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汉征服娇妻/贵妃嗯啊H侍卫

陶然问黄毛,他可能预见这次游戏结果?

        

黄毛告知,他的加成很坑。不但只能感知第二日某人的某个画面,一天还只能感知三回。今天他已经用掉了三次机会。

        

他只知道ran,周畅和老虎明天都还活着

        

三人闻言,均表示既然他们能活,也会全力保证大家都走出这一层。

        

八人相互打了气, 士气高涨起来。

        

刚刚系统有提示,淘汰率越低的队伍,获得的奖励将越大。如果队伍此行无淘汰,可以获得系统额外奖励。所以为了之后更好活下去,大家都想好好努力一把。

        

一行人按着陶然的分配顺序,在门前站定后,准备出发。

        

大门一开, 陶然就带着小雯站在了最前面。

        

大风刮来, 小雯一抖。

        

陶然将她紧紧揽住, 给了她安全感。让她走前面,就是要让运气极佳的她选路来着。

        

用窗帘兜着头的小雯立马就做好了决定。

        

往左!

        

绳子一拉,陶然率先走出房门的同时,计时也开始了。

        

狂风掀来,一阵大过一阵。

        

几乎让人举步难行。

        

之前设想的八人队伍没法成形,只能聚成一团,顶风往前。

        

然而,不但有风,还有重雾。

        

之前在房间里看尚有一米能见度,现在倒好,最多只能勉强看见脚下和面前三十公分范围,其他啥也看不清。

        

如此这般,全靠摸索了。

        

就是陶然,精神力放出去的效果也不大,比其他人好不到哪里去。

        

她只能感应到四周都阴森森的

        

大家都一人拿了一根藤条,一边往前甩,判断可有障碍陷阱, 一边慢慢往前。

        

坑坑洼洼, 起伏难走的路面极大影响了大家的判断,就这么往左前方挪了四五分钟,他们实际也就只走了十几米。

        

风量总算变小不少,大伙儿都睁开了眼。

        

然而雾气却愈加浓重,几乎伸手不见五指。

        

队伍中间的小远脚下一绊,奇怪的是,后面几人就不约而同全都一个趔趄。

        

老鹰虽机警避过,却拉不住左右这么多人,最终几人一齐摔了。

        

“我x!什么鬼!”老虎骂骂咧咧。

        

“好粗的树藤。”周畅看着地上那玩意儿来了一句。他还没意识到,突然之间,能见度就有一两米了。

        

然而一秒过去,没人接他的话。

        

空气有几分冷凝。

        

什么样的树藤,会动?

        

难怪刚刚他们会一起摔,不是他们不小心,而是这玩意儿主动到了他们脚下!

        

什么样的树藤,会变粗?

        

他们眼看着面前原本才一手掌粗的“树藤”跟吹气一样变成了半米粗。

        

那黄不拉几,泥土枯叶色的树藤, 正在他们跟前游走,正在把他们圈起来!

        

树藤成精了!

        

不,因为它的游走,终于,它的面目移动到了八人正前方。

        

“”大家都有挺多话想说的。想感叹,想骂人,想尖叫,可一时,大家都选择沉默。

        

大家也有挺多事想做的。想回跑,想出击,想躲在别人身后,可暂时,大家觉得还是别轻举妄动。

        

面前的,哪里是树藤!

        

这是条一米多粗,几十米长的蛇!

        

就是电视剧里的白素贞露了真身,恐怕也没它大!

        

它那嘴要张大了,至少一口可以吞三个人!

        

那蛇的嘴正一开一合。

        

开合之间,它吞进去的全是雾气。

        

现在,能见度有三米了。

        

八人都知道自己斤两,哪能是这大家伙的对手,非到迫不得已,自然不打算先动手。

        

大家几乎是不约而同把手放在了兵器上,随时准备出击。

        

陶然想着,或者等会儿让老虎他们出击之时,她可以利用自己黑猫的身手,先跳上巨蛇脑袋,出其不意攻击它的眼?

        

然而,又是五秒过去,众人发现,在他们静观其变的过程中,那蛇只是把他们圈起之后,就一动不动了。

        

“姐姐,我们走吧。”最先开口的是马小远。他轻轻来了一句。

        

“嗯。”陶然向那蛇抱了抱拳。

        

那蛇竟是再次开始了游走,随后蛇身打开了一个口子。

        

这么好说话?那它为什么把他们圈起来?圈了他们几秒又放了他们?显然有什么缘故在里面。

        

这个时候也没时间多想,陶然几人赶紧走。

        

那蛇猛地一动,陶然刚要挥出手里藤条,却发现它只是张口又是一次巨吞。

        

那一下,大量雾气再次被它吞下。

        

有那么一秒钟,陶然看到了前方几米外,如之前猜测,这一整片深不见底的幽深密林。

        

所以这蛇,这一口是帮他们看路的?

        

谢过巨蛇,雾气再次变浓。

        

密林范围不小,差不多整个两百七十度都是。怎么走?

        

陶然刚要让小雯再次感应下,走在了第四个的马小远轻轻来了一句:“我们直走吧。”

        

陶然多看了他一眼。

        

这孩子一直很安静。但大家变沉默后,他反而是拿了两个主意。

        

小雯也点了个头:“我没意见。”

        

哦?

        

陶然挑了下眉。也就是说,小雯的感觉和马小远的建议是一致的?

        

那就直走了。

        

果然,一直走到密林时,那巨蛇也没有任何下一步动作。

        

林子的雾气倒是没有外边严重,众人决定,还是不能聚成团一起走,探路范围越大,碰上的危险也越大。

        

他们还是回到了原先设定的队形。

        

精神力放到最大的陶然走第一个来探路。

        

事实大家心里都有一个疑问。

        

看时间,已经过去了二十分钟。九分之一。

        

现在,他们要去的是十八层。

        

是要往上的。

        

可现在,他们却在穿林。

        

他们怎么往上?

        

楼梯在哪儿?

        

他们慢慢往里走,又十分钟过去了。

        

树林里的植被颜色越来越鲜艳,各种奇异的花草,硕大且漂亮的蘑菇,一团团的雾气。

        

怕附近有毒瘴,陶然找出了防护面罩戴上,又把包里的几个口罩与队友分享了。大家有物资的都共享了下,皆是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

        

事实证明他们的准备很明智。

        

突然之间,一群毒蚊出现,直直冲他们飞了来

        

每一只巨蚊身上都有红紫线条花色,一看就有剧毒。

        

每一只都比手掌还大,尖细的吸血刺足有十厘米长。

        

他们这群普通人,从没如此清晰看清过蚊子构造。

        

尤其是蚊子的口器。

        

上颚末端宽如刀,内有细锯般的齿,发出嗡嗡声,横冲直撞就要用那注射器般的口器来取血。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