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美人by折纸&还在体内乖吃饭h

      

几乎所有人都在迅速找地方躲雨,人影一片混乱。

        

唯独墙角处的小活佛,因为行动不便,只能双手在地上挪动,爬的异常缓慢,很快便被淋了一身湿透,很多泥巴、污垢迸溅了他一身都是,一些泥点都直接溅到了他的嘴巴与鼻孔之中。

        

他委屈、愤恨、后悔,各种表情在内心汹涌,眼泪再次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小东西,看你也是挺可怜的,你真不愿意加入我们莲花帮?你现在再考虑考虑,你要是愿意,我立马就带你走,你要是不愿意,就活活淋死你!”

        

之前的中年乞丐头上顶着一个芭蕉叶子,再次来到小活佛近前,恶狠狠说道。

        

小活佛内心憋屈,抬起头来,看着眼前这个让自己恨到咬牙切齿的乞丐,本着好汉不吃眼前亏的原则,直接用力点头。

        

“这就对了,今后跟着我们混,保你三餐有东西吃。”

        

那中年乞丐露出笑容,一把揪住小活佛的衣领,将他迅速带离此地。

        

雨势更紧。

        

如同化为了一张巨大的雨幕,将天地连接。

        

武盟总部。

        

宁川跟随着之前那人,一路来到了【武法部】内。

        

【武法部】的一处议事大厅内。

        

足足有七八个老人汇聚于此,正在低声议论,显得异常凝重。

        

随着宁川从外面到来,这七八个老人全都将目光看向宁川,惊讶有之、震惊有之、跃跃欲试有之、挤眉弄眼有之。

        

“小子,你来了。”

        

为首的杨雄忽然开口,挥挥手,让宁川免礼。

        

“前辈,出了什么事?”

        

宁川狐疑道。

        

“还能什么事,自然还是关于咱们那位武盟老祖的事。”

        

杨雄轻轻叹息,“现在圣盟那边根本不愿轻易放人,随着双方高手不断汇聚,现在边关那里,入道境及以上的高手加起来已经超过两千多人,而这还不是全部,随着事情往后拖,汇聚过去的高手肯定会变得更多。

        

到时候一旦爆发全面冲突,那将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所以现在前方有人提议出了一个折中的方法,为了避免双方进一步冲突,不如双方从各自阵营内,挑选出几名年青一代的好手,让他们代替老辈人物进行交手。

        

若是圣盟能获得最终胜利,那么武盟必须要全盘接下圣盟开出来的条件!

        

若是武盟能获得最终胜利,那么圣盟则需要无条件撤走大阵,将那位疯癫中的武盟老祖释放出来,并给武盟赔礼道歉。

        

所以,这就是我将你叫过来的原因。”

        

宁川顿时明白过来。

        

“前辈是想让我也去前线?”

        

“不错,除了你之外,天骄榜上前十的人,我已经派人去邀请了,要他们务必在十日之内抵达武盟边关。”

        

杨雄说道,“这件事可大可小,无论如何咱们都要将那位消失两百多年的武盟老祖接回来,如果到最后,咱们真的败了,那就算是彻底爆发全面冲突也在所不惜!”

        

宁川忽然间眉头皱起。

        

不知为何他怎么突然生出一种阴谋的感觉。

        

现在武盟高手大部分都被抽调到边关,万一若是三大国出现了其他变故,那岂不是想反应都来不及。

        

宁川很快将自己的顾虑说给了杨雄去听。

        

“你说的这些我都考虑过,其实现在最大的威胁就是妖盟那边,根据【暗影部】这些年的各类探查,圣盟与妖盟这些年走的越来越近,上一次武盟总部【武道真解】被窃的事,就有圣盟和妖盟的影子。”

        

杨雄语气沉重,道,“所以圣盟现在故意将咱们的高手引到边关,多半是为了方便妖盟出手。”

        

“那前辈还要派这么人过去?”

        

宁川吃惊。

        

“现在的情况是,哪怕知道妖盟会在背后袭击,咱们也得派高手赶到边关,因为边关的高手一旦少了,那圣盟便会同样发动袭击,所以,我武盟实际上是处在一种腹背受敌之中。”

        

杨雄沉声道。

        

明白了。

        

宁川恍然。

        

阳谋!

        

这圣盟搞得是光明正大的阳谋。

        

摆明了告诉你,你高手尽出,汇聚边关,妖盟会趁机袭击你后方。

        

但你却不得不去。

        

因为你不去,圣盟就会趁机袭击你,将你现在的边关高手全部杀光,顺便把你们那位发疯的武盟老祖也直接用大阵困死。

        

所以武盟现在完全是在被牵着鼻子走。

        

从当初金髯客带人赶往圣盟那一天起,这一个阳谋就已经成型,正如漩涡一样,源源不断的吸引着剩余的武盟高手来援。

        

武盟想要摆脱旋涡,就只有壮士断腕,不去理会金髯客等人的死活!

