽魂的那张脸上,神情唏嘘。

        

而接下来,幽魂爱莲娜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说出了刚刚羽蛇所说处的那句话。

        

“我不是怪物!”

        

“我是人啊!”

        

神话的时代结束后,一位自称是怪物的王者也曾经对着自己的儿子和所有臣民说出这句话。

        

“我们不是怪物。”

        

“我们是人。”

        

这才是爱莲娜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突然间愣住的原因。

        

爱莲娜突然想起,在很久很久以前,他们也被人称之为怪物。

        

因为这句话,魔渊之民从黑暗之中走出,建成了属于他们的文明。

        

与此同时。

        

在爱莲娜说出了这一句话的时候,似乎冥冥之中沟通了什么。

        

她面前的石碑第一个发生了异象,在石碑的上面出现了幻影。

        

顷刻间。

        

梦幻星海之上,神赐之地的太阳花园里,都有着微弱的波动。

        

回忆之中的爱莲娜抬起头向出现异象的石碑看了过去,就看到了石碑上的影像。

        

爱莲娜只知道这块石碑是耶赛尔留下的,却不知道这块石碑后来的故事。

        

石碑上面有着伟大诗人蒂托和初代魔渊之王留下的痕迹,他们曾经找到了这块石碑,刻录下了上面的内容,踏上了朝圣之旅。

        

而最后。

        

伟大诗人蒂托带回了信仰和三叶人的曾经,初代魔渊之王永远留在了造物主的太阳花海之中。

        

爱莲娜只看到,一个盲眼的三叶人和一个带着石盔的魔渊之民并肩,穿梭于大海之中。

        

向着远方而去。

        

爱莲娜先是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是很快她就反应了过来。

        

盲眼的三叶人,带着石盔的魔渊之民。

        

这两人的形象组合在一起,不论是魔渊之民还是三叶人都立刻能够联想起来他们到底是谁。

        

爱莲娜的声音都激动了起来,幽魂的那张脸庞都露出了动容的神情。

        

“伟大诗人蒂托。”

        

“第一代魔渊之王?”

        

影像里的两人越走越远,似乎要渐渐消失在远方。

        

爱莲娜忍不住追了上去,不自觉的触碰向了那带着石盔的老年魔渊之民,她的直系先祖。

        

一瞬间。

        

爱莲娜的意识似乎被拉向了时光的另一头。

        

爱莲娜感觉一阵恍惚,接下来突然发现整个世界都变了。

        

她站在了大海之前,那不是如今的大海,而是远古时代的大海,早已经绝迹的始祖鱼游荡于大海之中。

        

“呼!”

        

风吹过,身后传来了声音。

        

爱莲娜茫然的回过头,就发现自己出现在一片拥有着太阳一般璀璨金色的花海之外。

        

金色的太阳之杯汇聚成海洋,在风中摇晃。

        

那金色让人感觉神圣,代表着凡人眼中太阳一般的永恒。

        

爱莲娜抬起头。

        

金字塔上,是永恒的神殿。

        

一个巨大的梦境气泡将恢弘的金字塔包裹在其中,无数彩色幻灭流淌于其上。

        

和爱莲娜所在的魔灵金字塔和人间神殿不一样,那是智慧之王和生命之母亲手修建的,因赛神的居所。

        

爱莲娜整个人都是懵的,但是她大概知道这里是哪里。

        

“神赐之地!”

        

“这里是……因赛神的居所。”

        

爱莲娜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有一天能够看到神赐之地的景象,哪怕这景象是两亿五千万年前的。

        

接下来,她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她看到了远处伟大诗人蒂托背负着初代魔渊之王到来,一点点踏上了这块神赐之地,三叶人和魔渊之民真正的故乡。

        

爱莲娜知道自己看到了什么,那是伟大诗人蒂托和初代魔渊之王朝圣的景象。

        

她看到自己的祖先,那个带着石盔的老人在海岸边挣扎着站起,慢慢的走向花海之中。

        

他跪下,双臂捧于身前。

        

面向神殿叩拜。

        

两人抵达这里的时候,似乎都已经精疲力竭了。

        

唯一支撑着他们走下去的,只有信仰,还有内心渴望的答案。

        

伟大诗人的答案还没有找到,但是石盔老人的答案已经寻得。

        

年轻的伟大诗人走到了前面,回过头朝着石盔老人呼喊。

        

“你不上去吗?”

        

“你不是想要来这里寻找答案吗?”

        

石盔老人抬起身,摘下了头上的面盔甲,说出了自己最后一句话。

        

这个自称怪物的老者,此刻笑的无比安详。

        

一个被人称之为怪物的存在,眼神里却露出了人的情感。

        

“不用了。”

        

“我已经……找到答案了。”

        

说完这句话,石盔老人便仰着头,面向着神殿走向终结。

        

但是就这样一句简短的话,却让爱莲娜激动得浑身发抖。

        

如果不是早已化成了人偶之身,此刻恐怕她已经泪流满面。

        

伟大诗人蒂托站在太阳花海里,看着石盔老人的身体被金色的花丛淹没,整个世界也渐渐陷入虚无。

        

旧日幻景落尽。

        

一切回到现实。

        

两亿五千万年过去,曾经都已成过往,魔渊之民也变成了魔灵人偶。

        

人偶站在神殿之中,又重复了一遍先祖曾经说过的话。

        

“我们不是怪物。”

        

“我们是人。”

        

她一步步走向那块石碑,似乎在对着他们的先祖说这话。

        

“我的先祖。”

        

“您是想要告诉我这句话,是吗?”

