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女人下面痒直叫/他的手指探进她的紧致

        

难道这些炎国人都是傻子吗?

        

竟然上赶着送死!

        

这个叛军头目,还从来没有见过谁,如此疯狂,这么不怕死。

        

如果是换作他们的人,别说去送死,只要闻到一点危险的风声,他们都会逃得远远的。

        

就比如,前几天那场战争,他们败得那么快,就是因为他们的人怕死,看到大势已去后,完全兴不起任何的反抗之心,直接投降了。

        

这次,如果不是老米他们在背后支持,他们也不敢发起攻击。

        

就在这个头目思绪万千的时候。

        

砰砰。

        

轰轰……

        

枪炮声不停地响着,密集的子弹不断破空袭来。 

        

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的叛军成片地倒下来,仿佛待宰的鸡鸭一般,没有任何的反抗之力。

        

毕竟,柳山等地狱火的战士,都是被陈凌用子弹喂出来的神枪手。

        

一开始,陈凌对他们的要求就非常高,训练难度都是按照最高级别的来,谁坚持不住,就淘汰谁,没有任何情面可言。

        

不是陈凌残忍,不讲人情,而是他重视战士的生命。

        

在战场上,稍有不慎,就是生死的距离,只要足够强大,上了战场的时候,才能有更多的机会活下来。

        

前几天的大战,就是多亏了之前那魔鬼般地训练,第一次上战场的地狱火战士,才能用最快的时间适应战场,然后不断杀敌敌人,取得胜利。

        

所以说,训练的过程很难熬,但是,只要坚持下去,进步是非常显著的。

        

正是因为如此,整个一营的战士,都是精锐特种兵的实力,几乎是弹无虚发,每一次开枪,子弹都能撕裂那些杂碎的身体。

        

蹬蹬。

        

柳山带着一营的战士,不停地往前冲,然后不断地开枪。

        

砰砰。

        

密集的子弹,犹如雨点一般,朝着那些杂碎呼啸而去。

        

噗噗。

        

子弹入肉的声音不断响起,越来越多的杂碎倒了下去。

        

“怎么办?对方的攻势太猛烈了,我们完全挡不住?”

        

此刻,一个杂碎看到身边的同伴越来越少,惊恐地大吼起来。

        

他真的害怕了。

        

刚才他们正准备前往突进,突然,对方竟然不要命地反冲锋过来。

        

最可怕的是,那些家伙的枪法如神,就算是在奔跑,也能打中他们的人。

        

什么样的敌人最可怕?不就是不怕死的敌人吗?

        

而且,他们怕死啊。

        

再这样下去,他们全军覆没只是时间的事情。

        

闻言,另外一个杂碎沉声道:“还能怎么办?先后退,找地方掩护,然后,攻击。”

        

这话一出,所有的杂碎都抓着枪械,仓皇后退。

        

很快,这些杂碎找到了藏身的障碍物,趴下来,开始射击。

        

没办法,吕宋的叛军人数实在太多了,再加上,一营的战士全面暴露出来,不要命地往前冲,很快,有人中枪了。

        

随着时间的过去,一营的地狱火战士不断倒下来。

        

“兄弟,别管我,冲啊,快,一定要炸掉浮桥。”

        

一个地狱火的战士在临死之前,将枪械塞到一个兄弟的身上,用尽最后的力气,说完话,就咽气了。

        

呼呼。

        

那个兄弟深深看了兄弟一眼,深呼吸,抓着枪械,继续往前冲。

        

相同的一幕,不断出现在战场上。

        

兄弟死了,但是,他们活着的人,要带着兄弟的目标,一起往前冲击。

        

只要炸掉浮桥,他们才对得起牺牲的兄弟。

        

“杀杀杀……”

        

嘶吼声不停地在战场上回荡。

        

死亡并不能阻止地狱火一营战士脚步,他们手里的枪,不断喷吐子弹,将那些杂碎射杀。

        

与此同时,后方的岩石等人,也全部杀红了眼睛,他们拼尽全力,开火压制,全力掩护。

        

特别是,看到一营的兄弟陆续倒下,岩石等人都疯狂了,拼命地开枪。

        

幸好,皇天不负有心人。

        

这个配合的打法,效果很好。

        

很快,地狱火一营的战士用悍不畏死的反冲锋,直接打蒙了那些吕宋叛军。

        

毕竟,那些杂碎冒雨打了几个小时,早就疲惫不堪,意志力也没有炎国军人那么坚韧,被杀了一通后,竟然有人开始萌生了撤退的想法。

        

这时,一个杂碎用恐惧的声音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再拖下去所有人都得死,要不先撤退吧,等暴风雨过去,我们再发动攻击。”

        

另外一个杂碎也跟着道:“没错,再打下去,我们都没体力了,先撤退,伺机而动。”

        

闻言,旁边的小队长眉头紧皱,沉默了片刻,点头道:“行吧,别太大动静,影响其他人的士气。”

        

他们守卫的这个区域承受的火力攻击最猛烈。

        

原来这里有五十来人,现在只是剩下了八九个人。

        

这个小队长担心,按照这个趋势,他们剩下的人也都会被爆头。

        

他可不想死。

        

“是。”

        

就这样,小队长趁乱,带着仅剩的几个手下,开始往后撤退。

        

见状,旁边的其他杂碎也坐不住了,纷纷跟着撤退。

        

就这样,往后退的杂碎越来越多,他们的火力攻击变得越来越弱。

        

借着这个机会,柳山班长带着一营剩下的一百多个战士,直接冲进了叛军占军的区域。

        

“杀……”

        

冲进去之后,柳山大手一挥,直接对着那些杂碎扣动了扳机。

        

砰砰。

        

一营的战士马上跟着调转枪口,不停地开枪。

        

混战就这么爆发了。

        

短兵相接,拼的就是反应与速度!

        

而在短兵相接方面,全世界的特种兵,都没有陈凌的经验丰富,他带出来的兵,自然更胜一筹。

        

虽然地狱火一营的人更少,但是,在枪法与速度的加持下,他们并没有落入下风。

        

随着时间的过去,里面的吕宋杂碎越来越少。

        

该死!

        

在河的对岸,一群吕宋叛军将领脸色难看得要命。

        

他们做梦都没想到,对方竟然有一支部队冲进来,打乱了他们的阵脚。

        

按照计划,原本不用一个小时,他们的装甲车就能登陆成功,到时一路推过去,就能团灭炎国人。

        

结果呢?一步乱,步步乱。

        

他们的算盘落空了。

        

特别是看到浮桥那里的手下人数越来越少,还有人在逃跑,他们气得脸都绿了。

        

看到出来,对方那支部队人数非常少。

        

只要他们的人挺住,拼命地反击,还是有机会干掉对方。

        

但是,他们的人怕死啊,没有舍我其谁的决心。

        

“fuck!这步棋算是彻底毁了。”

        

一个将军满脸杀气,怒吼起来。

        

哗啦。

        

哗啦。

        

就在此刻,随着泥水飞溅的声音传来,一个大概四十多岁的洋鬼子,大步流星走了过来。

        

他浑身带着一股浓郁的杀气。

        

要是陈凌站在这里,一定能感应出来,这个人肯定是久经战场,杀人无数的将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