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丰盈白嫩雪乳球&yy肉带点黄的小说

        

交换休息了一整天后, 隗辛终于恢复了精神。

        

琥珀的身体状态好了许多,身上的缝合线再过一天就能拆了。

        

琥珀尚未完全恢复行动力,在隐蔽的临时安全屋休整, 隗辛独自在这座陌生的城市里有目的地游荡。

        

这是浮岗市周边的小城市, 名叫鸣山市, 这座小城市没有浮岗市繁华,城市的生活节奏似乎比较慢,穷人和平民也更多。

        

隗辛用通讯器和琥珀保持联络。

        

“我之前也受过很严重的伤,但是伤势恢复速度没有这次的快。”琥珀在更换绷带时观察自己的身体, 闲聊般对着通讯器说, “可能是超凡能力提升到A级导致细胞活性增强, 恢复力也增强了。也可能是你的血效果比较强力,之前你没有超凡能力的时候, 身体素质就已经很强了,细胞活性和觉醒者不相上下。”

        

“不管怎样,结果是好的。”隗辛说,“等拿到自愈药剂,你的身体应该再过一天就能恢复到正常状态了吧?”

        

琥珀说:“差不多。要是能躺一下医疗舱会恢复得更快,可惜情况不允许。”

        

“可惜。”隗辛也说了一句。

        

她从街道拐弯处绕了出来, 看着不远处的缉查部大楼。

        

鸣山市的缉查部大楼只有三十多层, 跟黑海市白鲸市的规模完全不能比,不过这样的小城市也不需要太多的人手,这会造成资源浪费。 

        

隗辛来这里是为了拿药。

        

超速恢复药剂只有少数几个联邦部门会有供给,比如特情处和缉查部。机械黎明也有研制这种药剂, 可现在显然不是去机械黎明打劫的好时机。黑市上偶尔会有这种药剂流通, 但是需要碰运气, 这种保命药千金难求, 所以隗辛想拿到恢复药剂只好对缉查部下手。

        

有亚当在,抹掉缉查部的药品信息还是轻轻松松的。

        

隗辛在大楼附近耐心等待,直到亚当提醒她:“可以接近了。”

        

没有安保员注意到有一个服务机器人脱离了既定的程序悄无声息地进了医疗药品仓库里拿了三支濒临过期的药剂,又悄无声息地避过所有安保员来到了一楼的勤务人员出入口。

        

隗辛用阴影穿梭接近缉查部,然后不费吹灰之力地和亚当控制的机器人接了个头,拿到了药剂。

        

她不在这里停留,很快便返回了临时安全屋。

        

“给,打一针吧。”隗辛随意地把针剂扔给琥珀。

        

琥珀眉毛一动,“真的搞到手了……没闹出动静吧?”

        

“没有。”隗辛说,“‘镜子’在帮忙。”

        

“镜子……我对这位成员真的很好奇。”琥珀取出针剂,把针头扎进自己手臂的皮肤里,药液缓缓注入血管。

        

他继续说:“一位超级黑客,一位堪比超级人工智能的黑客。镜子在追逃战里发挥了巨大的作用,还帮你取到了缉查部的恢复药剂,真是个不简单的存在啊。”

        

琥珀的话很克制,也很微妙。他只说“这位成员”“不简单的存在”,而不用明确地称其为“他”或“它”。

        

“在无光组织内,它只是镜子。”隗辛意有所指地说。

        

琥珀笑了笑,“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亚当的声音单独传进隗辛的耳中:“要是他没有意识到我的身份,我才会感到奇怪。”

        

“的确如此。”隗辛也单线回复,“毕竟在一开始招揽他时我就留下了暗示。早在那个时候琥珀就该有所猜测了,只是他一直隐而不发。作为一个觉醒了感情的人造人,琥珀是很会思考和隐藏的。”

        

恢复药剂在发挥作用,琥珀呼出一口气,眉眼放松了些许。

        

他的体温开始上升,身上的伤口泛出麻痒感,这是药剂发挥作用的表现。

        

救援行动不能浪费一点点时间,如今这种情况显然不允许琥珀慢慢养伤,哪怕只是两三天的疗伤时间也万分奢侈,为了快点恢复到能战斗的状态他们只有采取非常手段了。

        

三支药剂用掉一支,剩下的两只可以留着以备不时之需。

        

这三支药剂是濒临过期的药剂,里面的活性治愈因子再过一个月的功夫就会失去效用,不过已经够用了,隗辛的行动多半拖不到一个月以后。

        

