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宿日记/爽~~嗷~~舒服,公交车

     

可想来想去也没想到哪里不对,或许老者真是心情一好,把他们两个蝼蚁放了,是自己想多了。这样的结果,陈默也早已料到,但听到紫衣少女的话,还是无法做到无悲无喜, 顿时心如刀绞,最后的一点幻想也彻底破灭。看着陈默此时此刻的脸色,马云腾突然想到了陈默在桃园里念《桃花殇》时怅然若失的神情。

        

“喝!”

        

台上的肖达大喝一声,双腿发力,一个箭步便是朝着马云腾冲去。

        

“落石掌!”

        

竟然是肖恒当时施展过的落石掌,不过相比于肖恒, 肖达的落石掌,表面上围绕着元气的波动, 杀伤力更加的巨大。

        

“果然不是肖恒那种半吊子可以比的。”马云腾心里想着,这落石掌的速度却越来越快,慢慢逼近自己,就算施展流星步也来不及躲开了。

        

场面一时寂静之极,凉风习习,在这林间穿梭,弄得树叶沙沙作响,最后温柔地抚在陈默伤心欲绝的脸上,似在抚慰他的忧伤。

        

“我知道了,也彻底明白了,仙凡陌路,我不会再有任何念想――对了,清儿你来飞花阁干嘛呢?”不知沉默了多久,陈默强作镇静的说道。

        

经过紫衣少女接下来的说话,马云腾了解到,紫衣少女名叫凌清,她这次来飞花阁是来拿银子的,原来修仙门派中也是有作为杂役的凡人的,修仙者们都把时间用在了修炼之上, 一些生活琐事都是交给杂役做,而这些给修仙者打工的人,收入还不错,也因此星雅宫特意开了这个敛财的飞花阁。而在马云腾偷手帕时,凌清正在等飞花阁筹钱,一时想着曾经往事出神,却被马云腾得了手。

        

“流雪拳!”

        

嘣!见躲不开肖达的攻击,只好硬碰硬了,当马云腾的拳头和肖达的手掌撞击在了一起后,身体微微一震,感觉到这肖达的落石掌竟然如何厚重,而自己的拳头,就像是打在一块冲击过来的巨石,根本抵抗不住这股巨大的撞击,直接被肖达一掌击退到了台边。

        

肖达眼看马云腾不敌,便是趁势想要一口气将马云腾击倒。

        

“可恶。”马云腾心里骂道,三阶修炼者与五阶修炼者的差距竟然这么巨大。

        

只要到达四阶修炼者, 便是能够将元气炼化皮肤,将元气覆盖住全身,使得攻击力,防御力都得到提升。

        

“你能看看我有没有灵根吗?”马云腾从凌清的口中得知,灵根是修仙的必备条件,没灵根之人,无论用什么办法都是不可能修仙的,虽然有灵根的几率不过几千分之一,但马云腾还是带着侥幸心理向凌紫清问道。

        

“我早看过了,你是没灵根的。”凌紫清不假思索的答道。

        

对于修仙,有几人不向往呢,至于能不能修仙,马云腾也不甚看中,况且这也强求不得。

        

“不过你们的轻功不一般,或许是哪个修仙门派的武者传承,当然这对修仙者来说只是鸡肋,任何一个修仙者都不会花时间去深学武者境的轻功的,毕竟修仙者到一定层次是可以御法宝飞行的。”凌清趁机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落石掌!”

        

肖达眼看马云腾不敌,便是趁势想要一口气将马云腾击倒。

        

这掌风比起刚才更加马厉,看着迎面而来的掌风,马云腾嘴角露出一丝狰狞,对于肖达,他也没什么厌恶之意,只是这场比试,他可不想输了。

        

“流星步!”

        

这掌风距离马云腾还有半尺左右,便是被马云腾那诡异的身法躲避开来。

        

就这样,一场比试变成了两个少年的追逐战。

        

“我们的武功都是师父教的,师父也从未说过这些武功的名字,只道实用就好。我也没觉得有什么特别之处。”马云腾认真答道。

        

看得出马云腾也不知道自己的轻功来源,凌清只好一笑作罢。

        

正在马云腾想向凌清问一下当年陈默和司徒蓉的事时,却见凌清挠了挠额前被风吹起的秀发,说道:“我该走了,陈大哥,马云腾我们后会有期吧。”

        

说完,毫无留恋的驾起红绫向沉流城方向飞去。

        

