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男后菊调教&越看越湿的啪啪的小说校园

容州城上空,慕容英感受着对面踏步走来的陈沙身上冲腾的气势。

        

明明是刚刚成就的阳神境界。

        

居然给他一种莫名强大的既视感。

        

“自以为吃下了神通果实,成了神通主,突破到了阳神,成为阳神一层境界,就可以与我相比吗?”

        

慕容英浑身的法力都在发光,强大而霸道,双眼觑视着陈沙:

        

“在阳神这一境界,普天之下,只有同为正统道门的真传第一人,才可与我一战,就算你也是神通主,也是阳神,但境界的差距,神通觉醒的程度,都注定了,你敢跟我做生死战,你会死得很惨。”

        

当慕容英这种强势而又自信的嗓音传出去之后。

        

不远处的郭子英和其玉牌背后的方仙道诸多长老,也都听到了自家真传弟子的自信声音。

        

不必说,天底下最了解慕容英的当然是他们这些长辈了。

        

慕容英早年得奇遇,成为支离神通主,而后又得到掌教的倾心相传授,那只有掌教才可学习的“羽化飞仙经”,整个方仙道也只传给了慕容英一个人而已,是当做接班人来培养的。 

        

陈沙却是面色丝毫波动也没有,跟他吹什么,这些年来他是怎么走过来的,只有自己最清楚。

        

虽然现阶段因为元神高手频出,让他的实力和地位,短暂的不能够处于天地顶尖的行列。

        

但陈沙的心境,一直都是天下第一的心境。

        

现在是元神巨头们占据天地,那是因为陈沙还没踏入元神,等陈沙踏入元神,那他就是元神无敌。

        

现在虽然是初入阳神,也有横击任何同境界的自信。

        

“多话,你我皆阳神,全力大战,势必影响下方百姓,遭受无妄之灾。”

        

陈沙一步踏来,却是登空:

        

“往高天,我要你的命!”

        

呼啦~~

        

陈沙一踏步,就好像一个从地府之中走出来的幽冥君王,飞上到了上苍,一直飞到了立地万丈的罡风气流当中。

        

“你死还要挑地方?”

        

慕容英冷声开口,眸光紧紧锁定着陈沙飞上去的身影,身躯一动,脑海中的精神法力,立即在陈沙的背后幻化成了一口大钟悠悠而鸣,带着浩荡的神力,冲击向了陈沙的精神。

        

当!

        

这是方仙道的一门强大传承,拥有镇杀神魂的力量,慕容英这一手,是想把陈沙直接从高空中震荡的摔下来。

        

却不料。

        

一道道的钟声落在陈沙的体表,全都被陈沙的障服神通隔绝。

        

不过慕容英似乎也早有所预料。

        

身躯一动,身如蛟龙,手头法力涌动,全身都在绽放着羽毛般的光芒,在手中织就了一柄数十丈长的仙刀,同样飞上了万丈高空,带着一股刚猛无前的气势,就劈向了陈沙!

        

“慕容居然动用了《羽化飞仙经》之中的道术……”

        

这一幕落在玉牌背后的方仙道诸多长老们眼中,也是吃惊,但同时也生出了自信,毕竟这是掌教方衍赖之飞升的功法,终极思想,是奔着成仙去的。

        

其中的道术,带着凡俗间不可思议的力量!

        

这一刀,直接撕裂了虚空,隐隐让虚空间出现了裂痕,这本是元神级高手才能够办到的,却在慕容英的这一刀下出现了这样的影响。

        

撕裂虚空!

        

“道术是好道术,但用刀的手段差了点了!”

        

陈沙看着这一刀劈来,淡漠开口,丝毫不为之所惊讶,此时只有他自己才明白钟馗蜕变成为阎君后的阳神法身力量有多强。

        

钟馗在阴神境界,就可杀阳神二层,真正跨越晋升到了阎君轮转王之后,力量和质量的跨度有多大,只有接下来这一拳才能够让他清楚。

        

轰!

        

面对一刀,陈沙的法身上的阎君法袍在罡风中摇动,一缕缕的拳意从法身中每一处开始汇聚,延伸到了陈沙的手臂之上。

        

一臂探出,掌心张开,可见其中,黄庭二十四身神、六丁六甲、四值太岁、黑白无常、四大阴帅,钟馗等神灵,全都被如今的这位轮转王轮转在了掌心之中。

        

五指捏起!