        

“不论我们身体变成什么样,不论我们丢失了多少东西。”

        

“我们都是人。”

        

“我们都是恩斯和布恩的后裔,我们身上都流淌着智慧之王的血脉。”

        

一切幻象落尽,爱莲娜似乎也找到了答案。

        

她抬起头。

        

看向了因赛的神像。

        

整个魔灵金字塔突然爆发出了剧烈的光芒,一道光柱冲天而起。

        

爱莲娜做出了自己最后的决定,也迈出了走向神话的一步。

        

魔渊王城之中,所有的魔灵看向了魔灵金字塔。

        

他们就看到一个巨大虚幻的人影出现在了光柱之中,将一个声音传递向远方。

        

“魔怪!”

        

“魔灵!”

        

“魔渊!”

        

“从今日便是一体,魔渊的文明,魔灵的种族,魔怪的根基。”

        

“我们将化为同一个种族,开拓通往未来的道路。”

        

这个呼唤光是爱莲娜发出是没有用的,还要得到所有魔怪的认可,才能够成功。

        

这个时候。

        

鲁赫巨岛之上的所有魔怪,甚至于散布于大海,另一座大陆之上的怪物们,全部都响应了爱莲娜的呼唤。

        

“吼!”

        

火魔冲出沼泽,石魔奔跑在大地,翼魔翱翔在天空。

        

成千上万的魔怪们咆哮而出,向着天空发出了怒吼,回应着爱莲娜的誓约。

        

回应着这历经了亿万年,才迎来的改变命运的机会。

        

天空的神之月,深处的至高神器智慧王冠上出现了变化。

        

银月上传来了声音,一个少女在询问着什么。

        

“要同意吗?”

        

良久后,对方回答。

        

“誓约成立!”

        

永恒的智慧王冠之上,细小的文字缓缓延伸而出;魔怪的誓约出现了变化,末尾又添加了一段。

        

正是刚刚爱莲娜所说的那段话。

        

无尽沙海的魔渊王城中,魔灵金字塔迈出了通往神话的那一步,光柱化为力量通往梦界,打开了梦界的大门。

        

在梦界之中。

        

另一座魔灵金字塔也出现了。

        

它存在于现实之中,也存在于梦界之中。

        

爱莲娜站在魔灵金字塔前,将那化为光柱涌动的力量划分为了四分。

        

作为最古老的使徒爱莲娜,以自己化身塔灵;加上大量的魔怪从远方奔赴无尽沙海,成为了城市内的魔灵,加上刚刚的誓约。

        

魔灵金字塔从序列号10往前挪了两位,来到了神话道具的最低门槛;序列号的排位是按照神血的多寡排列,但是想要成为真正的智慧权能神话道具,还必须诞生出属于祂的灵。

        

或者用神恩术四分秘术将自身融入其中,代替神术道具的灵。

        

“神恩四分。”

        

“灵性!”

        

“智慧!”

        

“**!”

        

“知识!”

        

原本庞大混杂的力量,瞬间按照某个神秘的规则排列了起来,孕育出了全新的力量。

        

爱莲娜将自身彻底和魔灵金字塔融为了一体,成为了魔灵金字塔的主人,而不是再以幽魂的方式控制这座魔灵金字塔。

        

现在她成为了神话,虽然是以神话道具的方式。

        

或许,现在应该换一个称呼。

        

不是她。

        

而是祂。

        

开满太阳之杯的花海之下,旋转的至高神器神之杯上。

        

魔渊王城之内。

        

所有魔灵都感觉到,那个一直将他们囚禁在城市内的锁链,在突然间崩断了。

        

梦界深处的魔灵金字塔就好像一座巨大的仪式祭坛,所有魔灵都和祂相连。

        

从现在开始,所有的魔灵都可以离开魔渊王城,前往世界的其他地方。

        

“喔,感觉到了吗?”魔灵们穿街走巷,发出大喊。

        

“我们自由了。”有火焰魔灵还用神术在天空放着烟花。

        

“我们可以去外面看看了。”有魔灵人偶迫不及待的想要走出城外。

        

但是也有魔灵悠闲的坐在吊桥上,对于欢呼的人群和景象不为所动。

        

“我才不要离开这里,魔渊王城这么好,干什么要离开。”

        

“是啊!出去干什么呢?”

        

“出去看看也不错啊,随时都可以回来。”

        

“不出去和不能出去,还是有些区别的。”

        

爱莲娜的巨大幻影俯视着整个世界,看着疯狂的魔灵们。

        

第一个冲出魔渊王城的,是雷。

        

他驾驭着他的飞行器,身后跟着一群风筝形态的魔灵,环绕在爱莲娜的巨大幻影周围。

        

“哈哈哈!”

