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男总裁求着被调教gv&色翁荡息肉欲系列小说

顾家是挑着时间来的。

        

已经是傍晚, 夕阳西,『色』很快要黑来,是鬼怪即将活跃的时候。这时候来鬼宅正好, 要是大白的, 鬼宅的鬼都出来活动,见到大女儿有什么意义?

        

然,他们也知道黑后的鬼宅才是最危险的, 有叶落在嘛,怕什么?

        

顾家没有等太久, 约莫十来钟, 他们看到叶落方走来。

        

“叶小姐!”顾父顾母欣喜地朝叶落叫道, 神『色』殷切。

        

撑着精美的油纸伞的少女, 夕阳中的古镇缓缓走来, 宛若一幅极美的风景, 又同这江南水乡的仕女,古韵雅然,见之忘俗。

        

这是顾怡第一次见叶落,发现她比自己预想中的还要漂亮、神秘。

        

两,顾怡父母那得知姐姐死亡的真相, 以及姐姐现在的情况后,她心其也挺激动的。

        

在确定父母并没有骗她后, 她果断地选择和父母一起来南怀镇。

        

公司那边虽然忙, 但比起公司, 然是亲更重要。

        

据说她姐姐能顺利地回来弄死渣男,并与亲团聚,多亏了一个——叶落,也是现在的鬼宅主。

        

顾怡父母那仔细了解叶落, 也曾预想她的模,发现都及亲眼所见。

        

那穿着绣富贵牡丹的袖旗袍的少女,五官精致,眉眼秾丽,美得极富攻击『性』,是标准的浓颜系美女。

        

叶落这副穿着打扮,与古镇极为融洽,仿佛她生是古镇之。

        

但想到她是那座鬼宅的主,顾怡免多想一些。

        

顾怡忍住看向地上的影子,夕阳将撑着油纸伞的少女的身影拉得疯长,证明她确是。

        

事后她还仔细问家的佣徐姐,关于那晚她姐弄死渣男后回家团聚的事。

        

据说徐姐会将叶落误认成鬼,也是因为这姑娘在大半夜的,撑着一古风古韵的油纸伞出现,还穿着这身袖又精美的旗袍——要知道十月份的首都夜晚,气温可没有温和到能穿这么单薄的地步,算要风度要温度,这风度也适合啊。

        

是以也怪徐姐将她成鬼。

        

顾父顾母没有像小女儿这多想,事上,他们并在意叶落是是鬼,他们只知道,叶落是大女儿的恩,也是让他们得以与大女儿重逢的好心。

        

光是这两点,足以让他们忽略叶落身上所有的正常。

        

是喜欢在大晚上撑着油纸伞,喜欢在深秋穿袖旗袍嘛,这有什么?小姑娘长得好看,像幅画似的,穿什么都赏心悦目,用在意。

        

“叶小姐!”顾父顾母热情地迎去。

        

叶落朝他们微微颔首,撑着伞朝走,“你们随我来。”

        

“好的,麻烦您了。”

        

顾父顾母仿佛感觉到累似的,兴奋地跟在叶落身后。

        

其顾母原本有些累了,但想到很快能见到大女儿,她的精神亢奋得仿佛连疲奋都感觉到。

        

顾怡跟着父母,瞅了瞅面的叶落,这小姑娘仅长得好看,气场也与众同。

        

怎么说呢……她觉得算是那些级师,都一定有她的气场,也知道她是什么力,会是尊者级师吧?可是尊者的话,年纪应该会这么小。

        

难道她是那种修炼有成,已经可以青春永驻的尊者师?

        

在顾怡胡思『乱』想回神,发现已经到了目的地。

        

顾家三口抬头,看到方那栋古『色』古香的古宅。

        

宅子有两尊说出字的凶兽石象,狰狞诡异,那双眼睛精光闪烁,与它们对视久了,宛若活来似的,教敢轻易与之对视。

        

大门是朱红『色』的,檐挂着两盏红灯笼,门楣上的牌匾黑底红字,血淋淋的叶宅二字。

        

说在荒郊野岭之地,是在这热闹的城镇之中,乍然看到这栋宅子,估计也会被它吓到,明白进得。

        

顾父顾母都有些敬畏和害怕,要是想见大女儿的信念支撑着他们,只怕腿都要软了。

        

顾怡是个大胆的,问道:“叶小姐,为什么我们先没见到叶宅?”

        

果她没有记错的话,他们先有经这附近,却没有看到这座鬼宅,难道真的是鬼宅然带有障眼法?

