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美妙少妇交换H&岳把我的具紧紧含进

三天之后,白豆按照菲德罗和塞巴斯蒂安已经走过一次的亚空间航线,直接折跃到了楚千城所在的未来之城。在这里,楚千城带它坐上了全封闭的伪装版武装要塞,悄无声息地在夜色中起航,穿过东北地区和西伯利亚的城市群和荒原,从基地所在的自然保护区上方直接降落到了基地内部。

        

这个空中直降通道是楚千城与管理局的上万成员们后来建造的。为的就是有一天可以把组装完毕的外星飞船从基地直接开出来, 飞到虫群深处。

        

直到进入地下后,武装要塞停稳,楚千城带着白豆走出来。它好奇地东张西望,兴致勃勃。

        

楚千城的这番安排,主要还是防止泄露这里的具体时空坐标,以免白豆想来就来。白豆的空间感非常强,不需要亲自走一遍旅程, 只要看一眼周围环境,就可以自行判断地表方位。但是它无法判断出深度位置, 所以顶多可以传到自然保护区,但是却传不到基地内部。

        

白豆此时仍然和红女王链接在一起。她已经回到了巴斯城,正在怪物研究院里和简添欢、欧若拉、绝景圣夏一起研究超级雷兽的电心,并试图破译其基因链结构。所以她只分出了一小部分脑区给楚千城用于作为交流中介。

        

“这里的信息素性质很怪异。”新虫族元首通过白豆的精神链接发来了意念。

        

“嗯。”楚千城肯定地点头,“这是MOR-0001和虫族融合而成的新形体特有的气息。我们进行了一系列分析,但是却判断不出它和其他信息素的差异在哪里。我猜很可能是因为这些奇异物质是地球科技无法监测的。”

        

“但是,我和白豆都对它感到很熟悉。”新虫族元首的意念中散发着一种怀念。红女王把这个感觉也分享给了楚千城,以便他做出自己的判断。

        

沿着与地下停机坪链接的宽阔甬道,白豆和楚千城来到了存放外星飞船的地下世界。

        

这里的虫管和虫囊都已经被管理局的机人们清理得干干净净。外星飞船的舱门敞开,显示出内部刚安装上的一系列设备和仪器,还有一大串拉出来没来得及连接的管线。

        

“我们仍然在试图找到合适仪器安装在飞船内部。”楚千城看着眼前的情景苦笑着搓手。 

        

“我喜欢这里,可以进去看看吗?”白豆忽然问。

        

“当然,请。”楚千城干脆地说。他带着白豆飞快钻进了舱门内部。

        

在飞船的甬道内,白豆犹如回到家的孩子一般兴奋,它在各个标准间里打转,用虫叉摆弄房间内部的装置和空置的接口,发出了欢快的蜂鸣声。

        

“请原谅白豆的放肆,它的行为还没有达到人类礼仪的标准, 非常情绪化。”新虫族元首的意念显得格外客气和郑重。

        

楚千城明显感到在飞船内部的时候,新虫族元首的意念显得更加官方,更像高等文明生物。

        

“制造这艘飞船的文明显然对于星空飞行的理解非常全面,他们的科技可以激发虫族向着星空进化的最大潜力。也许这就是当年那只虫母不顾一切想要和那个奇异生物体融合的原因。”楚千城分析着当时的情景。

        

“又或者,那个奇异生物体试图召唤那只虫族,帮助自己摆脱你们人类强加给它的梦境,实现脱狱逃亡。”新虫族元首的意念幽幽传来。

        

“你的意思是,和虫族融合很可能是MOR-0001的主观意志?”楚千城震惊地问。

        

“嗯。哪怕换一个牢房,也比待在同一个牢房多了一点变化。你们人类难道没有过这种考量吗?”新虫族元首问。

        

楚千城抿嘴点头,他理解这种心态,当一个人无法打破枷锁时,换一副枷锁至少能给他一点新鲜感和对未来的期待。新虫族元首竟然比他更了解MOR-0001的心态,这让楚千城隐隐感到一点不安。

        

白豆在各个标准间逛了个遍之后,立刻蹦蹦跳跳地跑到了驾驶大厅中的舱体前。这里的酸性血池溶液也被打扫干净,内部结构一览无余。相对于其他的部位,这里的仪器恢复得还算完整。

        

管青逆向推演出来的两台基础装置就安装在这里。因为它们的成功安装,其他的几十件装置也顺理成章地在舱体里各就各位。

        

这就好像一张巨型拼图里拼凑完整的一隅。

        

白豆兴冲冲地坐到舱体里的座椅上, 显得既舒服又自在。

        

就在这时,红女王突然传过来一个短暂的记忆片段。这个记忆片段在楚千城的脑海里以一个一闪而过的镜头展开。

        

楚千城迅速调出大脑分区, 高速运转大脑, 瞬间以成千上万次的数量反复观看着这个记忆片段,试图在大脑里拼凑出一张完整的画面或者一段视频。

        

渐渐地他的脑海里清晰慢放出刚才一闪而过的镜头。那是一团模糊的影子,正在以类似人类的手臂手掌操控着外星飞船舱体内的仪器。

        

舱体外的巨型屏幕上显示着扭曲变形的信号和图像,整个驾驶大厅犹如下雨一般下着恐怖的蓝色电火花。

        

模糊影子的双手疯狂地在舱体操作平台上点按和拍击,似乎在试图拯救飞船。

        

大厅内扭曲变形的三维图像忽然变得清晰,一片地球区域的俯瞰视角出现在三维屏幕上,楚千城迅速扫描着图像中的景物,唯一能看清楚的是在图像东南方向的贝加尔湖形状。

        

这个画面只停留了不到1毫秒,整个画面就黑了下来。

        

白豆此刻仍然在自在地摆弄着舱体内的各种设备,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刚才大脑中闪过了这个记忆片段,而且也没有意识到它把这个记忆片段传给了红女王。

        

“这是它的记忆,还是这个舱体内的仪器通过灵能传输给它的信息?”楚千城望着玩得开心的白豆,脑子迅速地思考起来。

        

这段记忆里,开飞船的模糊影子很可能有着类似人类的形体,这从它的手臂和手掌的形状可以判断出来,它也有类似灵长类的骨骼结构,手指有五根,有大拇指,动作灵活。

        

具体这个外星生物是什么样子,白豆的记忆中并没有反映出来。如果这是舱体试图传递给地球人的信息,那么至少应该把外星生物的样子显示出来,而不是故作神秘地遮掩住。因为MOR-0001本身已经被人类发现并记录,没必要遮掩。

        

楚千城觉得这就是白豆本身的记忆,只是记忆出现了模糊不清的部分。

        

它不记得自己原来的样子了。

        

顺着这个思路走下来,楚千城震惊地发现:白豆就是MOR-0001,或者是它的一部分。当年和虫族融合的,很可能并不是万虫之主,而是新虫族元首!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