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hnp强j乱l/激烈揉捏呻吟乳尖总裁

      

天机魔尊!

        

当阎海喊出这个名字后,全场赌道魔修皆一脸惊惧之色。

        

作为天魔界赌道史上十大顶级赌圣之一,天机魔尊的名号简直如同九天霹雳,每每响起都能轰动人心。

        

传言中。

        

天机魔尊乃是天生的赌道天骄,且是那种天骄中的天骄,天赋强横到了逆天的地步。

        

他仅仅三岁,便能识得天下所有的赌具,且能够精通至少三百种的赌术。

        

到了九岁,他便进入了天魔界四大赌道圣地之一的天机圣地,被天机圣主封为唯一的真传弟子。

        

到了十一岁,他已经在天魔界赌道的天骄大会上拔得头筹,成为天魔界近千万年最为年轻的一代赌道天骄。

        

及至三百岁,他便接手了天机圣地,成为一代圣主。

        

且在短短十年内,将圣地所有的至高典籍功法融会贯通,自创八千零八种赌术,成为一代赌圣。 

        

再后来,他一路精进,不仅赌术超凡入仙,更是将修为提升到了古神境之上,成为一代魔尊。

        

有传言说,天机魔尊后来想要渡过天劫成为神界真仙,而一口气连撼三九小天劫和九九大天劫。

        

虽然最后他功亏一篑,被九九大天劫中的天火雷劫烧毁了魔体。

        

但他的神魂却得以完整地保存了下来,潜入了世间。

        

并且,他历经八十万次顶级赌局而不败的骄人战绩,被永远地流传了下来,成为赌道魔修们心中新一代至高神话。

        

阎海和所有赌道魔修皆没有想到,原来天机魔尊的神魂竟藏于翟擎天的身体之中。

        

且在最后一刻被释放出来,变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魔尊异象。

        

阎海不由灵犀一动:

        

“难怪翟擎天的实力如此强横,想必他定是得到了天机魔尊的指导!”

        

“若非他一开始对我太过轻敌,恐怕我真的无法获胜啊!”

        

到了此刻,阎海确信翟擎天是有绝对的依仗打败自己。

        

他心中万分庆幸,自己利用了翟擎天的大意而获胜。

        

同时又感到一丝惶恐不安。

        

如今天机魔尊因为翟擎天失败而强行出面,接下来的局面绝对不好收场了!

        

呼~

        

就在阎海愣神之间,他和所有的赌道魔修皆心头一紧。

        

似有一道玄妙的力量侵入他们的身体,霸道地占据了他们的心府深处。

        

一道苍老而雄浑的声音响彻了整个广场:

        

“寂灭三局,现!”

        

呼~

        

擂台上空魔光大放,凝聚成一道极其浓郁的暗红色光影。

        

光影似是一张方形的桌子,在中央的位置堆放着一堆玄光萦绕的骨牌。

        

天机魔尊在变出这道红色光影之后,巨大的眼睛俯视着阎海:

        

“三局两胜,赢者为尊,输者死!”

        

嘶~

        

听到这话,不但阎海,在场所有赌道魔修皆露出一脸惶恐之色。

        

寂灭三局,乃是天机魔尊最为拿手的赌局。

        

其玩法十分简单,就是由天机魔尊坐庄,任何人皆可上前挑战他。

        

只要翻出来的牌面大于天机魔尊,即可获胜,反之则是失败。

        

而据传闻,天机魔尊一旦祭出寂灭三局,必能百分百获胜。

        

从未有人能够胜过他,甚至连一局胜利都得不到!

        

更为可怕的是,凡是赌道中人,一旦见到此局,就会被天机魔尊控制住。

        

若是无人可以赢过天机魔尊,那么所有看到此赌局的赌道修士都会丧命。

        

阎海知道,寂灭三局其实就是天机魔尊施展出的霸道玄功。

        

赢他,就是破了他的玄功。

        

但天机魔尊乃是一代赌道至尊,想要赢他何其之难?

        

但眼下赌局已现,包括阎海在内的所有赌道修士都是骑虎难下,唯有上前一搏!

        

阎海于是咬了咬牙道:

        

“那晚辈就冒犯了!”

        

天机魔尊冷笑一声,一挥手,桌子上的骨牌就开始自动洗牌。

        

随后两人同时探出手,运转玄功从一堆骨牌中各选出两张。

        

阎海将自己的牌翻了过来。

        

两张十二点的骨牌,红白点互相交错,循环往复,颇有天地轮回之象。

        

“对天!”

        

看到阎海的牌面后,在场众人皆忍不住发出惊叹声。

        

面对着强如星辰的天机魔尊,阎海第一次出手就摸到了两张天牌,确实相当厉害!

        

天机魔尊嗤笑一声:“有点本事,可惜还不够!”

        

他大手一挥,两张骨牌应声翻了过来。

        

“丁三配二四,至尊宝!”

        

“不愧是天机魔尊,这一出手太厉害了!”

        

“嘶!恐怖如斯啊!”

        

……

        

看到天机魔尊第一局便是最大的牌面,生生压住了阎海的对天,在场的赌道修士们都惊得身体剧烈发颤。

        

他们不由想到有关于寂灭三局的各种传说,此刻身临其境,更是能够感受到面对天机魔尊的恐惧和绝望。

        

“啊这……”阎海也是内心疯狂地颤抖。

        

刚才这一把,他已经使出了浑身解数,连本命真元都用上了。

        

因为他知道天机魔尊的可怕,亦是知道寂灭三局的恐怖,故而根本不敢有丝毫懈怠。

        

哪知道即便如此,还是被天机魔尊无情碾压。

        

一副天牌,活生生被他的至尊牌给打败了!

        

天机魔尊再次开口:“继续!”

        

话音刚落,阎海便在他无边的气势下猛退三步。

        

一脸煞白,连双手都颤抖了起来。

        

他已经不敢再和天机魔尊比试了!

        

因为他已十分清楚,接下来的两局他根本无法赢得了天机魔尊。

        

这是一种断层的实力差距,根本无法弥补!

        

理智告诉他,再出手的话,只能平白浪费掉一次赌局。

        

但,如今在场的赌道修士中,他乃是最强的一个。

        

若他都放弃了,还有谁能够和天机魔尊抗衡?

        

天机魔尊似是看穿阎海的心思一般,冷笑道:

        

“你已经不敢动手了,真是一个废物!”

        

听到这话,全场赌道修士皆心脏狂寒。

        

完蛋了!

        

连阎海都被天机魔尊一招击溃,在场的人都只有死路一条了啊!

        

将所有人的神色尽收眼底,天机魔尊终于忍不住狂笑几声:

        

“你们应该庆幸,本座还未恢复完全魔体,否则你们死的会更快!”

        

“既然无人再敢和本座对赌,那本座就送你们都上西天吧!”

        

说着,一道可怕的玄力于空中荡漾。

        

阎海等所有赌道修士皆感觉心脏一缩,颇有被人用手死死抓住,欲要裂碎之感。

        

“糟了,我命休矣!”

        

一帮修士瞬间心如死灰。

        

就在这时,一道年轻而充满磁性的声音响起:

        

“我来和你赌剩下的两局!”

        

众人循声看去,只见幽幽天空下,一个白衣公子踏着虚空信然地走向擂台。

        

白衣飘飞,黑发荡漾,身材秀颀,外形完美。

        

他就那么随意地走到天机魔尊的面前,淡然地看着巨大无比的魔尊。

        

让人感觉到震惊的是,他只是往那里一站,便在气势上胜过了滔天之威的天机魔尊!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