        

叶落道:“白的阳气重,加上你们都是普通,容易见到鬼宅。”

        

顾家三恍然大悟,想起移动鬼宅有关的传闻,好像类遇到它时,都是在晚上居多。

        

叶落走上台阶。

        

那扇朱漆大门声开启,欢迎主回家。

        

叶落将油纸伞收起来,朝顾家三道:“欢迎来到叶宅。”

        

顾家三走进去,入目所及皆是荒凉破旧的建筑,庭院空『荡』『荡』的,只有零星的一些杂草,墙角根堆了少破烂的瓦罐。

        

看到这些破罐子,顾父顾母心难受了,想起他们大女儿以住在罐子。

        

,这宅子虽然荒芜破败了点,打扫得极为干净。

        

顾怡嘀咕道:“这挺干净的,像那种没住的鬼宅……”

        

一般的鬼宅,仅破烂陈旧,到处脏兮兮的,尘埃和脏污相伴,甚至还有许多被阴气侵蚀的痕迹。鬼怪像,他们才在意住的地方有多脏多『乱』,大概是变成鬼后,连五感也消失,做时能忍受的脏『乱』,做鬼时在意了。

        

叶落道:“我让他们打扫卫生,是大家努力的结果。”

        

这个“他们”、“大家”,是指鬼宅的鬼吧?

        

顾怡看向叶落的眼神顿时充满钦佩,这位真是个能,竟然能让鬼怪像一讲卫生。

        

说话间,便见几个丫鬟打扮的鬼迎来。

        

这几个厉鬼并没有用障眼法让自己看起来像,她们手拿着红灯笼,这么阴森森地往那儿一站,还挺恐怖的。

        

顾家三呼吸都变轻了,腿也有些软。

        

幸好,在他们腿软得快要走动时,顾情飞了出来。

        

“爸,妈,小怡!”

        

顾家三激动起来,连原本对姐姐变成鬼宅的厉鬼这种事没什么真感的顾怡,看到飘来的女鬼,终于踏了。

        

“姐!”

        

顾怡飞奔去。

        

顾情和妹妹搂到一起,几年见的姐妹俩抱头痛哭,这痛哭的架势,和初顾情和顾母挺像的。

        

梦女歪了歪嘴,虽然场面挺感,但能能别哭了?

        

顾父顾母也拉着大女儿,又哭又笑,一家团聚,感慨极多。

        

等顾家收拾好情绪,『色』已经黑来。

        

廊亮起灯笼,为这座阴森的鬼宅驱散些许祥之气,看到周围的鬼,顾家三仍是忍住倒抽冷气。

        

果然是鬼宅,这厉鬼也太多了。

        

叶落朝那群厉鬼说:“他们是情情的家,偿为宅子提供修葺材料的好心,你们要谢谢他们。”

        

鬼宅修葺好了,还是给这群鬼住。

        

所以这话没『毛』病。

        

厉鬼们非常听话,去感谢顾家,顾父顾母和顾怡脸皮僵硬地站在那,觉得此刻估计是他们的生中的光时刻。

        

有谁能像他们,被一整栋宅子的厉鬼感谢,这些厉鬼中还有鬼王呢。

        

鬼王也是真心意地感谢顾家的偿奉献,让他用掏自己的金元宝。虽然成为鬼王,但生的执念让他仍是个守财奴,连变成破烂的珠宝都舍得丢,更用说那些金元宝,都是宝贝。

        

厉鬼们热情地帮顾家拿东西,丫鬟们则去烧水煮茶。

        

经叶落这些的大采购,为鬼宅添了少东西,花厅的家具换了新的,还有活能吃的东西,能喝的水都有。

        

热气腾腾的茶水端来,顾家都有种他们其是在鬼宅,而是在某处古宅的错觉。

        

“叶小姐,这些是我们给您带的礼物。”顾父客客气气地说,“上次太匆忙,没有准备礼物,这次正好补上。”

        

顾母笑呵呵地说:“我们还准备了一些给情情朋友的礼物。”

        

“朋友?”顾情阴森森地说,“妈,我没朋友。”

        

鬼宅的厉鬼都是只会欺压她的凶鬼,哪有什么朋友。

        

“哎呀,我是情情的朋友。”梦女挤来,用红纱裹住顾情,朝顾父顾母说,“顾先生、顾太太,又见面啦!我是情情的朋友,情情最近对我可好了,教我读识字。”

        

最后那句,说得咬牙切齿。

        

顾父顾母认识梦女,他们对梦女的鬼话然只信一半。

        

“咦,情情还教你们读识字?”