        

“飞出去了。”

        

“爱莲娜女士,您看见了吗?”

        

“我真的飞出去了。”

        

雷大喊着,就好像一个孩子。

        

爱莲娜看着他,露出了微笑。

        

雷飞得可快了,没一会就在天空化为一个黑点。

        

“我还要去更远的地方,我要去看大海,我要去大海的另一边。”

        

“我还要去……”

        

雷的声音从云海上传下,那呼喊随风变得破碎,但是却回荡在整个天空。

        

“世—界-的-尽-头。”

        

他终于可以自由的翱翔在天空之中,不用再受任何拘束。

        

另一边,羽蛇也腾空而起,和他飞在一起。

        

雷看着羽蛇,在天空之中大笑。

        

“哈哈哈哈哈!”

        

远方,天空云海的一角。

        

无人看到一艘不久前从梦界之中飞出的热气球飞艇从云海之中掠过,一闪即逝。

        

——————-

        

深渊之中。

        

原罪之门后的血肉星辰,肖第一次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远远眺望着远处。

        

祂站在桌子边,手按着桌子上的一本书,。

        

祂在窥探着爱莲娜登临神话的场景。

        

不过祂看的并不是如何成为神话。

        

而是作为魔怪和魔灵一族的存在,在成为神话之后会有着什么样的影响。

        

爱莲娜以魔怪和魔灵之主登临神位的那一刻,肖很明显的注意到了无尽星空深处那敛去了光辉的神之月出现了回应。

        

肖对着陶瓷小人说,或者说是在自言自语。

        

“看见没有,誓约沟通了智慧根源。”

        

“以誓约的方式,一定能够走出另外一条真神的道路。”

        

“是誓约之神?”

        

但是很快,肖便否决了自己的这个说法。

        

肖立刻抓住了誓约的本质,那是智慧王冠赋予每一个智慧种族的恩赐。

        

作为至高的智慧神器,祂赋予了每一个智慧种能够在这个世界存活下去的机会,这就是誓约的本质。

        

“不是誓约之神。”

        

“是种族之神。”

        

如果说获得智慧果实,以四条道路登上神位的是第一条道路。

        

那么以种族誓约沟通上智慧王冠,或许便是第二条道路。

        

肖终于在这里,确认了第二条路的确存在。

        

祂掌下的那本书,也不自觉的出现了变化。

        

书封上的后几个文字出现了扭曲,变成了另外几个字,。

        

陶瓷小人却有些憧憬,又有些畏惧的注视着神之月的方向。

        

“神!”

        

“造物主会注意到我们吗?

        

“我们……”

        

它声音好像有些哆嗦。

        

“可是反派啊!”

        

陶瓷小人平日里凶恶异常,因为有肖这样的存在在它身后,但是此刻它看到了神之月之后,整个人都好像缩成了一团,害怕得不得了。

        

似乎在害怕那月光照进了阴暗,发现了自己。

        

肖被陶瓷小人这句话逗乐了,祂瞥了一眼陶瓷小人。

        

“反派?”

        

“你自认的?”

        

肖拿着书缓缓的坐了下来:“正义与邪恶,在造物主面前有任何意义吗?”

        

“祂超脱于宇宙和时光之上,祂只要一个眨眼这世间的一切都瞬间消逝;祂一步跨越了两亿五千万年,岁月对于祂来说就好像是一条可以跳跃出的河流。”

        

“祂只要收回自己的恩赐,世间的生命、智慧、梦境都将消失一空,一切都回到永寂的黑暗。”

        

“这样的存在,善恶对错还存在意义?”

        

陶瓷小人:“那我们是什么?”

        

肖说:“对于凡人来说,我们是神;对于因赛来说,我们什么都不是。”

        

肖低下了头,翻开了手上的书。

        

最后说道。

        

“但是在这个时代,我们的角色是万灵之暗。”

        

“这有可能,就是因赛眼中的我们吧,光明下的暗影。”

        

“无关正义和邪恶,无关弱小和强大。”

        

“这个世界上的一切。”

        

“都只是时代下的光与影。”

        

肖原本想要写些什么,又停了下来。

        

肖抬起头,透过原罪之门看向了人间的星空。

        

祂突然说道。

        

“我真的想就这样一直看着这轮神之月,然后整个都融化在其中;哪怕死了,那种溺死在其中的感觉都让人向往。”

        

“那轮神之月里,有着超越一切的真理。”

        

肖突然笑了起来。

        

“如果造物主真的要惩罚我的话,我倒是挺期待的。”

        

“那时候,我一定要问一问祂。”

        

“神到底是什么?神为什么称之为神?”

        

“这个世界到底是什么样的,祂所说的宇宙是什么样的,祂所说的太阳也会熄灭又是什么样的。”

        

“我能够看一看那太阳熄灭的光景吗?”

        

肖眼神透着向往,太阳已经是祂无法想象的永恒;祂很想要看一看,那永恒之物破灭到底是什么样的。

        

“那一定。”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