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歪歪小说极爽yy小说集&抽打惩罚师尊下面的小嘴

     

市政官家的大餐厅里,装饰豪华,餐桌上美食琳琅满目。

        

鲜花和美酒散发着香气,烤肉和浓汤的热气还在蒸腾。

        

但,房间里所有人,都感觉,温度似乎低了几度。

        

李维手里摇晃着酒杯,以一个十分舒适的姿势靠在椅背上。

        

他嘴角勾起略带嘲弄的微笑,语气却十分诚恳地说道:“我说的是真的,那杯有毒的,真的更好喝一点……”

        

“你是怎么发现酒里有毒的?”肖谷晨死死盯着李维,他脸色温文尔雅的神色早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阴狠与凝重,像是一只瘦弱的鬣狗,遇到了比自己强壮很多的猎物,“那酒里的毒,是一个扭曲巫医配置的,无色无味而且剧毒无比,如果不是超凡者,根本不应该发现才对!”

        

“哦?也许我刚好是个超凡者呢?”李维酒杯里的酒已经喝完了,他干脆自己站起身,从侍者的托盘里把一整瓶酒全都拿过来,自顾自地喝了起来。

        

“别开玩笑了!我们家从里到外起码藏了几百个探测超凡者的设备,如果你是超凡者,我们早就发现了!”肖谷晨愤怒叫道,忽然又恍然大悟了一下,“是了,你是用了某种能抵抗毒药的超凡道具……”

        

啧,和聪明人打交道就是省事,他们总能找到欺骗自己的法子……

        

李维笑了笑:“那么,你们的计谋失败了,是不是可以告诉我,你们,正在图谋些什么?我也好回去向我的长官交代。”

        

“你们果然在调查我们。”市政官的脸色阴沉下来了,“太遗憾了,年轻人,你的行为很愚蠢,只好请你失踪了。”

        

“虽然让你失踪多少会给我带来一些麻烦,不过,你放心。”市政官狞笑了一下:“以我的能量,消除这个麻烦,也不是太麻烦。”

        

“哦,所以,你们准备抓我吗?”李维摊开双手,依然是满脸微笑。

        

“我们都是联邦里的精英,和你这样的小人物厮打?不,那太有失身份了。”市政官掏出一个像开关一样的东西,摆在桌上,按了一下,“专业的事,当然是要交给专业的人去做了。”

        

一阵清脆的钟声响起,市政官看着李维,露出志在必得的微笑。

        

几分钟后。

        

他脸色流出汗水,表情变得有点不安。

        

又过了几分钟,房间里所有人都面面相觑,神色变得慌张起来。

        

“发生什么事了?”

        

“人呢?”

        

“咱们布置在外面的那么多人呢!”

        

一个老者用力拍了一下桌子,怒目瞪着李维:“你做了什么?”

        

李维把瓶子里最后一点酒倒进杯子里,晃着酒杯,用一种高深莫测的笑容看着所有人:“你们,可以猜猜看。”

        

肖谷晨指着身旁侍者,喊道:“出去看看!”

        

侍者很快去而复返,一脸的惊恐神色:“老爷!少爷!咱们藏在外面的人……全都,全都……”

        

“全都怎么了!”

        

“全都死了!”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用惊恐难掩的神色看着李维。

        

李维依然是一脸的高深莫测:“你们这么大的家,应该有绳子吧?你们可以用绳子把自己捆起来,这样大家都省时间……”

        

同时,他心里一阵懵逼:什么情况?我干什么了?那些人怎么死的?

        

……

        

同一时间,市政官家大餐厅外面,埋伏打手的小花园里。

        

此时,已经是尸横满地,鲜血直流。

        

一个披着一头白发的,鬼魅一般的少女站在血水里,她有一双猫一样的杏眼,脸上表情呆呆的。

        

她手里握着一把最简单的,每个人厨房里都随处可见的那种小水果刀,刀上还滴滴答答滴着血。

        

安然。

        

安然慢悠悠的,像是生怕地上有钉子似得,小心翼翼地往前迈了一步,躲开地上的血迹。

        

她对面,一个浑身带伤的魁梧汉子,坐在地上,惊恐地举起枪。

        

然而,他根本没来得及开枪。

        

只见安然鬼魅一样身形一晃,手里小刀飞快地在空气中划出几道残影,就看到那汉子连手带枪,被拆成了一大堆零件。

        

他顿时捂着光秃秃的手腕惨叫起来。

        

“别杀我!求你了,别杀我,我也是受命于人!”他惨叫着,“反正我已经没有战斗能力了,求你放过我!”

        

“你,是希望我放过你,是吗?”安然歪着头,慢悠悠的,十分认真地看着他。

        

汉子见安然愿意沟通,以为有了一丝生机,顿时神情一振,睁大眼睛,激动道:“对!求你了,放过我!我这些年给肖家做任务赚了很多钱,我愿意全都给……”

        

噗嗤。

        

安然的小刀,戳进了他的喉咙。

        

“可你刚才是准备对付李维啊,所以我拒绝。”

        

她手上稍一用力,拔出小刀。

        

从男人的喉咙处,喷出滚烫的鲜血,他瞪着难以置信的眼睛,缓缓歪倒了下去。

        

安然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血迹,皱了皱眉,用慢悠悠的语气说:“衣服脏了。”

        

然后,她头也不回地钻进肖家的园林里,隐去了踪迹。

        

……

        

回到市政官家的宴会厅里。

        

此时,宴会厅里的氛围,比之前,又变得古怪了许多。

        

市政官和十几位“宾客”,聚集在桌子的一侧,面露惊恐看着李维。

        

在桌子的另一侧,则是李维一个人,三个膀大腰圆的侍者正躺在地上,昏迷不醒。

        

见众人没有吃东西的胃口,他老实不客气地把一大堆食物,全都扒拉到自己面前,吃的十分开心。

        

一边吃,他还一边问对面的人:“你们,到底什么时候捆自己?”

        

市政官家没人敢动,也没人敢跑。

        

因为,肖谷晨,就站在李维身边。

        

虽然李维没有抓他,但刚才李维对付自家侍者时显露出来的身手,让他绝了逃跑的念头,一下都不敢动。

        

见人们没反应,李维擦擦嘴,站了起来:“既然你们不愿意配合,那我只好亲自……”

        

同样和肖谷晨站在李维身边的,还有一个男爵。

        

见李维站起身,男爵猛然暴起,一把将肖谷晨拉开,对他大喊一声:“小晨快跑!”

        

而他自己,咋拉开了衣襟,露出绑在胸前的一个金属圆盘。

        

从那个金属圆盘里,猛然喷发一根炽热刺眼的火柱。

        

火柱几乎是瞬间,就把李维笼罩在了里面!

        

只见,火柱熊熊燃烧的同时,男爵的脸上也开始变得干枯、开裂,并渐渐衰老下去。

        

“你能防毒,莫非你还能防火?”他高喊一声,“我烧死你!”

        

可烈火只持续了不到十秒。

        

忽然,从烈火中,一只大脚伸了出来,结结实实一脚踏在男爵的脸上。

        

啪嚓!

        

男爵的脸像西瓜一样爆开了。

        

一个浑身冒火的身影,怒气冲冲地从火柱里走了出来,带着比火柱还强烈的怒火,冲着男爵的尸体大吼一声。

        

“你烧坏了我的衣服!”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