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含着她的娇嫩顶端&探进了她湿润的密林

      

下午从店里出来,他带着测量工具和数据登记簿敲响了周曼卿家的房门。

        

尽管两家人楼上楼下,可他平时很少上来串门,一是没时间,二是单身男女,容易惹人闲话。

        

咔嚓~

        

房门开了。

        

周曼卿也刚下班,盘着的长发还没放下,身上穿着合身的黑色西装筒裙,白色裹胸,肉色丝袜脱了一只,光着脚踩在地板上。

        

“来了,想好怎么给我设计了?”

        

周曼卿开了门,转身往屋里走,边走边散开了长发,轻轻甩了甩,青丝如瀑,带着淡淡茉莉花香。

        

“没,你天天穿西装,整个一西装达人,想做出一套比你其他西装更出色的西装,难度很大。”

        

周谦跟着进屋关上了房门,

        

“所以我决定先做一套尝试一下,总结经验,吸取教训,争取下一套做得更好。”

        

“下一套?我发现你挺会做生意的,我在你这里订了一套还不够,你还指望我订购第二第三套?”

        

周曼卿回头笑道。

        

“为什么不能呢?我的设计好手艺好,做的西装自然也很好,等你穿上了我为你做的西装,你就会喜欢上它,并且习惯它,第二第三套算什么,二三十套还差不多。”

        

“你还挺自信的。”

        

周曼卿微微一笑,走进了换衣间。

        

“要喝茶喝还是咖啡自己动手。”

        

“知道了。”

        

周谦走到柜台前,倒了杯白开水。

        

他喝着水来到了沙发区,偶然抬头看了眼换衣间,房门半开,周曼卿踩着柜子,慢慢褪下了丝袜,秀发从肩头垂落,衬着白皙冷艳的面颊,叫人流连忘返。

        

忽然周曼卿偏过脸,看向了门外。

        

周谦又端起了杯子,“曼卿姐,一会儿要测量体型,你最好穿的方便一些。”

        

“怎么算方便?”

        

“尽量贴身一些。”

        

“知道了。”

        

周曼卿关上门,过了会出来,换上了一件白色运动吊带、黑色健美裤,身材曲线凹凸有致,一点不比熊戴琳逊色。

        

“这样可以吗?”

        

周曼卿摊了摊手问道。

        

“可以,曼卿姐你身材比例很好,给你这样的人做衣服很简单,不管做得多烂,你穿着也好看,不过要想做好,用这套衣服打败其他的衣服,让它成为你的最爱,这个有些难度。”

        

周谦拿着皮尺边测量边说道。

        

“苏菲说你在做衣服的时候喜欢说好听的,这是裁缝的特殊技能吗?”

        

周曼卿斜了眼正在测量肩宽的某人说道。

        

周谦一笑,“算是吧,从技术角度来说,测量体型不难,难的是沟通这块。

        

在给顾客测量体型的时候,由于距离太近,超过了安全距离,会导致顾客紧张、尴尬、甚至不耐烦。

        

说一些轻松的话,有利于调节气氛,拉近跟顾客的心理距离,从而了解到更多有关顾客的信息,了解得越多,得到的数据越准确。

        

要是不会沟通,也就学不会量体。我店里的张贵枝,学了几个月,也没有多少进步,不然可以让她来给你测量。”

        

测完了肩宽,周谦在表格上填上数据,又继续测胸围腹围。

        

“这么说你在测量的时候喜欢说假话?”

        

周曼卿挺直了腰背。

        

“当然不会,每个人的身上都有值得称赞的地方,找到这个点,尽量放大,客户听了自然高兴。

        

就像曼卿姐你身上的闪光点太多了,身高168,腿长103.5,黄金比例,三围90/62/88,依然在黄金比例的范围内,以肚脐为界,上下身比例5比8,体型整体看起来非常流畅,自然健康….”

        

“可以了,我的身材要你夸?”

        

周曼卿板着脸说道。

        

周谦一笑,“我们距离这么近,不说点什么会比较尴尬。”

        

“为什么会尴尬?你不过是个小屁孩儿而已。”

        

周曼卿淡淡地说道。

        

“哈哈,好吧,小屁孩!”