        

但若真这么做了,那么等金髯客等人一死,圣盟和妖盟后续一样会继续发动入侵。

        

根本改变不了最终的结果。

        

而且宁川之前就看过武盟所在的地图方位。

        

武盟的南边是圣盟,东边是妖盟,基本上处在两大势力的夹击之中,很容易会遇到围攻。

        

“不过你也不要太担心,他们想要轻易灭了我武盟,还根本不可能,我武盟这么多年的经营,岂是他们想灭就灭的,

        

更何况南域五大绝峰的人物,我武盟占据了三位,真要逼得我们请出老实和尚和天刀王易,那么最终胜负落在谁手,谁也说不清楚。”

        

杨雄语气一冷,道,“小子,我现在送你几柄武器,希望你到时候好好利用它们。”

        

他直接从一侧拖出了一个大箱子出来,放在宁川面前,道,“打开它,自己看看。”

        

武器?

        

宁川露出狐疑,而后打开了杨雄送的木箱。

        

只见巷子内赫然是一口流淌黑色乌光的厚重大弓,弓胎古朴大气,神秘莫测,一眼看去,就有让人眼前一亮的感觉。

        

除了这口大弓外,还有七八根箭矢,每箭矢用的材料都大为非凡,箭头处寒光流动,弥漫着一股难言的肃杀之气。

        

在看到这口大弓刹那,大殿内的几位老人同时变了颜色,面面相觑。

        

老峰主居然将这东西也给拿了出来?

        

宁川一把抓起木箱内的大弓,轻轻掂了掂异常的趁手。

        

重量对他来说,不轻不重,几乎刚好。

        

他用力一拉,咯吱一声,弓弦被缓缓拉开,浑身肌肉浮现,青筋暴起,很快弓弦被拉到满月状态,而后手指一松,嘣的一声,弓弦发出震耳的声音。

        

“好弓,前辈,这大弓是什么来历?”

        

宁川询问。

        

“我知道你善射,曾经在武盟总部,以蓄气境就强势射杀了青鳞鹰,发出来的箭羽连拔剑斩天术都抵挡不住,后来在黑水城又直接射杀了数百位高手,所以我专门为你找来了这口大弓!

        

此弓其实是经过一些修真者使用法力淬炼过的,修真者中有一种强大的职业,叫做【炼器师】,他们练出来的武器往往具备着绝强威力,上面可以附带一些强大的能量攻击。

        

当年武盟总部刚刚建立的时候,我们曾经与一些修真者交过手,也合作过,故而抓到了不少【炼器师】,让他们为我们炼制出了各类各样的武器。

        

可惜随着一件件武器炼制出来,这些【炼器师】的法力也都渐渐耗尽,无法再继续多练。

        

而两百多年的发展之中,我武盟总部又消耗掉了不少这样的武器,现在遗留下来的已经少之又少,这口【苍龙弓】就暂时借给你用了,除了【苍龙弓】外,下面还有七把飞刀,你也一并带着吧。”

        

杨雄开口。

        

宁川先是被杨雄口中的【炼器师】吃了一惊,而后立刻在箱子下方翻找,果然找到了七八口颜色暗淡,造型古朴的飞刀。

        

他轻轻抓起一柄飞刀,顿时能够清晰感知到飞刀上面蕴含的浓郁力量波动。

        

“果然非同一般。”

        

宁川眼神闪动。

        

“这飞刀原本剩下了数十把,但我现在只能给你七把,剩下的要依次分给其他的天骄榜人才,以增加胜算,行了,你现在收下,咱们马上动身。”

        

杨雄开口。

        

“这么快就走?”

        

宁川惊愕。

        

“是的,时不我待,多待一刻,都有可能出现变故。”

        

杨雄凝重道。

        

“那盟主他老人家去吗?”

        

宁川好奇问道。

        

“放心,那老东西状态不对,更适合镇守总部,我根本没有通知他!”

        

杨雄开口。

        

“那就好。”

        

宁川暗松口气,直接将大弓跨在身上,七个箭矢装入箭篓也全部背在身后,而后七八飞刀迅速藏在了身躯的各个角落。

        

这可是炼器师秘制的武器,每一柄都有绝强威力。

        

不过这些武器会随着使用次数的增加,而渐渐减少威力,到最后会彻底变成一般的武器。

        

所以基本上也属于消耗品一列。

        

能不用自然还是少用。

        

宁川一行人冒着大雨,开始出门,向着武盟赶去。

        

雨水淋下,根本无法接近他们的身躯,便被他们身上的护体罡气阻挡在外。

        

广场内,早已经有两头巨大的飞禽停靠此地,准备多时。

        

然而当宁川等人来到广场的时候,却全都脸色微变。

        

只见其中一头飞禽的脑门上,赫然盘坐着一个老者,头发半秃,衣衫褴褛,不修边幅,手中拿着一根拇指粗细的鱼竿,坐在那里,似乎正在钓鱼。

        

在他身下的那头飞禽,明显吓得瑟瑟发抖,眼神恐惧,几乎站立不稳。

        

“这么大的暴雨,你们准备往哪去啊?怎么也没人过来通知我老头一声?”

