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瓶捣弄h_霸道总裁啪啪高潮小说

     

“西南蛮最初到来的策略,玛雅各部落城邦如今吃不饱饭,整天搞土木工程。”

        

李易通过跟女祭司的聊天就知道当下玛雅的情况,收成不好,祭司认为是对神灵不够虔诚。

        

于是多修金字塔和祭祀的台子,攒下的那点食物,全用在这方面了。

        

大唐搞土木工程是修路,谁盖金字塔?

        

盖自己家的房子不好么?把院子整修下,多养家禽和牲畜。

        

要不挖池塘,种荷花、养鱼,有莲子和藕吃,也有鱼虾。

        

其他人明白了,奴隶的伙食费比正常打工赚的工钱多,吃饭不要钱。

        

西南蛮当时便这样干的,最初有鸡架,后来有肉,现在想吃啥吃啥。

        

李家庄子第一批庄户,享受到的待遇好。

        

李易帮忙交租庸调,只收很少的一点,给买肉吃。

        

不然谁愿意去死了一族人的地方?跟凶杀的房子一样。

        

别墅好,旁边的别墅三万一平,这里的三千一平,就是一家六口人被杀了,血从楼上流到楼下。

        

不知道的话还行,知道了谁买?

        

李易时候有过总是听到孩子哭的楼,好几层,一家的。

        

很便宜就给卖了,胆子大的人住进去,晚上一听到动静,起一身鸡皮疙瘩。

        

找啊,究竟是什么?是人是鬼?最后终于找到,是鱼,原来的主人买的娃娃鱼从下水道跑了。

        

现在庄户不怕了,西南蛮成了忠心的队伍。

        

相同的模式,能够用在玛雅,甭看玛雅人培育农作物厉害,耕种方式限制了他们的收获。

        

吃肉同样属于奢侈,大唐百姓种地还有金属的工具,玛雅没有。

        

大唐以前吃一次很不容易,玛雅比大唐还厉害?

        

“等另四个城邦的人过来,咱们开始反攻,拿迫击炮炸几下金字塔,不要炸到人。”

        

李易承认,一招鲜,吃遍天。

        

拿钱砸,身份属于奴隶,不代表没有自由。

        

你原来的媳妇儿还是你媳妇儿,孩子也是你孩子。

        

你不离开,天天给你吃肉,穿舒适的衣服,教学习大唐话和文字,孩子额外给辅助。

        

要离开,先把赎身钱拿来,积分就可以了。

        

等攒够积分,如西南蛮,不走了,即便自由了我还要在李家庄子呆着。

        

离开了怎么生活呀,已经习惯这种日子。

        

西南蛮实际上不要自由,不换,攒够分了不换。

        

换了属于打工赚钱,李家庄子安排活计,包括军队出征。

        

用这样的付出来换取纸币,再自己买东西,工作的时候有工作餐。

        

不自由呢,给月例,吃住等生活问题全管。

        

估算后,发现,自由了,反而赚钱少了。

        

“刚柔,记得以大唐的名义,陛下的。”

        

张九龄提醒,别操作上出现失误,你没心思当皇帝,万一有人不知道伱的心思,以为你想当皇帝……

        

“正是。”李易点头。

        

俘虏们不知道未来什么样,他们提心吊胆。

        

换个角度想,自己胜利了,怎么对待被俘虏的敌人?越想越怕。

        

同样吃两顿饭的他们,在下午三点多的时候吃到了。

        

死去的人他们看着被烧掉,用了许多木头,气味难闻。

        

刚开始烧的时候如果风向不对,有烤肉的味道,然后就是焦煳味儿。

        

加上毛发烧焦的气味,心情压抑。

        

要不然中午大家就吃饭了,实在是烧完人需要一个缓冲时间。

        

吃烧烤绝对不适合,炖的鱼,汤汁多一些,用匙子能够把鱼肉给碰下来,汤汁泡饭,省了手抓着吃的步骤。

        

有的奴隶吃着吃着居然抹起眼泪,太好吃啦!以前当平民没吃过,当了奴隶更不用说。

        

现在打仗没打过人家,被俘虏了,居然吃到了香喷喷的这個什么饭和带汁的鱼。

        

“他们吃鱼,咱们吃红烧鱼肚,去了虾线的大虾仁炒玉米和青豆,麻婆豆腐有点辣,你别吃到花椒,我们吃习惯了倒是无所谓……”

        

永穆公主继续跟女祭司在一起吃饭,介绍菜。

        

女祭司看自己的人,眉心略带愁绪,整天吃好的,不怎么干活,都吃胖了。

        

一旦吃习惯了,以后怎么养得起?

        

她的人其实不胖,之前提心吊胆地战斗,已经瘦了,现在处于恢复时期。

        

李家庄子的饭菜没得挑,蜀地的人说不辣的不吃,额外给辣酱。

        

女祭司吃红烧鱼肚,香,她对永穆公主说:“圆圆啊,你的男人有缺点。”

        

“哪里?”永穆公主始终认为自己的李郎完美。

        

“心软。”女祭司笃定道:“他不愿意杀人,还要给别人好东西,想着别人能够对他好,不行的。”

        

“是呀是呀!我家李郎就是这个性格,对谁都和善,看到血就难过,有时候要晕。”

        

永穆公主点头,你说是就是。

        

你是不知道我家李郎干过什么事情,他心软?大唐周遍都让他给摆平了。

        

你没见过他杀人,据说有人喊着敢不敢跟我拼刀?李郎直接干掉,然后喊,敢不敢跟我比作诗,作不上来就自杀的那种。

        

他只是对大唐百姓心软,对外的时候,他杀人不见血的。

        

针对大臣,心一软,就把人家给送团儿里去了。

        

姜家的人当初想强买自己的庄子,李郎心软,不杀人,快把人给逼死了,姜皎硬是给弄下去了。

        

为了救徒弟,拿活人练介入手术。

        

我家李郎最可怕的地方就在于此,他坑着人,你还觉得他是好人。

        

有机会到大唐,你问问后突厥的、渤海国的、新罗的,他们对我家李郎的印象,哦,还有吐蕃,尺带珠丹。

        

“吃饭豆,这边也有种,不过吃的方式不一样,都是取出来豆子吃,不吃皮。”

        

小兰岔开话题,别总说李郎,万一你有啥小心思呢!

        

“红烧肉一起做的?”女祭司头一次吃组合体,她吃过红烧肉,香!

        

“七个小时,五个半小时做红烧肉,加上饭豆,连着外面皮的,再小火焖炖一个半小时,收汁,可好吃了。”

        

永穆公主用匙子舀,红烧肉吃不出来丁点的腻。

        

“抓到的人,你们怎么办?”

        

女祭司想着情况,自己拿不出主意。

        

“你看谁不顺眼你杀掉,剩下的应该是当苦力,就是贵族和祭司,平民与奴隶反而生活水平要提高。”

        

这点永穆公主清楚,李郎出手不针对平民百姓,只管上层建筑。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