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嗯快吸我的奶头(梁医生季然)最新章节列表

    

省财政厅处长阳辉和她老婆,瞧着茶几上这二十叠百元大钞,不用细数,就知道这是二十万元整!两人好一会儿都没有缓过神来,如今杭城的房价在四千左右,这二十万就是五十个平方啊!再加上这两年积攒的十来万,买个八九十平都没问题了。

        

他们现在所住的房改房,实用面积只有49个平方,做梦都想能住的大一点,舒服一点,而且要是有了新房子,阳辉小两口在杭城就是属于有两套房的家庭了。因而夫妻俩都心动了。

        

可阳辉的老婆,还是有点替老公担心:“这钱,拿了没问题嘛?”阳辉说:“照理说也没什么。我们又不会与宁甘红集团老总接触。他们副省长也无非是希望我们江中省能多支援一些资金。”

        

阳辉记得很清楚,就在前天下午,斜阳照入宁甘红集团的会客厅,宁甘省副省长山川白和宁甘红集团给了他们“红酒卡”之后,就私下以朋友的口吻,希望他们能向江中的主要领导反映一下宁甘省的真实困难,大力给予资金支持,最好是能达到10亿,实在不行,少一点也可以。以便宁甘省能加大基础设施建设的投入,扶持大企业大项目,早日实现脱贫致富。

        

张维作为扶贫办主任,在来宁甘之前也探听过省长、省财政厅主要领导的口吻,首次能给予宁甘省的资金支持不低于6个亿,但不高于10个亿。这样的话,完全可以满足副省长山川白的心理预期。于是,当时张维和阳辉就交换了一下眼神,然后对山川白笑着说:“我们尽力!”

        

山川白恐怕也已经从张维的口吻中听出了什么,所以后来招待他们极尽殷勤,这一大早又把装了20万的一箱葡萄酒给送上门来了!

        

阳辉的老婆问:“这么说,宁甘省要的钱,跟江中省领导本来要给的钱,数字也差不多?”阳辉道:“是差不多。只不过在上限10个亿和下限6个亿之间,我们帮助靠上限去报就是了。”阳辉老婆道:“那就没有什么好怕的了!”她的目光忍不住投向桌上一刀刀整整齐齐的百元大钞,“那我收起来了?”

        

阳辉的老婆觉得,家里实在太需要这笔钱了!她的一个闺蜜,家里是做不太起眼的管道配件生意的,这两年突然就赚钱了,去年买了一辆帕萨特,今年在西子湖区买了一个学区房。这个闺蜜,请她吃过两顿饭了,其实说白了就是在她面前炫耀一番!

        

要是最近自己家能添一个八九十平的房子,她也要请这个闺蜜吃一顿!

        

阳辉说:“好,你先收起来。但是,你也要做好思想准备,有可能还是会将这笔钱交出去的。等会开会的时候,我还得看看张主任、刘主任的反应。”张维、刘永誓跟他一样拿到了红酒卡,他们肯定也已经拿到了红酒,酒瓶下的二十万,肯定也已经看到了。

        

阳辉老婆将钱收回葡萄酒箱子里,搬进房间藏入了床底下,然后拿着西服出来,给阳辉套上,并在他耳边说:“老公,你真帅!”阳辉能听不出来嘛?老婆的意思是他给家里拿了这么多钱进来,所以才“帅”。作为一个男人,阳辉已经很久没听到老婆表扬自己,他忽然有点忍不住,将老婆推到了门后墙壁上,两人猛烈的活动了起来……

        

阳辉从楼里出来,往省.委方向赶去,可能是因为刚发泄过,感觉脚步有些虚浮。但他心里一个念头却更加清晰了,一个男人还是特么要有钱,才能被老婆看得起。

        

到了省.委大楼的会议室,阳辉碰上了省扶贫办主任张维、省政府办公厅副主任刘永誓,两人都是满面春风,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没有提起关于葡萄酒的事情,更没有说起葡萄酒箱子里垫的巨款了。可见张维、刘永誓都已经欣然接受了。阳辉也就更加放心了。

        

没一会儿,此前的先行考察团所有成员都陆续进来了。自己这一组的何雪,另外一个小组的古翠萍、方娅、马铠、蒋小慧等人,还有他最看不惯的萧峥也来了。然后,省.委副书记的秘书楼佰亮进来了,他向众人道:“各位领导,大家稍微坐坐,喝口茶,陆书记马上就来。他说今天要给大家一个惊喜!”

