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女朋友下面她夹我的手&大学宿舍一主四奴刘佳

       

申白研的意见重要吗?

        

那无疑是不重要的,洛言只是来通知她一声,并不是找她商量,当然,意思是这个意思,态度还是需要温和一点,这就是说话的艺术, 没必要把气氛搞得太过尴尬,这对双方都不太好,容易把人逼死。

        

洛言缓缓起身,拿起一旁申白研用过的茶杯直接喝了一口,润了润喉。

        

申白研看到这一幕,柳眉轻蹙, 不过并未开口说什么,大不了这杯子不要了, 冷漠的盯着洛言, 追问道:“你的消息确定吗?别千里迢迢过去,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

        

“你觉得我会打没把握的仗吗?消息基本已经确定,而且其中最重要的一个人物也找到,现在只需要等待另一个人的出现,便可以收网了。”

        

洛言把玩着杯子,轻声的说道。

        

相比起兵魔神和蚩尤剑,那滴女神之泪所化的小黎才是洛言最关心的。

        

她不出现,洛言暂时不想动。

        

毕竟这片天地太多的事情与这位九天玄女有关系,而这滴眼泪是洛言目前唯一能找到与其有关的人,哪怕只是一滴眼泪所化,可应该也知晓不少事情。

        

“什么人?”

        

申白研开口询问道。

        

洛言轻声的说道:“楼兰的使者,他可以带领我们寻找到楼兰。”

        

“另一个呢?”

        

申白研盯着洛言,追问道。

        

“另一个……不好说,我不知道她是否会出现。”

        

洛言握紧了茶杯,有些迟疑的说道。

        

剧情是否还会依照原著进行,这一点洛言没有把握,对方若是真的出现还好, 若是一直不出现,那只能到楼兰去寻找了,这滴女神之泪好像与楼兰那座女神的雕像有关系。

        

摇了摇头。

        

洛言将茶杯放下,迎着申白研冷淡的眸光,笑道:“不管如何,先过去看看再说,你准备准备,过两日咱们便出发。”

        

申白研没有在说话,垂下眸光,看向了手中的书籍,不再理会洛言。

        

洛言也没有打扰对方,他知道申白研在装模作样,不过女子的脸皮向来很薄,没事不要犯贱的去揭开这层薄纱。

        

待得洛言和大司命离去。

        

申白研才抬起头,看着离去的二人,眸光微闪,低声自语:“楼兰……好像在哪里看过。”

        

她曾经也追寻过这些传说,只是后来, 因为修炼的功法缘故,她陷入了长时间的沉睡之中, 借此缓解岁月的流逝, 同时等待苍龙七宿开启的时日,毕竟相比起那些虚无缥缈的传说,苍龙七宿更加有迹可循。

        

当世对其了解的人并不在少数,申白研自然也是其中之一。

        

……

        

除了院子。

        

大司命撑着小蛮腰,身姿呈现曼妙的曲线,站在洛言身前,像极了一朵妖冶的黑玫瑰,致命又迷人,冷艳的眸子直勾勾的盯着洛言,追问道:“楼兰的事情你不怕东皇阁下知道吗?”

        

“追寻的东西不一样,他不会在意的。”

        

洛言轻声的说道,语气很淡然。

        

东皇太一那個老东西只关心苍龙七宿的秘密,对于其他的传说根本没有兴趣,也没有这个精力去追寻。

        

何况东皇太一就算真的有兴趣了,现在也来不及了。

        

除非东皇太一有神话战力,相隔千里之遥也能出手,那洛言认输,纳头就拜,从此之后以他马首是瞻,可显然,东皇太一并没有这个实力,只要他没这个实力,那就只能遵循秦国的规则办事。

        

在这个游戏圈里。

        

东皇太一可以浑水摸鱼,但想要抽水捞鱼,那就得问秦国的千军万马同不同意。

        

这个话题很快打住。

        

洛言也并未在这边久留,调戏了一下大司命便是离去了,没办法,下午被赵姬缠的不行,现在还空荡荡的,就差走路发出叮当响了~

        

。。。。。。。。。。。

        

栎阳王府。

        

洛言倒是并未在外面溜达,该处理的事情都已经处理了,楼兰那边的事情,公输仇早就知道了,这些年最关注这件事情的莫过于他。

        

没办法,谁让公输家的机关术都来源于青铜巨人的残骸,公输家对于兵魔神的渴望可想而知。

        

有了兵魔神,公输家完全可以继承上古的完整炼金术法,其实某种意义上来讲,公输家和墨家的机关兽都已经脱离了机关术的范畴,这已经是一种近乎玄幻的傀儡术法。

        

谁见过机关兽还能拥有智商的?

        

这玩意能称作机关术?