“后会有期,呵呵,仙凡陌路,是后会无期吧。”陈默看着凌清飞离的方向,怅然叹道。

        

树影斑驳,清风徐徐,阳光透过树叶间,在地上摇曳。

        

台下的村民们看着台上两人的比试,对于马云腾的表现,不少之前不看好马云腾的人,现在却是赞叹不已,虽然肖达的手掌上聚集了雄厚的元气,次次的攻击都将马云腾打的身影败退,但是能以三阶修炼者对抗五阶修炼者,打到现在,也是他们意想不到的。

        

“马云腾,你可千万不能输啊。”台下的沉媛,缓缓的闭上双眼开始祈祷。

        

“这下就了结你。”

        

肖达之前的攻击频频落空,也是有些恼羞成怒,毕竟他作为一个五阶修炼者被三阶修炼者的马云腾利用那诡异的身法躲开了数次攻击,以后不免会成为一些人的笑柄,这次终于是将马云腾逼入了死角,他要抓住这个机会,一击打倒马云腾。

        

“高级武技,擎天指!马云腾,这是你逼我的。”

        

自凌清离去后,陈默就席地而坐,低着头看着地上随风摇曳的树影出神,一语不言,不知在想些什么。时间就这样慢慢过去。

        

“大师兄,你很喜欢那个司徒蓉吧!为何不去星雅宫当杂役呢,这样说不定你们就能在一起了啊。”马云腾打破沉默说道。

        

可回答马云腾的只有风吹树叶的沙沙声和偶尔的几声鸟鸣,陈默依旧望着地上的树影出神,马云腾无奈的笑笑,索性躺在了地上。

        

“哼――当杂役!能相见又如何,她一心修仙,怎会把时间浪费在我这杂役身上,当我渐渐老去,白发苍苍时,她可能更不会看我一眼吧,司徒蓉你修你的什么狗屁仙吧,我陈默缺了你,这几年还不是活得潇潇洒洒,凡人又如何,以后我必会活得精彩百倍。”陈默轻哼一声答道,好似现在才听到马云腾说的话,但又似乎在自言自语。

        

“什么,竟然是高级武技!这肖达竟然会高级武技。”

        

“马云腾这小子这下惨了,看来胜负已分了。”

        

“是啊,不过这次也算是今天最为精彩的比赛了,以三阶修炼者竟然能够拖到这个时间,实属不易,这马云腾假以时日,肯定能够超越肖达。”

        

台下的观众看到这肖达施展的高级武技,都纷纷说道。

        

“高级武技,擎天指!”

        

肖达将本来便聚集在手掌的元气集中在食指和中指之上,元气在指尖上呈现出利器形状,如光的速度一般,向马云腾刺了过来。

        

陈默精神一振,站起身来拍了拍黏在身上的树叶灰尘,伸了个懒腰,长吐一口浊气,一扫之前的沉闷,似要重新做人一般,望着头顶叶间的太阳,感叹道:“多美好的世界啊!师弟,我们走吧。”

        

马云腾看了一下四周,知道无路可退,冷静沉着的的观察着肖达的攻击方向,竟然是朝着自己的胸口刺来。

        

“你竟然想置我于死地,可不要怪我心狠。”

        

浩浩荡荡的攻势朝着马云腾袭来,只见他面露冷笑,并且朝着肖达淡然的说了句。

        

黄土村四围都是山,中午时候,马云腾刚做好饭从屋里出来,如往常一样,满怀欣喜的去地里叫父母回来吃饭,这时山上突然飘来一团黑云,那黑云速度很快,遮天蔽日,把黄土村遮在一片阴影之下。

        

“轰隆隆――”黑云之中夹杂着电闪雷鸣,一股股闪电胡乱地劈在山石上,似不受控制般,接着狂风大作,仿佛那闪电也被吹得东倒西歪,失了准头,崩碎的山石向山下的黄土村滚滚而来,树木被连根拔起,村里的房屋一片片的倒下。

        

村民们慌乱的抱着头乱跑,惊叫声、哭声充斥在这前一刻还安泰祥和此时如人间地狱的村子,马云腾被眼前这一切来得太快难以置信的惨象吓得六神无主,呆呆地站在原地。

        

似想到父母还在地里干活,马云腾突然疯了似的向村口方向跑去,嘴里歇斯底里的吼着爹娘――或许是突然一下用尽了全力,马云腾没跑出几步就晕倒在地…….

