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干灵鹫宫梅兰竹菊/用双乳夹住他的巨大

“这件事很复杂,一时半会也说不清,好了,洒家也吃饱喝足了,我得去破那金字塔了。”大汉擦了擦嘴,然后看向李旦。

        

“今日多谢你的款待,如果看到了不该看的,劳烦你忘记,可好?”鲁达道。

        

李旦下意识点点头,原本还想问一些心中疑惑的,鲁达却是直接起身离开了。

        

一会儿功夫,李旦就明白他说的不该看的是什么了。

        

面对来自过去强大的攻击,李旦只听到鲁达喊了一声“你妈卖批”后就从高空冒着烟坠了下去,然后远遁消失不见。

        

看到这一幕,李旦不知道为什么,却是突然笑场了。

        

没有一丝因为自身身份暴露而丢失的安全感。

        

反倒很坦然!

        

因为,他似乎跟自己想象中的不一样。

        

而且,他才不管你是几代。 

        

因为他丝毫不在乎。

        

看了看金字塔,似乎能量很充足。

        

看来还得一段时间。

        

一直见到鲁达的背影消失后,李旦重新往天空放出了几个炸雷。

        

希望吸引更多的人来。

        

而后,开始整理今日所得到的信息。

        

首先,他的猜想得到了证实。

        

有三个一代!

        

但是,他们又是一个人。

        

这点可能还需要再度证实。

        

否则,怎么也说不通。

        

还有一点,当初在流放之地第一层黑夜里,碰到了那颗巨大的黑色心脏,也就是三人的师尊。

        

他传授自己完整的《不死卷》,并告诉他,一代是他最小的徒弟。

        

可如今鲁达说他们三个是一个人。

        

那么他的这位师尊到底收了几个徒弟,自己不清楚?

        

这不前后矛盾了吗

        

还有一点。

        

当初在群聊时,自己还专门问过三代,把自己一直以来的猜想得到了验证。

        

那就是,唯有身有电兽的人,才能修炼《不死卷》。

        

至于为什么要修炼,是因为《不死卷》中的不死魂、不死骨、不死肉、不死血的等等,虽说没有名字这么霸气豪横,但也极强。

        

可以极大程度的加强肉身等自身因素。

        

每次受伤更是能快人一步恢复好。

        

这点,在李旦一路经历的种种艰难过程中,早已得到验证。

        

甚至利用《精元大吞术》和《不死卷》,曾经一点点耗死过比自己修为高的人。

        

而且三代司云崖说,《不死卷》是他们九人独有的。

        

由每一代往下传。

        

电兽之间没有感应,所以这是他们相认的一种独有‘暗号’。

        

免得误伤彼此。

        

这点也是没错。

        

的确!

        

他如果没有陈三给的仙遗族血脉中觉醒的神通《大隐术》,恐怕早就被人发现了。

        

鲁达之所以认出,是因为当初还没认识陈三呢。

        

可是,这有两个bug。

        

一个是自己的便宜老爹李太浪。

        

自己的第一卷《不死魂》是从他那里得到的。

        

他当时本该被黑帝的人打死了,当然,是为了救自己的娘亲慕容柔以及怀抱中的婴儿自己。

        

却因为接触过《不死魂》而得以存活下来。

        

最后自己因为系统触发任务找到并将其复活。

        

当然,这点他事后问了。

        

便宜老爹的确似乎没有修炼成功过,以他当时的修为,主要太高深了。

        

能碎魂活下来,全靠侥幸。

        

这点算合理!

        

那么另一个,就是给自己完整《不死卷》的他们三人师尊了。

        

那个只剩下一颗心脏,待在流放之地的人了。

        

当时的他是意外闯进去的,可是,他却直接了当询问自己是几代?

        

他没有电兽,可感应出了《不死卷》,还是残卷。

        

难道他修炼了?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人家指不定是《不死卷》的创造者,然后传给仨徒弟的。

        

以当时自己至尊境的修为,在那等强者面前,能察觉到也正常。

        

看来,下次群聊是时候询问一下《不死卷》的来历了。

        

在李旦整理线索时,锅盔回来了。

        

这段时间它算是玩爽了。

        

整天冲浪,好不自在。

        

一点压力都没有。

        

抖了抖头上红缨的水珠,它直接熟练的过来拿起一块糕点就塞进了嘴里。

        

“我跟你说哈,这大海奇了怪了,明明看到空中有海鸟飞,水中有鲸鱼在喷吐泉水,我溜达了这么久,连海底都下潜了,愣是找不到它们。”

        

锅盔含糊不清的道。

        

“这片地域有些奇怪,这漫山遍野的花海中,到现在我连一只蜜蜂蝴蝶都没看到过呢。”李旦道。

        

锅盔却是突然发现了什么。

        

“刚才有人来过?”

        

它连忙蹦跳过去,有一大堆花枝呈现一边倒姿态,甚至还折了一些。

        

不过此刻正慢慢的直立身子恢复着。

        

还有,旁边有两个酒坛倒放一边。

        

李旦笑了。

        

没想到这家伙还挺细心的。

        

“嗯,有人来了,就是当初那个被金发老道烧的光头汉子,他是一代!”李旦坦白道。

        

“他也有电兽?”锅盔来了兴趣。

        

李旦摇摇头:“他没有,他们三人的关系我还没彻底搞清楚,给你说也说不好。”

        

李旦一时之间,不知道该为锅盔怎么解释。

        

锅盔则没关系,蹦跳着看了一眼远处依旧闪烁光华的金字塔。

        

看样子想要彻底消耗这股维持能量,需要很长一段时间。

        

而且它也有了新目标,就是畅游海底世界,找到那些虚幻的海洋生物,增加点乐趣。

        

两天过后,有人来了。

        

这家伙简直脑子有病,不去闯那金字塔,反倒觉得李旦写的字有挑衅意味。

        

直接跟李旦干了一架。

        

其结果是李旦得到了一大堆神府内的东西,还有一些药材。

        

这送快递送的,李旦都不好意思收。

        

拿出小本本,又写下一个‘正’字一笔画,作为记录。

        

三个月后,李旦再次见到了光头鲁达。

        

他直接过来坐下,李旦高兴的拿出猴儿酒接待他。

        

他也洒脱,一饮而尽。

        

此情此景,李旦倒是佩服起他了。

        

屡战屡败,还不服输。

        

这份毅力值得学习。

        

“你怎么还在这里?”鲁达询问。

        

李旦嘿嘿一笑:“我说我在等你,你信吗?”

        

“不信,此地的血腥味似乎浓重了许多,看来这三个月这里也不太平,你是在等所有人消耗那金字塔外在的能量。”鲁达一针见血。

        

李旦笑笑不语,算是默认。

        

毕竟,跟这样的老怪物你想斗智斗勇,李旦还嫩了许多。

        

自己还没来到这片世界前,人家都乘机把一块大陆挪移进虚空,休养生息呢。

        

“你这小子心眼儿还挺坏,也鸡贼,不过我喜欢,倒是有点我做事的性子,无论任何时候,自己命最重要!”鲁达一阵夸赞。

        

李旦却是心里一动,指了指远处的金字塔:“那鲁前辈,您这是……”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