        

“是啊,情情现在是鬼宅的老师,教我们学习现代的文化知识呢。”梦女嘴巴一阵叭叭叭地说,“宅子的老鬼多,有文化的没几个,懂现代文化知识的更少,也只有情情懂得,只能让她教我们啦。”

        

他们目要学的,便是现代的知识,要与时俱进嘛。

        

顾父顾母十欣慰,“情情年选择读师范,我们对她没什么要求,她想老师吧,没想到生没成,死后却成了老师。果然,活着应该多学点,说定死后还能成为傍身的技能。”

        

这话听得老鬼们鬼气震『荡』。

        

是啊,果他们生多学一些傍身的技能,今也至于被大魔王成文盲,苦『逼』地小学开始学起。

        

鬼宅的厉鬼太多,待久了对体有损害,顾家三好多待。

        

离开之,顾父说道:“叶小姐,我已经让去采购修葺古宅需要的材料,明开始陆续送来,届时可是让送进宅子?”

        

叶落道:“用,你去租个仓库,我去收行。”

        

顾父哦一声,没问她怎么收,毕竟叶落是师,师的手段可少,是普通能理解的。

        

他指着小女儿顾怡,“叶小姐以后有什么吩咐,尽管告诉小怡,她会帮忙的。”

        

顾怡脸上『露』出甜美的笑容,“叶小姐尽管说。”

        

顾家姐妹俩长得很像,气质完全同,顾情看着是个清纯乖巧的小白花,顾怡则精明干练,一看是纵横商场的女强,继承了顾父的赋,也是个生的商。

        

姐妹俩感情好,顾怡为了让姐姐能在鬼宅住得舒坦、安全有保证,决定以后努力工作,帮姐姐交房租。

        

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她信每年砸个亿来,还有哪个鬼敢欺负她姐!

        

翌日,叶落去镇外的仓库收了一批材料。

        

她将材料带回鬼宅,让那群鬼开始学着修葺房子。

        

会修也没关系,她买了少相关的回来,可以边学边修,修坏了也要紧,重新修是。

        

厉鬼们没想到,连修房子也是一种学习,学得他们头昏眼花,身上的凶戾之气都消弥少。

        

**

        

顾家突然跑到南怀镇买房置地的事,很快被南怀镇驻守的师部所知。

        

师部是公职员,想了解南怀镇的事情也挺容易的,消息非常灵通。

        

得知首都的顾家在南怀镇,免有些好奇。

        

有消息灵通的说:“听说顾太太的身体好,顾先生和小女儿陪顾太太来南怀镇散心,发现南怀镇的风景错,空气清新,顾太太想在这多住些时间,修养身体。顾先生已经回去了,小女儿顾怡留来陪顾太太养病。”

        

“顾太太身体好?难成得了什么重病?”有解地问。

        

“哪是什么重病?心病差多。”

        

“怎么说?”

        

那便将年顾家长女慎死在移动鬼宅的事说了说,众都嘘唏。

        

年这事闹得挺大的,毕竟涉及到首都的豪门顾家。

        

顾家虽然算是顶级豪门,在首都的上层社会中也是能排得上号的,长女慎死在移动鬼宅,引来少关注。

        

据说时顾先生和顾太太都相信女儿死了,想请师去找移动鬼宅,将女儿救出来。

        

只是移动鬼宅的移动轨迹毫规律可言,想要找到它可容易,算找到,也没哪个敢保证能将救出来。

        

移动鬼宅的厉鬼数量之多,力之强,纵使是那些老祖宗级别的,也敢轻易说能全身而退。

        

因为这事,顾太太一病起。

        

世都很可怜顾太太,女儿死在移动鬼宅,尸骨存,算侥幸变成鬼,也法离开移动鬼宅,更用说鬼宅的厉鬼凶戾比,那些新鬼和弱鬼都是厉鬼的食物,最后那位顾家大小姐只怕连鬼魂都被吃掉,连投胎转世都可能。

        

师们说了会儿,很快转移注意力,再关注顾家何。

        

顾家做事可谓是滴水漏,连借口都找得好好的,没有让外界察觉到鬼宅的存在。

        

直到秦山水和花语恰巧遇到在南怀镇一起逛街的顾怡和叶落,两都有些错愕。

        

原来叶落和顾家认识的吗?

        

“咦?”顾怡惊讶地看着他们,“你们怎么会在这?”

        

秦山水和花语纷纷叫了一声“怡姐”。

        

秦山水说:“怡姐,我们已经师堂毕业啦,来南怀镇习。”

        

“你们这么快毕业了?”顾怡很是惊讶,瞅着这两个大男孩,“没想到一转眼,你们竟然都长这么大。”

        

“怡姐,你认识叶落啊?”秦山水迫及待地问。

        

顾怡笑道:“来南怀镇认识的,觉得投缘,凑到一起啦。”她转头对叶落说,“我们顾家和秦家、花家有些交情,这两个弟弟以还跟在我屁股后面跑。”

        

两个大男孩禁挠了挠脸,有些尴尬。

        

这个巧遇是段『插』曲。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