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12跟男朋友做了好舒服&全肉一女N男NP高H归巢

    

“哎?”

        

竺宜迷迷糊糊的就听到了有人在喊他,然而却不以为意,挠了挠自己的头皮。

        

“怎么好像忽然听到福宝那丫头的声音了呢?诶,不对,福宝呢?福宝,你这丫头跑到哪里玩儿去了?”

        

他迷迷糊糊的看了一圈,才发现自己身边并没有一个女娃娃,还是一直在他身边的一个穿着道士袍的年轻人,看到他这样子,脸色有些无语。

        

“这位道友,你的身边好像根本就没有一个小丫头……不过在入口处倒是有一个小丫头好像是在喊你呢。”

        

竺宜一惊,“那小丫头什么时候跑那么远了?”

        

他提起自己破破烂烂的衣袍下摆,几个身法腾挪就到了入口处,然后就看到赖在老叫花子身上的福宝,脸色顿时严肃下来。

        

“福宝!”竺宜严厉道,“师父平时是怎么跟你说的?乖乖的待在我身边,不要乱跑,尤其还是在这样危险的地方,下次你要是再乱跑,我就不再带你来了!”

        

福宝气的翻了个大白眼,“师父!你根本就没有带我来,你不仅没有带我来,连你的青莲剑都没有带上。”

        

“是大爷爷带我过来的!师父!你能不能长点心呐?”

        

苏凡是真的忍不住直接一声笑了出来。

        

这三个丐帮中人,还真是有意思。

        

其他在附近的江湖人,门迟迟没有打开,也闲的不知道做些什么。

        

这里发生了冲突,大部分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此处,一直观看。

        

看到一个中年男人被一个小女娃训的面红耳赤,忍不住也笑了出声。

        

巫倩低声笑了笑,随后,就凑近了苏凡身边,贴在苏凡耳侧道:“主人,我……”

        

“没有必要叫我主人。”苏凡忽然道。

        

巫倩愣了愣,“可……”

        

苏凡颇为无语,“不论是人前还是人后都没有叫我主人的必要,若是实在想要尊重的话,倒不如就像之前一样叫我先生,我并没有想要当你们的主人的想法。”

        

“是,先生。”巫倩应了下来

        

,继续说道,“先生,这里人多而杂,不方便讨论,先生,不如收下我的一个蛊虫吧。”

        

她手里有一只非常漂亮的小虫子,一闪一闪,就待在她的指尖上。

        

这小虫子,看起来连半个蚂蚁的大小都没有,通体是粉红色的,分不清哪里是头,哪里是尾,看起来圆滚滚的,好像一个球。

        

“这是传音蛊……只要将它放在耳朵里,就不用担心隔墙有耳,就是……”

        

巫倩有些小心翼翼抿了抿嘴,“就是,蛊虫会顺着耳朵爬到脑子里,附着在脑子上,这样子才可以做到心有灵犀。”

        

她有些担心,苏凡会因为这个蛊虫而对她的忠心起了怀疑,虽然她确实没有忠心……可却并没有打算拿这种蛊来害苏凡。

        

更何况说实话,把这个蛊虫给除去,她的心也不是不疼的。

        

传音蛊是培养起来非常困难的蛊虫,哪怕放在苗疆也是不多的,只有苗疆人中间,而且还是最为亲近的亲人,亦或者是能够交心的友人才会用得上。

        

这种蛊虫可以用来互通想法,在不方便开口的时候,可以直接用蛊虫来联络。

        

巫倩这次从苗疆出来,也没有带多少传音蛊,给了山清漪一个,凤彤一个,她自己除了母蛊,只剩下三个了。

        

给出来这一个,她是真的肉疼,毕竟苏凡并非她的亲人,也不是她可以交心的友人。

        

而且还要担心,苏凡会不会因为她给出来这种蛊虫而勃然大怒。

        

比如说,怀疑她企图用这种附着在脑子上的蛊虫,操控他的想法……

        

想到这里,巫倩已经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提起来传音蛊了。

        

不过出乎她意料的是。

        

“传音蛊?倒是个好玩的东西。”苏凡神色中带着一抹好奇,捏住了巫倩指尖上的那只粉色小虫子,没有用多大的力气。

        

将手指放到了自己的耳边,一边放,一边说:“是这样吗?”

        

巫倩愣了愣,“对……没错,就是这样。”

        

她眼睁睁的看着那只粉色小虫子,顺着苏凡的耳道

        

爬了进去,在她的感觉里,能够感觉到这一只传音蛊的子蛊,趴在苏凡的脑子里不动了。

        

她试探着,在心里开口:“先生,你能够听到我的声音吗?”

        

“可以。”苏凡几乎是在这只小虫子,进到自己脑海中的时候,就明白了传音蛊的炼制和使用方法。

        

凤彤的声音响起:“主人,巫倩,清漪,你们现在有办法脱身吗?如果有办法脱身的话,来前面看一眼。”

        

“这里的这个阵法十分的古怪,我一个人恐怕没有办法能够拿决定。”

        

脱身自然是有办法的,他们又没有被困住。

        

聚集在这里而不上前的江湖武者,只不过是因为并不懂得阵法,所以懒得凑到前面去。

        

听到了凤彤的传音,巫倩和苏凡,山清漪直接起身走向了甬道的前面。

        

也并没有吸引多少人的眼神。

        

在走动的过程中,巫倩还不忘记在脑海中传音,“凤彤,从今往后不需要再称呼先生为主人了,只要和我一样称呼先生就可以。”

        

“对了,你觉得前面的那扇大门有什么地方古怪?”

        

“这世间能够难得到你的阵法应该不多吧……更何况,之前不是给你看了我苗疆传下来的阵法之书吗?我先祖必定会用我苗疆的阵法。”

        

巫倩并没有觉得这是多么大的问题。

        

凤彤犹犹豫豫的声音在传音中继续响起。

        

“我也觉得这应该是苗疆的阵法,但是是有些奇怪,我觉得我没有特别看清。”

        

“在你给我的阵法书中,我看到有三个较为特别的阵法,一个是九天十地阵,另一个是生机焕发阵,最后一个则是走投无路阵。”

        

“可是在我现在面前的这扇大门上……好像和这三个阵法都不太一样,又好像和这三个阵法都有些相似点。”

        

凤彤迷惑的语气,充满了迷茫。

        

她无法想象为什么一扇门可以容纳多个阵法。

        

这未免也太奇怪了。

        

而听着凤彤的传音,苏凡也已经走到了门前。

0

更多精彩