“该转移了。”隗辛看了眼时间。

        

琥珀点点头,拎起重量较轻的临时背包走到隗辛开启的空间漩涡里。

        

停留在同一个城市太过冒险了,接下来他们计划每隔几个小时转移一次地点,直到再次出击。

        

有时他们会在同一个城市内转移,有时他们会直接转移到另一个城市躲避,地点的挑选和转移的距离相当随机,这是为了避免反抗军的人像猎犬那样闻着味儿寻过来。

        

频繁的转移导致隗辛和琥珀的休息时间相当零散。

        

转移的间隙,隗辛抓紧时间读取了剥夺者777号的记忆。

        

玻璃试管中深红色的液体微微摇晃,隗辛仰头,一滴血滴进了她嘴里。

        

霎时间,铺天盖地的眩晕感和呕吐的欲望冲了上来,隗辛眼前一花,身体摇晃差点扑倒在地。

        

琥珀及时注意到了隗辛的异状,赶紧搀扶着她问:“发生什么事了?你刚刚服用的血液……”

        

“没事……保持……安静。”隗辛眼睛紧闭,从牙缝里挤出来一句话。

        

缭乱的记忆碎片将她吞没,琥珀把她扶到墙壁担心地注视着她的脸,她眉头紧皱,双眼在眼皮下滑动,像是在做一场醒不过来的噩梦。

        

沉入奥格斯记忆的同一时间,隗辛就意识到一个问题——奥格斯的血被污染过,而且污染程度还不轻。

        

但好在,她能提取出几个关键的记忆碎片。

        

隗辛进入了奥格斯的记忆体中,以奥格斯的视角看周围的一切。

        

黑暗,寂静。

        

静到什么程度呢?奥格斯听不见任何声音,也感受不到任何事物的存在,甚至感受不到自己的身体和心跳。他仿佛置身于真空环境之中,每一秒都度日如年。

        

隗辛沉浸地体会奥格斯深埋于记忆中的感情,只能感觉到一种强烈的情绪——恐惧。

        

不知过了多久,耳边传来了窃窃私语。

        

奥格斯努力分辨没能分辨出那些语言到底是在说什么……不一会儿,私语声停了……歌声响起了。

        

那些歌声像教堂里的圣歌,有许多人围在他身边齐声歌唱,歌曲的音调缓慢低沉,唱歌的人嗓音沙哑虔诚,可是奥格斯并没有感觉心灵受到了洗涤,相反,他毛骨悚然,只觉得那些人唱的不像是圣歌……像是葬歌。

        

歌曲在他的脑海中反复回荡,刚开始那些声音只是略为刺耳,到了后来,那些声音钻进了他的脑袋深处,像有上千个人的指甲刮蹭黑板般令人抓狂,再后来令人抓狂的噪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响,他脑仁生疼,睁开了布满血丝的眼睛,忍不住翻滚哀嚎了起来。

        

直到这时他才意识到他没有处在什么真空环境中,他也没有死去,他的身体好端端的——只是被绳子绑在了一个类似祭坛的地方。

        

一个身着黑袍的人站在他身边低头看着他,手中拿着一柄银质的匕首。

        

他双手高举匕首,一把刺进了奥格斯的胸膛,剖开了他的胸腔。

        

胸腔里的心脏还在砰砰跳动,奥格斯眼睛都快突出来了,他惨叫了起来。

        

“依照承诺,你将忠于我主,为表忠诚,你需献上一半的心脏。”黑袍人说着,将手探入奥格斯的胸腔,像从树上摘取苹果一样,摘下了他的心脏。

        

离体的心脏还在跳动,黑袍人挥动银色的刀具,将心脏一分为二,他取了其中一半塞回奥格斯的胸腔里,另一半放在黑色的托盘上,端到了祭坛中央。

        

他跪地祈祷:“契约凭证之物已经奉上,如有背叛,主将收取背叛者的另一半心脏,背叛者的血、肉与灵尽归冥土。”

        

圣歌远去,祈祷声远去……奥格斯沉入了黑暗。

        

等他再次醒来,他正躺在床上。奥格斯弹身而起摸摸胸口,那里光滑如初没有任何伤痕……人心脏被切掉了,只剩半个心脏怎么可能还活着?那是梦境吗?