        

便似乎捏起了陈沙距今为止修行的所有神灵,一拳直直迎击过去。

        

轰!

        

骤然间,天地万物都似乎在陈沙这一拳之下旋转,各种各样的神灵在这一拳下之下欢呼,天穹上狂风大作,光芒如星河。

        

轰!

        

这一刹那,两个如同两轮太阳在半空中炸开了。

        

两大阳神境界的交锋。

        

强大的阳刚法力,让天穹上多出了三个太阳,这种冲击力和影响,瞬息间以这容州城为中心,扩散向了周围十数个城池。

        

本来为了追杀姑获鸟,各大道门就出动了不少的高手,例如正一威盟道的真传大弟子许玄侠,还有神霄道的一些阳神长老……

        

总之,各大正统道门,如神霄道、方仙道、万象门、正一威盟道,元婴道的高手们,都在这方圆数十万里搜捕着。

        

因此,在容州城上方万丈天穹这里发生了巨大的法力碰撞后,瞬间就吸引了各大正统道门所有人的目光。

        

就连当时因为预知到雾州城有危险,专门避过了的齐仙儿,也在不远处的城池上方,刚刚斩杀了妖类得到了不少造化之后,此时竟然抬头,看着远方天穹上如海潮一般呼啸而来的一抹强光。

        

“阳神大战?!”齐仙儿直接察觉到了这股光芒背后的战斗波动:“跟大师兄许玄侠差不多,都是极致的天骄等级?到底是什么人?难道是他们终于围堵住了姑获鸟和神通果实,两个正统道门的真传第一人因为争夺神通果实,而大打出手了?”

        

齐仙儿猜测着,眼神变化:“如果我过去,能够捡到便宜吗?”

        

她在问自己的神通。

        

…………

        

而另一个方向,齐仙儿口中的大师兄许玄侠,以及正一道的另一位真传弟子周武侠,同样在几万里外看向了大战的容州城万丈长空。

        

“是方仙道的慕容英,难道是他找到了神通果实?”

        

“速速过去看看!”

        

……

        

一瞬间,因为强大到极巅的战斗波动,直接让方圆十数万里内的各路阳神高手,都察觉到了战斗,在这都在追踪姑获鸟和神通果实的特殊时候,全都像是闻到腥味儿的猫一样,朝着容州城奔赴了过来。

        

以阳神级高手的速度,即便是数万里距离,也不过半盏茶时间,就能赶到。

        

再加上许玄侠几个正一道弟子,本来就距离这里不远,两大道门苏醒之后的宗址山门,也隔了只有十来万里而已。

        

因此他们是最快赶到的。

        

“是正一道的许玄侠和周武侠!”

        

而在许玄侠,周武侠两个人来到这里的一瞬间,就为赵雄英、余人英以及郭子英几个方仙道的弟子看见了,脸色凝重:“他们也……”

        

却在几人正凝重忌惮许玄侠到来的时候。

        

轰!

        

所有人全都看向了天穹上接连爆发的太阳强光背后,也不知在盏茶时间之中,那天穹上的两个人以拳、刀碰撞了多少千万次。

        

哧!

        

只能模糊地看见,两人在半空中移形换位,在空中激烈碰撞了数次,而后再次分开,留下许多道残影,快到不可思议。

        

“嗯?”

        

一身正一华贵法袍的周武侠,看了一眼大师兄许玄侠,皱眉开口:

        

“这个跟慕容英大战的那究竟是什么人,看上去是个年轻人,但既不是神霄道的姬震,又不是万象门的方天都,更不是元婴道的孟少白,除了这三个道门真传大弟子,还有什么年轻人可以跟慕容英大战到这种程度。”

        

从他口里说出来的这三个人,再加上自己的师兄许玄侠,以及那慕容英,全都是正统道门的真传第一人,没意外的话,未来的五大道门掌教候选人。

        

换句话说,这五个人就是道门年轻一代里的牌面,无可争议的年轻一代最强几位。

        

而那正在大战中的,好像是个没名没姓的神秘道士?

        

居然能够和慕容英打的不分高下……

        

轰!