        

“这场比试,你输了,高级武技虽然威力巨大,但是你还没能完成掌握便想施展。”

        

充满力道的一指即将击中马云腾的时候,只见马云腾利用身法向左侧了一步,但是肩膀还是被肖达的攻击擦到了,霎时间,血迹便是染红了衣服,渗透了出来,然而马云腾的目光却丝毫不理,左手手臂青筋涌动,握起拳头,旋即便朝着肖达的手臂打去。

        

“流雪拳”

        

多少次从梦里惊醒,多少个本该安睡的夜晚彻夜难眠。本该快乐生活的年龄,有疼爱自己的爹娘,有一个幸福的家庭,这一切却被那场无妄之灾无情的夺走。

        

“啊…..不…..不…..爹――娘――”马云腾再一次从梦里惊醒,顾不得身上伤势扯动之下的疼痛,打量起四周,这是间宽敞的房间,自己正躺在一张舒适的床上。

        

“师弟,你…..你醒了,你终于醒了!”看着马云腾醒来,坐在床边的陈默突然惊起,握住马云腾的手激动得难以自已,脸色憔悴,显然担心之极。

        

“大师兄,让你担心了。”感觉到陈默的关心,马云腾心里一阵温暖。

        

嘣!当马云腾的拳头重重的击打在肖达的手臂上,肖达的攻势全部崩溃,蹬蹬蹬的退后,勉强稳住了身形,手臂似乎受到严重打击,竟是抬不起来,目光凶恶的看着马云腾。

        

“你竟然敢打伤我,我跟你拼了。”

        

马云腾听到肖达的话,竟是有些好笑道:“虽然你刚才的攻击很强,但是却显得杂乱无章,我只是从外部摧毁你的攻势,你的手臂也是被自己的元气也伤,看来这场比试,是我赢了。”

        

由于马云腾伤重不能行走,陈默弄了辆马车,怕马云腾的伤势经不起颠簸,所以走得也不是很快,日夜赶路之下,在十三日之后终于回到了清溪镇。不知怎么再次看到这不大也不繁华的清溪镇,马云腾感到分外亲切,如许久未归的游子回到家乡一般。

        

陈默跳下马车,小心的背起马云腾向山上的隐仙居而去。

        

“终于到了,是在那座山上吗?真有点期待啊,不知师弟你见到我,会不会惊讶呢!”清溪镇的一个饭馆里正坐着一个老者,眼中充满杀机将一个桌角捏得粉碎,这老者正是跟踪马云腾陈默多日的衡梧。

        

“可恶,我还没输。”肖达左手护着手臂,大声的嚷道。

        

“如果你不服,再来打,随时奉陪。”

        

胡玄担心再出什么意外,便是跳上比武台,大声说道:“好了,作为监考官,我宣布,获胜者是,马云腾,获胜者代表了通过此次的选拔,今天晚上回去准备一下,明万灵程。”

        

他便就这般在血竹林里静静地修行,想突破到锻体期,再出血竹林,实力强点,生存把握就会大一些。

        

又是四个月过去了,盘腿入定的马云腾渐渐睁开眼睛,感觉了下自身更加强大的力量,长舒一口气,绷紧的神经放松下来,他终于突破到了锻体境,没想到竟花了四个月之久。

        

而在突破到锻体境那刻,马云腾周身也弥漫着一丝丝黑色如烟之气,这应该就是所谓的魔煞之气了,据说魔煞之气可影响对手的神志,只是现如今这一点魔煞气再强也强不到哪里去,范围实在是太小,但若让人见了这魔煞气,难免引人猜测,成为别人杀自己的借口,难怪会有专门的隐煞之法,看来如今也不得不学了。

        

几日后,血竹林外,一个衣衫褴褛,面目干净,头发散乱的十六七岁少年正背对竹林向树林深处走去,这少年自是隐去身上煞气的马云腾,此时的他可谓步步为营,精神高度集中,灵识外放,细心地感觉着周围的异动,生怕一不小心就将自己陷入危险境地。

        

可走了许久,除了见到一些野兔野猪,听到林间鸟鸣外,并无危险事情发生,而要一直维持精神集中灵识外放的状态,对现今的马云腾来说消耗甚大,就这样他渐渐地收起了灵识,运起魔噬苍生,如今魔噬苍生已能微微的吸收周围魔气化为己用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