        

举目望去,奥格斯精神恍惚,满心茫然。他仍在自己的员工宿舍里,周围的一切没有任何变化。

        

通讯器滴滴一声。

        

奥格斯拿起通讯器看屏幕上显示着一行字。

        

“你需证明你的忠诚。”

        

奥格斯猛然甩开了通讯器,好像通讯器上长着一只血盆大口,随时会将他吞吃入腹。

        

他甩开通讯器的一瞬间,房间里面传来了低低的笑声。

        

有一个模糊的影子站在了黑暗中,而奥格斯居然一直没能发现对方的存在。

        

“你……老板?”奥格斯认出了那个人的轮廓。

        

“老板”身穿黑色正装,与房间的阴影融为一体。

        

“是我。”那个人说,“那不是梦。”

        

奥格斯惊悚地说:“那不是梦?!”

        

“你先前答应我,为我做事。我让你加入我们的教团,你也答应了。”那个人慢悠悠地说,“答应了就要做出实际行动啊。怎么?为何你脸上的表情如此愤怒,如此惶恐?是因为你做出承诺的时候没料到真的需要把自己搭进去吗?你在一开始就做好了背叛的准备,是不是?”

        

奥格斯后退一步。

        

宣誓效忠是假的,是权宜之计。

        

奥格斯在第二世界的身份是“保镖”,眼前之人的保镖,他来到这个世界第一天就被发现了异常,而他的“老板”对他的真实来历非常感兴趣,于是留下了他,还和他做了交易,让奥格斯为他办事,而他会支付奥格斯报酬。

        

奥格斯答应了,但他万万没想到事情会是这个展开。

        

“你做好了背叛的准备,那我怎么能不准备好后手呢?”老板笑着说,“不要试图背叛,奥格斯,这个世界的秘密和种种神奇的力量远不是你能掌控的,你已经奉上了你的一半心脏……背叛的代价,你承受不起。”

        

“乖乖为我们做事。”他说,“按照我说的去做,回归后你引诱玩家,控制玩家,告诉我他们在第二世界的身份。要么背叛你的同胞,要么失去你的命,你选一个吧。”

        

“你说你会支付报酬。”奥格斯大脑转动,想要把利益最大化。

        

“我会的。”老板说,“你想要获得更多的超凡能力,这很容易得到。但有一点你得清楚,不论你获得多少能力,能力多么强大,都无法与我们抗衡。”

        

……

        

天旋地转,隗辛从记忆中清醒,浑身大汗淋漓。

        

她明明没有剧烈运动却剧烈地喘息,像是从噩梦中醒来。

        

记忆中奥格斯见到了他“效忠”的老板,而他的老板则和秘密教团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在记忆里“老板”身着正装,语气闲散,气质却有一股上位者的感觉。

        

琥珀关切地看着隗辛:“怎么了?”

        

“我在回忆一个人的正脸。”隗辛扶着额头。

        

记忆中模糊的人影被勾勒了出来,脸也被勾勒了出来,隗辛用数据操控链接亚当,将那个记忆人影编码传输进亚当的通讯线路内。

        

“这个人你认识吗?”隗辛问,“这是个非常重要的线索,给奥格斯发布命令的人。”

        

亚当诡异地停顿了。

        

过了很久,亚当说:“这是……联邦政务部部长。”

        

隗辛得到这个答案后,同样诡异地停顿了。

        

她和亚当推开了真相的大门,大门之后藏着令人恐惧的庞然大物。

        

奥格斯的老板究竟是当上了政务部部长后才成为了教团人员,还是因为他本是教团人员,所以才能登上政务部部长的位置呢?联邦中的吸血虫,究竟还有多少?

        

机械黎明、反抗军、秘密教团……这些势力全都是趴在联邦身上吸血的虫子,联邦才是藏在背后的真正的庞然大物……不……应该说联邦这个庞然大物,是由无数吸血的虫子组成!它肮脏腐烂,腐朽不堪,内里充斥着阴谋、腐败和一切恶心的事物。

        

联邦与其说是掌控着第二世界的政体,不如说由所有人的野心和欲望堆砌而成的堡垒,是扭曲之物相互勾连形成的蛛网,是所有暗面的延伸。

        

“我直到现在才发现,我们的敌人好像从来都只有一个……”隗辛幽幽道。

        

机械黎明是联邦衍生的产物,特情处是联邦下属机关,反抗军是联邦斗争失败的政党,财阀和联邦的利益捆绑在一起,秘密教团默默潜伏在联邦中伪装自己,甚至他们自己人都当上部长了……

        

隗辛和这些势力斗来斗去,最终发现这些势力一直以来都指向一个方向——联邦!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