        

周谦笑了笑。

        

周曼卿看了看他,“你挺厉害的。”

        

“你指的是什么?”

        

周谦测着她的腿围,抬头看了眼问道。

        

“你能在高校时装设计比赛中拿到第二名,这超出了我的预料。”

        

“你应该对我更有信心些,毕竟我这么优秀。”

        

周谦笑道。

        

“你还挺得意的,上次我说你会在比赛中灰头土脸,灰心丧气,好吧,我猜错了,愿赌服输,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周曼卿轻笑道。

        

“有啊,麻烦把你把小腿放松点,别紧绷着,像是随时会踢人一样,搞得我很没有安全感。”

        

周谦拍了拍她的小腿说道。

        

哼~

        

周曼卿抬腿,作势要踢他。

        

咚咚咚咚~

        

这时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

        

周曼卿穿上拖鞋,走出了客厅,忽然回过头看着他,

        

“你在干什么?”

        

“我要不要躲一下?”

        

周谦指着柜台笑道。

        

周曼卿白了他一眼,走进玄关打开了门。

        

周谦在柜台上倒了杯水,就听到外面周曼卿喊了声妈,他松了口气,上次拜年他去过周曼卿的家,也见过她的父母,一对很和善的夫妻。

        

他放下杯子,准备去迎接一下,还没走出客厅,就看到周曼卿带着一个陌生的大龄妇女,身形瘦削,着装有档次。

        

“他是谁?这里怎么会有男人?”

        

一见到他,女人立即尖叫起来,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好啊周曼卿,我早就知道你不是个守规矩的女人,现在你倒好,光明正大偷人,还敢把人带到家里,你还要脸吗?你个不要脸的破鞋、扫把星….”

        

女人骂骂咧咧,而周曼卿抱着手臂,神情冷淡,好像被骂的人不是她一般。

        

“咳咳~,阿姨你误会了,我是裁缝,过来给曼卿姐测量衣服的。”

        

周谦拿着手上的皮尺和登记簿说道。

        

“裁缝?好啊,你们真厉害,还提前准备好了工具,你们这样肯定不是一两次了对吧,这一次幸好被我遇到了,不然我们家波波的脸都要被你丢光了,不行,我要报警,让警察过来抓流氓。”

        

女人说着拿出了手机。

        

“报吧,请!”

        

周曼卿淡淡地道。

        

女人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周曼卿你偷人还有理了,连警察都不怕了,好啊,今天我就报警,等警察来了,看你以后还怎么见人。”

        

“随便!周谦,你先回去吧,下次有时间了我们再测。”

        

周曼卿说道。

        

“不许走,谁都不许走,今天我们必须要把事情说清楚。”

        

女人伸手拦住了他。

        

“阿姨大姐,我真是个裁缝,你仔细看看这个。”

        

周谦拿出了册子,指着上面的几行数据说道,“我过来给曼卿姐做衣服来的,这是我刚测来的数据,这也是证据,就算你把警察找来了又能怎么样,警察还能因为这个把我抓了?”

        

“我不管,这肯定是你们提前商量好的,专门来应付我的。”

        

女人说道。

        

周谦摇了摇头,拿出皮尺比划道,“大姐你要做西装吗,要不我给你测量一下体型,顺便给你做一套西装,我们那里的西装不贵,一套三四千…”

        

“你想干什么?”

        

女人抱着胸口后退了一步。

        

周谦手僵了一下,你一个大龄女同志有必要这么戒备吗?

        

“算了,你不做就算了,我先走了。”

        

女人又要拦他,却被周曼卿拉住了手臂。

        

刚走出公寓,就听到屋里传来一阵泼辣的哭声,以及一些难听的言语。

        

“唉~,这叫什么事。”

        

周谦看了看房门,提着工具包下了楼。

        

等了会儿,没听到警笛声,他又松了口,同时也觉得莫名其妙,自己是正经裁缝,来干正经事,害怕警察干什么?

        

下次再遇到这种事一定要硬气一些。

        

周谦反省到。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