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妻1v1大叔求宠爱&3p高H文两男一女

      

虽然已经救下了张凌君,但,这种事可不能泄露,萧南风让紫毛怪物继续在城外搜索着张凌君的消息。

        

一时间,大殷仙都无数修士都猜到了大概情况,张凌君失踪了?

        

在城中一处隐秘的小院中。

        

敖帅听着属下的禀报,露出惊奇之色道:“我还当萧南风四处求策收债有多厉害,这才几天啊,就将张凌君弄丢了,他可真成了笑话啊。”

        

“我觉得,应该是萧南风败坏了大殷仙朝的名望,大殷仙朝对他进行的反扑。”一旁紫霜战神说道。

        

敖帅露出一丝冷笑:“所以说,萧南风不知死活啊。”

        

紫霜战神却皱眉地摇了摇头:“不,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

        

“哦?”

        

“公子,这地方不能待了,大殷仙朝连这点忍耐度都没有了,说明,他们已经积累了足够的底蕴,随时可能举事了。”紫霜战神凝重道。

        

“什么举事?你是说大殷仙朝要造反?”敖帅陡然瞳孔一缩,猜到了缘由。 

        

紫霜战神微微一叹,终究不再隐瞒地点了点头。

        

忽然间,一道念头划过脑海,敖帅瞬间明白了一切,他急忙问道:“大殷仙朝若是造反,一定会杀天庭使者,用来祭旗宣告天下的,对不对?”

        

“对!”紫霜战神点了点头。

        

“难怪萧南风这个战神任务没有一点惩罚。也就是说,萧南风将自己给坑了,他以大礼出使大殷仙都,却让他深陷牢笼,走不掉了?这时候,就是他想逃,大殷仙朝也不许了?”敖帅眼睛微亮道。

        

“没错,他是完蛋了,但,从刚才的事情可以看出,大殷仙朝造反在即,这里将有大乱,不是久留之地。”紫霜战神说道。

        

敖帅却摇了摇头:“不,我要看着萧南风死。此刻,我们隐藏在这里,没人知道我们来了,我们很安全。”

        

“公子,万一出意外怎么办?”紫霜战神说道。

        

“萧南风的命很硬。他或许有自保的手段,万一他跑了,我可不甘心。我想盯着点,更何况,我还带了他的克星。”

        

“公子,你不能对战神出手,因为,一旦被查出来,谁也救不了你。”紫霜战神说道。

        

“放心,我不会那么蠢的。”敖帅说道。

        

……

        

三日后。

        

墨山河站在一个山谷口,看着大双修佛的佛窟,那里已经变成了一个巨坑。

        

四周一群属下搜查了一会,纷纷摇了摇头。

        

“没有一点线索吗?”墨山河皱眉道。

        

“什么线索也没有,被抹得干干净净。”一名属下说道。

        

“这里有大双修佛,还有他的一群弟子,他们怎么会悄无声息地就没了?”墨山河凝重道。

        

“大双修佛不可能肆意离开的,更何况,这诺大的佛窟也不见了,连一丝碎片也没有留下。端是诡异。”那属下皱眉道。

        

“哦?”墨山河陡然瞳孔一缩。

        

“丞相,你是否有什么线索?”那属下好奇道。

        

墨山河皱眉道:“万妖岛的佛窟,就是被张凌君手中的蒲团吞吸了的,这里的佛窟,莫非也是如此?”

        

“丞相是说,张凌君出困了,来救张凌君的人,灭了这里,最后由蒲团吸收了佛窟?”那属下凝重道。

        

“一定是这样,找到张凌君,就能找到真相了,调度所有人,给我找,通知在外的所有细作,都留意张凌君的出现,还有,盯着萧南风一行。”墨山河沉声道。

        

“是!”众属下应声道。

        

这里查不出端倪,墨山河也就带人回去了,只是回去的时候,他的脸色阴沉得可怕。

        

……

        

大殷仙都,殷天赐府邸。

        

“殿下,你是说,墨冷轩因为抓张凌君,可能死了?”汤小乙‘惊讶’道。

        

殷天赐点了点头:“没错,墨山河就这么一个儿子,墨山河此刻肯定气得不行。”

        

“墨冷轩只是消失了,未必死了吧?”汤小乙说道。

        

殷天赐摇了摇头道:“确定已经死了,墨山河手下有各种奇人,已经帮他证实了,只是,最终死于谁手,还不得而知。”

        

“还能死于谁手?肯定是萧南风啊。”汤小乙说道。

        

“萧南风可没能耐对付大双修佛。”殷天赐摇了摇头。

        

“大双修佛?就是那日出现在墨冷轩身旁的粉衣僧人?”汤小乙好奇道。

        

“不错,这次来的一定是绝世高手,否则,怎么可能将大双修佛的佛窟也覆灭了?”殷天赐说道。

        

“那就没错了,殿下,你记得我之前说的话吗?这就是萧南风的阴谋,以张凌君为饵,钓出我大殷仙朝的底蕴,墨冷轩的猪脑子,直接被利用了,就算不是萧南风所为,也是他一手策划的。”汤小乙说道。

