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教美人(H)&yin荡滥交纯肉np

    

大宴会厅里,看着高文一行人离去的背影,尼普顿一句话也说不出。

        

甚平阻拦在他的面前,他的儿子们拖住了他的尾巴,他……根本没有行动的力量。

        

一时间,尼普顿突然觉得,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而不是一场戏。

        

那自己……。

        

自己就真能做出什么行动么?

        

毕竟演戏也好,真实也好,触怒天龙人都只会迎接屠魔令,换来鱼人一族的覆灭罢了!

        

没人知道这一瞬间的尼普顿思索了多少东西,他是龙宫城的王,是数百万人鱼当代唯一的领袖,他心头背负了太多东西。

        

他想到,人鱼王国毕竟是世界政府加盟国之一,而且加入加盟国已经有二百年了。

        

他知道,随着时间的推移,哪怕没有今天,鱼人主战派与主和派之间的矛盾也会更大!

        

他知道,主战派是赢不了的,因为主战派虽然占据了人鱼世界几乎一半的力量,但他们和整片大海相比,弱小的就好似鸿毛!

        

如果主战派赢得了鱼人岛的统治权,接着疯狂的向人类世界彻底宣战的话。

        

世界政府只需派青雉乘坐镀膜小船潜行到鱼人岛外围,释放一发定向的暴雉鸟,鱼人就将被困深海,成为冻结在海底的永恒冰晶艺术品的一部分!

        

白胡子会为鱼人岛同世界政府全面开战么?

        

或许他会,可就算白胡子真的开战了,那作为战场的鱼人岛,又会被破坏成什么样子呢?

        

至于主战派一直以来都自视甚高的理由,鱼人的腕力是人类的十倍?

        

呵,这种理由与其说是理由,不如说是吹嘘,因为在这片大海上,起点的远近,从来不会影响到与终点的距离!

        

拿普通人鱼和普通人类农夫相比,那就是在耍流氓,你怎么不拿鱼人里的强者去和卡普,和战国,和萨卡斯基,库赞,还有波鲁萨利诺去比?

        

鱼人可以和人类比腕力,人类就不会和鱼人比数量么?

        

至于游曳在这片大海深处的无数巨型海王类,他们的确可以一用,但那只会让人类警惕起来!

        

倘若掌握海王类就能统治全世界,那海王波塞冬就不会是三大古代兵器之一,而是唯一凌驾于一切之上的权利密码了!

        

没有海王类的鱼人岛,过去二百年都能相安一隅,和平发展。

        

可若是尝试掌握海王类,企图积蓄更多更危险的力量的话……。

        

那鱼人岛迎接的就不会是如今被罗杰掀起的大海贼时代,和区区每月几万的过境海贼了。

        

到那时,人鱼岛面临的将是世界政府的全面力量!

        

是,鱼人岛可以搬迁,可以躲进新世界,隐匿于深海,但没有了阳树夏娃哺育的鱼人们,我们的后代真的还能拥有与我们相等的力量么?

        

而且,失去了阳树夏娃根系之间的地理环境以后,海王波塞冬的力量还会降临在鱼人的公主身上么?

        

那都只是猜想罢了,但身为鱼人的王,尼普顿必须考虑这种可能!

        

他要的是族群稳定的发展,是鱼人一族整体的安稳延续。

        

鱼人岛在能固定产出波塞冬这件远古兵器的情况下,无论最后占领世界的是哪一方势力,他们都会需要波塞冬的力量。

        

只要鱼人不站在浪潮的巅峰,只要鱼人理智的考虑跟随的对象。

        

那么依靠波塞冬,依靠鱼人天生的水性,鱼人永远都会是各大势力的座上宾,或者是一份子!

        

而现在……。

        

看着宴会厅内数十万心情莫测的同族,尼普顿艰难的叹了口气。

        

自己这位新时代的鱼人之王,这么快就面临最后的抉择了么?

        

那么问题来了,自己还有的选择么?

        

高文圣这位朋友看似温和,实则处处抢占先机与主动权,无论话语,还是决定,他根本没有为自己留下选择的余地!

        

尼普顿不蠢,那他为什么不断同意高文的决定?

        

因为迄今为止,高文的决定无论他同不同意,高文都能靠自己将那些决定实施下去!

        

高文想要查清乙姬的死因?