        

“王爷~”

        

内院过道,一袭宫娥装扮的小鱼也是看到了洛言,顿时停下脚步,恭敬的对着洛言一礼。

        

洛言走了过去,伸手握住了她交叠在小腹的柔夷,轻笑道:“又没有其他人,叫什么王爷,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向来不喜欢这些繁文缛节,别动不动就行礼,都是装给别人看的。”

        

洛言握紧了小鱼的手,像极了一只大灰狼。

        

小鱼身为惊鲵的贴身侍女,这些年自然是被洛言吃下肚子了,两人的关系也算是水乳交融,只是未曾给过小鱼名分,而小鱼也自认为自己隐藏的很好,却不知道此事惊鲵早就知晓了,只是一直未曾揭穿。

        

换句话来讲,惊鲵早就管不了洛言了,何况小鱼本就对洛言有意,她也无意阻止。

        

不过这些小鱼并不知晓,洛言也从未说过这件事情,他觉得这种灯下黑挺有意思的,人生嘛,总得找点有趣的事情做作,身为秦国唯一的王爷,不欺负欺负小侍女,这不是枉费穿越一场。

        

小鱼此刻被洛言突然握住手,那温热的大手令她顿时紧张的左顾右盼,只感觉喉咙处有点干燥,心脏似乎都要跳了出来。

        

“王爷,你松手,要是被夫人们看见了,那……”

        

小鱼本能的抽了抽手,紧张又害怕的说道,毕竟这里不是伺候洛言沐浴的地方,在这种走廊处,哪怕是被某些侍女看见了,影响也是极为不好,若是再传入哪位夫人的耳中,必然会出事,尤其是府内的大夫人,往日里虽然很好说话,可涉及到这些事情,必然不好相与的。

        

若是再责怪她勾搭王爷,那她如何是好。

        

“瞧把你紧张的。”

        

洛言轻轻摩挲她的素手,轻笑道:“没事的,万事有我,就算真的被夫人们发现了,我也会护着你的。”

        

说话间,微微低头靠着小鱼的发丝间嗅乐嗅。

        

看着紧张到缩头的小鱼,莫名感觉非常的有趣,不由得又想到了那一次和小鱼洗鸳鸯浴的场景。

        

小鱼的名字没有起错,在水里真的滑不溜秋的~

        

“就算真有个万一,大不了我收了你便是,府内那么多夫人,再多一个也没什么。”

        

洛言轻笑了一声,随后便是拉着小鱼去了一旁的拐角处。

        

其实他是不怎么怕的,以他的感知力,四周有没有人靠近,他还是能感知得到的,除非焱妃和惊鲵故意收敛起息来抓他,那自然是另一回事,不过以两女的性格,显然是不可能干出这种事情的。

        

小鱼既然紧张害怕,洛言还是需要照顾一下小侍女的情绪,演戏需要演全套。

        

“王……王爷不要瞎说。”

        

小鱼俏脸微红,被洛言抱在怀中,紧张的说道。

        

洛言搂着小鱼纤细的腰肢,轻声的说道:“我认真的,你看看,府内那么多夫人,诞下子嗣的也就两位夫人,我要是不多努力努力,如何开枝散叶,小鱼,你愿意帮我吗?”

        

大手轻抚小鱼的脸颊,俊朗的面容带着一抹温和微笑,配上那属于王爷玄色长袍,说不出的英姿俊朗。

        

有一说一,小鱼的腰肢很柔软,身材极好,该有的地方都有,不该有的地方那是一丁点没有增加。

        

“王爷,你别逗奴婢了……”

        

小鱼急的都要哭了,她可从未有过这种想法,何况夫人们对她都很不错。

        

“真不经逗。”

        

洛言在小鱼额头亲了一口,随后松开了她,笑眯眯的说道:“不过我可没有说笑,伱要是真有了,可要和我说。”

        

说实话,对此洛言是不抱希望的,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练功出了差错,现在就连焱妃和惊鲵的肚子都没反应了,让他想要开枝散叶的想法暂且收敛,其实他挺想让申白研试试的,奈何申白研的性格是不可能接受的,他也不好强迫,只能慢慢磨。

        

想到这里,洛言就不由得想到了端木蓉,当初就是为了和端木蓉研究这件事情……算了,不提也罢。

        

端木蓉现在估计心里对自己还有怨气呢。

        

毕竟洛言这厮真的很会折腾人,这年代的女子都有点难以接受,可又顶不住洛言的软磨硬泡。

        

女人嘛,在心爱的男人面前,总是容易心软。

        

小鱼抿着嘴唇,不知道怎么接这句话,低垂着脑袋,小表情有些可爱。

        

“去吧。”

        

洛言也没想真的欺负小鱼儿,伸手拍了一下她的屁股,便是大摇大摆的向着焱妃的院落走去,打算去看看他的乖女儿,顺便和焱妃聊聊楼兰的事情,此番他有意带上焱妃一起。

        

焱妃的血脉终究有些不同寻常,此番也许能有其他收获也说不定。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