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发育的高中生啪啪&舌头在花蒂上摩擦h

       

郝仇被李承风一剑穿透丹田,就连他最引以为傲的横练功夫也尽失。

        

就算被他手下的人抢救回来,恐怕要他也不能再成为武者,只能做一个普通人。

        

负责治疗的道士抬着他往乾山另一处走去,在路过禄海道人的时候,禄海道人看了他一眼眼神中流露出深深的厌恶。

        

“废物,就连一个伪天人都搞不定白白浪费时间,枉费我培养了你这么久!”禄海道人说道。

        

跟在他身旁的琦霍也跟着附和道:“不过是只随手捡来的狗崽子罢了,师尊何必介怀。”

        

禄海道人摆了摆手,带着手下的一众弟子绕开了郝仇,他们看郝仇的眼神只有讥讽嘲笑,没有一丝同情和关心。

        

虚弱的郝仇勉强睁开眼,将刚刚发生的一幕尽收眼底,他心中没有之前为师门扬威的激动。

        

只剩下了满腔的冰冷还有深深的绝望。

        

“原来,把我从狼窝里救出来,只是当我是条狗嘛!”

        

“可笑我之前还以为……”郝仇彻底晕了过去。

        

……

        

擂台上的战斗仍没有停止,李承风正在和福欣道人的弟子比试。

        

当然在福欣道人的有意安排下,那位弟子只是假模假样的给李承风喂招,主要还是为了给李承风争取足够的恢复时间罢了。

        

两人的决斗十分无趣,就连台下的诸多外门弟子也有许多不满,纷纷催促他们赶紧结束。

        

“刚才战斗这么激烈,怎么现在这么无聊,快结束吧!”

        

“我还等着琦霍出场呢,他可是我最喜欢的大师哥!以他的实力肯定能打过李承风!”

        

“你别犯花痴了,琦霍道人不可能会看上你的,还是当我的道侣吧!”

        

擂台下一位弟子正在和身旁的坤道交谈,乾山并不限制道门弟子结成道侣。

        

所以有不少实力相当的弟子结成道侣,平日里互相探讨武道在一起生活

        

当然,作为乾山炙手可热的禄海道人旗下实力高强长相俊美的徒弟,齐霍道人也深受门内坤道爱慕。

        

“喂!你们也该决出胜负了吧,小爷我可还等着呢!”

        

擂台边等待的琦霍满脸不屑向台上两人叫嚣道,都是因为李承风他才受师傅责罚,这口气他可忍不下去。

        

台上的李承风使了个眼神,正在和他对战的那位弟子识趣的被“打下擂台”

        

他也一早就认出了琦霍就是那天晚上刺杀自己的人,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既然对方送上门来,他又怎能错过。

        

琦霍拔出腰间那把的紫色长剑上了擂台,两人没有多说,很快拼杀在了一起。

        

李承风格游曳在青色剑光之中,轩辕剑浮空飞起,挡下了一次又一次琦霍的攻击。

        

冲到琦霍身前轩辕剑落入手中,转动轩辕剑李承风直奔琦霍喉头刺了过去。

        

琦霍向后急退,轩辕剑擦着他的鼻子划过,可就在他以为躲过这一击的时候轩辕剑却意外转弯直奔他胸口。

        

“无趣的把戏!”琦霍身上内力一震将轩辕剑打偏躲过这一击。

        

他懒得再和李承风耗下去了,上次师傅对他的惩罚他依然历历在目,那种地狱般的痛楚他可不想再经历一次了。

        

将内力源源不断的注入那把紫晶长剑中,一道莲花烙印在他脚下绽放,四把长剑虚影在他四周旋转。

        

上次禄海道人嘱托他不得暴露身份,他没有用面那把专属的配剑,也没有来得及张开领域。

        

否则以他和李承风的境界差距,李承风根本没有从剑阵下活着的机会!

        

“起!”他抛起手中长剑,那几道剑气虚影融入剑身上。剑身上紫芒大盛,脚下青莲绽放。

        

他脚踩莲台身边出现数十道剑气漩涡,漩涡中飞出无数的长剑直奔身前的李承风。

        

李承风将轩辕剑挡在身前,剑身上的绷带崩开,露出了剑身上那些古朴的秘纹。

        

要比剑法,身负轩辕剑诀的他可不会虚任何人。

        

“剑七!御八方!握住剑柄,将轩辕剑舞动化作一道金色屏障挡在周身,挡下了飞来的长剑。

        

但是很快李承风就发现了不对,他感觉到自己的内力竟然开始有些不受自己控制了。

        

一些游离在他身边的内力飞入了琦霍脚下的领域之中,不断壮大着领域中那朵含苞待放的莲花。

        

“发现了吧,我的领域可不只能化作剑雨!”

        

话音落下,他脚下那朵莲花虚影彻底绽放,花瓣飞出落在擂台上将擂台切割得满是沟壑。

        

琦霍手中的剑随着那朵莲花一起动了,脚步落下步步生花,剑锋上却带着死亡的冰冷。

        

他的领域是在福禄道人那练蛊般的训练中诞生的,他的剑只有掠夺和死亡。

        

和他华丽外表下潜藏着那颗狠辣的心一样,他的剑看上去华而不实,却将所有的危机埋藏在了美丽的外表下,当所有的伪装褪去之后只剩下了疯狂的本心。

        

面对琦霍全力一击,李承风脸上露出了凝重,上次一战琦霍有所保留,但他又何尝不是呢。

        

紧握手中的轩辕剑,李承风缓缓闭上了眼睛,他的护体内力如同烧开的水剧烈沸腾了起来。

        

随后又化作飓风将他的衣袍吹起,最后回归平淡,变成一道和煦的微风萦绕在剑尖之上。

        

此剑乃是他上次在湖边领悟风神腿之后想出来的,这还是他第一次用出来。

        

剑上那缕风带出一道漩涡,正面对上了那朵飞来的青莲,他的身影都渐渐消失化作了剑的一部分,此刻在他的眼中天地间只剩下了风声还有手中的剑。

        

两人攻击落在一处,两把剑交锋出亮起刺眼的白光,一时间僵持不下。

        

三息过后爆炸声响起,两人脚下的擂台裂开一条小腿粗细的裂缝,两人同时倒飞出去。

        

就在这时异变陡生,一直在台下观战的禄海道人突然动了,直奔李承风手中的轩辕剑抓去!

        

“不好!”福欣道人连忙飞出挡在李承风身前,用浮尘打向禄海道人的手。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