        

可尼普顿比任何人都知道,乙姬真正想要的是和平,当年可是乙姬亲自对他说,让他放下调查,以免鱼人岛内部生乱,破坏了稳定格局的!

        

但自己不同高文站在一起,高文就不能查了么?

        

至于范德戴肯九世,尼普顿知道,高文圣怎么可能是为自己这个新朋友的女儿杀他!

        

高文圣难道真就不知道白星的身份么?

        

自己不蠢,高文更不会蠢啊!

        

那么,他作势假意迎娶白星,自己为什么要同意?

        

因为就算自己不同意,高文就不能直接将白星带走么?

        

就像现在,假如一切不是演戏,那自己就真能拦住一个天龙人对白星的抢夺么?

        

就算他们拦住了,也将高文杀了,那鱼人岛不也没了么?

        

高文与白星制定假婚约,的确能逼出范德戴肯,但高文直接带走白星,将女儿带去陆地。

        

那范德戴肯不也会跟着白星的脚步去往陆地么?

        

到那时,范德戴肯一样跑不了!

        

尼普顿什么都清楚,所以他现在的心里才五味杂陈,只有他自己知道,他这短短一天究竟都想了多少。

        

不过归根结底,若没有穆斯加鲁德的那一跪。

        

或许尼普顿还真未必做得出如今的决定!

        

那一跪是什么?

        

是天龙人高文方面势力对鱼人整个种族表达的尊重!

        

而那份尊重,已经足够尼普顿确认,未来他能通过天龙人高文方面的势力得到什么了!

        

的确,那一跪有可能虚情假意,有可能只是为了拉拢自己,更有可能是为了拉拢甚平和白星,还有鱼人岛的民心。

        

但那是天龙人,如果他们不重视自己,不重视鱼人岛,如果自己等人在他们的目标和版图里没有足够高的位置。

        

那就算是逢场作戏,他们也根本没必要演!

        

尼普顿很清楚自己该做什么,当天龙人没有将目光放在鱼人岛上时,他或许还可以像过去似的,见一见洛克斯,见一见罗杰,见一见白胡子,见一见龙,来思索一下自己的落子。

        

但当天龙人里如高文这样,愿意给鱼人岛尊重与安稳的圣站出来以后,他就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了!

        

因为不选择高文,那高文能带给鱼人岛好处,就也能为鱼人岛带来截然相反的坏处!

        

想到这里,尼普顿深深地吸了口气,他轻轻摇动尾巴摆脱儿子们的束缚,又推开甚平。

        

对甚平重重的点一点头之后,尼普顿来到白星面前。

        

看着只比自己矮上一两米的女儿,尼普顿苦笑一声。

        

现在,女儿还比自己矮,但等到将来,只需要几年以后,女儿就会比自己更高了呢!

        

于是他温柔的伸出右手,轻轻揉了揉女儿粉红色的长发。

        

“白星。”

        

他问道。

        

“你……确定自己真的向往陆地和阳光么?”

        

“当……当然!”

        

白星果断的点了点头,接着忍不住看向天空。

        

在她那双皎洁的瞳孔里,尼普顿看到了浓浓的向往之色。

        

见此,尼普顿重重的点了点头,此时此刻,鱼人岛上还会有无数孩子和自己女儿一样,向往着那片陆地吧?

        

既然如此,身为鱼人一族的王,就让自己借助高文大人的力量,为鱼人一族的未来送上一份大礼吧!

        

只见尼普顿豪迈的笑了起来,接着他将女儿抱进怀里。

        

轻轻拥抱了自己的女儿之后,尼普顿松开女儿,小声说到。

        

“既然真心向往陆地,那在这之后,你就到高文大人的船上去吧!

        

他……虽然霸气外露,但他如今的作为只能证明,对待人类以外的种族,他也有足够温和的一面。

        

凭你的身份,我相信,高文不至于让你受到伤害!”

        

“哎?”

        

白星惊了

        

我的身份,我有什么身份?

        

高文大人的未婚妻么?

        

可那不是演戏么?

        

这也不是说好的剧本啊?

        

可还没等白星从惊讶中走出,尼普顿便稍稍远离白星,只见他重新按照剧本,愤忿而无奈的大吼道。

        

“我的子民们!

        

我……恐怕无法拒绝天龙人的决定,那只会给鱼人岛带来灾难!

        

我们真的要做好搬迁到陆地的准备了!

        

白星,至于你……。

        

你就跟在高文圣的身边吧!”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