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美女的胸罩扒了摸&穿带有假阳根的内裤出门小说

      

电梯轰然一晃,停在了47层。

        

……

        

观光电梯对面,市政大楼楼顶。

        

琴酒远远望着那一架停下的电梯,目光森冷,他伸手入怀,很快取出手机,给boss发邮件。

        

旁边,伏特加小心翼翼地举着望远镜,望向电梯。

        

看了两秒,忽然呆住。

        

……乌佐怎么还活蹦乱跳的。

        

“……”

        

伏特加担心大哥对他的枪法过于自信,打偏了而不自知,小心提醒:“老大,他还没死。”

        

……快补一枪,不然就跑啦!乌佐那么狡猾,跑了以后上哪找他。 

        

琴酒一边敲字,一边烦躁地点了一根烟。

        

感受到了伏特加话里一丝细微的拱火,他冷嗤一声,平静下来之后想明白不少事:

        

“乌佐手里有炸弹的布局图,不会不清楚这一系列的爆炸,是为了把人逼到电梯里狙杀。

        

“他几个小时前就到了会场,如果是为了拯救雪莉,早就能让她暗中离开,可现在,乌佐故意让雪莉暴露在我们的视线中,又刻意打断……这是对我处刑方式的挑衅。”

        

——乌佐那个混蛋,一定是发现雪莉之后,突然有了灵感,觉得一枪打死她实在浪费,于是公然跑来抢人头。

        

“他那些所谓的‘艺术’,平时能达成任务,我懒得管——可现在,他竟然敢直接插手我的任务。”琴酒咬着烟蒂,神情阴冷,“跟那群情报分子在一起待久了,果然会变得目无法纪……今天没有像样的惩罚,他恐怕不会把这当成一回事。”

        

剩下的话,琴酒没有说出来。

        

乌佐似乎并不畏惧死亡,所以惩罚没必要从这方面入手——既然乌佐喜欢暗杀任务,那就让boss切断他的所有任务渠道。

        

这件事,只有那位大人才能办到。

        

琴酒理智地想:如果只是自己停发任务,朗姆那边趁机抛一些暗杀名单引诱乌佐贴近,就太令人恶心了……但如果boss发话,就算是朗姆,也别想插手。

        

……

        

琴酒很快在邮件里说明了现在的状况,当然,隐去了那一点小小的派系之争。

        

然后狠狠按下发送。

        

伏特加虽然具备一定的读心功能,但毕竟还没有神奇到能够一眼看穿琴酒的思想。

        

何况现在,周围天色昏暗,并不方便观察表情。

        

于是他只听到琴酒说“必须要惩罚”。

        

然后等了半天,没等到下文。

        

伏特加:“……”大哥?

        

正在犹豫要不要继续冒险拱火。

        

这时,伏特加余光一晃,忽然感觉有哪里不太对。

        

他倏地转过头,就见旁边,楼顶的广告牌后面,不知何时探出了一只漆黑的脑袋。

        

——有一只猫正在偷瞄这边。

        

隔着七八米,昏暗的光线中,猫的眼睛就像两颗幽绿的星星,直勾勾地盯着琴酒手中的枪。

        

发现伏特加在看他,猫的脑袋一偏,视线又很快落到了伏特加身上。

        

伏特加:“……”原来只是一只野猫。

        

他暗暗松了一口气,有些迁怒地抬起手,隔空做了个驱赶的动作。

        

猫眨着眼睛看了看他,忽然跃下广告牌,哒哒跑了过来。

        

伏特加:“……?”

        

……这猫该不会是蹭饭蹭习惯了,以为自己刚才招手,是在邀请它开饭吧!

        

伏特加正想出声把这只胆大的猫惊走。

        

但这时,他忽然看清了猫的花色。

        

——黑猫,白爪。

        

除此之外,没有一点杂色。

        

伏特加一怔,总觉得前一阵,自己好像见过一只同款猫,体型也差不多就是这么大……

        

等等?!

        

伏特加忽然想起来了:

        

这不就是以前那一只趁他去交易、抢占了他的驾驶座,以无耻手段蒙蔽了琴酒大哥的双眼,导致大哥突然骂他“还不如一只猫”的混蛋猫吗!

        

……怎么这么阴魂不散?!

        

……

        

伏特加想起这些不悦的往事,幽幽盯着乌云踏雪猫,像个正经干部一样,推了一下鼻梁上的墨镜。

        

镜片劈咔闪过一道反光,掩盖了伏特加眼里的丝丝杀意。

        

不过,身为一个在组织里苟活了这么多年、经历过无数大风大浪的男人,伏特加并没有立刻动手。

        

他心情复杂地盯着那一只嚣张跑近的猫:“……”

        

虽然花色一样,体型也差不多,但其实未必就是同一只——毕竟伏特加也没认真研究过猫的长相,在他眼中,除去毛色,所有猫其实都长一个样。

        

伏特加:“……”而且,刚才没能杀死雪莉,也就意味着现在还是任务时间。

        

猫又不像想象中那么好抓,万一自己为了抓猫,弄砸了任务。猫固然难逃一劫,但他也又要被骂不如猫了,甚至可能迎来大哥的子弹……他伏特加的地位,怎么能跟区区一只猫一样!这是耻辱!

        

……

        

在伏特加纠结的时候。

        

琴酒发完邮件,也忽然感觉有东西凑近。

        

他心情正差,于是转头望去的同时,顺手从怀里取出一把枪,回手就是一枪。

        

“砰——”一声枪响。

        

回音落地时,琴酒也正好完全回过了头。

        

仔细一看,枪击的方位,并没有血液飞溅,也没有可疑人员倒地。

        

短暂疑惑了0.1秒,琴酒放低了视线,忽然发现子弹路径的正下方,立着四只诡异的白爪。

        

……不对,仔细一看,爪子上面还有一只黑色的猫。

        

一只眼熟的乌云踏雪猫。

        

……

        

猫感受着从上空掠过的子弹,呆了一下,步伐一僵,抬起的爪子暂时顿住。

        

它抬起脑袋跟琴酒对视,停顿片刻后,发现琴酒没有继续丧心病狂地用子弹打猫,于是放弃了“冲到阴暗角落、变身豹子再杀回来”的planb,继续试探着挪步。

        

琴酒盯着这只眼熟的猫,冷眼看着它走近。

        

几步之后,忽然发现猫嘴里,好像叼着什么东西,像是要凑过来给他。

        

“……”

        

琴酒还记得这一只打起架来格外与众不同、会用空翻和手刀袭击同类的神奇的猫。

        

正好“那位大人”还没有回信,闲着也是闲着……

        

他于是没有阻拦猫的靠近,弯下腰,顺手取下了那一张它带过来的字条。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