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好大嗯爽hhh&用力深点别停再来快点

        

精神力强者目光猛然一奇。

        

只见一双清澈见底的眸子,与他古井不波的对视着。

        

小爱迪莎仿佛毫不受影响似的,看破了重重的致幻迷惑,一双潋滟招子,与对方冷静的四目相对。

        

“你没受到致幻影响?这不可能。”

        

精神力强者神情一怔, 目光无比好奇。

        

对他来说,一位恒星级的弱小存在,别说他用上了致幻技能,就算不用,与对方对视一目,都能造成其陷入无尽的幻觉当中。

        

但这小妮子是

        

爱迪莎微微摇摇头, 可怜兮兮的叹气道:“爱迪莎不知道什么幻觉哦。”

        

“不知道什么幻觉?还有这样特殊的种族吗?天生不受幻觉控制的存在么。”

        

对方直接脑补了下, 不自觉点点头。 

        

在宇宙之中, 存在着各种各样的强者,而除了物理层面的破坏是有着绝对的毁灭性以外,其他的技能,都可能存在着天生压制你的种族,致幻技能也不例外。

        

可他没想到,堂堂星河初阶的致幻技能,也可被小姑娘免疫。

        

毕竟再强的种族,免疫程度也是有个上限的。

        

“有趣,小姑娘,你若是愿意好好交待,我可替你求求情,将来跟随老夫一同修炼。”

        

精神力强者看了看爱迪莎,毫不掩饰自己的意图。

        

爱迪莎这样的‘免疫天赋’,正是他想要研究的对象,也许就蕴含了让自己精神力更进一步的可能性。

        

至于情报不情报的,他其实无须爱迪莎来说。

        

另外两位陷入幻境中的阴阳宗弟子,足以透露出他想要的东西了。

        

“对不起啦老爷爷, 我不能交待的。”

        

爱迪莎无辜似的摇摇头,看看身边陷入幻觉中的两位师兄妹,又看了看这位以致幻技能困住了他们的强者。

        

“老爷爷,你可以放了他们吗?不然你会后悔的哦。”

        

对方哑然失笑。

        

“为何是老夫后悔,难道不该是你等后悔吗?早知现在,当初就不应该相信老夫的朋友才对。”

        

爱迪莎头摇的拨浪鼓似的,很是天真的说道:“不相信你们,怎能找到你们的老巢呢。”

        

刹那间,那名精神力强者如同惊弓之鸟似的,猛然回首看向了爱迪莎。

        

“小姑娘,你说的什么意思?”

        

爱但莎摊摊手,道:“就是这个意思呀,爱迪莎都说了,爷爷还不能理解吗?”

        

“休要装神弄鬼!”

        

对方神情狰狞起来,与此同时,有些狐疑不定的张望着四周,一股远比致幻力量更为庞大的恐怖威能,瞬间包裹了爱迪莎全身。

        

他微微放心。

        

不论对方说的是否是耸人听闻之事,但现在自己精神力量控制住了这位小姑娘, 倘若真出现什么不对劲之处, 他就一把捏死这小家伙,整个挫骨扬灰。

        

刚才内心深处, 觉得可以收服这小姑娘的念头,已然不知抛到何处。

        

毕竟小命第一。

        

“哎呀,爷爷你不是好人,你竟然想杀爱迪莎吗?”

        

爱迪莎临危不惧,大眼睛扑闪扑闪的,有种童真在其中展现。

        

事到如今,这孩子仍在说着不着边际的话

        

精神力强者目光凶神恶煞,死死锁定着眼前的小女孩,恶狠狠道:“快说,你说的话到底是何意,若不好好交待,我便一把捏死你个小东西。”

        

“呀!”

        

爱迪莎装模作样的尖叫起来,声音是很假很假那种。

        

精神力星河级正暗自古怪,却又猛的听爱迪莎继续装出哭腔嚷嚷道:“师傅,有人要杀爱迪莎,有人要杀小鱼儿,您快来救命呀!”

