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在体内还边走边动小说&叫出来就让你高潮H

“一人?亚马逊之乡中有这样的怪物?”

        

林游瞪大眼睛,一人压制黑源他们这是什么概念?

        

光是大师级,都有三位了!

        

要想轻松压制三位大师级,哪怕金星怪兽也做不到吧?

        

当然,大师级也划分了三星,在战力上,其实差异也不小。

        

若都和自家老师战力相仿,或许还好想些,可郑闲和胡鑫阳不是啊!

        

当初林游有看过这两位导师的资料,知道郑闲的决斗等级为大师三星,和夏炎同级,胡鑫阳也是大师二星的老牌强者了!

        

林游忍不住惊声道:“老师,这不可能吧?以郑老他们的实力,主要驱使的怪兽,应该达到金星层级了吧?这等实力面前,即便是金星秘境怪兽,也不够看吧?”

        

毕竟面对的,又不是郑闲一人。

        

还有那么多导师呢! 

        

“想什么呢。”

        

黑源白了林游一眼,但转而就解释道:“谁告诉你大师级决斗者,就能随便以金星怪兽作为王牌了?金星怪兽,比你想象中更珍贵、更强大。”

        

“不能吗?”

        

林游一愣,下意识道:“我看荣耀级主要驱使红星怪兽,大师级能完美承载暗红星怪兽,那按理说郑老这样的大师三星,承载金星应该没问题吧?”

        

“当然不行。”

        

黑源有些无语,但想到林游毕竟还是决斗新人,不知道这些决斗强者的底细也很正常。

        

不由说明道:“金星怪兽和暗红星之间的差距,犹如鸿沟,比之以往任何两个相邻等级的怪兽,差距都更大,或者说,这种差距根本无从逾越,你该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差距这么大?”

        

林游有些惊异,所谓不可逾越,不就意味着,即便再强的暗红星怪兽,也注定敌不过最弱的金星怪兽?

        

哪怕暗红星和红星之间,似乎都没到这地步吧?

        

尽管差距也极大,但倘若一些顶级的红星怪兽达到王牌级,越级而战,收拾一些寻常暗红星怪兽,可未必有什么难度!

        

见他有些难以置信,黑源再次解释道:“以红星与暗红星怪兽举例,你觉得他们之间,差距最大的地方体现在何处?”

        

“生命层级。”

        

林游不假思索给出答案。

        

黑源轻笑道:“你倒是滑头,这回答,能适用任何存在层级差的怪兽身上,但这么说,其实也最明了,生命层级有高有低,相隔一层,彼此的差距往往很难弥补,而生命层级带来的好处,最为显著的,则是生命力,强盛的生命力,导致高层级怪兽,能轻易抗住低层级怪兽的大量攻击,乃至战技!”

        

“除此之外,层级越高,对许多卡牌的免疫程度,便越高,导致层级越高的怪兽,便越难通过卡牌针对,这时候再想针对,就不得不提高自己的魔法、陷阱卡,使之达到足以对目标产生效用的等级,而怪兽层级到了红星,其免疫度,便出现了一次飞涨。”

        

林游深以为然道:“没错,红星以前,哪怕超黑星级怪兽,也能用最低的一星魔法、陷阱卡针对,无非是耗费的魔力会更大,可到了红星,耗费再多的魔力,也无法奏效了,甚至到了四星,也只能勉强产生一些效果。”

        

黑源微微点头,接着道:“怪兽到了红星,便出现了一次质变,而暗红星和红星之间,最大的差异,仍体现在生命力,当然,其他方面,如卡牌免疫力,超破坏能力,气息强度,都会有所提高,结合旺盛许多的生命力,导致暗红星和红星间的差距,极其之大!但即便是这样……”

        

顿了顿,方才道:“红星怪兽,依旧存在逆伐暗红星的可能性!究其原因,暗红星怪兽虽强,多方面能力飞跃,但正如以往的层级差距那般,始终少了一处关键的强化点,你知道是什么吗?”

        

黑源看向林游,而林游陷入了沉思,忽地,眼神微动道:“是守备力!”

