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士生物老师上课自慰出白浆&强制高潮G点痛苦惩罚龙宸

     

白玉楼和善一笑,看向霍勉之道:“霍大人,大伙儿心里都在犯嘀咕,这户曹是郡丞所辖,你了解情况,不如由你向大家解释一下。”

        

“好。”霍勉之起身来,拱手笑道:“诸位,一言概之,今日的宴会,只为一件事情,那便是还田。”

        

许多人还没听明白,霍勉之道:“大理寺的云大人已经查明,罪官公孙尚和乔明水等人,与辽西上下诸多官员沆瀣一气,对辽西的百姓横征暴敛,更是利用各种手段,巧取豪夺,从诸位手中夺取了大片良田。身为大唐的官员,不思为民谋福祉,却利用职权巧取豪夺,实在是罪责深重。”顿了顿,含笑道:“大家也都知道,辽西最近连续发生几桩大案,朝廷派来钦使彻查,案情也都真相大白。年后已经派人将诸多罪官押送京都,交给朝廷处置,他们的赃物也都被查获。”

        

众人顿时一阵交头接耳。

        

“都静一下。”尤富水高声道:“大家听郡丞大人说。”

        

厅内静下来,霍勉之才继续道:“宅邸家财自然都是充公,不过他们巧取豪夺获取的田产,却要另行处理。经过我们的商议,郡守大人和秦将军都觉得,被夺去的田产,都该物归原主。”

        

此言一出,不少人都是震惊的赫然站起身。

        

“大….大人,您说的是真的?”

        

“这…..这怎么可能!”

        

白玉楼含笑道:“大家不要激动,听霍大人说明白。”

        

在场众人这时候都是激动兴奋起来,不少人只觉得自己是不是耳朵不好使,听差了霍勉之所言。

        

“辽东军是东北驻军,职责是护佑东北四郡的安全。”霍勉之缓缓道:“不过林子大了,难免良莠不齐,其中有极少部分的将官连同地方官吏对各处良田巧取豪夺,有违国法,罪不可赦。接下来户曹会仔细清查,任何田地,涉及到地方官员和辽东军将官,都将收回,物归原主。”看向端木相,含笑道:“譬如公孙尚向端木老爷索要的寿礼,那一百亩良田,都会归还给端木家。”

        

端木相欣喜万分,感激道:“诸位大人明察秋毫,老…..草民感激不尽。”

        

“所以接下来一段时日,需要大家配合户曹。”霍勉之道:“不过话说回来,如果是被官员和将官蓄意侵吞的田产,可以归还诸位,但是诸位主动交易过的田产,就不在此列之中。”

        

众人纷纷道:“那是自然,那是自然。”

        

“此番郡守大人会借此机会,再一次检地,辽西郡耕地数量都会登录在册。”霍勉之道:“诸位收回的田产,都会颁发地契,有了地契在手,官府会保障诸位对土地的所有权。”

        

众人都是一阵欢呼,赞誉之声络绎不绝。

        

本来许多人

        

都觉得宴无好宴,今日宴席,即使没有性命之忧,肯定也要大出血破财消灾。

        

谁也没有想到,官府竟然主动退还田产,这是做梦都想不到的事情。

        

白玉楼咳嗽几声,众人立时静下来。

        

“我知道,诸位的族人中,曾经有不少为朝廷效命,在各地为官,也有在京都当差的。”白玉楼缓缓道:“你们都是世家大族,朝廷也有恩待,免除了不少家族的赋税徭役。”抬手抚须道:“说句不好听的话,在座的诸位都是辽西的名门望族,你们这些家族所拥有的田产,占了辽西良田近半之数,可是许多家族却从未缴纳过赋税,更是没有服过徭役,所有的赋税徭役都摊派在普通百姓身上,朝廷带你们恩待有加,诸位却似乎没有想过为朝廷分忧。”

        

在场的大都是聪明人,白玉楼此言一出,大家都明白是怎么回事,本来一片欢腾的气氛,一时间就显得凝重起来。

        

“大人,世家不纳粮,这是自古就有的规矩。”一名老者起身来,拱手道:“世家子弟苦读诗书,为朝廷效命,治理天下,这已经是尽了本分,若是……若是再缴税服徭役,是不是有些说不过去?”

