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到里面了好涨&办公室囗交10p

夏玲玲穿着白色的长款羽绒服,下面搭配着黑色的打底裤,还踩着高跟鞋,身量修长高挑,修直的美腿要戳的人心里去,很漂亮的女孩。她娇嗔祝豫一眼,再微笑着伸出小手,“井总,很高兴见到你。”

        

井高握一握她的小手,很柔软滑腻,微笑着颔首道:“你好。”这绵软的小手不用来制造脱氧核糖核酸真是可惜了。卧槽,我最近有点飘啊!一不小心就给带歪了。

        

石雅兰穿着雪色的冬季款后外套,搭配着黑色的修身长裤,穿着高筒毛靴。一米七的身段,长发披肩,气质清雅知性。她亦是微笑着和井高握手,“井哥,你好!”

        

井高轻轻的和她握手,笑着道:“你和任冽认识?”

        

刚才介绍时,祝豫提到章婷。外界只知道他和章婷认识,两人能坐下来喝茶聊天。但其实他和美熟妇的关系更亲密,曾对她倾囊相授。她对他也是尽心服侍。他最近听到任家一些消息,没去找她。有些事情不合适呐。

        

这会井高只问任冽的消息。

        

石雅兰看着井高,微笑着道:“是的,井哥。他在牛津大学学物理的。我是学的政治经济学与哲学。他去年回来继承家业,算是肄业生。我今年刚毕业回国。”

        

井高点点头,心里微微一动想起一件事来:周明扬的长子周长乐在剑桥读书,不知道她知不知道周长乐的一些事情。但这会人多,倒没说什么。

        

“随便打两杆。顺便聊聊天。”井高看到球童开着球车过来,招呼夏玲玲、石雅兰两人去拿球杆。笑着问两个女孩,“你们和祝豫怎么认识的?”

        

夏玲玲唇红齿白,拿着高尔夫球杆走过来,轻笑着道:“井总,我哥和他是初中同学。” 

        

祝豫嘿嘿笑道:“井哥,夏力明那小子和我一样是个纨绔子弟,天天和我一样在瞎玩。所以,他们家的事业要靠玲玲来接班。”

        

井高牵着岑雨潞小手,这小妮子颜值虽然高,但还只是个大学生,在已经毕业进入社会的两个白富美面前,有点怯场。手拄着高尔夫球杆,笑着道:“那玲玲以后要辛苦,超市的生意不好做啊!”说着看向清雅知性的石雅兰,“雅兰,你呢?”

        

石雅兰轻捋着被微风吹动的秀发,抿嘴笑着道:“井哥,我虽然在英国留学,但每年的假期都会回京城来啊!我和任治、任冽兄弟俩认识,自然就认识了祝豫。”

        

井高笑道:“六度分割理论哈。”有时候,京城里年轻人们的圈子其实也不大。

        

石雅兰螓首点着,说道:“井哥,就是这样啊。我今年毕业回来,发现京城里物是人非,闲着没事在京城里瞎玩。和祝豫的联系也多起来。

        

他今天突然给我打电话,叫我过来陪你打球。我当然乐意来见见井哥你啊。你在京城年轻人的圈子里可谓是声名远扬。”

        

井高笑着摆摆手,她的小马屁拍的他很受用,说道:“雅兰,我那名声不是什么好名声。肯定有说我风流多情,好色如命的传言。还有说我心机狡诈,阴柔诡谲。”

        

石雅兰点点头,但不以为意的道:“誉满天下,随之而来的就是谤满天下。”

        

井高哈哈一笑,道:“我这段时间在京城里闲着的。我对英国的留学生活也挺感兴趣,经常在b站上看那些up主们的短视频。你最近这段时间要是没什么事,我出来玩,喊你一起。”

        

石雅兰眉开眼笑的道:“井哥,好啊!那我加一下你的微信。”

        

井高拍一下自己的上衣口袋,笑道:“我的私人手机放在贵宾室那边的储物柜里。把伱手机给我。”接过石雅兰递来的苹果手机,拨了他的一个号码:“有急事直接给我打电话。我的微信消息一般很多,我看的可能不及时。”

        

石雅兰笑孜孜的道:“知道啦,井哥。”

        

井高笑笑,将手机还给她,打一杆高尔夫球,看着高尔夫球飞过果岭,带着众人一起往前走,边走边问道:“雅兰,你学政治经济学的,家里是做什么的?”

        

石雅兰谦虚的道:“我妈是大学里的副教授。我爸在体制内工作。”

        

祝豫笑着补充道:“井哥,石叔叔在部委里工作,管着通信那块。你要是想换個手机靓号,雅兰可以帮你搞定。”

        

井高禁不住笑道:“我要这个干什么?我恨不得我手机没几个人知道才好。知道的人多,日子不自在。想像现在这样悠闲自在的打打高尔夫都不可能。”

        

正说着话,杨淳在球童的带领下从球车上下来,踩着小跟鞋皮鞋走过来。

        

        

        

杨淳下午四点半就从办公室里出来,打车到香山国际高尔夫俱乐部门口。

        

眼前绿树遮掩的高尔夫球场让她惊讶难言。在京城这座拥挤、繁华的大都市里竟然有这样空旷的空间啊?

