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sao货撅起屁股扒开&压在稚嫩的身体上耕耘

        

“踏踏踏!”

        

在铁刺他们匆匆离去后,叶凡重新走入了望北茶楼。

        

十几个服务员对着叶凡微微低头,眼里都有着炽热光芒。

        

一个剪着刘海身材高挑的领班迎接上来,手里还端着一盆热水和毛巾。

        

她还恭敬出声:“叶少,早餐已经给你准备好了。”

        

叶凡血洗神龙山庄。

        

叶凡让阿秀姑娘奉为主子。

        

叶凡兵不血刃慑退铁刺众人。

        

这足够让她们对叶凡崇拜和恭敬。

        

叶凡拿过热毛巾擦拭双手:“好,谢谢,对了,铁木无月呢?”

        

他都宣告铁木无月躲在茶楼,也就不在乎她被茶楼众人知道。

        

刘海女领班轻笑一声:“铁木小姐在评书台呢。”

        

“好,知道了!”

        

叶凡把毛巾丢了回去,随后散去上楼的念头。

        

他向大堂中间走了过去,随后就看到铁木无月坐在评书人的高台。

        

女人一扫往日的劲装打扮,换了一身红色汉服。

        

一般人难于把控的大红大紫,却被铁木无月驾驭的毫无难度。

        

端庄大气,又不乏百媚丛生,给人美艳之余,又带着一丝威严。

        

真是站起来凤仪天下,躺下去荡味十足。

        

极其冲击。

        

没等叶凡询问她在上面干什么,铁木无月脸上就绽放一抹娇笑:

        

“漂亮,漂亮,不愧是叶阿牛。”

        

“我还以为你要大打出手甚至撕破脸皮来保护我呢。”

        

“没想到几百颗神龙子弟的脑袋就把铁刺他们吓唬走了。”

        

“你还承认了我的存在,没有金屋藏娇来掩饰。”

        

“这避免了一个谎言需要更大谎言掩饰的局面。”

        

“它还让我这个极其危险的人物,从见不得光的地方站到了明面上。”

        

“沈七夜他们再来找你刁难,只能摆明车马兴师问罪,玩不得阴暗手段了。”

        

“最让我叹服的是,你还自导自演了一场火箭偷袭,给铁刺他们营造有人挑拨离间的态势。”

        

“如果我猜测不错的话,刚才偷袭的人,九成九是强大如斯的阿秀姑娘。”

        

“上一次,你在爱丁堡指挥部给黑水台种下一根刺。”

        

“这一次你在望北长街又给黑水台浇了一把火。”

        

“铁刺跟印婆他们的关系算是彻底破裂了。”

        

铁木无月很是欣赏地看着叶凡:“不愧是我铁木无月又恨又爱的人。”

        

叶凡没有回应铁木无月的猜测,对于这种聪明女人,掩饰没有半点意义。

        

“只是你说我拜倒在你的长鞭之下,不知道这长鞭在哪里?”

        

铁木无月站在高台话锋一转:“而且昨晚咱们好像是打了一个不分胜负?”

        

叶凡淡淡开口:“那是我让着你,不然一只手就能掌控你。”

        

“还真是自大,也不知谁的大腿受伤了!”

        

铁木无月向叶凡勾一勾手指:“要不上来再打一场?”

        

叶凡在一张桌子坐下,拿起一个茶杯开口:

        

“没空,我要吃早餐了。”

        

“今天事情不少,铁刺只会是第一波。”

        

“等你龟缩在望北茶楼的消息传开,会有很多势力跑过来的。”

        

“你曾经造了多少孽,自己心里清楚。”

        

“以前你身前身后几百人保护,还有铁木家族的金字招牌庇护,仇人奈何你不了。”

        

“但你现在已经判出铁木家族,又身在敌对的沈家地盘,要杀你的人怕是如过江之鲫。”

        

叶凡看着高台上穿着汉服的女人补充:“今天搞不好会有不少恶战。”

        

“这倒是!”

        

铁木无月嫣然一笑,随后声音轻缓而出:

        

“看你这么辛苦,小女子给你唱一曲回报一下?”

        

说完之后,她身子一转,水袖飘逸,英姿飒爽的女人,顷刻变成了一个柔弱女子。

        

漫天的衣袖和裙摆飘飞中,女人红唇轻启,一曲《赤伶》幽幽传了开来:

        

“乱世浮萍忍看烽火燃山河。”

        

“位卑未敢忘忧国,哪怕无人知我。”

        

“台下人走过,不见旧颜色。”

        

“台上人唱着, 心碎离别歌……”

        

铁木无月青衣飘飘,长发不束而随风散舞。

        

一张秀美绝伦的脸在三千青丝的飘浮间若隐若现。

        

她的眼神,却不复昔日的犀利和精明,而是如夜空的星辰,有着无尽的清冷和凄迷。

        

叶凡原本不以为然,感觉这女人纯粹吃饱了撑着。

        

只是她一舞一唱,声音一出来,叶凡瞬间像是被弹头击中心脏一样。

        

有那么一瞬间,这个世界变得空无起来。

        

紧接着,万千情绪,像是野草一样,从心头疯长了起来。

        

昔日自己在唐家的羞辱。

        

中海一战的崛起。

        

南陵的上位和私奔。

        

天城的老辈恩怨。

        

龙都的大放异彩。

        

宝城的认祖归宗。

        

阳国的千里抢婚。

        

复仇者联盟的黄泥江杀局。

        

以及自己身不由己杀入复仇者联盟老巢的夏国……

        

一幕一幕,在脑海中不断掠过,也让他向来平和的脸上有了一丝悲凉。

        

他突然有点想家了……

        

“情字难落墨她唱须以血来和。”

        

“戏幕起戏幕落 谁是客……”

        

“叮!”

        

也就在这时候,铁木无月身子一转,一支簪子飞射而出。

        

扑的一声,不远处的一个角落,刘海女领班身躯一颤,手臂一痛。

        

一股鲜血溅射出来。

        

一部手机随之掉落下来。

        

“嗯!”

        

刘海女领班俏脸一变,忍着疼痛,身子一展,就要向门口冲出去。

        

只是她几乎刚刚弹起身子,茶楼就弹射出几道人影,手刀一落。

        

砰的一声,弹到半空的刘海领班小腿一痛,腰身一痛,脖子一痛。

        

接着她就跟折断翅膀的鸟儿一样,扑通一声重重摔倒在地。

        

刘海领班很快被人按住。

        

她掉落在地的卫星手机,也被茶楼高手第一时间捡起。

        

接着,手机检查一番确认没有危险,就摆在了叶凡面前。

        

茶楼众人微微讶然这一个变故之余,也都偷偷向高台上长袖翻飞的铁木无月望去。

        

一个个感慨这铁木无月心机还真是深啊。

        

他们都已经想通,铁木无月刚才当众喊叫叶凡自导自演袭击,不是她狂妄自大和没有脑子。

        

而是她要打草惊蛇,把沈家在茶楼的卧底揪出来。

        

叶凡收敛情绪,抬头望了铁木无月一眼,接着扫视放在面前的卫星手机。

        

卫星手机的讯息还没来得及发出去。

        

上面只有一行字:火箭弹偷袭是叶阿牛自导自演!

        

叶凡看着讯息突然生出一丝兴趣……

        

“我替你揪出卧底,你也该替我做一件事。”

        

只是没等叶凡拿起手机做事,一条裹着玫瑰花香的长腿落在了叶凡腿间。“给我穿鞋……”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