        

众人相互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这个所谓“惊喜”,到底是指什么。马铠跟楼佰亮认识,就追问:“楼主任,你就别跟我卖关子了,到底是什么‘惊喜’啊?”楼佰亮自然不会说,只是道:“我现在要是说了。这个惊喜,还能算是惊喜嘛?也就几分钟时间,答案自然揭晓。马处长,不要猴急!”众人都笑了。

        

楼佰亮出去了。

        

萧峥是一早等在省政府门口,然后坐了方娅的车一起进来的,否则还要在门口警卫那里办手续,麻烦得很!但是,跟随方娅进来,就一路畅通无阻。对基层干部来说,省里有人那真是不一样。这省.委办公楼,对萧峥来说,还是新鲜的。以前,他跟肖静宇见过陆在行,但是在陆在行的家里,并没有来过省.委大楼。大楼有些年月了,但保养得很不错,干净庄严。如今他们所在的会议室内,铺着一层软绒绒的深红地毯,打着暖风空调,茶杯里更是龙井飘香,省里的会议条件,本就不一样。

        

领导没来,大家也都站着,几乎没有人坐下来。省建设厅副处长何雪看到萧峥之后,就走了过来。今天的何雪身穿偏淑女的职业装,白色花领的衬衣,外套淡橘色小西服,发丝卷曲垂落于耳际,优雅之中透着迷人。

        

“萧县长,你昨天住在哪里的?”何雪问他。萧峥跟她说住在湖畔酒店。何雪一听,道:“湖畔酒店离我家很近的,早知道,昨天晚上我就去陪陪你了。”马铠突然凑了过来,低声道:“陪什么?陪吃、陪玩,还是陪睡?”被马铠这么一说,何雪粉.嫩的脸蛋浮现一片微红,冲马铠白了一眼,道:“你这人怎么这么粗俗!”马铠脸皮厚:“你不知道我就是个俗人嘛?哪像何大小姐……”

        

“陆书记来了。”有人一直等在门口,看到陆在行之后,就冲会议室内的人传递信号。然后,又有人说:“哇,司马部长也来了!”他们说的司马部长,自然就是新任组.织部长司马越。

        

众人一听,赶忙都站直了身子。何雪、马铠和萧峥也都不再说话,而是把目光都投向了会议室门口。一个会议,省.委副书记、省.委组.织部长都来参加,可见省.委对他们这批人的高度重视,没有人敢放松神经!

        

萧峥也已听说过这位新任组.织部长司马越,却从未见过,他也是颇为好奇。

        

没一会儿,陆在行和司马越并肩走如了会场。在入口处,司马越微微慢了下步子,让陆在行先走进来,以示对陆在行的尊重。

        

秘书在前面打算引导陆在行、司马越到领导席入座,可陆在行却道:“不着急。我先带司马部长,认识一下各位考察团成员。”楼佰亮就站住了脚步,说:“是。”

        

陆在行对众人说:“今天我给大家带来一个惊喜,就是邀请了我们省.委组.织部长司马越部长亲自参加这个会议!大家欢迎。”大家都知道司马越是全国最年轻的省部级领导之一,而且他现在手握干部提拔任用权,大家自然狠命地鼓掌。

        

“然后呢,”陆在行又转向司马越,“司马部长,我今天要逐个给你介绍一下我们这次的考察团成员。他们很不容易,这次我本来是要全程参加的,可是华京突然宣布了我和你的任命,所以就急着赶回来了,这次的考察工作就全靠在座的各位完成的!接下去,他们提出的方案全面与否、科学与否,对江中和宁甘结对扶贫工作能否顺利进行起到决定性的作用。但是,我相信他们的这次考察肯定是深入的、全面的、扎实的。现在我逐一给你介绍,你看好不好?”

        

“那当然是好啊!”司马越道:“我非常感谢陆部长给我这个机会,让我参加这次会议。初到江中,人生地不熟,有陆部长的带领,能认识各位,就让我熟悉了一批干部,又了解了当前江中的重大任务江中和宁甘结对扶贫工作,这是一次很好的学习机会。”

        

陆在行开始介绍了起来。

        

“这位是省扶贫办主任张维同志。”司马越跟张维握手,张维自然双手握紧司马越的手,“司马部长好,今天能认识司马部长真是太荣幸了。”司马越朝他笑笑,道:“张主任好!”

        

陆在行又介绍道:“这位是省纪委原纪检组长、巡视员古翠萍同志。”古翠萍不失尊重、但又比较克制地道:“司马部长好。”并轻轻握手。

        

陆部长还真是一个个不厌其烦地介绍众人。到后面,才介绍了萧峥这边,陆部长说:“司马部长,我要给你隆重介绍一下,这位萧峥同志,是镜州市安县常务副县长,也是我们这个考察团里唯一的县级领导干部,基层工作经验丰富,所以我们这次让他一同去,是希望他能从基层的角度,给扶贫工作提出建议来。”

        

司马越朝萧峥看了一眼,似乎想到了什么,说:“哦,你就是萧峥啊!我有印象。前期,省纪委和省.委组.织部都收到了关于你的反映件,不过现在已经查清楚了,也为你澄清了!”陆在行道:“没错,就是他。”

        

司马越道:“你很年轻啊!”陆在行道:“司马部长你呢,是最年轻的副省级领导之一;萧峥呢,在年轻副县级领导干部中,也能算得上一号了。”陆在行对萧峥的认可溢于言表。

        

司马越笑道:“萧峥同志,你要好好干啊!你看,陆书记对你多么认可!”

        

“谢谢陆书记!”萧峥又主动朝司马越伸出手道:“谢谢司马部长关心。”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