        

“你还是一贯的聪明。”

        

黑源忍不住夸赞了一句,转而道:“没错,就是守备力,在金星以前,不论怪兽层级如何提高,守备力,却始终处于基础的面板数值,这就导致怪兽层级越高,守备力的作用,就越显鸡肋,哪怕基础守备三千、四千乃至更高,在红星怪兽的超破坏攻击模式下,都显得无比苍白,但是……”

        

话锋就此一转,“怪兽层级到了金星,守备力,将会如同攻击力衍生出超破坏那般,出现一种全新的战斗手段,名为无极身,无极身的基础,便在于守备数值,正如超破坏能倍化攻击值,无极身也能倍化守备值,且由于是金星怪兽,倍化的程度起点更高,最低,也有10倍强化,普遍更是达到了15倍!”

        

15倍!

        

林游心头一震。

        

都到金星层级了,那正常来说,基础守备力,再不济,也有2000点。

        

结合15倍的无极身,守备力直接飙升至30000点!

        

这等守备力,再配以金身怪兽更为可怕的生命力,不难想象,暗红星怪兽的攻击,也许都成了刮痧。

        

光是想想,都有种无力感啊!

        

想到这,林游有些明白了,“那这么说,秘境的金星怪兽只会更可怕,难怪能将你们压制到那份上。”

        

“不,还要在那之上。”

        

黑源摇了摇头,沉声道:“那家伙,并非通过和我们战斗造成的压制,而是仅凭一种诡异的手段,就将我们的怪兽彻底压制,是真正意义上的动弹不得!犹如遭到禁锢,而这还不算完,等我们离开亚马逊之乡,和夏校长他们汇合时,才发现一件更惊人的事……那个尼古罗菲娅,竟然有两个!”

        

林游骇然道:“意思是,那种强大的存在,还有能力分身而战?”

        

“这还不是最关键的……”

        

黑源无比凝重道:“更重要的是,它竟然能同时存在于两处秘境,这就意味着,在我们看来是个体的这些秘境,实际上,却很可能存在着关联!甚至也许在远古时代,这些秘境,干脆就是一体的,这些次源人,生活在一个更为广阔的世界,只是不知为何,分化为如今的各大秘境,而分化后,它们也依旧存在互通讯息的能力,尼古罗菲娅的存在便是证明,我在想,也许这些秘境,存在着一个共同的领导者,或者说这些次源人,有着这样一位领导者!”

        

那个人,多半便是尼古罗菲娅口中的暗王了!

        

但这点,黑源没再透露。

        

让林游了解现在的大体局势,这就足够了。

        

暗王那等存在,不是他,甚至不是自己该琢磨的对象。

        

事到如今,这件事甚至都远非江城协会单方面能咽下的了,上报总会,是必然的结果。

        

不过暗王的存在……不出意外,总会早已知晓。

        

此次的发现,究竟会促成怎样的结果,暂时还无法判断。

        

“领导者么……”

        

林游陷入思索,但片刻后,便没再去想这个。

        

这种存在,哪怕老师都未必能了解多少,不如问点实际的。

        

“老师,你还没回答我之前的问题,轻危、普危级秘境情况暂时可控,超危级和乱魔境是核心战场,那高危级呢?”

        

“很危险,但是……”

        

黑源顿了顿,方才道:“据我所知,高危级秘境中,也仅仅只有少数出现了乱魔化现象,乱魔化的怪兽,也已经遭到协会斩杀,但那是以前,从你这次的发现来看,也许有许多乱魔兽,都学会了隐藏自己,这有违超危级秘境中乱魔兽留下的疯狂印象,但这才更可怕!我敢肯定,超危级秘境中,也藏有这样的存在,且只会更棘手!”

        

“没想到局势已经到这一步了……”

        

林游也很是意想不到,黑源似乎怕林游多想,又道:“局面是很糟糕,但现在这些事情,就尽管交给协会去处理吧,你也要相信协会的力量,不论多艰难,决斗者协会,我华国的决斗王,都势必会带领所有人共渡难关,现在的你,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足够了,为师相信以你的潜力,有朝一日,必能登上决斗界常人难以企及的高峰!”

        

林游却忽然笑了,“老师,其实我倒没太紧张这些,我所想的,也一直是走好眼前的路,了解这些,也只是不想被隔绝在‘现实’之外,虽说某些时候无知是福,但我却不那么认为,倒是老师你,我感觉你好像多出了不少紧迫感。”

        

不然怎么会入一趟秘境,道源珠便搞到手了!

        

按照老师以往的作风,可没这么‘高效’啊!

