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美人受被各种play_美人受被囚禁强迫np

能在鸿胪寺遇见这位藏剑山庄的十三少爷,许长青其实是极其意外的,他本以为这厮在那晚过后,便离开临安城,回藏剑山庄寻求庇护去了。

        

却不曾想,竟还在临安。

        

不得不说,还真是艺高人胆大,这薛十三,难不成是不怕青龙帮再找到他,将其囚禁么?

        

苦头还没吃够?

        

还是说,另有其他想法……

        

罢了,也没什么好深究的,反正,祸水也引不到自己身上。

        

“夫君。”林清影忽然轻唤。

        

“嗯?”

        

许长青回过神,暂且将薛十三抛之脑后,他轻轻嗯声,目露疑惑,“怎么了?”

        

“你方才,有往许愿池里投钱么?”

        

“好像……”

        

稍稍思索,便是摇头,许长青道,“没有。”

        

“那我们回去投两枚铜板吧?”

        

“啊?为什么?”

        

“我听刘伯说,祈愿后该往许愿池里投两枚铜板,向佛陀表明自己愿意付出,这般才能彰显心诚,不然的话,祈愿就不灵了。”

        

现在离开鸿胪寺已有段距离。

        

通往一线天的林间小路上,两侧杂草挂满白霜。

        

林清影止步原地,如此言语。

        

其实只是找个说辞,她现在惦记着方才那两位江湖侠客,不想就此离去。

        

毕竟,那位剑客手里的佩剑,林清影可是认识的。

        

藏剑山庄家主曾经所用之剑。

        

江湖神兵榜排九十六。

        

名曰断肠。

        

后,传给他第十三位子嗣,薛十三。

        

这位薛十三可不是一般人物,年少时便将重楼剑法修行的炉火纯青,更是曾以三品修为迎战二品高手,且剑碎对方护体真气,自身却毫发无伤!

        

这在整座江湖中都鲜少有人能做到。

        

要知道,上三品武道境界,每提升一品,其中的差距,都是如汪洋大海般,不可度量!

        

因此,这薛十三也被江湖众人冠以极高的期望,或许,未来会成长为如同藏剑山庄家主那般,威震江湖的人物。

        

可,也就是这般人物,如今却出现在临安城。

        

他意欲何为?

        

并且,他身旁那女子,能与薛十三搭上线,这女子也绝非常人……

        

她又是何人?

        

为了稳妥起见,林清影认为,她有必要去听听这两人在说些什么,回去后,叫陈音禾去探探虚实。

        

“竟然还有这说法?”

        

“是啊。”

        

林清影面露无奈,“我方才忘了提醒你了。”

        

“没事。”

        

许长青笑着摇头,他牵着林清影的手,毫不在意的转身,“无非是多走两步路罢了。”

        

“你不累吗?”

        

“有娘子在身边,怎么会累?”

        

许长青温声道,他打算沿原路返回鸿胪寺。

        

但,脚步才刚刚迈出,便见前方有两道人影出现,是薛十三与那妖艳女子,二人皆面色沉重,口中喃喃,似乎还在说些什么。

        

“我还是再想想,如若没记错的话,我应当是往许愿池投过铜板的。”

        

林清影没有跟着迈步,仅是目露思索,像是在回忆。

        

“好。”

        

许长青点头,他没有催促,仅是静静等候着。

        

亦是同时,薛十三他们也已走近。

        

低沉话语随风入耳。

        

“青龙帮近日闹得动静实在太大,搜寻那刀客搜寻如此久,竟还未罢休。”

        

“毕竟事关至宝,他们岂会善罢甘休?”

        

目光漫起些许凝重,妖艳女子瞥了眼许长青,她声音低了些,“那神秘刀客当真与你无关?”

        

“无关。”

        

“那,那神秘刀客,当真不是青龙帮的人?”

        

“不是。”

        

这点是薛十三能够肯定的。

        

毕竟,若那神秘刀客是青龙帮的人,他便定然不会如此强势出手,斩杀那头威猛白虎,至宝五行珠也会落入甄文志手中。

        

“那,五行珠,现在当真在他手上?”

        

“是。”

        

薛十三点头,他与许长青擦肩而过,眉眼低垂,“我本想先将五行珠送回藏剑山庄,这般的话,即便青龙帮知晓至宝所在,也断不敢上门索求,可没想到,半道走漏风声,落入青龙帮的圈套,软禁多日。”

        

“你受苦了。”

        

妖艳女子柔声安慰,她轻叹道,“好在五行珠不曾落入青龙帮之手,如今一切还能补救,为时不晚。”

        

“确实。”

        

薛十三点头,他有些庆幸。

        

“五行珠乃是百年前四兽帮的至宝,若如今再让他们得到,便是令他们距离他们那所谓的宏图霸业更进一步,这可了不得。”

        

“的确了不得。”

        

妖艳女子深以为然。

        

在百年前的江湖上,还不曾有如今大夏境内的四大帮派,仅有朱雀玄武,青龙白虎四大分舵,统称四兽帮。

        

名字虽取得平平无奇,不大威风。

        

但实力却不容小觑!

        

门徒遍布天下,教派内卧虎藏龙,高手众多,在江湖上,甚至能与龙虎山齐名,后来的那几大教派,例如昆岳,华山,蜀山,昆仑,在那时的四兽帮面前,可是比都不配比的。

        

这足以说明,他们当时在整座中原江湖的分量如何。

        

并且,最为重要的是——

        

四兽帮发展成当时那般门徒千千万的规模,前后也不过是只有五十年积累。

        

甚至,还不到五十年!

        

不过,发展太过迅速,也有太多弊端。

        

伴随着总舵主孟晚舟的忽然消失,这曾经雄霸江湖,一时风头无量的四兽帮,也在内部各种尔虞我诈,争权夺位之下,分崩离析。

        

再不复当年的辉煌……

        

“唯有死去的四兽帮才会令人怀念,活着的四兽帮,不是件好事。”

        

……

        

两人的身影渐渐远去。

        

话语亦是听得愈发模糊,直至被微风掩盖,再也听不见。

        

许长青静静遥望着。

        

忽而感觉自己身上这五行珠拿的有些烫手,这其中的牵扯有些巨大,像是张着巨口的深渊,等待着将许长青吞噬进去。

        

可,转念想想,便又释然。

        

毕竟……

        

取这五行珠的人,是那位闹得满城风雨的神秘刀客。

        

神秘刀客做的事,与他许长青何干?

        

平平无奇一教书先生,何需操心江湖之事?

        

只要他们不会扰乱自己如今这平静的日子,管它江湖如何动乱,洪水滔天,皆与自己无关……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