        

正注视着,天穹上的慕容英和陈沙在碰撞了不知道多少次,各自施展出拳法刀术之后,都短暂的分开了。

        

慕容英面无表情,感觉到了陈沙的强大,同时也感受到了下方同样与自己是一派真传第一人的许玄侠的到来,更是心头升起难以形容的严肃。

        

姬震、许玄侠、方天都、孟少白,再加上他慕容英,即便不属于一个时代,但因为身份和地位的相似性,一直都会被人拿来做对比。

        

现在许玄侠来了,若是被他看到自己这么久还杀不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恐怕以后要沦为年轻巅峰几人之中的耻辱了。

        

“哼!”

        

慕容英冷哼了一声,伸手一弹掌上的道兵仙刀,使之发出长鸣:“法身对抗结束了,你不是刚得到了神通果实吗,那就看看我的支离神通,到底能不能把拥有障服神通的你肢解了!”

        

原来,他因为自傲,在刚才一直都没有用最自信的神通之力,只是想利用单纯的法身法力,就把陈沙击杀,但结果却让他有些难堪。

        

陈沙的法身法力,明明只有一层境界,却出奇的强大,竟然可以跨境界与他交手。

        

“支离!”

        

一声冷喝,慕容英挥刀便出现在了陈沙的面前。

        

这一刀之下,还未加身,陈沙便感觉到了自己的法身和肉身,都要四分五裂开来,一股神通之力,直接以这片方圆百丈为领域,扩散到了每一粒微尘之中,连微尘都在这一刀之下,被肢解开来了,零落洒落!

        

咔嚓~~

        

陈沙敏锐感觉到了自己体表的“障服神通”金光,居然如同铜镜一般,出现了一道道的裂痕,他瞬间就意识到了,这是自己刚得到了障服神通,觉醒程度不能够跟浸淫神通几十年的慕容英比拼强度。

        

陈沙平静开口:“刚才问你下辈子要当什么,你还没回答呢。”

        

眼看着体表的障服金光出现了一条条的裂纹,陈沙单手朝着脑后一抓,将那个大转轮摘了下来,单手转动,挡在这一刀的面前……

        

慕容英一刀劈下在了这个大转轮上,眼前顿时一片恍惚,耳旁本应出现陈沙被肢解的四分五裂的惨叫声,却取而代之的是……

        

他面前是一片片的黄色沙漠,再一俯瞰,一道道的黄沙吹过,他居然变成了一头沙漠里的苍鹰……

        

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连慕容英都觉得自己真是一只苍鹰。

        

旋即他意志大震:

        

“是道术,我被他那个转轮拉入了道术领域,这一切都是幻觉……”

        

才意识到这一点,眼前一黑,灵魂再次跌入了一个漩涡当中,意识正处于恍惚状态,居然发现自己用尖嘴顶开了一个蛋壳……

        

他变成了一只白鹭幼崽……

        

再一瞬间,他又被吸走,意识复苏,睁开眼睛,变成了一个刚从羊肚子沾满羊水跌出来的小羊羔,砸在了大地上,歪歪扭扭用尽力气想要站起来……

        

它在足足用了一两个时辰在站起来后,本能的就去要吸吮母羊的奶水……募然间,他惊醒,自己是慕容英……

        

可当他意识到自己是谁的时候。

        

天穹上一个转轮再次转动……

        

就这样,慕容英一会儿变成了一只羊,一会儿变成了一只苍鹰,一会儿又变成一只蝴蝶,然后又变成一只甲虫,然后是鳄鱼、狮子、蛟龙、大蛇……

        

每当他意识到自己是谁,就会重新经历投胎一样,经历不同的出生方式,或胎生,或卵生,或湿生,或化生……

        

用轮回轮转,胎卵湿化,磨灭一个人的真灵和真性情。

        

这就是轮转王的神职。

        

…………

        

但其实,在外界,只不过是一个呼吸的时间。

        

在所有人的视线看过去,眼见着慕容英就要以支离神通,占据绝对优势,将陈沙斩杀的时候。

        

陈沙只是取下了脑后的转轮,挡在这一刀之下,慕容英的神魂就好似离开了身体一般,双眼无神,眼中瞳孔一会儿变成竖立瞳孔,如蛇一般,一会儿又变成如鹰一般,仿佛在不断的经历不同的轮回生命……

        

而在他意志被拉入道术“轮转世界”的第一个呼吸。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