        

众人纷纷称是,有人跟着道:“大人,士农工商,各司其职。世族读书为官,教化百姓,这便是对朝廷尽了忠,若是我们也都服徭役,与平民百姓就没了区别,体统也就乱了。”

        

“有道理,有道理!”忽听得一阵清脆之声响起,众人循声看去,却只见一名年轻人从门外走进来。

        

来人不到二十岁年纪,一身便服,眉清目秀,皮肤微黑,脸庞棱角分明,年纪虽小,但却有一股与年龄不符的老成,那双眼睛宛若夜空中的星辰,明亮灵动,但目光所及,却又是异常犀利。

        

在场众人大都是疑惑,心想这突然冒出来的又是哪家子弟?

        

“秦将军!”白玉楼和霍勉之却都已经向来人拱手行礼,白玉楼含笑介绍道:“这位是龙锐军中郎将秦将军!”

        

秦逍大名,广宁城内自然是无人不知。

        

白玉楼这一介绍,许多人都是大感惊愕。

        

秦逍名声在外,平江南之乱、斩渤海世子、定黑山、入辽西,哪一桩都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事情。

        

虽然大家都知道秦将军年纪不大,但此刻看到名声赫赫的秦将军竟然如此年轻,都是难以置信。

        

回过神来,众人纷纷起身行礼。

        

只要不是傻子,谁都知道如今辽西郡真正的主人就是眼前这位年轻人。

        

“大家都坐。”秦逍抬手示意众人落座,霍勉之已经上前将秦逍迎了过去,落座之后,秦逍才笑道:“刚才有人说士农工商,应该各司其职,这话还真是不错。大唐将士保家卫国,首要的是手中有

        

兵器,读书人读书为官教化万民,自然需要手中有书,而农民要务农,自然就需要土地。诸位都觉得自己是以读书为首要职责,那么多给你们一些书卷就好,要那么多两天做什么?毕竟你们并不耕田犁地,书籍归你们,田地是否就应该分给农民?”

        

此言一出,众人都是微微变色。

        

“今日之事,我本不该前来参与。”秦逍道:“不过这次偿还良田,起因是辽东军中有不法将官巧取豪夺田地,事涉军方,本将也是行伍中人,今日过来,也是向大家表个态,如果大家以后发现龙锐军中有任何人霸占夺取土地,立刻禀报过来,本将绝不会轻饶。本将可以向诸位保证,绝不会从辽西世家手中拿走一块田地。”

        

众人还来不及喝彩,秦逍脸色一沉,冷声道:“诸位中间也许有人有所耳闻,辽西已经在筹划施行均田策。均田策说起来很复杂,白大人和霍大人自会颁布告示,向所有人说明白。不过在我看来,均田策其实很简单,归根结底,就是做到在土地上一视同仁。均田策一旦施行,要让百姓有田可耕,无论拥有田地者是谁,都要按田缴纳赋税。你有十亩田,就按照十亩田缴税,有一千倾,就按照一千顷缴税,不会因为身份厚此薄彼。”

        

众人听得秦逍语气坚定,不怒自威,一时间都不敢吭声。

        

“至于服徭役,人人有责。”秦逍道:“我知道诸位世家大族的人自重身份,觉得服徭役与身份不符,这也没问题,若是谁不愿意服徭役,可以交一笔银子给官府,官府会用这笔银子帮你们雇人替代,有人愿意帮你们出力,你们付银子就成。”

        

这要是换做从前,官府逼迫世家纳税服徭役,定然会引起世家怨愤,甚至会联起手来与官府相抗。

        

不过遭受过军阀打击的东北门阀,早已经没有了曾经的傲气凌人。

        

有人心中已经在盘算,如果官府当真将被夺取的良田返回,即使缴纳赋税,也远比现在所拥有的田产利益高得多,其实对世家来说,有利无害。

        

只不过世家服徭役,还是让众人拉不下面子。

        

世家有世家的脸面,谁也不愿意自降身份,去与平民百姓一同服徭役。

        

不过秦逍告知可以缴纳一笔银子雇人服徭役,却是让众人松了口气,花银子买体面,倒也不是不可以。

        

有人心里却是更想得开。

        

白玉楼和秦逍今日所言,至少确保了世家对自家田产的所有权,即使缴纳赋税,也远比辽东军对世家横征暴敛强得多,在这种条件下,从辽东军和龙锐军中选一方支持,那是毫无疑问要竭力支持龙锐军。

        

有人甚至想着,也幸好秦逍控制了辽西,这才能让辽西的世家收回田产,返回田产的消息一旦传出,只怕东北其他各郡的世家豪族将会对辽西世族羡慕不已。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