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被各种男人啪h/色黄乱婬伦短篇小说全集

        

当然了秀芝也只是先看看,算是打个前站,她一个姐姐可做不了主,这事还得给他们老家写信说道说道才行。

        

“秀芝,你别想那么多了,建军岁数还小,就算是你觉得对方不错那也得先处处看才行,再说了,就建军现在临时工的身份,人家还看不上他呢。”许灵均这几天都被秀芝烦死了,天天就是叨咕这件事。

        

“那,那老许,你要不帮帮他,先把他的户口给转成非农业户。”秀芝看着许灵均弱弱的说道。

        

转户口可不是小事,把农业户转成非农业户就意味着成了城市户口,以后就能吃上供应粮了,有了这个身份,转成正式工才会更容易一些。

        

秀芝很清楚这事对于农村人来说可是天大的好事,也是相当困难的一件事情。让丈夫这么帮着自己弟弟,她这个许家媳妇可就有些吃里扒外了。所以秀芝说这个的时候心虚的很,眼神也有些飘忽不定,生怕丈夫生气。

        

说起这個转户口的事,许灵均不禁想到了秀芝,别看秀芝现在有了供销社临时工的身份,可她这个非农业户,还是没有粮本的,也就是说秀芝还没吃上供应,这确实是个麻烦的事。

        

“老许,我就是这么一说,不行就算了,我知道你为难。”秀芝见许灵均半天没说话赶忙小心的说道。

        

正如秀芝娘说那样,现在秀芝成家,组成了自己的家庭,想要家庭和睦,那你心思就得放在你的小家上,不能总想着娘家,即便是有这个能力帮,那也得量力而为。

        

现在秀芝已经很不错了,许灵均就孤身一人,秀芝嫁过来直接就当家了。

        

再说了许灵均已经很帮衬她娘家了,年年让秀芝给她娘家寄钱,还给她弟弟安排了工作,这在他们村绝对是独一份了,现在她还想着让丈夫帮弟弟转户口,确实是过分了。 

        

“没有秀芝,我正想你的事呢,你要是没上班户口挂在七队也没啥,可你现在上了班,户口还挂人家七队那就不合适了。”秀芝这个临时工和李建军这个临时工还不太一样。

        

李建军在的皮毛厂那是隶属于牧场的,这些厂子的临时工差不多都是牧场子弟,他们的户口虽然还是非农业户,可吃粮的话能吃单位的挂靠集体供应。

        

而秀芝则不行,她在供销社上班,硬要说归哪管理的话,应该是属于地方,她那可没有什么挂靠集体供应这么一说,没有转户口,她虽然挣钱了也只能吃许灵均的粮本。

        

就像上个季度,秀芝虽然没挣七队的工分,可七队还是给她分了一些粮食,这可都是人家的人情。但时间长了怎么行,总这样也不是个办法,所以许灵均就想着把秀芝的户口也给转过来。

        

“啊那怎么办啊!”秀芝也有些急了,因为家里粮食还多,她这些日子又忙,就把这个事给忽略了。

        

可不现在一家人可都吃着许灵均一个人粮本,许灵均现在和以前可不一样了,他们在城里住着许灵均没了以前治病啥的小好处,要天天这么吃,那点粮食咋够啊!

        

“没事,按说我户口在场部,你也能跟过来的,不过我寻思着你现在在供销社上班,最好是把户口转到小镇上去,这事我回头问问云海,看看能不能转。”

        

“至于建军的事,等我问问张国栋,不过我寻思最好是一次性把你弟弟转成正式工,这样户口也有了,工作也成了。”许灵均琢磨了一下说道。

        

“啊真的这~他咋能成正式工啊!”秀芝先是激动,随即又担心的问道。

        

“建军那天不是说了嘛!买个正式工。”许灵均看着紧张的秀芝笑着说道。

        

这事也是那天他这个小舅子提醒了一句,现在正式工的名额太难得了。一种方式就是和他一样走转正,这个实在是有些困难。

        

第二种就是分配,像韩梅就是这样的,不过这个就别想了,李建军肯定不符合条件。

        

最后一种方式就是走的名额,这种情况一般都是父传子,意思是退休以后,这正式工的名额就能传给他儿子或者是其他人,这前提当然得人家愿意才行。

        

李建军师父说的“买”就是走的最后一种方式,有的人退休了子女都有工作,给亲戚的话又觉得有些亏,那这里面就有猫腻了,你可以通过熟人介绍花大价钱买这个名额。

        

必须还得是知根知底的,这个“买”只能私下商量,可不能说到面上去,要不然双方都得吃挂落。

        

“买啊!可这得多少钱啊,咱们又没这个关系,对了,建军他师父不是说,要是建军和他闺女成了就给弄工作嘛!咱们要不先去碰碰面再说”秀芝犹豫了一下说道

        

“那哪成,要是真让建军师父花钱买了,那建军以后咋抬得起头来。这事还是咱们和东旭多打听打听,到时候咱们自个花钱买,以后建军不管和谁结婚那也硬气。”许灵均说道。

        

他又不缺钱,不说他空间里这些年积攒的,就说秀芝那小金库差不多都上千了,這點钱都是小意思了。

        

可能到这裡有人就会说了,秀芝是什么扶弟魔,许灵均就是个舔狗之类的。

        

秀芝可是许灵均的媳妇,李建军是他小舅子,他这个做姐夫的又是个穿越者,还有金手指,就这么点随手而为的小事咋就不能帮了。

        

况且他那个小舅子人不错,一直都惦记着他姐和许灵均这个姐夫,每次来不都提着东西,还有就是干个活啥的从来不推脱。要李建军真是个白眼狼,许灵均才不会帮衬呢。

        

“啊老许,你的意思是咱们帮着出钱这可不行,这可不行,咱们还是一家子呢,我不能因为弟弟的事对不起许家。”秀芝听许灵均这麼一说赶忙摆手说道。

        

许灵均笑了,看看,这哪用得着他多说,人家秀芝的觉悟就老高了。

        

“哪有你说的这么严重,还对不起许家,这事先打听着,看看价格,到时候和建军说好了,就当是咱们借给他的,等以后他工资挣高了慢慢还咱们不完了。”许灵均笑着说道。

        

“那~那还行,我这钱可是留着给清清和敦敦娶媳妇的。”秀芝靠在许灵均怀里说道,丈夫想的这么周到,她感觉自己老幸福了。

        

“你呀就是偏心,咋就想着清清和敦敦了,以后还得给彤彤多准备点嫁妆呢,不能都给那两个秃小子。”许灵均可不干了,闺女可是爸爸的贴身小棉袄,不管怎么行。

        

“我才没偏心呢,说的好像就你爱闺女一样。”秀芝小鼻子一抽说道,其实她就是有些偏心,说到底还是在乎儿子多一些。

        

“好了,好了,你也爱闺女这总行了吧!咱们赶紧收拾收拾东西,差不多到点了,把礼物都准备好,一会儿去了建军他师父那可不能显得咱不懂礼数了。”许灵均赶忙转移了话题道。今天这事闹得,他一个姐夫竟然有种去亲家家里提亲的感觉。

        

“是啊!我也得换身正式的衣服,可不能丢人了。”秀芝其实也一样,她也有种给儿子提亲的感觉。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