        

殷天赐陡然瞳孔一缩。

        

“殿下,你最好将此消息告知丞相,我从你的语气中听出,丞相应该对大殷底蕴极为了解,甚至可能负责联络各处底蕴。眼前,萧南风出招了,可别被萧南风牵着鼻子走,我不清楚大殷这次折损得如何,但,不能让萧南风变本加厉了。此事,当给丞相一个提醒。”汤小乙说道。

        

殷天赐点了点头:“墨冷轩就是太无能了,若像你这般小心,岂会被天庭钻了空子?走,随我去丞相府。”

        

“是!”汤小乙应声道。

        

……

        

迎客岛,一间大殿中。

        

丰帝夺舍着赵元蛟,喝着茶,看着不远处一脸烦躁之色的萧南风。

        

“还没找到郡主吗?”萧南风急切道。

        

“没有,根本找不到少主的一点踪迹。”一名紫毛怪物焦急道。

        

“继续找,范围向外扩大,还有,在城中找些贩卖情报的组织,让他们帮忙搜寻郡主下落。不惜一切代价,找!”萧南风吩咐道。

        

“是!”那紫毛怪物快速冲出了大殿。

        

而萧南风刚刚烦躁的表情瞬间恢复如初了。

        

“你演戏的本领,还真是一绝啊,要不是我知道你将张凌君藏了起来,我都差点被你骗了。”丰帝笑道。

        

“前辈勿怪,郡主虽然安全了,但,我们不能表现出找到她了,只能是‘没找到’,而紫毛怪物虽然可以保密,但,并非人人会演戏,只能先瞒着它们了。这样才安全,我可不想惹太多麻烦。”萧南风说道。

        

丰帝露出一丝不屑之色道:“你还不想惹麻烦?我看你最会惹麻烦。”

        

“前辈说哪里话,这次,前辈的收获可不小吧。”萧南风笑道。

        

丰帝死死盯着萧南风,继而邪笑道:“萧南风,我发现你的秘密,比我想象得要多啊。”

        

“前辈说笑了。”萧南风说道。

        

他知道,丰帝想要试探他当初如何穿透佛窟的,但,他怎么可能告诉丰帝呢?

        

“让你的人,不要再跟踪我了。”丰帝说道。

        

“前辈这话是何意?”萧南风眉头一挑道。

        

难道,幽灵卫跟踪丰帝的事情,被他知道了?那可是幽九亲自跟踪的啊。

        

“我好歹也曾经是一朝仙帝,这点被跟踪的警觉,难道没有吗?跟踪我的人,他们的身法我见过,是昔日大威仙朝的幽灵卫吧。一千年前,我可是见过幽灵王的,岂能认不出来?啧啧,真是想不到啊,你连大威仙朝的底蕴都得到了?”丰帝说道。

        

萧南风眉头一挑,知道丰帝真的察觉幽九在跟踪他了。

        

“前辈说笑了,大威底蕴怎么可能落入我的手中?我只是得到少许东西罢了。”萧南风摇了摇头道。

        

“威帝的霸拳,当世无双,虽然传得天下尽知,人人可学,但,谁也达不到他的高度,可那日在封印我的佛窟中,我虽然被封印着,但能感受到你的霸拳无双,除非是威帝亲自指点,否则,不可能有那般效果的,而且,你还掌握了幽灵卫,啧啧,你还要我再说吗?”丰帝笑道。

        

萧南风摇了摇头:“是我运气好,练得好一点罢了,我可没有大威底蕴。”

        

丰帝脸色一黑道:“你小子,还真是死不承认?”

        

“事实就是如此,我悟性高而已,我可没有得到威帝指点,再说了,威帝都殒落一千年了,怎么指点我?。”萧南风当然不能承认。

        

这丰帝本来就没安好心,还跟他掏心掏肺不成?

        

“跟踪我的人都撤了吧,其实你想知道我这些天在干什么,直接问,不就好了?”丰帝说道。

        

“哦?”萧南风好奇道。

        

“你之前也看到了,我有秘法,可吞三世佛手下邪物这些年积累的力量。我要对付殷神话和三世佛,以我现在的实力还远远不够,所以,我要找寻一个个佛窟,吞了里面邪物积累的力量,让我快速提升实力。然后才能去找殷神话复仇。你手下的幽灵卫刺探情报极为厉害,知不知道哪里有佛窟?”丰帝问道。

        

萧南风微微皱眉,分析着丰帝的话,终究觉得,丰帝的确是想要找佛窟,至于还有没有别的目的,他却不清楚了。

        

“张凌君知道我的秘密,本来,我不可能让她离开我的视线的,若你能帮我找到佛窟,我就不追究此事了。”丰帝说道。

        

他只以为萧南风将张凌君藏了起来,并不知道张凌君被天帝带走了。

        

萧南风沉吟了片刻,笑道:“你想找别的佛窟,其实并不难,就看你有没有这个胆量了。”

        

“哦?”丰帝眼睛一亮,露出期待之色。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