        

在前台登记后,由一名英俊帅气的服务生带着她前往3号球场。一望无垠的绿色草地和树林、山岭等秋末初冬的美景让她心旷神怡。

        

她是一个有着强烈野心的女生,和岑雨潞见到这样的会所同样惊讶,但不同的是她此时内心里的想法。她强烈的想要在以后的人生中达到这样的社会层:和井哥这样,在午后约二三朋友在这里打球,消磨时光。

        

她确信她可以做到。她人生最大的金手指就是井哥啊!

        

“井哥…”杨淳穿着上班时穿的职场装,一身黑色的大开领西服,里面是白色的衬衣。长裤修身,包裹着她浑圆的小囤儿。踩着小高跟鞋,一米六八的身段,越发显得修长窈窕。淑丽秀美的女孩。

        

井高微笑着招手,温和的道:“小淳,来了。去拿跟高尔夫球杆,打几杆。”

        

“好啊!”杨淳落落大方的答应下来,扫一眼簇拥着井哥的两个美女。心里就叹口气。她在京城外国语大学算校花,但在井哥身边真的不出彩。所以她只能在别的方面讨井哥的欢心。好在她知道井哥喜欢什么。

        

岑雨潞挥挥小手打着招呼,“杨学姐。”和杨淳手牵着手去挑选高尔夫球杆。

        

祝豫不得不在心里赞叹一句,还是井哥会玩啊。这学姐、学妹的关系真好。想必在各种场所配合起来也是很不错的。这时手机响了,他往场地外走去。

        

井高在原地等着两姝,继续刚才闲聊的话题,问夏玲玲道:“刚才祝豫说你在谋求超市的转型,具体聊聊。”

        

夏玲玲其实不大想在现在说,但井高问起来,她只能如实作答:“井总,我家的连锁超市叫‘夏天超市’,主要布局在冀省、鲁省、辽省的三四线的小城市,目前有四十多家直营店,两百多家加盟店。净资产不到5亿。”

        

井高捏着下巴,轻轻的点头,“整个超市目前的大环境都不行啊!你们既然在辽省有超市生意,和方圆集团有没有交集,我记得他们是做食品生意的。”

        

他前些时候和程鹤荣、席文斌等几个下属见面,详细的了解过超市行业的内情。现在资料和情况都在他的脑海里。

        

夏玲玲道:“怎么没有啊!井总,方圆集团的老总陈子圆是我们辽省的首富呢!身家500多亿。他的方圆食品有限公司给各大超市提供肉禽,还涉足啤酒、粮油、牛奶业务。”

        

井高笑笑,其实老陈的大部分身家还真不在传统的食品产业上,而是在快递、游戏这上面。当然,过段时间程鹤荣、程炎熙父子把两家超市做起来,超市也会成为他的身家占比较重的部分。

        

“玲玲,超市行业现在就是这么个情况,你计划怎么转型?”

        

夏玲玲大眼睛看着井高,认真的道:“井总,我想要把超市卖掉。投身新兴的行业中去。”

        

井高微笑着摇摇头,“你啊,把做生意看得太简单。我想你父母应该是不同意你的方案。现在都2018年,容易赚钱的行业早就被一窝蜂的做死。哪里还有什么新兴行业?你说说看。”

        

夏玲玲有点不服气的道:“井总,现在直播带货,比特币,电动车,自动驾驶都是很好的投资方向。”

        

井高道:“直播带货和早期的电视购物有多大的区别呢?迟早还是要退潮的。比特币,我不建议你碰。这是个击鼓传花的游戏。电动车、自动驾驶技术,你手里那点前够干什么?迟早被别人吃干抹净。风投行业很黑的。”

        

夏玲玲默不作声,并不认可井高的看法。

        

石雅兰在旁边陪着,看着远处的风景,这个时候并没有插话。

        

井高道:“你和祝豫认识,有没有听说过远方超市?”

        

夏玲玲眨眨眼睛,轻声道:“没有。”她听得出来,井高愿意管她的事。语气不自觉的柔和起来。

        

井高道:“等会晚饭,我叫程炎熙过来,你和他聊聊。看他有没有兴趣接手。你们自己谈。如果超市成功脱手的话,我安排你去凤凰基金里去实习半年,见证一下国内最顶尖的风投是如何运作的。我相信这会打消掉你转型做投资不切实际的想法。”

        

夏玲玲被井高说的都有点怀疑她自己先前的判断,想了想,说道:“井总,不管超市是否脱手,我都想去凤凰基金实习。”

        

井高点点头,再笑着道:“叫声井哥来听下。”

        

夏玲玲被井高逗的有点不好意思,精致的俏脸微红,但还是小声的、娇声喊道:“井哥。”

        

井高哈哈一笑,受了美人儿这声井哥。

        

在高尔夫球场上由四个美人陪着消磨了十几分钟,说说笑笑。眼看着天黑下来,初冬的白天短,井高便带着她们坐车往回走。这时,简斌也早将买好的车提过来。

        

井高让祝豫给程炎熙打电话,在香山国际会所主楼这里吃顿晚饭,这才各自散去。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