        

老盟主金凌霄缓缓地抬起头来,看向众人,眼神漠然。

        

众人脸色变幻,面面相觑,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

        

宁川更是忍不住倒退一步,准备随时跑路。

        

杨雄却忽然挤出笑容,笑呵呵的走向前去,道,“盟主,你又在钓鱼?钓多少了?够吃的了吗?”

        

“钓你娘蛋,老子不是老年痴呆!”

        

金凌霄怒骂一声,站起身来,将手中竹竿直接向着大腿上用力一折,咔嚓一声,化为碎片。

        

“你这个老王八蛋还想瞒老子多久?难道真想看着武盟四分五裂,被人灭掉才甘心吗?”

        

他开口厉喝。

        

杨雄脸色微变,忽然吃惊道,“金老怪,你…你的病好了?”

        

“放屁,老子根本没病!”

        

金凌霄大怒。

        

“好好,你没病你没病。”

        

杨雄连连点头,再三打量着金凌霄,内心思索,片刻后,再次笑道,“金老怪,带你过去也可以,不过咱们得约法三章,到了地方之后你得听我的。”

        

“放屁,你算老几?老子才是真正的盟主!”

        

金凌霄眼神冷漠,背负双手,道,“你别以为之前你让这小子故意输给你,你就是天下第二了,老子还没死,你永远只能是天下第三,我才是真正的天下第二,到了地方,一旦发生冲突,全员都得听我的!”

        

轰隆!

        

他气势绽放,浩浩荡荡,整个天地似乎都在汹涌。

        

所有的雨滴都在不受控制的向着高空逆流,飕飕作响,如同化为了一道道飞镖一样,场面恐怖。

        

他忽然沉吟了片刻,道,“不过那小子不听我的倒是可以,谁让老子打不过他,除了那小子,所有人都得听我的。”

        

他眼神冰冷,如同闪电,在众人身上扫过。

        

霎时间,每个人都有种通体发寒的感觉,如同被可怕的刀剑刮过身躯,所有老人都呼吸困难。

        

当然,宁川除外。

        

因为金凌霄直接选择忽略了宁川,不愿去看他。

        

“你…”

        

杨雄脸色微变,片刻后轻吐了口气,道,“既然这样,那你和我们一同过去吧,有你这老怪过去,就算出了再大变故,咱们应该也不怕了。”

        

他直接示意宁川开始登临巨禽。

        

一群人分散乘坐。

        

那七八位武法部的长老坐一头。

        

宁川、杨雄和金凌霄坐一头。

        

杨雄这样安排,自然也有其道理。

        

因为他算是发现了,上次宁川暴打了金老怪一顿,多多少少还是有点作用,以至于每次宁川在场,这老怪都有几分清醒。

        

所以他将宁川叫来身边同坐,以方便可以随时‘镇住’这老怪。

        

殊不知,宁川现在压根就不愿面对这老怪。

        

在他心中,这压根就是个神经病。

        

指不定哪天就犯病了。

        

两头巨大的飞禽发出刺耳的长嘶,扇动起羽翼,扶摇而上,掀起了大量雨珠和风浪,开始迅速离开这里。

        

巨禽背上。

        

金凌霄、杨雄、宁川三人盘坐,气氛有些压抑。

        

没有一人选择说话的。

        

宁川将目光看向杨雄,杨雄则将目光盯住金凌霄,金凌霄则皱起眉头,双手环抱,眼神眯成一条缝,一言不发,也不知想些什么。

        

就这样,时间度过。

        

不知不觉间。

        

大半天过去。

        

原本的暴雨不知何时已经停下。

        

天色转晴,乌云消散。

        

远处阳光照耀。

        

两头巨禽身上的羽毛,在阳光的照耀下泛动着神秘的光泽。

        

金凌霄忽然开口,“小子,老夫仔细想了一下,论内功我不如你,但若论招式之精妙,你肯定不如我,所以这个天下第一,我做不了,你肯定也做不了,你空有内力,没有招式,就算当了天下第一,别人也不服你,我有招式,没有内力,别人同样也不服我,既然这样,不如这个天下第一,咱们两来共同当。”

        

宁川瞬间蒙了,茫然的看向金凌霄。

        

这大爷又在闹哪样?

        

又犯病了?

        

他脸色迷茫,又转头看了看杨雄。

        

杨雄同样是一脸疑惑。

        

“共同当是怎么当?”

        

他开口询问。

        

“这还不简单,从今天起,我与这小子义结金兰,称八拜之交,我二人对外并称【武盟双雄】,大家同寝共食,形影不离,不管走到哪,都在一起,这样一来,提起武盟双雄,大家断然都竖起大拇指,没人不服!”

        

金凌霄开口。

        

宁川顿时嘴角抽搐。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