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男+纯肉+高H污黄&将她的上衣掀至双乳之上

       

一学期下来,大家渐渐的从高中生的思想蜕变出来,都变得成熟了不少,徐正天天和吉他社的几个人鬼混,已经彻底的混开了,穿着上都会用发蜡去做造型,在学校很受欢迎,每天听郑乾和王莉在那边打电话,徐正就很不理解,徐正说郑乾给王莉花的钱都不算少了,有这钱还不如再找一个女朋友。

        

“缺女朋友哥给你介绍一个?”

        

郑乾长得不错,性格又好,主要是踏实肯干,其实喜欢他的女孩子很多的,但是郑乾从来都没有心动过,始终是守着王莉的,说起自己的女朋友,郑乾也很自豪。

        

而徐正却是表示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才是真男人。

        

其实看郑乾活的这么辛苦,大家都有心想要帮助他,只不过徐正的帮助没有考虑过郑乾的想法。

        

打个比方徐正在吉他社练琴的时候,感觉有些冷,想让郑乾帮忙给自己拿件衣服过来。

        

郑乾说自己这边在备课,不方便。

        

徐正说:“你做家教能赚几个钱,老郑,帮我把衣服拿过来,我给你二十块钱,怎么样?”

        

郑乾直接把电话挂了,那段时间两人闹了好大的矛盾,过了好久徐正道歉才算解决,但是自从那件事情以后,两人心理都是怪怪的。

        

徐正是富二代,喜欢铺张浪费,而郑乾却是小地方来的,节俭习惯了,两人生活方式不同,总会有一些小矛盾。 

        

周子扬不在宿舍,对这些不了解,也不关注,周子扬没事的时候会往图书馆或者计算机学院跑,然后再不行就是在奶茶店,现在江悦不在了,周子扬就直接晚上去奶茶店找胡淑彤,两人在奶茶店小阁楼上。

        

结束以后,胡淑彤会心满意足的躺在周子扬的怀里,阳光透过小窗户照射在小阁楼的床上,一双美腿依着周子扬。

        

胡淑彤满身的香汗,有些玩味的叫道:“哥哥!”

        

周子扬搂住胡淑彤:“怎么了?”

        

胡淑彤噗嗤一笑:“江悦真的走了?”

        

“嗯。”

        

“那是不是说,你现在全部属于我了?”

        

“我一直都属于你。”

        

“哼,花言巧语,就会骗骗我。”胡淑彤娇哼一声。

        

此时的胡淑彤是很满意的,一个月有六千块钱的工资,每天在大学里,接触的都是高素质的人群,工作清闲,没有家乡的流言蜚语。

        

在和周子扬相处当中,胡淑彤发现自己是真的喜欢上了周子扬,她喜欢叫周子扬哥哥,因为在她的感觉里,虽然周子扬比自己小,但是真的像是哥哥一样照顾着自己。

        

所以她特别喜欢和周子扬撒娇,动不动就哥哥长,哥哥短的,叫的周子扬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刚开始的时候周子扬叫胡淑彤胡老师,有时候一起运动的时候,周子扬会故意的叫胡老师。

        

而胡淑彤也很配合。

        

……….

        

第一次听到这个称呼的时候,胡淑彤楞了一下,说:“怎么和老师说话呢!?”

        

“怎么?你不觉得这个称呼很形象?”

        

“哎呀,你讨厌死了!”

        

……….

        

除了和胡淑彤在一起,周子扬就是和沈佩佩一起学习,沈佩佩学法律的,学习任务比周子扬还要重。

        

每天都有背不完的书,最主要的是沈佩佩还要参加各种的活动,上一世沈佩佩有些自闭那是因为身边没有人关爱。

        

而这一世沈佩佩身边有一个爱她的哥哥,一直在保护她照顾她,因为有周子扬在旁边关照,所以沈佩佩在宿舍的地位一直很高。

        

试想一下,舍友的哥哥是个大帅哥,校园男神,开着敞篷跑车,还有个日进金斗的奶茶店,那沈佩佩就是妥妥的富家女人设。

        

本人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但是身边的人肯定是各种讨好。

        

也就是在这种环境下,沈佩佩慢慢的开始树立起自信,参加各种辩论赛和志愿者活动,上一世的她在大学里并不显眼,不会穿搭也没心思打扮。

        

但是这一世沈佩佩开始尝试着去打扮,尝试着去买自己喜欢的衣服,她皮肤白皙,其实不用刻意的打扮,简单的洗个脸,穿个长裙就能让人眼前一亮,沈佩佩逐渐的在法学院小有名气,追求者也多了。

        

但是对于追求者来说,沈佩佩的回答向来是干净利落:“对不起,你是个好人,但是我有喜欢的人了。”

        

周子扬虽然人不在宿舍,但是宿舍的关系保持的还算可以,老大哥孙词就是个书呆子,对谁多是笑眯眯的,宿舍里的事情他做的最多,却从来没有怨言,没事的时候就会抱着一本书看。

        

徐正是个花花公子,他和刘雪梅学姐到底睡了没有谁也不知道,他一直在说自己和刘雪梅只是单纯的朋友关系。

        

十二月份的双旦晚会来找过周子扬一次,想让周子扬和他一起上台表演结果给周子扬拒绝了,徐正有自己的小圈子,所以通常不在宿舍出现。

        

这天周子扬刚从奶茶店回到宿舍,手里拿着一大包蛋糕面包。

        

“这些都是奶茶店卖不掉,你们看分着吃吧。”周子扬是对宿舍所有的同学说的,但是其实就是给郑乾带的。

        

徐正咧着嘴说:“和老周当舍友就是好,每天都有蛋糕吃!”

        

孙词笑着推了推眼镜说:“你怎么每天都有这么多卖不完的?”