        

当然,这话也就是在心中调侃,林游大概能猜到黑源的一些心思。

        

这是觉得将来人界可能有难,尽可能让自己加快成长,危难关头,不至于无法自保。

        

也是料到以自己的个性,宁愿灿烂的死去,也不愿窝在安全区苟且偷生吧。

        

此刻,黑源面色微变,板着脸道:“胡说什么呢,为师会紧张?开玩笑呢!这世界上,能让我紧张的人还没出生,你是没瞧见,之前在亚马逊之乡,郑闲那些人面对尼古罗菲娅都吓的屁滚尿流,唯独你老师我,面不改色,这叫什么?这叫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在江城高校,有几人有你老师我这分胆色?”

        

林游笑笑不说话,见黑源脸色愈加铁青,连忙笑呵呵道:“好好好,老师好胆色,学生发自内心的钦佩!还有,多谢老师的道源珠,我这就炼化去!”

        

听老师吹吹牛,一颗道源珠便到手了,这么一想,多听听也不差。

        

看着林游带着道源珠火速离去,黑源面色逐渐恢复平静,轻叹一声,“也不知现在告诉小游这些,究竟是好是坏,这种事,恐怕很难不惦记在心吧?若是因此影响到了他的修炼……哎,希望他心中有杆秤衡量轻重吧。”

        

……

        

此刻,房间中。

        

捧着道源珠的林游,却是全然没再去想有关秘境的事情了。

        

知道是怎么回事就够了,现在惦记那么多干嘛!

        

先把这道源珠给炼化了才是关键!

        

有了之前的炼化经验,这一回,倒不需要黑源在旁指导了。

        

炼化道源珠其实并不难,以灵魂之源牵引便是。

        

林游开始转化出纯粹灵力,他如今的转化速度,相比最初,也快了不少。

        

待得转化完成后,迅速用灵魂力量将那颗道源珠包裹。

        

道源珠被触碰的瞬间,顿时有了明显的反应,剧烈晃动起来。

        

对此,林游早有经验,直接加大灵魂力量的输入,让灵魂力量小心翼翼将其包裹。

        

渐渐地,道源珠停止了躁动。

        

纯白灵魂力量包裹下,道源珠缓缓升起,散发出一阵白光。

        

这阵白光出现的瞬间,林游感觉到了自身灵魂世界在雀跃。

        

当即,沉心静气,让灵魂世界展开自由的探索。

        

许久后,找到了那抹降临灵魂世界的白光。

        

“苦力!”

        

小家伙早就迫不及待了,道源珠的味道,对它而言,可是极其可口!

        

没多久,它便出现在灵魂世界,并找到了那抹浓郁的白光。

        

道源珠,就在那白光的中心处,缓缓凝聚!

        

灵魂牵引工作完成!

        

栗子球激动的守候着。

        

时间一点点过去。

        

终于,道源珠彻底凝聚成型,栗子球火急火燎的飞入其中,将道源珠取走。

        

白光开始迅速消散,栗子球则抱着道源珠,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

        

而如今,一口下去,明显比上次啃得更多!

        

炼化的速度加快了!

        

栗子球啃着道源珠,林游的灵魂世界,也开始壮大。

        

林游静心感知着灵魂世界的种种变化,并格外留意了一件事。

        

而没多久,他便发现了,一道金色流光从灵魂世界中闪过。

        

果然又出现了么?

        

林游不知道这玩意到底是什么,但这东西,明显不一般。

        

否则不会一直出现在他的灵魂世界,甚至在每次中级卡牌的抽取时,他也看到了一模一样的金色流光!

        

这更佐证了其不凡之处!

        

那么……到底是什么呢?

        

想着这些,时间流逝的飞快。

        

不知不觉,栗子球已经啃完了整颗道源珠。

        

这一刻,无垠的灵魂世界,传出了轻微的颤鸣。

        

高空深处,那金色流光,更是宛若流星般划过!

        

哗啦啦。

        

林游耳边,传来奇异的河水流动声,和第一次炼化道源珠的经历一致。

        

这河水,分明很细微,却又透出一种汹涌感。

        

持续了好一阵,方才从林游耳畔消失。

        

而就在这河水的声响消失的瞬间,一张特殊的卡牌,徒然自行浮现在他眼前。

        

之所以说这张卡牌特别,是因为这张卡抛开卡牌的轮廓之外,卡面上,仅勾勒出一抹细微的红影。

        

任谁看了,怕是都会觉得捉摸不透!

        

看到这张卡的瞬间,林游大吃一惊。

        

都不顾上感受灵魂世界的变化了。

        

“始源之卡?”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