        

爱迪莎尖叫声充斥着可怜楚楚,不知她根底之人,恐怕就被她这种我见尤怜姿态给骗到了。

        

小家伙,真会玩。

        

次空间远方,贾岩真身甚至连接近这片地区的念头都不存在,只是淡淡然笑了笑,反应平平的施展出一道纤小的精神力。

        

论到精神力,贾岩虽谈不上是什么精神力方面大师,可好歹身为一位精神力方面有天赋的强者,他的精神力与一名精神力致幻强者相比起来,也绝对谈得上是‘大巫’级别的。

        

小巫见大巫之下,那道纤细的精神力突破了层层防御,直接电光火石之间间,刺入了那位握着爱迪莎,随时随地准备将其击杀的精神力强者脑海深处。

        

不论其是不是精神力方面顶尖存在,在域主后阶面前,如同脆弱的一层纸,一捅就破。

        

噗。

        

纸片碎裂声,隐隐约约响起。

        

爱迪莎目光看向这位眼神中失去光彩,渐渐倒下地面的存在,耸耸肩,小声道:“爱迪莎说啦,不要害人,害人不是好孩子哦。”

        

小鱼儿与兽兽从致幻中苏醒过来,只见小鱼儿神采飞扬,飞快叫嚷着跑到爱迪莎眼前,兴高采烈的说道:“好厉害啊,爱迪莎姐姐,你刚才在跟我变魔术呢!”

        

“不过姐姐你问我的问题,好难啊,小鱼儿都回答不上来。”

        

爱迪莎嘻嘻哈哈与小鱼儿在空中盘旋了几下,笑嘻嘻的什么都没说。

        

五彩缤纷的鱼泡泡之间,小鱼儿与爱迪莎看向了也苏醒过来的兽兽,只见这位师兄神情凝重,难看无比的望了望四周,最终又瞠目结舌的看见了倒地而亡的那名精神力强者。

        

“呃,爱迪莎师妹,这是怎么回事儿?”

        

“是我们师傅哦。”

        

爱迪莎趾高气昂起来,像是很骄傲似的鼻孔看人。

        

小鱼儿也昂起鱼脑,趾高气昂的。

        

“你们师傅,是师尊来了嗯?你们师傅?”

        

兽兽第一反应是喜上眉梢,还以为是高深莫测的师尊阴阳来临,但很快反应过来,爱迪莎说的是‘我们师傅’。

        

她们两的师傅,不该也是阴阳师尊吗?

        

为何听着爱迪莎说话的感觉,像是阴阳并非她们的师尊似的

        

莫非另有其人

        

“哈哈,兽兽师兄吓呆了。”

        

“放心呀,师傅来啦,一点都不危险,兽兽师兄不用害怕,不用尿裤子的。”

        

“谁尿裤子了呸,我是说,谁都不可能尿裤子好吗?你们说的师傅,在哪儿呢。”

        

“爱迪莎也不知道呀,可能在很远很远的地方,但是师傅出手啦,就没事儿啦,我们出去看看吧。”

        

兽兽独角兽眉宇,微微流露出迟疑之色。

        

怎么听着,这位爱迪莎二人的师傅,有点不靠谱儿呢。

        

这里可是有好几位星河级存在的,连他们的师尊阴阳亲至,都不敢说不动声色将这里的所有敌人清剿完毕。

        

爱迪莎她们的神秘师傅,就能够做到吗?

        

待得兽兽与爱迪莎二人走出被困的后院,兽兽直接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他是目瞪口呆了,哑口无言。

        

因为在外界的星空地面之上,好整以暇的躺着几名星河初阶强者。

        

这些星河初阶强者,正是将他们掳掠来此的那几位。

        

若非兽兽知道,星河初阶存在没必要欺骗自己这么个区区尊者级,他恐怕会认为,这群人在联合两位师妹演自己。

        

“呃,师妹,你们师傅是阴阳师尊吗?”

        

“是哒!也不是哒!”

        

爱迪莎神秘兮兮点头又摇头,总之摇头晃脑,让人不知她肯定还是在否定。

        

兽兽那头颅中央的独角,直接崩出了几圈蓝色电弧。

        

他快要暴走了。

        

到底是还不是,这话怎么就不能说清楚呢。

        

连同门师兄都骗,这小爱迪莎师妹,简直不是个东西。

        

爱迪莎可冤枉了。

        

她回答半点无错。

        

阴阳既是贾岩,亦非贾岩,所以她的回覆,其实根本挑不出错来。

        

“吃吃吃”

        

小鱼儿再傻,也该明白现在的状况,兽兽师兄被耍了,所以她流露出红光满面的微笑。

        

“你们唉,总之,我现在尝试能否联络到外界,我们在这里小心点。”

        

“嗯哒。”

        

兽兽放弃了继续刨根问底。

        

他知道,爱迪莎看似懵懵懂懂,然而是聪明伶俐的小机灵鬼,想要从她嘴里套话,几乎不可能。

        