        

徐正说:“有蛋糕吃还不舒服?”

        

其实也不是都卖不完,但是郑乾的生活拮据周子扬是知道的,所以每次回宿舍都会让胡淑彤帮自己准备点蛋糕带回去。

        

一直这样,胡淑彤都有意见了,怀疑周子扬是不是对舍友有意思,幽怨的说:“你对我都没有那么好?”

        

周子扬拍了一下胡淑彤的屁股说:“我有没有问题,你不清楚么?”

        

胡淑彤咯咯的笑说:“那不一定,说不定是你敷衍我呢。”

        

周子扬以为自己做的滴水不漏,但是郑乾却是个细心的人,他记得周子扬对自己的好,大学开始半年,周子扬感觉自己是没交到什么朋友的,但是郑乾一直把周子扬当做朋友,有时候有什么话也只对周子扬一个人说。

        

周子扬得知郑乾做家教一个小时只拿15块钱的时候,很是好奇说怎么可能这么低?

        

“竞争压力太大了,”郑乾告诉周子扬,所谓的家教就是说一群学生举着牌子在那边给家长挑,有时候半天接不到活,好不容易来一个,那人家也是价低者得,有时候工资高,但是有时候接不到单子就随便找个价格低的先凑活着做。

        

周子扬说你好歹是南大的学生,你应该给他看你的学生证。

        

郑乾撇嘴说没用,价格才是王道,价格低,你就是职高的学生,人家也要,毕竟辅导小学三年级,那些家长觉得是个大学生都可以。

        

周子扬说你自己要去中低端市场和那些职高学生竞争,价格低也是理所当然的,你应该发挥你的优势,只做高端市场。

        

“可是问题是那些有钱人也不要我们这些三流的家教啊!”郑乾笑着说。

        

这个倒是真的,私下里找学生兼职的家长,第一个考虑的肯定是性价比的问题,而那些不缺钱的家长则是直接找机构,安全稳定,没有这么多幺蛾子,至于一些有钱而又不是太有钱的,大多数可能也只是咬咬牙选一些便宜的家教。

        

至于这种路边的家教,太不稳定,客户群体的素质也参差不齐。

        

周子扬说要是有学校出面,搞一个专门针对家教的软件,把想要做家教的学生信息全部登录上去,家长们只要登录网站然后就可以挑选自己喜欢的家教就好了。

        

在那边吃着蛋糕的徐正听了这话嗤笑一声说:“问题是学校有这么好心?老周我和你说,这些学校领导可都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这做法对他们毫无利益可言,他们帮了你不会有什么好处,但是要出了什么事,那他们跟着倒霉,他们凭什么帮你。”

        

“创业这种事,都是那些资本大佬的玩具,咱们这些普通大学生还是别想了。”徐正对周子扬说。

        

周子扬说:“我就随便聊聊,我知道不容易的。”

        

“对嘛,青春就是放纵的时候,老周你要真有时间,来吉他社,我们一起弹弹吉他唱唱歌,没事的时候出去按按摩放松放松,比什么都好。”徐正在那边优哉游哉的说。

        

周子扬没理他,宿舍也没人接话,徐正一时间就有些尴尬。

        

周子扬嘴上说着随便聊聊,但是此时的周子扬的确是想做一些事业,只不过苦于不知道该做点什么,偶然和郑乾聊到家教的事情。

        

周子扬便上了心,上网查了一下一些家教网站,大多數家教网站都是機构来做的,但是并没有學校自己做的家教网站,而且这些家教网站都是电脑端,并没有手机端。

        

周子扬的构想是以家教为突破口,构建一个大型的大学生网络社区,就像是微博那样。

        

当然这些只不过是是一个构想,真正的实施却是需要一个契机的,这天魏有容像是往常一样来到奶茶店里。

        

一起来的还有方晴,只不过方晴的脸色有些不好看,眼睛有些红。

        

“给我们两杯奶茶。”魏有容说。

        

周子扬注意到方晴的表现,没有说什么,而是专心的去泡了奶茶。

        

下午的阳光刚刚好,透过窗户照射在两人的身上,魏有容穿着一件墨绿色的汉服,盘着头发,很有古典美人气质。

        

周子扬把奶茶端过去以后,方晴抬起头问:“你今天不上课么?”

        

周子扬明白过来:“徐正又和你说去上课了?”

        

方晴点了点头,周子扬听了这话轻笑:“我逃课了。”

        

魏有容微微皱眉:“今天我记得哲学班没有课。”

        

“这你都知道,这么关注我?”周子扬轻笑着问。

        

魏有容道:“刚好看到罢了,”

        

“哲学班没课?”方晴盯着周子扬问道。

        

“额,我不知道,太久没去了。”周子扬有些心虚,不去看方晴。

        

方晴却是咬了咬下嘴唇,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电话那边没接电话,过了一会儿发来了一条短信,是徐正的:“我上课呢,不方便。”

        

方晴看到这則消息是真的被气到了,冷着脸出去了。

        

如此,在这个岁月静好的下午,奶茶店就只剩下周子扬和魏有容两个人。

        

白点了两杯奶茶,不喝就浪费了,周子扬坐在了方晴的位置上,看了一眼坐在那边面无表情的魏有容。

        

周子扬道:“发生什么事情了?看她那样子好像是哭过。”

        

魏有容伸手在杯子里搅拌着奶茶,想着反正方晴和周子扬也认识,倒是没有隐瞒,说方晴在外面兼职做家教,结果差点被骗了,然后是自己去警局把方晴领出来的。

        

小姑娘受了委屈,第一个打电话的肯定是自己的男朋友,结果愣是一个电话都没打通,迫不得已才打电话给了学生会的会长魏有容。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