而小鱼儿,他甚至在想,这位最小的师妹是否搞懂了现在的状况,他们可刚从虎口脱险,这小家伙,已经大摇大摆在人家家里翻起好玩的东西来了。

        

未免心太大。

        

兽兽的联络,很快得到反馈。

        

看来伴随着这群强者的覆灭,那隔绝了此地与外界的屏蔽功能,也被破坏怠尽了。

        

立马的,就有近处的值防人士,进入了这片庄园。

        

“什么?这片庄园竟是如此模样的?上次我们来的时候,似乎不是这种样子的啊。”

        

“咦,审批这处庄园的是谁,我要追查他们的罪名,居然漏过了如此重要的疑惑之地。”

        

一群群人熙熙攘攘冲入了庄园,随后他们一个个表情难看起来。

        

做为这片地区的守卫者,这群值防人士,竟连这么一片庄园都漏过了,属于重大性质的黩值,绝对要受到上锋的严厉批判,倘若后果严重,还可能受到更严重的罪名指控。

        

“几位弟子在这里!太好了,他们没事。”

        

这群值防人士很快找到了在一堆强者尸首之上的三名亲传弟子。

        

看到他们寒毛都没有伤及一根,领头者顿时长长吁出口气,要知道,如果有一位亲传弟子出了问题,那么他的罪过就大了,别说他本就属于这片地区长官,就算他没有防控这片地区,想必牵连之下,诺大的中央星空驻防长官,都会受到指控的。

        

如今相安无事,他也就稍微放松了点。

        

不过

        

“这是星河级?怎么我阴阳宗驻地内,还存在着星河级”

        

猛的,这位到达了恒星初阶存在的驻防长官,表情无比难看起来。

        

倒地的是好几位星河级,其中几名可能已经失去了生命迹象。

        

这可是星河级。

        

他刹那间,只觉寒气从脚底升起,看了看眼前三位秋毫无伤,好整以暇的亲传弟子,又看了看倒毕而亡的这群星河级存在,一时间,只觉如坠梦中。

        

阴阳宗最近是强了。

        

但连他这位中高层,也没听过,阴阳宗强到随手就可灭杀如此数量的星河初阶强者啊

        

那还要他们这群恒星级当高官吗?

        

恐怕连星河初阶都不一定能当上这种实力的势力高层才对。

        

他惊疑不定。

        

“不用猜测了,这群正是星河级强者,不过我们有幸得到了阴阳道某位前辈的出手搭救,否则我等恐怕就交待于此了,你将他们带回去,交给赖恩师兄处理。”

        

“是。”

        

那名恒星级连忙不敢置疑什么的点头哈腰。

        

平素以来,他们这群高层虽没有什么反弟子的念头,可对于实力不超过他们的弟子们,骨子里还是带有强者自身携带的那种气度的,认为自己实力足够强,就可以最起码与弟子们相提并论,平起平坐。

        

可如今,一群星河初阶的尸首就摆在眼前,任他区区恒星级如何有实力,如何有自信,也不可能再产生丝毫与亲传弟子相提并论的自信了。

        

“嗯好像还没死,这是什么状态?”

        

那位恒星级高层,使用脑波力量裹挟起所有的星河级‘尸体’后,表情又变了变。

        

“他们自然是没死的,那位前辈留了手,否则如何能够从他们嘴里撬出,关于此次潜伏事件所代表的阴谋呢。”

        

好家伙。

        

恒星级吐了吐舌。

        

击晕而不击杀,甚至陷入了假死状态,这说明那名出手者,比起星河初阶都要强出极多。

        

飞起之后,这位恒星初阶的存在,一时间忍不住又望了望往日里熟悉无比的阴阳宗地界。

        

本来相当熟悉的地方,突然变得有些神秘色彩,变得陌生起来。

        

我们阴阳宗,有如此强大吗

        

连星河初阶,潜入我宗当个探子,都已经不够格了?

        

他一时间,迷茫起来。

        

身为阴阳宗一份子,先前还算兢兢业业,如今更是爬到了相对高层地位。

        

可就算是自己,似乎、好像、可能也轻视了本宗。

        

“我身为执事弟子,怎么不知道,我们阴阳宗有这么可怕呢?”

        

他嘀咕一声。

        

这位执事遗漏了一个关键。

        

就是兽兽对他说,出手的乃‘阴阳道’前辈,而非是‘阴阳宗’前辈。

        

就算他查觉到此话,也会当兽兽把阴阳宗换了个说法罢了。

        

现在绝大多数弟子,还不知除阴阳宗之外,还存在在‘阴阳道’的说法。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